• 第3章初次发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1:01本章字数:3405字

    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学校高三年级都已进入复习的最后冲刺阶段。

    话说王西在英才学校怕同学因她而自杀,回家休息一晚后,第二天早上,王林做思想工作将王西送到了英才学校。因为王林的单位离英才学校不远,上班也是顺路。

    王林嘱咐王西不要胡思乱想,告诉她有什么事情爸妈会想办法解决。要王西一心学习,搞好最后的复习,争取高考考出好的成绩。

    王西答应用心学习,尽量不去胡思乱想,就回到了学校去继续上课。

    到单位后,王林打电话要刘莉到英才学校去问一问王老师,了解一下王西的情况,顺带找一找那个郭兵同学聊一聊。

    刘莉答应马上坐公交车到英才学校去。

    刘莉原来是D县副食品公司的员工,怀上王西那年,公司改制,刘莉就下岗了。在王西一岁时,她开了一家蛋糕店。

    王西十一岁时,王林和刘莉商量,准备再生一个男孩。刘莉想了想,这几年开蛋糕店也赚了不少钱,再生一个男孩来玩玩也可以。只是王林会被开除,失掉工作,还要交超生罚款。王林当时是D县卫生局的副局长,而且考取了执业药师。按工作能力,王林完全有实力当个局长,但是,王林没有关系,组织上说他协调能力不行,一直在副局长位置上呆着,就是人们通常说的得了“副科病”。看到不少同学都开公司发财了,王林的心也开始有点不安分了。其实王林也已经经过深思熟虑,早就考虑好了,准备辞去副局长的工作,到Y市一同学开的医药公司去工作。之前这位同学已多次打电话,叫王林去公司帮忙,因为当时正值公司《药品经营许可证》五年期届满,要重新验收核发《药品经营许可证》和进行GSP认证。

    王林和刘莉两人商定好,王林辞去公职,去Y市朋友开的医药公司去工作。如果刘莉怀孕后,就将蛋糕店转让了。以后就一家子去Y市生活,反正刘莉弟弟也在Y市开有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可先叫他帮忙租房。

    那年六月份,王林递交辞职报告后,很快就批了。Y市那边,朋友安排王林担任医药公司的质量副总,负责公司药品质量管理和GSP认证工作。刘莉弟弟帮忙把房子也租好了。

    七月,王林就到了Y市医药公司上班。八月份王西小学毕业,刘莉一家子就都到了Y市安家。

    刘莉第一个生的是女孩,现在要想办法再生个男孩。

    她去县中医院向一位老中医打听,有不有吃了可生男孩的中药,老中医说没有特效药,可以叫你老公吃几付中药试试,老中医随手拿过处方纸,开出了药方:枸杞子、菟丝子(炒)、覆盆子、五味子(蒸)、车前子(盐炒)共五味中药。刘莉给了老中医一百元钱,带着处方回到家中。

    等老公王林下班回家,刘莉拿了处方给王林看:“老公,我今天向一位老中医打听生男孩中药,他给我开了个处方,你给看看。”

    王林在大学里面是学药的,接过处方一看,说:“这就是一个很一般的壮阳处方,“五子衍宗丸”,出自明代医书《医学入门》。可治肾虚精亏所致的阳痿不育,可能对生男孩有点效。”

    “反正没有副作用,管它有没有用,我去药店抓几付来给你服用试一试。”刘莉笑着说。“前不久,我听英子说,网络上有个什么XX图对选择生儿子也很有效果,也可以上网查查看。”英子是刘莉店里面聘请的一个员工。

    不知道是王林服用中药的作用,还是参考XX图选择怀孕日期的作用,等到刘莉十月怀胎生下来,果然是一个男孩。其实人类自然生育也有百分之五十四的是男孩。王林给孩子取名王波,这时王林一家已来到Y市一年了,王西那年已经读初一。

    王林租住的小区是Y市一个比较高档的小区,计划生育的事一直没人管。王林将王波的户口落在了老家一个堂弟的名下,这堂弟已生有一男一女,不准备再生小孩,平时王林对他也多有照顾。堂弟到村里面开了个自己生了儿子的证明,到派出所落了户,后来乡里的计生专干知道后,罚款五千元解决了问题。

    生了王波后,刘莉也没另外找工作,就一直在家一心一意带孩子。

    刘莉坐公交车一路到了英才学校。找到王老师是在第二节课的时候,其他老师都上课去了,只有王老师一个人在办公室,刘莉就和王老师说了昨天王西讲的一些情况,王老师听后感觉很奇怪,“坐在王西后面的两位同学都很本分,学习成绩也还可以,他们应当都不会有谈恋爱的想法,特别是郭兵同学,父母都在广东打工,一直用心学习,上课不会讲小话的。要不等下课时我们一起去见一下郭兵?”

    下课后,王老师把郭兵叫到了办公室。郭兵长得很帅气,人显得很沉稳,因为在来的路上王老师已经讲了王西的事,所以见到刘莉就直接说了,“刘阿姨,我对王西没那个意思,我上课时也没讲话,可能是王西产生幻听了。我考完试马上要去广东,你还是多注意王西吧。”郭兵说完就走了。

    王老师告诉刘莉,王西在班上的成绩还可以,考个二本应当没问题,适当的时候,她会给王西做些工作,让她专心复习,积极迎考。刘莉认为王西的进步离不开王老师的关心爱护,在此对王老师表示感谢,以后会加强和王老师联系。刘莉怕影响王西学习,就没去看王西了,从学校直接回到了家里。

    过了两天,星期六的上午,王西从学校打电话给王林,“爸爸,我好怕,我们寝室的同学在我吃水的杯子里面放了东西。我在食堂吃饭时也有人往我碗里面放有毒的东西。我不想读书了,我要回家。”

    王林正在家休息,接到王西的电话,感觉情况非常严重,将情况和刘莉说了一下,认为王西出事了。王林要王西准备一下,他马上去学校接她回家。

    王林立即开车来到了英才学校。到了王西的寝室,只有王西一个人在寝室里默默地流着眼泪。看到王林到来,王西嗯咽着说:“爸爸,我不想读书了,我要回家。”

    “好,我们回家。你看要拿些什么东西?拿好我们就马上走。”王林拉过王西的手。

    “前次我和你妈向王老师了解了情况,你说的那个男同学对你没有那个意思,上课时也没讲话呀。”王林看着王西的眼睛说。

    王西从爸爸的手中抽出手来去拿了个包。“你们不知道,那个同学上课时总是对我不停地讲话,他很可能会去自杀,我好担心他。他如果死了,好可怜啊。”“即使他对你有那个意思,那他也是单相思啊,如果你对他没有好感,与你也没有关系啊。”王林边走边说。

    王林想了想,停下来,看着王西,“你喜欢他吗?”

    “我不喜欢他。”

    “那你替他担什么心?”

    “你们不管,他就会去自杀,就会去死。”

    “即使他自己要去死,也是他自己的事,与你也没有任何关系。你不用再为他担心,你现在首先是要搞好你自己的学习。”

    王西拉着爸爸的手,“爸爸,我好怕,走吧,我想回家。”

    “别怕,女儿,有我们和你在一起!”

    王林拍了拍王西的肩膀,带着王西来到自己的小车边,让王西坐在后排座位上,把包放在王西旁边,一路开车回到了家里。

    路上,父女俩各自想着什么,相互间没有再说话。

    王波和小朋友们玩去了,只有刘莉等在家里。见到王西回来,刘莉拉过王西抱在怀里,王西轻轻地抽泣着,“妈妈,我不要读书了。”

    刘莉看着王西,眼里充满泪水,“不读就不读,妈妈愿意要一个健康的女儿。”

    “可能是考试的压力太大了,产生了心理问题。”王林说。

    “实际上,也不用当心考试,你的成绩很好,随便考一下也有书读。二本、三本都一样。”刘莉轻轻搂着孩子。

    “二百分就有书读,考试时答题不用想,就用纸团抓阄决定答案,都可得个二百多分。”王林在一旁开导王西。

    一会儿,王林给王西一个建议,“是不是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是啊,我们去人民医院找个心理医生看一看?”刘莉对着王西说。

    “我不去。妈妈,我感觉没力气,我想睡觉了。”王西打了一个哈欠。

    “那你就去床上休息一下,等睡好了就出去走一走。”刘莉安排王西去休息。

    等王西醒来,吃过午饭,刘莉带王西走出小区,来到不远处的小河边散步。河边的护栏边,有几个老人在垂钓。

    “王西,学校最近进行了考试么?”

    王西说:“前不久举行了模拟考试,我的成绩排在全班第五名,应当可以考个二本,如果发挥得好,或许还能争取考个一本。”

    “你就是学习太认真,太看重成绩了。而且好胜心强,总是想考试排在前面,以致于思想太紧张了,导致了心理问题。”刘莉望着王西,“要不我们找个心理医生看一看?”

    “我不想去医院。”王西想了想说,“叫爸爸帮我找一个心理学教授,必须是老教授,最好是女的,要在医院以外的地方。”

    “这好办,我叫你爸爸联系一下,看有没有同学或朋友是心理学教授。”刘莉立即答应了王西。

    刘莉打电话给王林,要他去联系教授的事。

    一会儿,王林打来电话,说Y市医学院有一个当副院长的老乡宁教授,帮忙联系介绍了一个学院退休的姓张的女教授。张教授以前是从事心理学教学的,退休前在学院开设有心理咨询室,专门为学生进行心理咨询。张教授现在退休在家,没什么事,明天上午有时间,可以约个地方和王西谈一谈。

    经王西同意,约定第二天上午十时,在小区附近的一间茶楼里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