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旧病复发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1:01本章字数:2461字

    中午十一点半,下了火车,出了车站,已经有很多各个学校来接车的学生。

    王西找到打着L学院牌子来接车的学生,同学们把王西的行李搬上L学院的大巴车,半个小时后,来到了L学院校园内,校园真大,房子真漂亮,景色也很美。

    王西走下车,感到很惊奇,没想到大学会有这么大,这里面的景色跟公园一样。

    同学们告诉王西,不远处有学校的入学通知,先自己去看看,再按上面的说明一步一步去找,去做。因为他们还要返回去接另外一批同学,就告辞了。

    刘莉在路边找了个石櫈子坐下,她想让王西锻炼一下,就要王西自己一个人去报名和办理相关手续,自己在一旁休息。

    等了不到一个小时,王西过来说:“妈妈,都办好了。”

    “学费交了么?”刘莉问。

    “交了,在那边刷卡的,还要求每人办了个手机卡,选了个新号码。我的寝室在一十五栋三楼三一九房间。我们把行李搬过去吧。”王西拖了行李箱,还提了一个手提包。和刘莉一起去找寝室。

    “妈,还是我颜值不够高,竟然没有男生来帮我们搬行李。”王西笑着对妈妈说。

    “刚才不是那么多同学帮了我们么。”妈妈不以为然。

    “那是普通国民待遇。”

    “新同学太多,都忙不过来。我女儿这么漂亮,到时他们想巴结你还巴结不到。”

    “你臭美!”

    一路打听,找到寝室。每个寝室安排四个人住,里面已经有三位同学,其中二位已铺好床,有一位正在铺床。被子是学校统一定做的,学生自己出钱买,很朴素的那种。

    放下行李,感觉很饿了,刘莉和王西一起先到学校外面吃了中饭,然后刘莉指导王西自己铺好床,摆放好自己的行李,坐在床上休息了一会。

    晚饭是在学校食堂吃的。饭后,刘莉和王西在学校内散步,沿学校的湖边转了一大圈。

    第二天,王西开始上课。刘莉就联系在省城工作的高中同学去玩了,第三天晚上才回到Y市家中。

    开学第三天,L学院新生军训开始。王西穿上学校统一配发的军训用迷彩服,显得洒英姿飒爽。

    第一天主要是立正、稍息之类的基础队形训练,动作简单,但要做标准也不容易,对于王西这样城里面长大的娇生惯养的孩子,还是感觉很吃力,一天下来累得都不想动。

    晚上,王西给妈妈通了电话,还用QQ发了她们的军训照片。刘莉还将照片指给王林和波波看,“你们看,王西多英武,还臭美臭美的。”

    就这样,每隔三五天,王西就和刘莉通个电话,也简单的讲一讲寝室里同学的一些事,偶尔也发些照片过来。

    王西还报了学校学生社团举办的古筝培训班。

    她们班还搞了次英语演讲活动,王西演说获得了同学们的热烈掌声。

    王西有时就是觉得军训好累。平时不锻炼,突然这么高强度的训练,累一点是必然的,刘莉认为这样的军训对孩子很有好处。

    到后来,王西来的电话少了,都是刘莉主动和她联系,有时就是觉得王西好紧张,好累。

    有一天晚上,王西打电话对刘莉说高等数学好难学,根本听不懂。刘莉将这事告诉了王林。

    第二天晚上,王林打电话给王西,“王西,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在电脑上看电影。”王西轻轻地说道。

    “你还有时间看电影?你不是说高等数学好难学么?”

    “是啊,我根本听不懂。”

    “高等数学听不懂也不要紧,这是大学的基础课,很多专业都要学,但学了对专业也不是很有用。我以前在大学也听不懂,考试也是抄人家的,不要搞得那么紧张。”王林继续说道,“现在的大学不会要求那么严,特别是高等数学,不会考那么难的。”

    “我一点都听不懂啊,不知道考试应该怎么办。”王西有点焦急。

    “你的数学高考成绩在你们现在的班上是最好的,你根本不用着急,如果你考试不能过关,还有那么多同学垫底,你也不用怕,老师会想办法的。”王林想了想,“学校不会让那么多同学毕不了业的,你打听一下上一届的同学是怎么搞的,总会有办法的,你不要过于担心。也不要为了这事,耽误了其它课程的学习。”

    “讲是这么讲,我还是很担心。”

    “多和班上的同学交流,特别是和寝室里面的同学要搞好关系。看一下电影放松一下也好。”

    “嗯。”

    “那你看电影,注意早点休息。”

    “好,拜拜!”王西挂断了电话。

    过三天就国庆节了,刘莉准备着王西放假回家过节。

    这天晚上,刚吃过晚饭,刘莉和王林正在看电视,王西打电话来了。

    “妈妈,我们寝室的同学欺负我,总是在我不在寝室的时候,往我的水杯里面放东西,有时在我的饭里面放东西。”王西说话有些嗯咽。

    “不可能吧?他们为什么要往你水杯里面放东西?同学开一下玩笑你不要在意。”刘莉说。

    “不是开玩笑,他们放的东西有毒,放到我饭碗里面的东西是绿色的,有时是紫色的,好可怕。”王西认真地说。

    “应当不会。我送你到学校去时,同学都对你那么好,你是不是和同学吵架了?”

    “没有。他们就是想害我。”

    “你可以告诉你们的辅导员啊,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你?”

    “反正我好害怕。”王西在那头轻轻的哭了。

    “王西不要哭,你先告诉你们班主任,我国庆节到你们学校去。”刘莉算一算再过三天就是国庆节了,到时就到王西的学校去看看情况再说。

    刘莉将王西的情况和王林说了,王林心里有点着急,开学前这一个月都好好的,怎么到学校去就又出现了状况?唉,究竟是什么问题?

    刘莉想起开学前的那段日子,王西情绪一直很好,特别是开学前几天去买衣服、学习用品,王西一直都是很高兴的样子。开学那天到学校都还好啊,和寝室里面的同学相处也还融洽,没发现王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真的是同学欺负她了么?是不是老师上课责备了她?可能还是高等数学太难,学习压力太大。

    这样想着,王林两口子一晚上都没睡好。

    九月二十九日,中午,刘莉的弟弟刘东平从省城C市打电话给刘莉,“王西这样不行,得带她到医院看看。”

    “怎么回事?”刘莉听了弟弟的电话吓了一跳。

    “我在C市出差,中午想请王西出来吃饭,我打电话给她,叫她过宾馆来,她刚刚坐的士来了。我在宾馆大堂办事,她竟然独自在大堂的沙发上倒下就睡,女孩子怎么能这样?我问王西,你怎么了?王西说她就是感觉很困,特别想睡觉。”

    “后来怎么样?”

    “后来我要王西赶快坐起来,女孩子在大堂沙发上睡觉太不象话。”刘东平接着说:“王西还告诉我,总有人在注视她,跟踪她。”

    “那你今天赶快带她回来。叫她马上向老师请个假。”刘莉心里很着急。

    “好,吃了中饭,我就带她回家。”刘东平答应着。王西接着给辅导老师和班主任请了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