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确诊后的痛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1:02本章字数:2187字

    下午六点多钟,刘东平带着王西回到了姐姐家中。

    王西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了。王西穿着军训的迷彩服,整个人又黑又瘦,头发显得零乱,两眼无神,脸上还长了很多比痱子大一点的疹子,浑身没精打采。

    王西见了刘莉的面叫了声:“妈妈。”泪水就在眼睛里打圈。

    刘莉见到王西这个样子,心里非常难受,又不想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来。她把王西搂在面前亲了亲,“王西苗条多了,参加军训,就是要这样的身材,黑一点还显得健康一些。”

    刘莉勉强地笑了笑,“反正马上国庆节放假了,回家多休息几天更好。”她叫王西先去洗澡,换衣裳,要刘东平吃了晚饭再走,自己进厨房准备晚餐,叫王林打下手。

    王波也从外面打乒乓球回家了。

    很快,刘莉就弄出了六个家常菜,一家子围坐下来吃了晚饭。

    其实,王林通过王西的症状分析,已经知道王西得了精神分裂症。但他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总是想往好的方面想,希望王西只是有点心理障碍,希望王西在学校里面多和同学交流,多参与集体活动,心情放松了,压力释放了,自个儿就会好了。他是懂药的,毕竟抗精神病的药物副作用特别大,吃药时会经常做恶梦,停药后有反跳现象,而且可能产生依赖性,所以王林不希望王西是精神病,也不愿王西服用抗精神病的药物。可是没想到,去学校里面不到一个月,事情却变得严重了。

    晚上,王林想给上次的张教授打个电话咨询一下,刘莉阻止了:“不要让你们那帮同学知道了,那样对王西不好。”

    “那就去市精神病医院去看看。”王林说。

    刘莉觉得,带女儿到市精神病医院去看病太显眼,家里没人得过精神病,王西应该不会是精神病,可能是心理疾病。市人民医院的医疗技术在全省都是很有名的,她想先带王西到人民医院的精神科去看看。

    第二天上午,刘莉带王西到了人民医院精神科去看病。排队,挂号,交费。找到精神病科在门口继续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才轮到王西看病。

    走进诊室,一位年轻医师走过来,叫刘莉和王西坐下,自己关上了诊室的门。这位医师三十岁左右,人很随和,详细询问了王西的基本情况,王西一一作答,刘莉在一旁作了补充和说明。医师问刘莉和丈夫双方父母、兄弟、姐妹是否有人患过精神病?刘莉回忆了一下,告诉医师,双方的父母、兄弟、姐妹及近亲戚都没有人患过精神病。

    医师告诉刘莉,通过王西的一系列症状分析,王西得了精神分裂症。这个病一般来说,由遗传引起的比较多。但现在工作生活压力大,机关干部和学生得的也比较多了。特别是学生得病的不少,只是有的没有发现,有的行为出现异常也没有引起重视,有的家长不知道亲人患了这病,让病人自由发展。还有的家庭困难,没钱治疗,让病人在社会上游荡。

    医师还告诉刘莉,“人民医院没有精神病住院病房,你最好带王西去省城C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精神病科去进一步确诊。那儿的精神病科是全国一流的,在那儿能够得到很好的治疗,我介绍了很多病人去,都取得了好的疗效。”

    最后,医师对刘莉说:“为了稳定病情,可以先让王西吃一点治疗精神病的药物,利培酮,起先的服用量少一点,以后逐步增加,先一次吃一片,晚上睡觉前服。”

    刘莉带着医师开的药,和王西回到家中。

    晚上王林回到家中,吃过晚饭,刘莉叫王西带弟弟出外面去散散步。刘莉随后将上午带王西到市人民医院去看病的过程和情况告诉了王林。王林心中很是难受。

    王林和刘莉商量后,决定十月二日带王西去省城C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看病。由王林去买高铁火车票。

    王林给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药房上班的同学曾小妮打了电话,要她先帮忙挂号,联系医师。

    王林慢慢回忆这几年的往事,认为王西患病还是有些苗头的。

    王西一直太听话,很少和同学交流,只有一、二个说话的同学和朋友,平时他们只当作王西是性格内向。王西有时坚持一件事,会特别固执,不愿意做的事,怎么做工作,她都不会去做。就象第一次不去读书了,任大人怎么做思想工作,就是不去了,问原因也总是不讲。王西在学习上很是要强,高二时,王西的学习成绩在班上是中上,但王西认为自己很差了,感到很丢脸,自认为没希望考上大学了,就不想读书了。特别是近二年,王西很少说话,但王林和刘莉都只是认为王西学习抓得紧,性格太内向。

    高考前一个月发生的事,也是王西过高要求自己造成的。当时王西在班上前五名,老师鼓励她,再努力一下,考个一本也是有可能的。记得有一次,王西和王林也讲过,说她考个二本应当没问题,努力一下或许可以考上一本。当时王林对王西说,一本、二本都一样,还得看专业,关键还是自己在学校学习时要努力。最后,她不断给自己提高目标,不断给自己施加压力,终于精神方面出现了状态。后来考取了大学,精神得到缓解,思想放松了,情况得到好转,都恢复得很好了。没想到,到了大学,高等数学成了王西过不去的坎。她听不懂高等数学,又看到有的同学挂科、降级了,还了解到个别同学退学了,思想压力就又来了。

    如果王西继续在蛋糕店打工上班,不再读书会怎么样?如果高考前一个月给她服用药物,王西还会出现状况吗?如果大学里面没有高等数学这门课王西又会怎么样?

    或许这都是天意?

    王林和刘莉思前想后,认真思考着,努力分析着,不断的叹息着。

    国庆节上午,王林一家去了市中心的公园游玩,还坐了公园里湖上的游船。尽管王林不断开导王西,刘莉和波波也在拍照片、玩游戏,王西还是一路都没有笑容。

    下午,王西在电脑上上网搜索对照了她的一些症状,知道自己可能得了精神分裂症,但她不露声色,就好象不知道一样。

    王林在刘莉带王西外出散步的时候,再次上网搜索了精神分裂症的相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