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曲折求医路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1:02本章字数:4303字

    二O一O年十月二日上午九时,王林和刘莉带着王西到了省城C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事前王林联系了曾小妮,叫她先挂了号,这次就不用排队挂号了。

    王林先到药房找到曾小妮,曾小妮见到王林和王西,热忱地说:“哎呀,王林,好久不见啦,都有这么大一个美女啦!这是嫂子吧?难怪是有遗传因子。”王西低着头,不想面对生人。

    王林笑了一下,要王西叫曾阿姨,王西才轻轻地叫了一声,“曾阿姨。”

    王林要曾小妮先带他们去精神病科。

    曾小妮拿着挂号单交给王林,带他们来到一栋单独的大楼里面,到了三楼的精神病科。这里与医院其它科室是隔离的,三楼高有挂号室和诊疗室,二楼是仪器检查和检验室,四楼以上是精神病住院部。病人要在这里面单独挂号,三个挂号窗口前各自排着长长的队伍,如果现在才排队挂号,那得明天才能看上病了。

    曾小妮带他们到诊室的门口排队,说:“没办法,看病的人多,不单是挂号要排队,看病也还得排队,这里就不好意思插队了,你们得在这儿慢慢等待。”

    “哪来这么多人看病啊。”王林看着长长的队伍说道。

    “现在工作压力大,学生考试压力也大,你看,好多来看病的都是年轻人和学生。”曾小妮说,“王西应该问题不大。你们看完病后,我安排吃个中饭,到时再电话联系。”

    “你先去上班,中午你事情多,就不用安排了。这儿我也比较熟悉,中饭我们自行解决。”王林叫曾小妮快去上班。

    “好,有什么事再联系。”说完,曾小妮就上班去了。

    刘莉排着队。王西低着头一个人站在候诊室的一个角落里,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王林看着排队的人群,心想,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来这儿看病啊,真是想不到。他想起王西在学校的情况,也觉得现在的学生学习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从小学开始,家长就想方设法让孩子到有名的小学去读书,三年级就要开始学奥数。家长在孩子小学毕业时,就得到处去报名考试,总想往名校里面挤。考上好的中学,学习抓得更紧,学生学习压力也不断增大,每次考试成绩的排名,都是给学生的心理一次严重摧残。学生的学习成绩是老师评职称、加工资的依据,也是老师邀功请赏的凭据,学生考好了,老师很得意。学生的学习成绩也是家长的面子,孩子成绩不好,家长在朋友同事面前会觉得不好意思,很没面子。然而,学生的心理问题却没人去关心,有的中学虽然开设有心理咨询室,但多数都成了摆设。实际上多数学生出现心理问题的时候,老师和家长都没发现,有些苗头问题也没引起重视。王林想起王西学校里面和另一学校当年发生的两起学生跳楼的事,就很是难过。这事情难道老师、家长都没有责任?不管学生什么原因去跳楼,总有点预兆吧,如果老师、家长平时多关心一下孩子,多和孩子交流,很多事情应当就不会发生。发生学生跳楼的事后,当地封锁了消息,学校和家长协商解决,事情就不了了之。到底校园里面有多少有心理问题的孩子?有多少有心理问题或得精神病的孩子退学、患病、自杀?谁都没有统计,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从今天到医院看到排队的人流,就不难想象,社会上有多少精神病人。还有无钱看病在家里锁着的,在街道游荡的,失踪自杀的呢?王林思考着。看着这么多的病人,想起王西的将来,王林感到有点恐惧。

    在队伍中,刘莉前面站着一位约三十多岁的姑娘。刘莉轻声问道:“姑娘,你是排队给谁看病啊?”

    “我自己啊,”姑娘说道,“我这次是来复查,要医师和我开些药带回去。”

    刘莉认真看了看面前这位姑娘,姑娘有一米六五左右,面容清秀,显得很有精神,说话很和气,属于比较热忱开朗的那一类,怎么想也不会把她当作精神病人。“你以前得过病?”刘莉问那位姑娘。

    “是啊,我第一次来是被家人用绳子捆绑着,五、六个人送来的。”

    通过交谈,姑娘告诉刘莉,她姓丁,她家是本省M市的,在一家行政单位工作。已经结婚,孩子有三岁了。前年,单位的事情比较多,压力较大,她开始发病。开始时,只是感觉有同事要害自己,担心水杯里面有人放毒药,认为工作上总是有同事为难自己,要迫害自己。后来发展到在家里面发脾气,砸东西。最后家里的亲人就把她送到医院来了。

    “在医院里面的精神病房住了一个月,精神病的住院病房是独立封闭的,病房的医师非常负责,医护人员都非常热情,”小丁说道,“在里面,生活会比较有规律,早上起来要做早操,吃药时,护士要亲自看着病人吞下药片。每天上午会给病人进行培训,讲解相关知识。每天还会对病人进行监测。”

    “家人可以探视病人么?”

    “可以,每天下午六时至九时,病人家属可以探视,要严格预约登记,一次不得超过三人。平时病房的铁门是锁着的,任你怎么叫,不会随便开。”

    “里面那些严重的精神病人会打人吗?打人怎么办?”

    “严重的精神病人会隔离起来。其他人是不会被打的。”

    “听说有时会用电来打病人?”

    “一般不会,但有的严重的狂燥型精神病人发作时,医师会采用电疗的方法,那是在电疗室进行的。”

    “你在里面不难受?”刘莉问道。

    “开始时难受也没办法,吃药以后总是想睡觉。我是服药十五、六天后,这人就感觉好些了,和正常人差不多。不过平时病房里面有电视看,有医师护士指导,有时上课培训,有时做操,还会组织做些游戏,在里面并不是很难过,一段时间习惯的就好了。”小丁说着,还拉了前面一位姑娘,“你那时在里面感觉怎么样?”

    小丁对刘莉说:“阿姨,你可以问一问这个小张。”

    “哦,小张你真漂亮。”这位姑娘高高的个儿,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衣,配一条淡蓝色短裙,脚穿一双红色高跟凉鞋,腿显得特别修长,不用化妆就是一个现成的模特。刘莉不敢相信,竟然她也是一位精神病患者。

    “我开始很反感,不愿意住院治疗,哭得要死不活的,”小张回忆道,“铁门一关,反正你也走不了,服了几天药,渐渐就习惯了。”

    小丁告诉刘莉,小张是她们市下面一个小县城的。小张是读高三时发病的,听说发病时整天沉默不语,是爸爸妈妈送来的。

    在医院四楼病房治疗一个月后,多数病人都会病情好转,有的也可痊愈。痊愈的,医师会开些药给病人带回去,嘱咐其在家要继续服药,慢慢减少服药量,直至停药。病人在四楼病房住院的,不要家属陪护,全程由医护人员负责管理护理,家人探视也必须预约登记后,定期进行探视。有的病情不太稳定的,就会转到医院住院部去继续治疗。医院精神病住院部在市郊,占地面积很大,里面象一个小公园,绿化搞得好,风景也非常秀丽。在住院部,病人可以有家人陪护。

    小丁和小张是二年前在四楼病房治疗期间认识的。两人当时住了一个月院后,小张就回家治疗。而小丁却在住院部还继续治疗了二个月。两人也算是老乡,在这里面相识也算是有缘分,所以经常有联系。

    小丁在家继续服用了三个月的药物,自认为病已治好,就停药了。停药半年后,病情复发,不得不继续来医院治疗。当时发病也不很严重,就是做事注意力不集中,有幻听现象,感情淡漠,精神疲倦。医师根据小丁的情况,开了些利培酮,告诉她服用方法,叫她自己回家服用。医师还让她坚持长期服药,如果经济条件允许,要一直服用维持量的药物。

    小张也是继续服用了医师开的三个月的药物后就停药了,停药差不多一年时,同样复发了。后来医师给她开了另外一种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要她服药至症状消失后,再服药二十天,以后慢慢减少用药量,再服维持量的药,满三年才能慢慢停药。

    由于家乡买不到这些治疗精神分裂症状的药物,每个月,小丁都会约上小张一起到这里来看病开药,顺带检查一下,也和医师交流交流。今天就是两人相约一起来看病购药的。

    “小张,你再次复发时,你自己有感觉么?”刘莉问小张。

    “没有,是妈妈看出来的。”小张说,“上次发病后,由于我成绩本身就不太好,加上妈妈也不放心,我就没有参加高考退学了。后来,我和妈妈一起在县城做干货食品批发生意,就是木耳、海带、大枣、莲子之类。”

    “妈妈说我发病时,我会注意力不集中,与别人交谈显得没有逻辑性,表情淡漠,别人看来就象在生气一样。当然别人看不出我有病来。”小张说。

    “现在生意还好么?”刘莉没想到,得精神病的人还能做生意。

    “可以啊,我们有时直接到C市来进货,过年时生意会特别好。”小张说着,手机响起了铃声。

    小张接听着,“妈妈,我们八时就到医院了,一直在排队。现在马上轮到我了,我赶不上家里的中饭了,你不要等。我买好药我就回家,你不用担心。”

    这时,医院叫号的员工叫到小张了。小张向刘莉招了一下手,“阿姨,再见!”

    “好,祝你早日康复!”刘莉向小张也挥了一下手。

    “长期服药没有副作用么?”刘莉转向小丁。

    “有啊,就是副作用太大,有人病情好转后,就没有坚持服药了啊。”小丁说,“我吃的是利培酮,又叫维思通,我吃了效果较好。这个药锥体外系症状没有其它的药那样严重,但有个最大的副作用是溢乳,闭经,还可引起肥胖。其它的象失眠、头痛、思睡的副作用,服药时间长了,慢慢都可以消失,也不会太多的影响工作。”

    “那怎么办?”

    “我吃了这药后,没有溢乳现象,就是二个月后闭经了,反正生了小孩了,闭经就闭经,没去管它。过了一段时间体重又增加了,这就得靠控制饮食和加强锻炼了,现在我都办了健身卡,每周去健身房搞四次健身,平时在家也会锻炼锻炼。”小丁伸出手臂给刘莉看,“棒棒的吧?因祸得福。”

    “没想到你还挺乐观的。”刘莉看着小丁笑了笑。

    “是啊,我刚开始发病的时候,有时候成天想着要去死,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总觉得别人要害死自己,不如自己去死。一天到晚就是想着怎么去死,家人总得派人跟着。所以我是家人捆绑着送到医院来的。”小丁继续说道,“现在想开了,什么名啊,利啊,都不要去争,让给别人吧。少说多做,看开点,这样与同事们的关系也融洽了,对自己的身体也好了。”

    “你病情复发的时候自己有感觉吗?”

    “有,你注意的时候就会有感觉。”

    “有哪些感觉?”

    “有时浑身无力,总是想睡觉。有时感觉很焦虑,想的事情比较零乱。有时会出现幻觉、妄想,特别是幻听、幻味。”小丁说,“这时就要和医师联系,她会要你服药加大点剂量。最好还是亲自到医院来,找医师看看。这个赵医师是个女医师,每次我都是找她看病,人也还热情,医疗技术据说也在全国都有名。”

    这时小张出来了。

    “好,我去看医师了。”小丁说着走进了诊室。

    小张这次开的是阿立哌唑。

    “因为利培酮可引起肥胖,闭经,医师给我开的阿立哌唑,”小张拿着药说道,“这个药的副作用就是开始服用时,经常想睡觉,有时可出现锥体外系症状,服点对抗的药就可改善。服药时间久了,有的副作用会慢慢消失。”

    “患这病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刘莉问道。

    “肯定有影响,但自己注意一点也没什么,别人都不知道我有这病。”

    由于是复诊,小丁开了药很快就出来了,“阿姨轮到你们了,我们先走了。”

    “好,祝你们早日康复。”刘莉向她们挥了挥手。

    王林在一旁听着她们的谈话,亲眼看到竟然有这么漂亮活泼的精神分裂症病人,可以当公务员,可以照常做生意,王林的心里没有开始时那么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