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转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1:02本章字数:4630字

    一个月的假期就到了,算起来,王西的学校开学已经差不多二个月。

    王西的病症基本好了,脸色红润了,身体也比军训后回家时胖了一些,人显得有精神一些了。

    刘莉问王西还想不想去读书。一个月的休息和治疗,王西对学习还是没多大兴趣,整日无所事事,有时她又有点向往学校的学习生活。王西告诉妈妈,她不想学习会计专业了,也不想在那个学校读书了。

    王林想给王西换个学校,问了一下老师,换学校很麻烦,必须另外多交一年的学费,还要找校长签字,并且要到省教育厅去备案。如果换个专业还可以。但是,同寝室的同学都知道王西的情况,王西不好意思面对啊。王林和王西妈商量了一下,决定换到F学院的经济管理专业。

    因为文科最大众化的就是会计、金融、法律、经济管理四个专业,根据王西的情况,金融专业与会计一样要学习高等数学,以后与钱打交道,可能不太合适。法律专业要求思维和逻辑性要比较强,好象也不太好。只有经济管理,课程可能比较容易学,专业象橡皮泥,哪儿都可用,实际上哪儿都去不了。反正就是弄个文凭,在学校见见世面,出来开开眼界,提高一下文化素养,也不指望毕业后拿着文凭就能养家糊口。

    选择去F学院也是王林经过考虑的。F学院是一个刚刚设立本科的科技学院,比L学院低一个档次,每年招生都招不够。只要学生成绩还可以,按标准另行交学费,F学院应当不会拒绝。刚好王林在F学院有个高中同学肖立志在那儿任教授,王林打电话联系后,肖立志就立即答应帮忙搞定。

    王西也应该去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复查了,同时还要去办理转学手续。刘莉约好李医师,并且准备另外找医师搞个心理咨询,刘莉认为,如果又找李医师搞心理咨询,可能不如另外找个医师咨询效果会更好。刘莉和王西整理好行李,立即动身去了省城C市。

    紧事慢行,得一步一步的来。刘莉她们先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下来。

    第一天,刘莉带王西去医院找了李医师。李医师一直很忙,因为昨天有预约,加上是复查,李医师先接待了刘莉她们。

    “没想到王西的病好得这么快,还在服药么?”李医师问道。

    “一直在服药。因没接到医院住院的通知,加上服药后王西的病情很快有了好转,王西就一直在家服药治疗。现在吃利培酮,十毫克的,每天四片,上午二片,晚上二片。可以停止服药了么?”刘莉问李医师。

    “不能停药。可以每天减少半片,就是每天上午一片半,下午二片。然后五至十天后再每天减少半片,减至每天二片时,作为维持量,长期服用,至少要服药半年。停止服药时,也得半片半片的慢慢减量。在家治疗有在家治疗的好处,只要病情控制得好,家人有时间,家里的亲人多关心,多到陪病人到外面走动,或者多做运动锻炼一下,病人的治疗效果还好一些。”

    “都快治好了,还不可以慢慢停药?”

    “不行,那样容易复发。”李医师说:“根据我的经验,精神分裂症病人服药治好后,约有三分之一的人痊愈,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复发,有三分之一的病人无效。服药的病人约有三分之一的人痊愈后就不用再服药。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复发,第一次复发要服药三年。第二次复发要服药五年。有三分之一的病人得终生服药。”

    “这么复杂啊。”

    “这病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了,早发现早治疗,加上不断有新药开发出来,现在疗效还是比较满意的,只要听医师建议按时按量服药,很多病人的治疗效果是非常好的。”李医师说,“最好多给王西参加一些集体活动。”

    “还可以继续读书么?”

    “怎么不可以,在我这儿治疗的病人,好多都是大学生,服药控制病情后,都能继续完成学业,有的还当上了大学教授。个别的人服药一段时间病情好转就认为是痊愈了,自行停止服药,后来复发没能继续完成学业的也有。”

    “对结婚生子有影响吗?”

    “那看怎么说了,你说完全没影响是不可能的。对病人来说,结婚时需不需要隐瞒对方,让不让对方知情,这是一个问题。结婚后,双方如果有感情,对方能够理解,家庭会非常幸福。对方如果不能接受,即使结婚也有可能离婚。另外,有的病人需要终生服药,药物对胎儿就会有影响,怀孕前最好是到医师那儿咨询一下,提前停止服药,停止服药得慢慢减量,这得有一段时间,所以得提前问医师,在医师指导下服药。最好是停止服药一段时间再怀孕。生孩子后要特别注意产后抑郁症,家人得多关心病人。”

    李医师继续给王西开了一个月用量的药,告诉刘莉,药物服用完后,再来复诊。

    从诊室出来,刘莉和王西准备去挂专家咨询号。

    来到挂号窗口前,刘莉看到旁边有一则通知,意思就是专家挂号是每天早上零时零零分开始,在医院门诊一楼大厅进行。每天六位专家坐诊,每位专家上、下午各接诊六位病人,每位病人咨询时间为三十分钟,收费三百元。

    刘莉和王西没事就回到了宾馆。

    下午,刘莉和王西来到L学院学生科,告诉辅导老师,想将王西转学到F学院去。辅导老师说这事得报告学院分管的领导,同意后才能转学。辅导老师随即电话联系了学院分管领导,领导同意王西转学。然后,辅导老师告诉刘莉,先到F学院去拿一张同意接收入学的表格,将基本情况填写好,由F学院盖章,院长签字后,再到教育厅高校学生科备案盖章。然后,拿到L学院来给校长签字,再到学院办公室盖章,将档案转去F学院就可以了。

    刘莉拿将纸将流程记下来,准备明天下午去F学院。

    晚上,刘莉和王西在宾馆里看了一会儿电视,想着半夜要去排队挂号,又不敢睡觉,也睡不着。当心错过挂号时间,刘莉和王西索性在晚上十一点钟就早早来到医院门诊大楼。大楼前的大门紧锁着,门口已经有几个人在排队,刘莉和王西紧跟着排在了队伍后面。已经是秋天了,北风不断地吹着,天气显得特别寒冷。队伍中有的人衣服穿得少,不停地抖动身体,有的正在跳跃着驱散寒气。幸好刘莉和王西都穿了厚的衣服,身体也不感觉很冷。刘莉觉得这医院太不人性化了,这么冷的天,让大家在大门外排队,为什么不让大家进大厅里面去排队呢?

    “阿姨,你在这儿排队啊?”这时,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打断了刘莉的思绪。

    “是啊,”刘莉看了看身后这个女孩子,大概也是个高中生。

    “你为什么排队?”

    “肯定是看病啊。”

    “给谁看病?”

    “我女儿。”

    这时,那个女孩子才看到刘莉身边的王西。她对王西说道:“姐姐,是你看病?是真的吗?”

    王西低头没有答理她。

    “姐姐,我都在这儿住院很久了,你会来住院么?”女孩子继续说着。孩子的母亲听着好象有点不对,就把女孩一把拉在身边,“不要去话多,你怎么这么讲话?”

    “没关系,”刘莉对孩子妈说,“你这么早来排队,是家里有人要进行咨询么?”

    “就是想给她做个心理咨询。”孩子妈答道。

    “这孩子看起来很正常啊。这么漂亮的女孩子难道会有病?”

    “是的,她有点不正常。”

    “她很会说话呢,一般有毛病的就不爱说话啊。”

    “不,她是那种兴奋型的,思想幼稚,注意力不集中,睡不着觉,总是找人去说话,但讲话又讲不到点子上。”

    “这种情况也会出现?以前看过医师吗?”

    “看过,已经在住院部住院二个多月了,现在好多了。”

    “那不就到住院部问一问医师就可以了,怎么还要来这儿咨询?”

    “住院部的医师忙不过来,不会有时间给你咨询的。医师和咨询专家还是有些不同。”

    “这里咨询费好贵。”刘莉看了看女孩的妈。

    “或许这也是医师不愿意和病人多谈话的原因,平时医师接电话都不接。”孩子她妈微微笑了笑。

    “你原来带孩子来做过咨询么?”

    “来过,有四、五次了。”

    “有用吗?效果好么?”

    “怎么说呢?应该还是有效果吧。”

    十二时五十九分,医院的保安来打开了大门。大家一涌面进,争先找着自动挂号机。

    刘莉开始不知道是在自动挂号机上挂号,进门后到处看看了看,想找到排队的地方,只见前面的人都各自走到一台自动挂号机前操作了起来。刘莉反应过来,赶紧跑到一台自动挂号机前和王西一起按上面的提示一步一步操作下去,并在机器上刷卡交了三百元钱,不到二分钟,取得了一张挂号单。挂号单安排的咨询时间是第二天上午十时的,上面还说明标示了咨询室的位置。

    “如果没文化,还真得被医院整死去。”刘莉说着,和王西一起返回宾馆睡觉去了。

    因为不用排队,第二天上午十时,刘莉和王西准时来到了咨询室。接待她们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性医师,问明了王西的基本情况后,他向王西提出一些问题,王西一一作答。后来又交待王西应当注意的一些问题。

    最后,刘莉问医师,“象王西这种情况,对今后学习会不会有影响?”

    “没有多大的影响。”医师告诉刘莉,“关键是要多搞体育锻炼,多运动运动,多参加一些集体活动。”

    医师看了看王西,“自己要注意与人沟通,不要想过多的问题,不要去钻牛角尖,把事情看淡一点,不要去争强好胜,成绩过得去就可以。在大学,就是六十分万岁,不限定要高分数。实际上,在学校里面要多交朋友,找个朋友谈谈恋爱也是可以的。经常有人陪着讲讲话,谈谈心,心情就舒畅了,人也会显得有精神。”

    说道谈恋爱,王西害羞地笑了笑。

    三十分钟一下就到点了。刘莉叫王西谢过医师,就一起走出了咨询室。

    其实,咨询也就这么回事,问一下情况时间一下就过去了,怎么收这么多钱,刘莉有点想不通。

    下午,刘莉带王西一起来到F学院,找到了王林的同学肖立志教授。由肖教授带路,很快就办好了王西转学的相关手续。

    谢过肖教授,刘莉和王西抓紧时间赶到L学院。找到L学院的校长签字后,去找辅导老师要王西的学籍档案。

    来到老师办公室,看见一对夫妻带着一个男学生正和辅导老师交谈,刘莉从他们谈话的内容知道,男学生是F学院法律专业大三的学生,一年前患了精神分裂症去治疗后休学的,本来是想治好病后继续来学校上学,但是治疗效果很不理想,仍需要继续治疗。该男生已没办法继续完成学业,今天是来办退学手续的。

    看到刘莉母女进来,辅导老师告诉刘莉,管档案的老师今天开会去了,你最好明天早上八点钟准时到学院来,就可以拿到王西的档案。

    刘莉看着男生的妈妈难受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没治好男生的病,就过去和妈妈交谈,“大姐,我的女儿在二个月前也患了和你家孩子差不多病,现在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基本好了。医师说需要再服半年的药巩固一下就没有大的问题,应当不会影响学习。我想知道你家的孩子为什么治疗一年还没康复?”

    “唉,说来话长,”孩子妈妈说道,“我多年前就下岗了,靠孩子父亲二千多元的工资维持一家的生活,上面还有孩子的奶奶,另外我还有个女孩在读高中,家里生活比较困难。孩子平时性格比较内向,很少与同学玩,脾气也有点古怪。上大学后,与同学相处不是很好,和其他同学比起来总是感觉有点自卑。在大二时暗恋班上的一位女同学,而人家根本就对他没一点意思,日子久了,慢慢的就患上了这病。”

    “这病吃药治疗应该可以治好啊。”刘莉看着男生的妈妈说。

    “孩子去年暑假回家都没事,只是窝在家里很少出门。返回学校不久,也就是去年十月份,就发病了。当时学校通知我们,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后来我们带他到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在那儿住了三个月院,孩子好了。医师后来开了一个月的药,要孩子回家后继续服药,并且一个月后来医院复诊。孩子以为病治好了,服完医师开的药就不肯再来医院复诊了,因为孩子生性固执,加上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我们也没坚持要他来复诊。就这样休学在家,整天在家玩电脑游戏。没想到二个多月前,孩子的病又发了,这次孩子的病更严重一些,成天说有人在后面对着他说他的坏话,总认为有人要害死他,还几次要去自杀。就这样不得不又把他送到医院来,住院二个多月了,病是好多了,医师说还要住一段时间。可能书是读不成了,今天特意来办退学手续。”孩子妈妈慢慢说道。

    “哦,是这样啊,真是难为你们了。”刘莉安慰孩子妈妈说,“要坚持配合治疗,这病应当可以治好。书暂时不读也不要紧,关健是孩子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