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自杀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1:02本章字数:4715字

    这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刘莉弟弟刘东平请姐姐一家过小年,晚上到王豪海鲜城吃饭。由于要喝点酒,王林没有开车,一家四个打的来到王豪海鲜城。弟弟刘东平、弟媳林明丽和外甥刘杰早已在包厢等候。见到王林一家到来,弟弟刘东平、弟媳林明丽马上站起来和姐姐、姐夫打了招呼,热情地把他们请进包厢。王波和刘杰各人拿了大人的手机打游戏去了。

    王西轻轻地叫了声,“舅舅,舅妈。”就独自拿着自己的手机,坐在一旁看了起来。

    舅妈在王西旁边坐下来,问道,“王西,学习累不累啊。”

    “不累。”王西答道。

    “期末考试怎么样?过关了么?”

    “都通过了。”

    “假期在干什么?怎么不带弟弟来我家玩?”

    “我们去了公园和书店,有时在家看书。”

    “没事就来我家和刘杰玩啊,你们一起出去玩也可以的,不能老呆在家里。”

    “嗯。”王西继续看着手机。

    这边刘东平和王林在点菜,刘东平帮每个人点了只大闸蟹,这是王波和刘杰最喜欢吃的。另外点了焦盐基围虾、粉丝蒸扇贝、多宝鱼,还点了一个肚片花生汤和几个炒菜。

    “姐夫,王西的病好了么?”刘东平点好菜后问姐夫王林。

    “好了,但是这几天又不怎么爱说话了。”王林答道。

    “王西是美食家,多带她出来吃饭,多出外面走动走动,慢慢会好起来的。”

    “但愿吧,”王林沉思了一会说道,“不知道什么原因搞出这么个病来。”

    “也不用太担心,过一段就好了。”

    “可能前段时间学校组织期末考试,加上补了一些以前的课程,太紧张了吧,唉,现在的书也确实是难读了。”

    “当然不比你们小时候。这读书要些天分,也不是每个人努力就能成功的,我当年也努力,但高考就是考不好,就差那么几分,气死人。”

    “你读书都算努力?天天一帮人在外鬼混,现在才怪天分。不努力就是不努力,有天分也要努力,你不要带坏样。”刘莉打断刘东平的说话。

    “当然有天分的人成功容易些,没天分的人你必须加倍努力。没有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我现在正在努力。”刘东平笑着继续说道。

    这时第一道菜已经上来,刘东平招呼大家一起坐过来,大家围着桌子一起,王林和刘东平喝的红酒,刘莉和弟媳林明丽及王波他们三个小孩子要了个鲜榨芒果汁。等到菜全部上齐,一家人热闹地吃完了晚饭。

    吃完饭,王波要和刘杰去舅舅家里玩,舅舅喝了酒不能开车,大家就坐着,由舅妈开车走了。

    本来舅妈要送王西一家,刘莉说他们还要到超市去看看,不用林明丽送了,说完就和王林、王西一起走路去的超市。

    从超市出来,王林一家三个在公交站台等公共汽车,这时,突然王西对妈妈说:“妈妈,我想去死。”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想到要死?”刘莉非常惊异,过去抱着王西。

    王林在一旁看着王西显得不知所措,心里异常难受。

    “我就想在这柱头上撞死。”王西说着头就往柱头上撞。

    “怎么会这样?王西,我们都很爱你啊。”王林拉着王西的手。

    “我好怕,我要去死。”王西继续说道。

    “王西不用怕,爸爸妈妈和你在一起,什么事情都不用怕,我们能帮你解决。”这时,看着女儿这个样子,王林的眼泪出来了。

    刘莉拦住一辆的士,叫王林和王西上来,“我们先去精神病院吧。”

    “好,我们不要管那么多了,我们只要把孩子治好,别人知道就知道吧。”王林流泪说道。

    “先到精神病院再说。”刘莉也在流眼泪。在去医院的路上,刘莉给弟弟刘东平打了电话,告诉他王西发病了,现在正在去精神病院的路上。

    王林此时感到非常害怕。因为在上个月,通过老家的同学得知,一位高中同学的父亲跳楼自杀了。那位同学的父亲是当兵出身的,转业后在公路局工作,同学的母亲是一位医师,两位老人退休后也没什么事干,平时两人的性格都有点固执,也不和邻居往来。一年前,同学的父亲患上了抑郁症,总是感到焦虑,成天睡不着觉,有时晚上要出外面走动,人也逐渐消瘦。同学的父亲还总是要同学带他去看他的战友,他说他要死了,想和那些战友见个面。同学就请假陪父亲去走访了一些战友,但父亲的病情并没有好转。同学的父亲后来总是要去寻死,白天晚上睡不着觉,很是痛苦,一家人就轮流来陪他,还将窗户装上了防盗网,搞得大家都心力交瘁。上个月的一天早上九点钟,儿女们都外出上班了,同学的母亲在上卫生间,同学的父亲就趁着这会儿功夫,一个人出门,从六楼公共过道的窗户跳了下去,结束了痛苦的一生。

    王林想起这些,就是担心王西得了抑郁症,得抑郁症的人得不到治疗,总会想要去死,而且有十分之一的人会自杀成功。现在王西说要去撞柱头死,王林感到心底的痛,没有了一点希望。

    王林和刘莉三人一起来到Y市精神病院急诊科,挂号,走进急诊室。

    当班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医师。

    “你们好,我姓赵,是今晚的值班医师,你们有谁要看病?”赵医师自我介绍后,很热情地问道。

    “给我女儿王西看病。”刘莉指着王西说道。接着详细地介绍了王西的病情和在C市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的情况,并将王西的病历本递给了赵医师。

    “哦,那个李诗琳医师是三年前从我们医院调过去的,医疗技术水平是相当高。”赵医师说道。看了看刘莉递过来的病历本,接着还问了家里面有不有其他亲人患过精神病之类的一般问题。

    “根据你们的讲述,看了王西的病历本,我分析,是王西停药太早了。”赵医师说,“当然病人和家属认为病已经好了,停止服药应当没有关系,而且王西还服药服了这么长时间了,心情可以理解。”

    “我也是学药的,也查过一些资料,认为王西服药这么长时间应当可以停药了。”王林说。

    “但是,你们忽视了一个问题。”赵医师说,“你们忽视了王西的早期的征兆。精神分裂症的早期症状是十分重要的,可以早发现,早治疗。大部分患者是在无明显诱因下缓慢起病,仔佃观察分析一般都能发现有一些早期精神症状,一是睡眠改变,逐渐或突然变得难以入睡、易惊醒或睡眠不深,整夜做恶梦、或睡眠过多。二是情感变化,情感变得冷漠,失去以往的热情,对亲人不关心,缺少应有的感情交流,与朋友疏远,对周围事情不感兴趣,或因一点小事而发脾气,莫名其妙地伤心落泪或欣喜等。三是行为异常,行为逐渐变得怪僻,诡秘或者难以理解,喜欢独处,不经意的追逐异性,不知羞耻,自语自笑,生活懒散,发呆发愣,蒙头大睡,外出游荡,夜不归家等。四是敏感多疑,对什么事都非常敏感,把周围的一些平常之事和他联系起来,认为是针对他的。如别人在交谈,认为是在议论他;别人偶而看他一眼,认为是不怀好意。有的甚至认为广播、电视、报纸的内容都和他有关,察言观色,注意别人的一举一动,有的认为有人要害他,不敢喝水、吃饭、睡觉,有的认为爱人对他不忠从而进行跟踪调查等。五是性格改变,原来活泼开朗、热情好客的人,变得沉默少语,独自呆坐似在思考问题,不与人交往。一向干净利索的人变得不修边幅,生活懒散,纪律松弛,做事注意力不集中。原来循规蹈距的人变得经常迟到、早退、无故旷工、工作马虎,对批评满不在乎。原来勤俭节省的人,变得挥霍浪费,本来很有兴趣的事物也不感兴趣等。六是语言表达异常,与其谈话话题不多,语句简单,内容单调,谈话的内容缺乏中心或在谈话中说一些与谈话无关的内容,使人无法理解,感觉交谈费力或莫名其妙,或自言自语,反复重复同一内容等。”值晚班一般没有病人来看病,今天还遇到一个懂点医药知识的人,赵医师就想多说几句,也展示一下自己的知识水平。

    “其实,王西从小就性格内向,到初中阶段还很少与同学交往,到高二时突然不读书了,这一系列情况你们都没有引起重视。虽然生活上你们很关心,有优越的学习条件,但你们忽视了对作为青年学生的王西的感情交流、行为异常、性格改变的观察。你们关心的只是孩子的学习成绩,孩子在学校听话不听话,认为成绩好,听老师和父母的话就是好孩子。当然一般的家长也不会去往坏的方面去想,但一旦孩子发病,很多家长才恍然大悟,可能有的家长还执迷不悟,你们就是执迷不悟的那类。”赵医师继续说道,“老王,你还是懂点医药的,孩子已经出现典型的精神分裂症症状了,你还不愿意认可孩子是精神分裂症这一事实,还不及时用药,延误了孩子的最佳治疗时机。王西应当是多次发病了,应当是高二不读书时就开始了,不能从到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时才开始算初次治疗时间。在治疗的这段时间里,又没有足够的疗程和足够的剂量用药,维持治疗时间太短,所以很快就复发了。”赵医师停顿一下。

    “她怎么今天突然想到要自杀?”王林问赵医师。

    “这可能与王西服用的百忧解有关,百忧解的说明书里面作了说明。”赵医师接着说,“根据我们的用药经验,得抑郁症的人用了百忧解后,有个别人会出现自杀倾向,因为精神病人很多本身就有自杀倾向,还有的人自杀成功,到底是什么原因我们也不急于下结论。但我建议你暂时不要再给王西服百忧解,那是抗抑郁症的药,王西是精神分裂症,还是就用利培酮吧。”赵医师说。

    “可是王西服利培酮副作用大,开始服药时闭经,我开了些中药给她服用,就开始按时来月经了。现在的副作用就是肥胖,困倦,对她读书影响较大。”王林说。

    “今晚要住院吧?她总要去死,我认为她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王林问赵医师。

    “可以住院观察。先开个入院单,住到住院部去再说。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与我电话联系。”赵医师开了个入院单,把电话号码告诉了王林。

    “谢谢了!”王林拿过入院单,记下了赵医师的电话号码,和刘莉、王西来到了住院部。

    住院部的大门和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精神病房的一样,也是一条坚固的大铁门,王林三人叫开大门走进去,看到病房里面有的病人在下象棋,有的在玩扑克,有的手舞足蹈,象在打太极拳,还有的在唱歌。

    开门的护士带他们找到住院部的值班医师,值班的是一位三十多岁姓郑的女医师。

    “医师,你好,请你办一下入院手续。”刘莉将入院单递给郑医师。郑医师叫他们到诊室坐下。

    郑医师打量了一下三个人,大概不太相信这三人中会有一个精神病人,问道,“是谁要住院啊?”

    “我女儿,王西。”刘莉把王西拉到医师面前。

    “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会得病?来,过来,我们交谈一下。”郑医师向王西招了一下手。

    王西没说话,尽量往刘莉的身体后面躲。

    这时刘东平和林明丽赶来了。

    林明丽走过来抱着王西,看到王西在流泪,就问王西,“哪儿不舒服?”

    “我想去死!”

    “怎么会想到死?”

    “我就是想死。”说着挣脱林明丽的怀抱,走过几步,一头向病房的墙壁撞去。

    王林看到后抢上一步,一把将王西拉进了怀中。王林看到王西这样,早已是泣不成声。

    林明丽站在旁边,不断地安慰着王西。

    这边,刘莉向郑医师简单介绍王西的病情后,郑医师先给王西开了一针镇静的药剂,交给护士,叫她安排床位后,给王西注射。

    “这个姑娘也会是病人?也要在这儿住院?我们这儿怕是会人太多挤不到喔。”护士也没把王西当精神病人看。

    “先用点药,留院观察一夜,明天看情况再处理。”郑医师对护士说。

    王西在病床上输液,刘莉在一旁陪着。

    王林在一边没事,就与郑医师交谈起来。

    “郑医师,我是学药的,我女儿王西以前曾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疗过。当天看了二位医师,一位医师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另一位看抑郁症的医师看过后说是抑郁症。精神分裂症和抑郁症到底怎么区别?”王林问郑医师。

    “不仔细观察,这是有点难区别,”郑医师说道,“现在有一个《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与诊断标准》,对精神分裂症列出了标准。首先是症状标准,凡具有以下症状中的至少两项,且无意识障碍、智能障碍以及情感高涨或低落,即可确诊,一是联想障碍,二是妄想,三是情感障碍,四是幻听,五是行为障碍,六是意志减退,七是被动体验,八是思维被插入或被撤走或强制性思维。还要注意观察病情的严重程度,是不是自知力丧失或不完整,还有社会功能明显受损,现实检验能力受损,无法与病人进行有效的交谈。一般精神障碍的病期至少持续三个月。同时应除外脑器质性精神障碍,躯体疾病所致精神障碍和精神活性物质及非依赖性物质所致精神障碍。”

    “关于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内容太多我没时间和你一一讲解,你感兴趣的话,我这有本书,你自己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