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快乐记忆蛋糕屋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1:02本章字数:2698字

    王西返回学校后不久,刘莉空闲没事,又到处去看开蛋糕店的地址。

    直到十一月底,刘莉终于在步行街找到一间有一百二十个平方的门面。门面里面楼层比较高,可以将靠里面的三分之一面积隔离分成两层。这样楼上有四十个平方,可以设计一些卡坐,使用面积就增加不少。

    刘莉对这个门面非常满意,但是她没表现出来,问房子的主人,“每个月租金要多少?”

    房主说:“要二万五。”

    刘莉故意对房子的主人说:“这门面太大了,房租太贵,等我看看其它的地方,考虑考虑再说。”

    房主要了刘莉的电话后,刘莉就走了。

    这几年,网店发展很快,实体商店生意不好做,门面不好出租。房子空着,一天的租金就有八百元,房主很着急,后面几天,天天追着打电话,劝说刘莉租下来。刘莉和王林商量后,与房主砍价,最后以每个月二万二千元的租金租了下来。

    店子装修搞了一个多月,加上购买设备,购置柜台和桌櫈,以及生产原料,等等,也还将资金控制在五十万元的预算之内。刘莉给店子取名“快乐记忆蛋糕屋”,准备在元旦那天开业。

    二O一二年元旦节,刘莉的快乐记忆蛋糕屋正式开业了。

    蛋糕屋门口放了一只巨大的红色充气拱门,旁边有八只红色的大气球悬挂在空中,下面挂着祝贺单位和个人送来的条幅,另外还有十多个花篮分二排摆放在大门两边。早上八时开门时,还燃放了烟花爆竹。门口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王西也休假回家帮忙,顺带看热闹。王西的精神分裂症已经痊愈,为了安全起见,还在继续维持用药,每天在睡觉前服用二片利培酮。由于剂量已减少,加上王西已经慢慢适应,药物的副作用已经不明显或者消失,月经正常,体重正常,只是睡眠多一点,但已经不影响学习和生活。王西在蛋糕店打了一年工,自以为学到不少做面包和蛋糕的技术,现在终于可以发挥一下,没想到她的那点技术还真是没有用处。

    刘莉是要把快乐记忆蛋糕屋作为品牌店来做的,店面装修以金黄色为主色调,配上灯光,明显带有西欧风格,豪华气派,精美雅致。店里从香港请了专门做面包和蛋糕的师傅,很多原料也是从香港买来的,有的产自法国和英国。店里招聘了一批年轻员工,去香港进行了培训,他们行为举止彬彬有礼,服装也是别具一格的淡绿色,举手投足,都有一套规范动作。

    王西根本插不上手,就在一旁帮助妈妈接待亲友。

    王西在学校经济管理专业尝到的一些市场营销和策划推广还是大有作为的。在一个月前,刘莉租下门面后,就将自己开蛋糕屋的想法和王西说了,王西非常赞同妈妈要把蛋糕屋作为品牌店来做的作法。而且告诉妈妈,她可以试着做一个策划营销宣传方案,到时再通过邮件发给妈妈。妈妈为女儿的学习进步高兴,更为女儿能够学以致用感到幸福。

    过了几天,王西就把策划宣传方案交给了妈妈。刘莉就请人按王西的方案做了一系列宣传活动,并且布置了开业活动现场。

    开业第一天因为提前做了广告宣传,加上开展免费品尝和进店有奖活动,另外还发了一些优惠卡,生意异常火暴,远远超出了刘莉的预期。

    后来的一天晚上,王西又打电话告诉妈妈,“要给每个顾客办理会员卡,现金一百元用于会员卡充值就是一百一十元,这样既可以稳定客源,又可以用会员卡里面结余的钱,去开下一家店,这样就可以滚动动发展。在每年的节日期间,要做优惠活动。要抓住春节、端午、中秋这些送传统送礼的节日,做好礼品包装。在办理会员卡时,要注意收集会员及他们的父母和生日,在生日前提前送去祝福,同时征求订做蛋糕的意见。”

    刘莉和王林正坐在沙发上在看电视,听了女儿的电话,刘莉非常兴奋,“不得了,我的女儿终于有出息了,将来就做快乐记忆蛋糕屋的总经理。”

    刘莉放下电话后,欣喜地把王西的想法告诉了王林,并抱着王林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一下。有好长时间没这么开心过了,王林也热情地回应着刘莉,尽情地亲热温柔了一番。

    二O一二年九月份,马上就到中秋节了,刘莉听众王西的建议,到科技学院招聘了一批年轻的在校学生作为推销员,先由王西对他们进行营销培训,然后到各个单位联系订制月饼。当时各单位逢年过节是要统一发放一些购物卡和礼物的,象中秋节是少不了发月饼的。当然各蛋糕屋、月饼生产厂家和宾馆、酒楼,都是各显神通,每年都要来一次月饼大战。有里面装红酒的,有装书的,还有装金戒子、玉手镯的。刘莉的蛋糕屋花重金请来广东的师傅精心制作月饼,以质量、品种、花色取胜,以广式的莲蓉、五仁、花生、叉烧为馅的月饼为主打品种,包装精美但又不花哨,大方实惠。这些学生为刘莉拿来了大量订单,这个中秋节,快乐记忆蛋糕屋又是赚得盆满钵满。

    王西的成长,王林看在眼里,心里感到一些宽慰。但最让王林放心不下的,还是王西的病情稳定问题。实际上,夜深人静没事的时候,有时王林就会想起远在学校的王西,因为看不到王西的生活精神的实际状况,王林心里还是存在一些隐忧,担心王西又慢慢发病,而父母家人不在身边,又不能及早发现。

    王林现在已经知道,精神分裂症是一种反复发作的慢性迁延性疾病,病情容易反复。每一次复发都有可能导致患者大脑的永久性损伤,认知功能进一步受损、社会功能进一步下降。很多患者就是因为长期的药物治疗,使一些精神分裂症患者对治疗丧失了信心。有些是因为频繁的漏服药物导致病情复发,甚至恶化而不得不再次住院治疗。当患者复发几次后,每个周期病情恢复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抗精神病药物的疗效也会随之降低,药物的服用量会逐步加大,随着时间的推移,治疗的困难逐渐增加。王林最担心的,就是怕王西忘记服药,或漏服药物,而引起复发。

    再一个,精神分裂症复发是有征兆的。在缓解期或恢复期,患者的面部表情会比较自然,眼神比较灵活,别人可以从其面部看到正常喜、怒、哀、乐的表情变化。且表情的变化可以反映出其内心的相应情感。在即将犯病时,患者往往表现为目光呆滞、双眼发直等。同时,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复发前对周围人的态度也有变化,患者在疾病的恢复期和缓解期,与家人、同事、朋友及其他与之有接触的人,相处得都比较融洽,谈吐自然,回答问题切题,让人感到与他交往没有隔阂。如果患者忽然变得孤僻、不合群、不与人交往、独处一隅、低头沉思,或者对人态度蛮横,脾气暴躁易怒,不愿和别人进行正常沟通和交流则有犯病的可能。

    王西在学校读书,王林和刘莉都不在身边,虽然经常有电话联系,但很多面部表情、心理变化和与周围同学的关系,王林和刘莉都不知道。王西即使面部表情和心理上有些变化,其他同学也不会知道,也感觉不出来。就象王西刚进大学头一个月时那样,不是王西舅舅出差发现王西不对劲,还不知道王西已经病得很严重了。所以即使王西表现很好,王林也总是放心不下。

    这就是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尽管同事和外人看来,王林一家经济条件好,有儿有女,和和睦睦,非常让人羡慕,却不知道王林总是白天心事重重,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