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沙胡子掠村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0本章字数:7746字

    同桂云从古城子回来就得到一个惊喜。那天她回家,三妹素云说妈妈怀孕了。这可是个大喜讯!自从九妹玖云出生后妈妈再没有怀孕过,一家人望眼欲穿。这些年妈妈消瘦了许多,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父亲每日劳累,沉默寡言,好像整个人都没了精神,他心头的压力太沉重。这个喜讯无疑是巨大的,是全家的大事,是最好的事情。太奶奶忙着在祖宗牌位面前烧香,催同大个子到关帝庙去敬香祷告,一家人围着妈妈小心伺候,好像她这一次真要生娃子了。

    母亲怀孕的喜讯似乎也冲淡了桂云在周家祠堂没有找到黑塔的失望,从古城子回来,她就一直在想办法进入周家祠堂。祠堂是周家阖族供奉祖宗牌位祭祀列祖列宗之地,严禁外人进入。除了周家各房婚丧寿喜开祠堂之外,平常时候大门紧锁,钥匙由族长周五爷掌管,同桂云不可能拿到钥匙从门里进去。后来她终于发现,祠堂东墙有一个通风的窗户,离地面有一丈多高,这是唯一可以进入祠堂的入口。她仔细观察之后,找好绳索和梯子,一切准备齐全。

    那天深夜,同桂云悄悄溜到祠堂东面,支起梯子爬到窗口。窗户经年不开,松木插销已经酥了,轻轻一拉就断了。她打开窗户,把绳子绑在梯子上抓着绳子潜入进去。祠堂里黑咕隆咚的,她点燃蜡烛,吓了一跳,正堂里都是黑色家具,烛光照上泛着黑幽幽的光,阴森恐怖,她只觉得浑身发凉一身冷汗。香炉后面台子上密密麻麻一大堆深黄色牌位,像无数块墓碑令人毛骨悚然。她心里非常紧张,仔细看了一下,每个牌位上都有字,她没兴趣看这些,四处寻找黑塔。供桌台前台后,殿堂角角落落,她一一看过,除了石碑、功德匾额之外,没有发现黑塔的蛛丝马迹。她还是不死心,又站在祠堂门口处向里看去,正堂一边立着一块大碑,上面刻有三个大字。另一边也有一块大碑,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再往前就是祭祀用的香炉,后面台子上是牌位,从高到低排列,最高处少,越往下面越多,一层一层摆成塔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黑塔!明明是牌位呀!那么,黑塔又在哪里?

    突然听得外面一声怪叫,同桂云一紧张差点丢掉了手里的蜡烛。她镇定了一会儿,见没有动静,又开始寻找,又寻了一圈,黑塔还是没找到,她只好从窗口出来,把梯子归于原处回去睡觉。因为内心失落,同桂云一夜未眠,她的情绪非常低落,心情非常不好。没想到第二天回到家就听到母亲怀孕的消息,她能不高兴吗,她在心里为妈妈默默祈祷。可她转念一想,黑塔还没找到,那鬼东西还压着自家的运势,不把它尽快毁掉,自家的风水就不会顺,那么,妈妈这回生产也难说。想到这里,她更加坚定了尽快找到黑塔毁掉它的决心。她匆忙看过家人又匆忙离去,她一刻也不愿意多耽搁,她要尽快找到那充满邪恶被她无数次诅咒的黑塔,把它砸碎,让它永远不再影响自家运势。她回到周家屯庄对各处院落角角落落能进去之处一一查看,除了两口深井没下去外,包括冬天储藏蔬菜的地窖储藏陈酒的酒窖都下去了,一无所获,她非常失望。

    这天下午,同桂云正在院门外,突然听到急促的锣声和人们喊声,“沙胡子来了!沙胡子来了!”只见碉堡梁上冒起白烟,这是警报!

    东城多年太平,人们忘记了警报,土匪突然而至就慌乱一团。周谷尤三族之人各自逃回屯庄高墙大院紧锁大门。平民百姓房屋简陋院墙低矮低挡不住土匪,只有拼命往城里跑。同桂云想起怀孕的母亲,不顾一切往家跑。一路上都是惊慌失措奔跑逃命的人,牵牛的牵驴的,抱孩子的背老人的,扶老携幼哭号满天凄凄惨惨……

    同桂云跑到城墙西北角,看见几个骑马的土匪挥舞刀枪从西河坝方向冲过来,她加快步伐往家里跑。到了家附近,见父亲手持一根长棒正与两个骑马的土匪搏斗,两个土匪骑着马围着他转圈,一边呐喊着一边用马刀劈砍,只见他大挥舞长木棒就像挥舞着丈八长枪,把土匪砍来的马刀噼噼啪啪挡开。这时一个骑紫红马的土匪向父亲猛冲过来,父亲侧身躲过砍过来的马刀就势一个横扫,长木棒重重地打在红马前腿上,那红马“嘡嗤”一声栽倒,那土匪“啪”一下摔倒在地上。父亲正要对付另一个向他冲过来的土匪,后来又窜出一个穿黑衣骑黑马的土匪举枪向他瞄准,情急之下,同桂云随手捡起一根棒子投掷过去,那木棒像梭镖一样“嗖”一下射去,“嗵”一声击中那黑衣土匪的膀子,那黑衣土匪丢了枪应声栽下马。另一个骑黄马的土匪见势不妙转过马头就逃,顺带把摔倒在地上土匪拉上马一起逃走,刚才摔下马的黑衣土匪也顾不得地上的枪了,爬上他的黑马就逃了。

    城墙上站着的乡勇团总大龅牙和几个守城乡勇手里握着长枪大刀,他们一直看着同大个子和土匪混战,也向天上开了一枪。土匪们跑了,他们才出城来。同大个子缴获了一匹前腿受伤的哈萨克紫红骒马,一杆长枪,一把钢刀,他要把这些东西全部交给乡公所。大龅牙非常惊讶,没想到这老实巴交十多年生不出娃子的庄稼把式傻大汉竟如此勇武,一人战败三个骑马持枪的土匪,而自己带着一队人马居然抱着长枪在城墙上观望,他脸上火辣辣的很不是滋味儿。

    鉴于同大个子奋勇击匪,人也憨厚实诚,乡公所就将伤马给了他,钢刀也留给他,说以备防御之用,那把长枪给了民团乡勇,守城拒敌保护百姓。同大个子大喜,请苟皮匠来看紫红骒马的腿伤,苟皮匠骑着他的黑叫驴过来,他将黑叫驴拴好,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见了紫红骒马吃惊地说:“哦呀大个子,好事情呀,这哈萨克骒马肚子里还怀着个马驹子,明年春上就能收获一匹纯种哈萨克马哩。”同大个子心里高兴,没想到土匪沙胡子进村倒是给他送了一份大礼。苟皮匠用四块板子篦在马腿上用绳子绑紧,又前后左右查看一遍,说:“大个子,到荒滩上给马抓几只小长虫(长虫:当地方言,蛇。)和马蛇鼠(马蛇鼠:当地方言,蜥蜴。)晒干喂上,每天给喂上碗豆瓣子补一下身子,不要让它肚子里的小驹子掐亏(掐亏:当地方言,吃亏。)了,约莫两个月就差不多了。”

    这红骒马好像认生,也或是受了伤痛,整天不吃不喝,一家人一时没了办法。同桂云想起了憨娃,就去找他,憨娃一听就乐了,嘿嘿一笑道:“桂云,你可找对了,这事我擅长,那年周老爷的哈萨克枣红骒马刚来也不吃草,我大给它嘴里抹了把粗盐就好了。”同桂云问道:“为啥要抹粗盐?”

    “我大说是山上的草长得水气,跟沟底下的草儿土腥味道不一样。”憨娃眯着眼睛笑了一下,他要桂云拿木勺舀了半勺水,往勺里放了把粗盐,用三个粗指头在水里面搅和了一下,把沾了盐水的手指头放到舌头上尝了一下,“嗯,这下有味道了。”他在地上拔了几根青草沾了盐水,一手捏住马的下巴颏,一手把青草塞进马嘴,在牙齿上蹭了几下,那马用舌头摆弄了一会儿,打了响鼻就开始咀嚼了。憨娃再拔几根草沾了盐水往马嘴跟前一放它就张嘴自己吃了。同桂云过来也学着憨娃给马喂了一嘴青草,紫红骒马嚼得津津有味。同桂云发现紫红骒马明亮的跟清泉似的大眼睛流着泪滴,心里也很不好受,那滋味儿也很复杂,是可怜是同情也是惊喜,或许都有。

    三天后苟皮匠又来了一趟,看了紫红骒马的腿伤,把夹板绳子稍微松了一些,说:“挺好的,应该没啥大问题。”同大个子放心许多。苟皮匠笑道:“等明年下了马驹子,让我的黑叫驴踏一下,准能生个大红骡子,跟周家红骡子一样,呵呵。”同大个子也笑了。这时黑叫驴突然叫起来,“唔——叽,唔——叽,唔叽,唔叽……”苟皮匠坏笑道:“看看,黑叫驴看上它了。”苟皮匠骑上黑叫驴唔叽唔叽地走了。

    家里得到了一匹马,还是一匹怀了驹子的哈萨克骒马,又得了二十亩地,未来的日子就有了盼头。

    尤家执掌乡约之时在碉堡梁以西占了大片荒地,多年没开垦。今年春上,尤老大对下苦力的人说:谁愿意要荒地,干两个月活给他十亩,同大个子一人干了两个人的活得了二十亩。入夏以来,他用刨锄刨了几亩,准备秋上压冬麦。按照老人说的,开生地要种一年歇一年,他想先种上几亩,赶在落雪前再开几亩,开春种春麦。然后再开一些秋天压冬麦,如此往返轮种,三年时间变成熟地。有了这二十亩地,又有两匹马,干些其他活计全家人吃饭就没问题了。

    紫红骒马的到来也给素云带来了欢乐,她每天出去割草喂马,时间久了,她知道紫红骒马一顿能吃多少草,知道它最爱吃啥草,知道它喝水的习惯。慢慢的,紫红骒马也认下了她,连她走路的声音都能听出来,只要素云在院子里一走路,东墙圈里的紫红骒马就打起响鼻轻轻地叫唤两声,素云赶快走近马圈,紫红骒马就冲她点头,她也就知道了紫红骒马的各种表达,比如它渴了想喝水,比如它想晒太阳了,等等。一个月后,苟皮匠过来给紫红骒马撤掉夹板,它慢慢可以一瘸一拐地走路了,并且一天天见好,入冬以前就基本好了。

    古城子那边传来消息,这次进村的确实是沙胡子的土匪。正值麦收季节,他们下山抢粮,抢了就跑,倒没伤人性命,县政府驻军追击了一阵就没了踪影。

    关于沙胡子村里也有些说法,据说他是蒙汉混血儿,长得彪悍,一脸沙胡子。他原本是吃粮饷的小军官,光绪末年在迪化城的守城部队受到不公平待遇,后来带着一伙人想外逃被抓获关进监狱,出狱后他在阜康、吉木莎尔一带流浪,后来与沙俄支持的蒙古分裂分子有了联系,流窜到古城子,在白塔山一带聚集一干人马,有越狱的逃犯、监狱释放的犯人、游手好闲的无赖,还有内地流窜来的盗贼惯犯,一群乌合之众啸聚山林打家劫舍为害一方。常言道:狡兔有三窟,沙胡子就像狡兔一般狡猾,他在白塔山有一个老巢,在北面的将军大戈壁还有一个老巢,在马场窝子还有一个老巢,他常年在白塔山、马场窝子和将军大戈壁一带流动,春夏秋冬不停地流窜不停地换地方,就跟游牧人转场一样。他神出鬼没,打劫过往的商队,抢劫村庄百姓的粮食,一时间在古城子、英格堡、西吉尔、东城一带恶名远扬,闻听沙胡子来了就人心惶惶,当地百姓也拿他当狼虫虎豹凶神恶煞,小孩子不听话了,大人就吓唬说:“沙胡子来了,沙胡子来了!”官兵几次组织围剿都没有最终消灭掉。为了加强防卫力量,各乡各镇组织起民团来自卫,东城民团就是那时候组建的。杨督军上任以来严厉打击与沙俄蒙古勾结的各种势力,清剿各地匪患。官兵联合各乡民团对沙胡子进行大规模围剿,大龅牙带着东城民团也参加了那次剿匪行动。大龅牙后来跟人们夸口说:“我们从渺无人迹的将军大戈壁到山高谷深的白塔山,再从白塔山追到马场窝子,马不停蹄人不离鞍,过河爬山沟沟坎坎,追了三天三夜,干粮吃完了子弹打完了沟子也磨烂了马也跑不动了。土匪们没有带干粮,被追得人困马乏日球恓惶的,跑着跑着就一头栽下马,马也翻了仰板子人也滚了蛋蛋子,有的滚到沟里了有的掉到洼里了,倒在路上的也是上气不接下气支着脖子等着挨刀子,哈哈哈!”大龅牙咧着大牙笑道:“其实那时候我们也是咳唠气喘的,都球软了,也就是仗着人马多阵势大,把土匪吓球软了。”

    那次清剿消灭了大部分土匪,沙胡子带着几个土匪逃进马场窝子深山密林,官兵民团对山里地形不熟,干粮也所剩无几,只好作罢。沙胡子虽然逃过此劫,但是人马损失殆尽,元气大伤。此后,沙胡子销声匿迹了好长时间。后来据说有人在天山深处的东沟、大南沟见到过他们的踪迹,也有说在马场窝子、马圈湾,都不确定。这次清剿算是一次胜利,好长一段时间土匪没动静了。

    其实山上的土匪并未被彻底消灭,他们趁着世道混乱还在聚集。一个从白俄队伍里逃出来的吴天贵的中国人加入到沙胡子队伍中。

    事情的起因是,民国九年被杨督军解除武装的白俄官兵中有个叫阿连阔夫的军官想纠集残部在古城子搞暴动,他密谋先占古城子,掠夺武器粮食马匹,然后北上阿勒泰、迈卡布其海(今吉木乃)、科布多(今蒙古吉尔格朗图),与境外的自卫军相呼应。阿连阔夫派一个叫祁海山的到古城子打前站,祁海山在窑子里被官兵意外抓获,经不住严刑拷打供出了他们的阴谋。阿连阔夫狗急跳墙,他以要求释放祁海山为由带着人马攻打奇台县城。杨督军调动重兵将其包围,断其粮草,阿连阔夫被迫缴械,引渡给苏联后被处死,其部众也被分批遣送出境。但有一条漏网之鱼。他就是吴天贵。吴天贵是山西人,是沙俄与德奥战争时期民国政府派往东线支援沙俄的挖战壕修堡垒的劳工,后来混入军中。吴天贵跟着白俄军从塔城巴克图山口进入新疆,他原本想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该有好日子了,情况却大出意外,他们非但没有受到欢迎,反而遭到另眼相待,杨督军对他们这些混在白俄队伍里的“中国人”非常警惕,派人严密监视严加防范。在沙俄他们受尽欺压,白俄官兵根本不把他们当人看,干最苦的活吃最差的饭睡最差的地方,时常被呼来喝去,顿不顿就挨揍。现在回国了也不受待见,吴天贵有些心灰,他想这样下去肯定没好果子吃,一定要找机会溜掉。祁海山是个商人,他知道白俄军火多,想冒风险发一笔横财,后来他跟吴天贵结交上了,吴天贵心里一琢磨,不如趁机发笔财回老家过好日子。祁海山在北疆经商来往于伊犁塔城等地,曾到沙俄逗留过,对各地情况都熟悉,阿连阔夫正好需要这样一个人,吴天贵就把他推荐给了阿连阔夫。阿连阔夫非常高兴,就派他到古城子打探消息,吴天贵也跟了去。祁海山被抓后,吴天贵还在古城子里躲藏着,伺机里应外合劫狱。

    谁想到阿连阔夫很快被打败缴了械,吴天贵逃出古城子投奔了沙胡子。沙胡子正缺人手,吴天贵在白俄军中多年,上过战场打过仗,枪法很准,很快得到沙胡子的信任,当上了二当家。

    沙胡子一直跟境外分子有联络,他梦想着拉大队伍跟外边的势力联合,将来分土裂疆做个土皇上享受荣华富贵。吴天贵刚从苏联回来,经历了严酷的战争,他知道现在的白俄军已经是秋后的蚂蚱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了,也没啥指望。他现在是无路可逃,不得已上了山做土匪,他与沙胡子想的完全不一样。沙胡子凶残成性,顿不顿就想杀人,他先后抢了两个女人上山,后来都被他杀了。第一个女人是一个内地商队的,长得美如天仙,他把商队劫持到将军大戈壁腹地,抢了财物,杀死全部男人,带着哭嚎连天的女人回了老巢折腾了好几天,整日都听到那女人的惨叫声哭喊声。一天下午,那女人趁他睡着悄悄拿了把短刀要给她男人报仇,因为紧张摔了一跤,结果被沙胡子发现了,沙胡子大怒,把女人交给手下的土匪一个个轮着糟蹋,那女人被活活糟蹋死了,那群土匪还不过瘾,在一动不动的尸首上继续折腾。

    那女人被土匪从沙胡子窝棚里拉出去的时候看了吴天贵一眼,眼神凄惨而无助。吴天贵心生怜悯,就跟沙胡子说:“大当家的,放过她算了,一个女人怪可怜的。”沙胡子正在气头上哪里肯听,骂道:“这个死屄货还敢杀老子,我让她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那女人被拖了出去,只听到厉声惨叫不止。那天下午,所有的土匪们都尝了腥,唯独吴天贵没有去,沙胡子对他有了戒心。

    第二个女人是村里抢来的一个姑娘,十五六岁的花骨朵儿。沙胡子非常喜欢,想留在山上做压寨夫人,可那姑娘死活不从。沙胡子说可以给她们家一大笔钱,用八抬大轿正式娶她,那姑娘哭哭啼啼就是不答应。沙胡子火了,喝了一坛子酒就把那姑娘糟蹋了,那姑娘要寻死,沙胡子大怒,让吴天贵也尝点腥儿,吴天贵见那姑娘哭的死去活来的,哪有那个心情,就对沙胡子说算了。沙胡子不高兴了,两只驴蛋似的眼珠子瞪着他说:“上次那个死屄婆姨你不沾也就罢了,这个嫩丫头我就沾了一次,你不至于嫌弃我吧。你把她沾了,也算跟我一条心,要不然,我就把她交给弟兄们吃了。”吴天贵知道这沙胡子残忍,他说到做到。那个商人女子被众匪弄死后,沙胡子还不解恨,命厨子将那女子的肉割下来切成小块穿在红柳条上给弟兄们烤了吃,一个弟兄拿起一根红柳条,见有一块肉像奶子,骂道:“这厨子瞎眼了,怎么把羊奶膀也烤上了?”

    沙胡子呵呵笑道:“啥羊奶膀,是那娘们的肉!”众人一听呕吐不止。沙胡子骂道:“没出息,日也日得,还不敢吃,算毬个汉子。”众匪敢怒不敢言……

    吴天贵想起之前那个女人惨死的情景,再看看这个姑娘,心想,反正也是在帮她,再说也是多年没沾过女人了,一咬牙就把姑娘压在身下。说实在话,这姑娘的身体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欢乐,相反,姑娘凄惨的哭喊声却让他觉得一种深深的罪孽。他心想自己也是受苦人出身,也是被官府欺压被白俄官兵欺压的可怜人,家中有父母妻子,他出来时妻子正怀着孕,原本想发点财却被迫上了山成了匪,现在又被迫糟蹋这么个可怜姑娘。他在心里骂自己,沾女人可以用其他方式,用这种方式就是牲口。从那以后,他就对沙胡子心有不满了,心里也产生了恨意,暗暗骂道:“沙胡子,你这狗日的自己不做人,还让别人跟着你当畜生,我迟早灭了你。”虽说心里恨,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如常。后来那姑娘想逃走,逃了两次,第一次被抓回来,没过几天又逃了,抓回来就被沙胡子杀了。沙胡子骂道:“我对你这般好,你居然还要逃走,我倒要看看你的心肠。”他把那姑娘的肚子划开要看她的心到底咋样的,吴天贵对他厌恶至极。

    一次在古道上抢劫商队时,沙胡子莫名其妙中了一枪一命呜呼,吴天贵坐上了头把交椅,成了匪首。好像吴天贵坐上头把交椅无可置疑也无可争议,弟兄们都很服他。有个弟兄甚至当着大伙的面说:“沙胡子狗日的太残忍,不拿咱弟兄当人,不拿咱弟兄的命当命,尽想他自己做大王,拿咱们当炮灰,枪子儿来了给他挡枪子儿,刀子来了给他垫脖子。”有个弟兄说:“日他妈,他狗日的说带我们到蒙古去,他身上流着半拉子蒙古血,我们过去了还不被他咥死……”有个弟兄说:“狗日的,他让我们当野兽吃人肉,他早该死了……”

    吴天贵是个圈脸大黑胡子,人们以为还是沙胡子。后来有人传说:沙胡子发现吴天贵能力比他强,心生嫉妒想害他,吴天贵先下手为强把他做掉了。吴天贵做了匪首定下规矩,除与官兵对峙,拦路抢劫商队只抢财物不伤性命,下乡入村只抢粮食不杀人。总之,不准随便杀人,除非万不得已。虽然规矩定下了,可是要执行起来可没那么容易。一次打劫商队,商队也有枪有刀,不肯轻易服软,结果打杀起来,一阵激战之后,伤了两个弟兄,商队的人死了两个,余下的人丢下货物逃了。吴天贵打开马车上的货物一看,居然是琉璃瓦之类的笨重东西,气得要命,伤了两个弟兄,得到的却是一堆没用的东西,他们摔下货物扬长而去。

    秋天地里的庄稼收完了,也就该准备山上冬天的粮食了。吴天贵说去抢大户人家的粮食,他们夜里下山进入英格堡的月亮地村,四下里狗乱叫起来,他们摸到一个财主家,两个人守着门不让他们家的人出来,其余人进仓库装粮食,一驮子一驮子驮到马背上,然后就出村了。他们心想,今夜活儿做的顺溜。可是他们刚到村口就遇到了阻截,那财主家有一个地道:他偷偷溜出去报告了民团,一群乡勇刚赶到村口就跟他们遇上了,乡勇们噼里啪啦开始打枪,一边打一边呐喊。吴天贵带着十几个人不知底细,以为中了省军的埋伏,边打边撤,驮驮子的马匹也跑丢了几匹。几个弟兄越想越生气,跑了一段又杀了个回马枪。

    乡勇刚刚撤回去,那财主丢了点粮食却得了几匹好马,心里高兴,没想到土匪又来了,财主带着家人躲进地道逃了。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把财主家的粮食牛马全部搬上了山。临出财主家院门的时候,有个弟兄说:“妈的,敢叫乡勇对付老子,把他房子点了。”吴天贵犹豫了一下说:“留着它吧,明年秋天了还能给我们送粮食。”

    一段时间,弟兄们在山上憋得慌要下山寻乐子。吴天贵也是个把月利用送货的机会上一趟古城子耍两天,后来,山上就把送货当做轮流进城寻乐。他知道这不是办法却也没办法,要是放人进村胡作非为那更不好,或许这样还好些。

    这些年来他们在道上劫来的乱七八糟的货几乎都由刀疤刘处理。吴天贵结识刀疤刘也是那年他在古城子经祁海山介绍的,他上白塔山找沙胡子也是刀疤刘推荐的。刀疤刘是古城子一带的洪帮头子,手底下有一帮子人马,名义上开着酒馆旅店,实际上只是掩人耳目,他的大买卖是烟土,还有古道的赃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