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师范学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0本章字数:11657字

    周青峰和谷有福一同到迪化城上新疆师范学堂是杜希铭老师的推荐,这件事还跟金树仁有关。

    杜希铭老师说:“杨增新突然被杀出乎所有人意外,一时新疆局势混乱,各方势力蠢蠢欲动。杨督军雄踞新疆十七年,既不让中央军进驻新疆,也不让国民政府插手新疆内政,此事尽人皆知。”

    周青峰说:“据说他是支持南京政府的。”

    “国民革命北伐胜利后,他名誉上支持南京政府,实际上依然拒之千里之外,蒋介石很是恼火却也无能为力,毕竟新疆孤悬塞外鞭长莫及。”

    “这么说来,南京政府也没统一全国。”

    “南京政府名义上统一全国,实际上面临着国内国外的危机,各地军阀依然拥兵割据,奉系、晋系、冯系、以及山东、宁夏、甘青等等,派系林立错综复杂。赤匪在南方各地不断搞农民暴动,已经形成了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而且这股力量还在不断壮大,长期下去必将成患。”

    “日本人在东北各地不断渗透,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形势危急。”

    “是啊,不管蒋介石怎么想,不管南京政府怎么想,他杨增新不闻不问,高坐他的新疆王。”

    “现在他被刺杀,南京政府可乐坏了。”

    “非也,杨增新被杀也让南京政府措手不及。”

    周青峰不明白地说:“为啥?”杜希铭老师叹了口气说:“毕竟杨增新这个人非同小可,他执掌新疆十几年不养军队却能保境安民,难怪人称塞外枭雄。西北稳定有利于国家全力海防,这一点蒋介石自然明白。”周青峰点了点头。

    杜希铭老师说:蒋介石想趁机接管新疆,却突然冒出个金树仁来。其实此事也不突然,之前,南京方面就和樊耀南、金树仁等新疆要员有联络,目的就是掌控信息孤立杨增新逼其听命南京政府。谁知金树仁却以为杨督军报仇之名杀了樊耀南,迅速掌控了省府,他向南京政府上报事件经过,请求任命他为新疆省主席兼边防军总司令。蒋介石非常恼火,眼看着金树仁将要既成事实,趁他立足未稳,一面暂命金为代理省主席,维持地方稳定;一面致电甘肃省主席刘郁芬以协助调查刺杀案确保新疆稳定之名派员进疆,暗中调查新疆军队等情况。刘郁芬向南京方面呈报了新疆实情,新疆比邻苏俄,民族复杂,边防紧要,稍有不慎,可能被外人渔利。南京方面得到情报,任命金树仁为省主席,但是边防总司令之职没有任命,这是蒋介石留的一手。金树仁派人带着金银到南京活动,国民政府也在思谋着如何巩固疆防经营新疆,早有有识之士推荐了白崇禧,认为他是回族,与新疆各民族都信仰伊斯兰教,是最合适人选,可白崇禧以新疆与内地交通不便为由,提出先行修建机场建设铁路公及巨额军费,实际上推托婉拒。随后蒋桂开战,白崇禧更不可能来新疆了。

    周青峰说:“看来新疆是块肥肉也是个头疼,蒋介石欲罢不能。”

    杜希铭老师说:“杨增新执政时期,表面上接受国民政府领导,其实他既不允许共产党在新疆活动,也拒绝国民党员在新疆开展活动。他不信党不信教,只遵循儒家之道道家之法保境安民,却是一个迷。金树仁掌权后倒是允许国民党员开展活动,但他一直派人监视。蒋介石以加强党务的名义准备派骆美奂进疆组建新疆省党部,金树仁以内地人不了解边情为由拒绝,蒋介石硬性派魏牟中进疆主持党务,想逼迫金树仁屈服以便顺利接管新疆。金树仁也不示软,暗地里盯着魏牟中还进行威胁利诱,让军政各级官员对魏敬而远之,不得接触。魏牟中在新疆势单力薄不敢轻举妄动,后来借机逃回南京。金树仁自行组建起新疆省党部,南京政府不得已,只得承认。尽管如此,蒋介石对他还是不信任,任命省主席一年了任然不任命他督办之职,暗地里派人牵制金树仁已图将来。金树仁也不是省油的灯,对南京派来的人严密监控,将大权牢牢握在自己手里,他实际上已经是省主席兼督办了,只是没有南京政府正式任命而已。而他的新疆王却是事实。”

    周青峰说:“据说金树仁也是个少年天才,读书很好,深得杨增新喜欢。”

    杜希铭老师说:“他是河州人,没啥翻江倒海的能耐,却有过目成诵的本事,杨督军在河州任职时一眼看中这个聪明的年轻人,把他收为门生,从此以后他就一直跟随杨督军,从河州到南疆到迪化。”

    周青峰说:“有人说他比杨督军开明,有人说他误国误民,惹得各地反对。”

    杜希铭老师说:“金树仁毕竟是读书人,且跟随杨督军多年,耳濡目染,内心有一番宏图伟业。自上任以来,他一反杨增新的古旧与传统,大力办学、开矿办厂、兴工业、修公路,信誓旦旦要建设新新疆,想在各个方面超越杨督军,显示自己的聪明才智。按照他的设想,五十户以上的村镇都要办小学堂。”

    周青峰知道:师范学堂是新疆唯一的高级学堂,金树仁要求学校扩大招生,为各地初等学堂大力培养教师,他和谷有福才获得了这次机会。

    杜希铭老师说:“表面上看金树仁风风火火地干大事,其实他一直沿用的政策还是杨督军的老一套,而他与杨督军在那方面确实无法相比,他没有老督军的智慧,也没有老督军沉稳和胆识,老督军可是民国一方真正的诸侯,对内对外都胸有成竹,天下太平。金树仁好抽大烟,人们私下里称他‘金枪杆’,却没有学会杨督军过人的谋略。”

    “到底是杨督军看走了眼,还是他原本也就是点小聪明。”

    “他只能是‘金枪杆’而成不了杨督军。”

    杜希铭老师说:“自光绪十年新疆建省以来,各省人物在塞外尽显风流。当年跟随左宗棠、刘锦堂平叛收复新疆的将士中有许多湖湘子弟,自古湘楚文化底蕴深厚,文韬武略才俊辈出,这些湖湘才俊跟随新疆第一任巡抚刘锦堂治理新疆,可谓风光一时。”周青峰说:“杨增新执政之初启用了一批云贵文人?”

    “是的,因为一个乱子,他将云贵人全部逐出新疆,启用了甘陕人。金树仁上台后重用甘陕之人,尤其是河州人,任人唯亲,重用老乡,几乎成为笑话。”

    “民间流行一句话,‘早上学会河州话,晚上就把洋刀跨’,金枪杆把亲戚朋友亲信老乡安排军政两界做官,这些人一无才二无德,仗着金枪杆的权势有恃无恐,四处收钱敛财贪赃枉法无恶不作,闹得各地骂声一片民怨沸腾。”

    “九.一八”事变以来,南北疆各地倒金之声四起,金氏政权岌岌可危。

    杜希铭老师回了内地。在迪化逗留之时,他把周青峰和谷有福推荐给了好友杨冉。这杨冉老师是湖南人,个头不高,五官清秀,看上去就是个南方书生,其实也就三十来岁。他平常喜欢穿一身青灰色长袍,戴一顶黑色礼帽,很有一副文人雅士味道。杨冉老师知识丰富,谈吐风趣,他跟杜希铭老师一样,思想进步,一腔热血,周青峰非常敬仰。周青峰和谷有福在学校非常活跃,学习之余也参加了一些进步活动,他们的活动也受到了杨冉老师的大力支持。

    周青峰和谷有福跟杨冉老师一起聊天,谈及当期形势,周青峰问道:“杨老师,‘九.一八’事变后仅两个月来时间东北全境沦陷,日本吞并中华的野心昭然若揭,政府为啥不进行抗击?堂堂中华难道任由小日本欺凌不成!”杨冉老师说:“这件事说来复杂,绝非一两句话就能够说得清。”谷有福说:“请老师说明一二,以解我们心中之困惑。”杨冉老师说:“中山先生逝世后,民国政府、国民党内部的争斗不断。”周青峰说:“现在谁在坚持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杨冉老师说:“这个,目前还看不出来,他们都是中山先生的同志、战友和继承者,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周青峰说:“听说廖仲恺先生跟中山先生最为亲密?”杨冉老师说:“可惜他被刺杀了。”谷有福说:“都说是蒋介石杀了他。”

    杨冉老师看了看远处的天空说:“蒋介石打败北洋军阀吴佩孚孙传芳,又联合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打败了奉系军阀张作霖,把他赶出北京城,这张胡子在返回路上遭了日本人的黑手,在皇姑屯给炸死了。也有传闻说是苏联人干的,总之被炸死了。蒋介石改北京为北平,他在南京组建新政府,竖起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张作霖一死,蒋介石又开始对付冯系阎系桂系军阀,中原大战正酣之时,张学良易帜率几十万东北军入关,蒋介石大获全胜,成为当今中国的最高掌权者。汪精卫的武汉政府依然与他分庭抗争。”谷有福说:“听说汪精卫也是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杨冉老师说:“汪精卫早年也是热血青年,刺杀过满清摄政王载沣,虽未成功,但是英勇可嘉。可是,现在他变成亲日派。”周青峰说:“蒋介石既然已经打败了几大军阀,也可以组织全国抗击日寇了。”杨冉老师说:“自甲午以来,日本人一直在发展工业,对我们的东北、台湾虎视眈眈。满清政府腐败无能,民国建立以来一直军阀混战,你争我夺,现在亦是国弱民穷,山河凋零。如今国民党内部,蒋介石、汪精卫、李宗仁不和,明争暗斗不断,各地军阀也是蠢蠢欲动。民国十九年的江淮大水灾八个省被淹,造成全国四分之一人口受灾。近些年来,南方的共产党暴动不断,相继在南昌、广州、平江、百色等地方暴动,声势越来越大,已经发展了数万军队。蒋介石怕他们发展成气候,派重兵围剿。”

    谷有福说:“南方的共产党就是传说的赤匪?”杨冉老师点点头,谷有福说:“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听说他们是红头发红眼睛的魔鬼。”杨冉老师笑了笑说:“听说他们是有信仰有目标的队伍,他们大都来自农民,信仰共产主义,他们每到一处就打土豪分田地,地主富豪都怕他们,平民百姓都欢迎他们。”周青峰说:“听说他们跟苏联的红军是一个党?”杨冉老师说:“对,都是共产党,听说苏联的共产党还领导着南方的共产党,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谷有福说:“杨老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杨冉老师看了看周青峰,又看了看谷有福,感慨地说:“一个人可以做一个青史留名的人,也可以安逸享乐平安一身,都是人生,意义却不一样。”杨冉老师再次看了他们一眼,满脸的激情和热忱,他大声说:“著名爱国诗人文天祥说:‘人生之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听说你们都是大户人家出身,你们若是留在屯庄大院,丰衣足食,三妻四妾,也可以安度一身。但至此国难当头危急之时,每一个有血性有志气的中华儿女都应当担负起匹夫之责,这就是我们的爱国之心。”周青峰和谷有福很受感动,异口同声说:“杨冉老师,我们都听你的。”杨冉老师说:“联合起来,抗日救国。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打击日寇,拯救我们的国家。”周青峰说:“我们具体该做些啥工作?”杨冉老师说:“我们在大后方,虽然不能上阵杀敌,也可以做些宣传。现在蒋介石搞了个‘攘外必须安内’,放下入侵之敌不打,枪口对准自己人,全国各地都在呼吁一致对外、抗日救国,我们也要发出声音。”周青峰说:“那我们尽快到街上去宣传,呼吁民众获得广泛支持。”杨冉老师说:“光靠我们的力量还不够,要广泛发动,联合其他学校的学生一起行动,到街上去宣传,呼吁民众清醒认识,支援全国的斗争。”

    随后,他们在学校里进行串联,逐班动员,进行宣传。谷有福在师范学堂深入动员广大师生宣传抗日,周青峰到陆军军官学校等其他学堂学校去串联,参与宣传的学生越来越多,根据杨冉老师的指示,他们准备统一行动上街宣传,时间定在十二月十九日。

    然而,“九.一八”事件发生三个月后,地处大西北的新疆迪化各学堂学校学生联合上街宣传抗日救亡的义举却因事先走漏消息而流产。当局严令各校控制学生上街游行,杨冉老师带着周青峰和谷有福等少数人提前上街宣传,得知情况有变,他们的活动被迫终止,这件事对杨冉老师情绪影响很大。

    周青峰在迪化城参加革命党活动的消息传到东城,殷素素非常担心,她以病重为由,托人代信让周青峰回屯庄。周青峰接到母亲的信感觉突然也不明原因,就带信给同桂云,却一直没有回音。殷素素长时间接不到周青峰的信,就让同桂云上迪化一趟,看看实情,并且嘱咐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周青峰叫回来。同桂云见大太太要她去迪化城叫周青峰回来,心里高兴,她确实想见见周青峰和谷有福他们了,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到了迪化城,突然见到周青峰,同桂云一时语无,半年不见如隔三秋,两个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周青峰成熟了许多,跟古城子时的书生气完全不一样了,好像明显的提升了一个层次。

    同桂云现在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她现在的穿着打扮虽然是乡村的朴实样式,布料却也是不一样的,也还跟得上城市的色调。这身衣服是大太太特意差人做的,她心里或许也明白这同桂云在周青峰心里有些位置,大约是她救助过他的一种感激,她还没有往其他地方想。她想着,周青峰见着自己对同桂云好也就放心了,自然会听她的话安心回来。同桂云见了周青峰却说不出话来,更别说劝他回去之事了。周青峰打破僵局,问道:“桂云,你在屯庄生活的好吗?”

    “挺好的。”同桂云回答道。

    “这段时间,东城有啥变化?”

    “没啥变故,一切照常。”

    周青峰笑了笑说:“桂云,你仔细看看我变化了没有?”

    同桂云抬头看了周青峰一眼,有急忙低下头笑道:“你尽会取笑人,你变不变化,我怎么看得出来。一个人的变化在心里,外表怎么看得出来。”

    “嗨嗨,半年不见,同女侠突然扭捏的跟小媳妇似的,是不是你大已经把你嫁人了。”周青峰道。

    “嗨,你乱说啥。”同桂云急了,回了周青峰一句。

    一提起嫁人,还确有此事。自从同桂云把周青峰送回古城子后,她回到屯庄就是另一番安排了。周青峰离开时给她母亲殷素素留下一封信,信上说:周家上下以后不可拿同桂云当下人看待,同桂云在周家就如同周青峰在周家,大小人等不许为难她,也不要多问,好好待她,她想骑马就给她马,她想出去就让她出去,总之,她在周家就是周家一员,她是自由的。最后一句更厉害,周青峰说:如若你们敢欺负同桂云,我将永远不回周家屯庄……

    殷素素看了儿子的信云里雾里的,不清楚这娃到底怎么了,她愣了半天,本想好好问问同桂云,一想到周青峰的话又犹豫了一下。她吩咐下去,同桂云住在周家北面的拔廊房里,不再伺候金巧巧了,这倒让同桂云不好适应了。香儿说:“这是大太太的恩典。你营救二少爷功劳大,他人望尘莫及。”同桂云也没多说:她心里还在想着如何找到刀谱之事。同桂云现在完全自由了,啥事情都没有,每天到吃饭的时候,都是香儿来招呼她,她既不跟大太太二太太在一起吃,也不跟金巧巧在一起,也不跟那些下人在一起,厨房伙计将她的饭直接送到她的住处,每天还要问她要吃啥饭菜。起初她还不习惯,慢慢也就习惯了,她不用干活,每天去看看大太太的呱呱鸡,也给大鹤喂些吃的,大鹤哈哈地叫着,挺逗人的。同桂云发现,这大鸟明显老了,羽毛也不比从前光亮了,走起路来老态龙钟的,大太太一样喜欢它,经常在院子里看着它散步。

    同桂云利用一切机会了解周家屯庄里的秘密,她已经找了周家所有的老人,能问到的都问到了,她询问了周家在同治年间迁移的事情,问了以前屯庄建筑的变化,人们都好奇,这使唤丫头怎么突然就关心起周家的事情了。后来人们慢慢知道了她救二少爷的事情,也就不再多怀疑了。同桂云发现,周家屯庄确实有许多隐秘,然而这些却与刀谱无关,所以她也不去关心,她寻找的刀谱却没有一点线索,一点影子都没有。同治之乱回迁后,周家没出过一个练武之人,也就是说:同治之乱后,周家人对刀谱也没有兴趣。同桂云心想,难道刀谱隐藏着别的秘密?

    那么,这个秘密又是什么呢?她再次想起周青峰被土匪绑票的事情,看来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其实她也不想管那些复杂的事,她一心想着尽快找到它,让自家的运势好起来,家业兴旺。去年母亲生下了小弟弟玉柱,同玉柱,多好听的名字。母亲生了九个丫头,五个活了,四个死了,多辛苦多伤感啊。现在小弟弟出生了,同家香火有了延续,父亲母亲都高兴,父亲整天干活都有劲。

    同家喜事连连。秋收后,尤家到阿勒泰运一批要紧的货请同大个子帮忙押送,同大个子套着自家的马车套着紫红骒马带着贺平一起去的。贺平现在也是大小伙子了,跟着同大个子干活就跟他的儿子一般。从阿勒泰返回过大沙漠时,突然狂风大作,同大个子急忙下马招呼大家避风,不一会儿,风稍微小了一些,紫红骒马却一溜烟跑了,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跑远了。紫红骒马为啥跑呢?它的马驹子还拴在车上,贺平怕它乱跑丢了,就把它的缰绳拴在车后稍驾上。同大个子急忙追了过去,贺平和车把式也跟了去。他们跑到沙坡上,那一幕让他们惊呆了,一匹土黄的野公马正在和紫红骒马交媾,原来紫红骒马发情了,他们看着野公马一次次爬上紫红骒马的后背,直到它们尽情尽兴,紫红骒马才跑回来。车把式说:“大个子,这下你可发财了,那野公马的种可想钱了。”

    同大个子从阿勒泰回来,他家紫红骒马怀上野马种的消息不翼而飞。古城子军马场的一个官员专门赶来要用五匹军马换紫红骒马,同大个子说:“为国家出力的事情,你们愿意要就拿去,军马是军队所用,你就给我耕牛好了。不过,是不是真的能下好驹子也不一定。”官员见同大个子说话实诚,非常高兴,说:“只要是野马的种,是公是母都是好种苗。”官员确实给了他五头耕牛,同大个子留下了三头牛,用两头牛换了六十亩耕地,加上之前的三十亩地,他已经有八九十亩地,三头牛,一匹小儿马,在东城也算富裕的小户人家了。

    自从玉柱出生以后叶禾比啥都高兴,脸色红润了,人也一下子年轻了精神了,也干散了。几个丫头照顾着,出了月子她就感觉浑身都是劲儿,干啥都高兴,整天带着玉柱比啥都快乐。同桂云回家伺候了一天她就让桂云回了周家,说外面有你大和贺平,家里有素云彩云几个忙得过来。桂云见妈妈如此快乐,也就放心了。这次回来,她妈叶禾说:“桂云啊,现在家里好些了,可以不去周家了。有人家前来提亲了,一个是尤家,他家大头儿子大蛋看上了你,差人到同家提亲。一个是木垒河张财主家也让媒婆来提亲。”同桂云一口拒绝了。后来,尤家又托媒人给他们家二蛋求婚,木垒河那边有一家富户也来提亲,同桂云再次拒绝。同桂云说:“妈,还早,我还没想这事呢。”叶禾说:“桂云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可不能任性。”同桂云说:“妈,此事以后再说。”

    同桂云慢慢发现贺平和三妹素云非常亲热,已经超出了正常关系,她意识到,他们两个已经是有情有意的一对儿了。她观察这个贺平,人长得端端正正,性格也很温和,为人真诚善良,她大她妈都喜欢他,他对家里的几个妹妹都很好,好像就是一家人似的。是啊,他已经在家两年了,大家都熟悉了,也有了感情。同桂云有了另一种感觉,她现在在自己家里反而有些别扭了,尽管现在家里新修了几间房子,她住一间,三妹和九妹一间,五妹七妹住一间,贺平住一间,院子里还有两间空房。她觉得暂时还住周家屯庄,毕竟还有些事情没有了解,刀谱还没有找到,她不想就此放弃。这天下午,桂云跟妈妈说:“妈,我先回周家屯庄呆一段时间,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叶禾见桂云执意要走也不强留,她或许也明白女儿的心思……

    同桂云沉默了一会儿,她自然不便对周青峰说家里说媒之事,而周青峰却向同桂云求婚了。周青峰默默地看着同桂云,非常认真地说:“桂云,自从我们认识,我就觉得是一种缘分。”同桂云笑了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周青峰又说:“桂云,我觉得你像一个人。”

    “像一个人!谁呀?”同桂云惊讶地看着周青峰,她不知道他要说的是谁。

    周青峰深情地看着她说:“我觉得你就像我梦中要找的那个人。”

    同桂云脸啥地红了,她自然明白周青峰的心意,不好意思地说:“你又胡说了,好了,不跟你说了。”周青峰大声说:“桂云,我说的都是真的,是我的心里话。”同桂云自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可是她犹豫了一下说:“哎呀,你别瞎想了,你们家已经给你定亲了。”

    “啥,我们家给我定亲了!谁呀,我怎么不知道。”同桂云见周青峰紧张又着急的样儿,心里也觉得好笑,就把大太太正在为他张罗提亲和红莲子的事情告诉了他。周青峰听了木在那里,觉得不可能,也有些不大相信。

    其实也不是大太太提亲,而是尤家先提的亲。尤家红莲子看上了周青峰,非要死活嫁给他,她妈熬不过,只好让媒人牵线。红莲子人长得好看,是东城古镇上公认的第一美人,那年小少爷周延贵配阴魂,周青峰穿一身学生装回到东城,就让红莲子看见了,此后就喜欢上了他,做梦都是他的影子。后来听说同桂云经常去古城子,她还向桂云侧面打听过周青峰的事情,桂云那时候也没特别在意,也以为只是好奇,跟她说了他们在学堂里的快乐,还说了周青峰喜欢读书之类的事情。红莲子非常上心,居然认真读书识字了,把她两个哥哥没有读下去的书都读完了,让私塾先生感慨不已,说这红莲子跟同桂云一样的好学。红莲子读的都是旧礼教,也就更加相信自己的爱,人们都说她是东城第一美人,周青峰是东城第一才子,人们私下里都说他们是郎才女貌天地良缘,红莲子居然上心了,整天想入非非,都是才子佳人的美梦,她心里已经认定,周青峰就是自己的梦和追求。现在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是时候了。

    对于这件事,大太太自有打算,要论门户,现在的尤家也是不差,算得上门当户对。红莲子打小就是个倩蛋蛋,东城人人皆知,长大了容貌更是俊美,性格脾气也没啥问题,也算知根知底。现在尤家老大做乡约,要是和尤家结了亲,周青峰回来就可以继续做乡约,保住周家的地位,毕竟周家现在人丁不旺,周如海病入膏盲,周庆福和金巧巧盯着家业的位子,周五爷一家也盯着,目前的形势对她来说非常严峻。要是周如海突然死了,周青峰不及时回来,屯庄庄主之位该怎么办?未来周家还能执掌乡约吗?想到这里她就后怕,听说周青峰在古城子参加什么新文化运动曾被捕入狱,现在又在迪化参与革命党活动,她非常害怕。她并不知道什么新文化是干啥的,也不知道什么革命党赤匪又是干啥的,她听大嘴和尚说新文化就是穿新式衣服说新式话,说革命党专跟朝廷对抗,说赤匪占山为王专门抢夺地主富商的土地财产分给穷鬼,中央军正在围剿,她只知道这些。在她心里,新文化也好革命党也好赤匪也好,都不是过安稳日子的人应该干的事情,都是危险分子干的事情。她可不希望周青峰接近这些危险分子,更不希望周青峰干这种危险之事,她要的是家业太平和她的幸福生活,其他东西她考虑不到。

    殷素素对尤家之事如此上心,除了觉得红麻子知根知底不错之外,还有一件,尤家突然出了个人物,就是尤家老六尤得玉,离家多年不见人影,现在当了省军连长。这尤得玉是尤家老爷七十上跟使唤丫头玉儿所生。玉儿打小跟着戏班子在木垒河街头杂耍,大太太见她模样儿俊俏就买了回来,她进尤家屯庄时才十岁,跟着老太太当使唤丫头。玉儿一天天长大了,日渐饱满的腰肢勾起了老爷的兴趣,老爷喜欢上了她,时常夸赞她,给她赏钱,还给她首饰等等这些小玩意儿。一次乘着老太太不在身边,尤老爷就把玉儿按在身下,玉儿害怕不敢说:只是偷偷哭。老太太觉察到老爷对玉儿贪念之事,正考虑处置,谁知就这么一次玉儿居然怀上了,尤老爷知道了非常高兴,就收玉儿做了侍妾,后来生下一子,取名得玉。尤家老太太生下五个儿子,四个都没长成人就夭折了,只有老大结结实实,将来要继承家业,现在突然冒出一个儿子来,老太太很是生气。这得玉虽然比他侄儿侄女还小,老爷活着的时候,他母子很得宠,老爷一入土,母子俩就不受人待见了,她妈跟家里的老妈子一起做粗活,心里颇多怨气和不平,累得一身病,不久就死了。他妈死后,尸首还不能埋进尤家坟园,只能埋在荒地里。那年尤得玉十五岁,他不堪忍受家里上上下下的欺凌跑到古城子当了兵,多年之后混上了连长,跟随部队到木垒河驻守,他想回家给父母上坟。尤家老大知道了,主动将尤得玉母亲的坟迁进尤家坟园,还办了很风光的仪式,尤得玉觉得大侄子这番举措虽然不能完全化解尤家上下之前对他们母子的不恭,毕竟是一家人,他也就补在追究了。因为这一层关系,尤家老大借机与木垒河县府与守备驻军疏通关系,顺顺利利当上了乡约。

    这事东城人人皆知。殷素素当年为了打败尤家老大,使了花招迫使尤家两兄弟分家,可以瞒天过海却瞒不住尤家老大,要不是因为红莲子喜欢上周青峰,他肯定要报复周家。殷素素有些坐不住,想说服周青峰缓和两家的关系。

    同桂云跟周青峰说了尤得玉之事,周青峰很不以为然,轻描淡写地说:“东城又出了个人物,又是小妾生的。”同桂云一下想起周家的那些事,不好意思起来,“我倒不是那个意思,毕竟尤家现在有钱有势,不同于以往。”周青峰知道:尤家老大和老二分家后,他们在东城三大户中实力上就下了一层。其实他根本没考虑过这些俗事,只是觉得父母为了此事而决定自己的一生太荒谬,他在想杨冉老师说过的那些关于自由与幸福的话,人要追求自由,要追求幸福。

    同桂云见周青峰愣在那里不吭声,就问他对红莲子的印象。说实话,她说这话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而周青峰居然说一无所知,非常生气地说:“纵然她美若天仙,就算她家富可敌国,我也不会答应,因为没有感情。”同桂云听了心里安慰了许多,她笑了笑说:“你这样多伤人家姑娘的心啊。”周青峰说:“要是我并不喜欢她又娶了她再与她离婚,那不是更让她伤心吗。”同桂云“嗯”了一声点点头,心里说:“你倒是挺有主见又很负责任的,可是你妈那里怎么办?”现在,她也不知道该说啥了。

    周青峰说:“我妈让你大老远来迪化城,就是为了这事?”

    “哦,不是,这只是我听说的,你可不敢说出去。周老爷病得不行了,你妈也病了,想让你回去看看。”同桂云一口气说完,心砰砰直跳。周青峰转过身了仔细端详了同桂云的脸,同桂云的脸刷一下又红了。

    “我看你说谎话了。”周青峰呵呵一笑。同桂云急了,“哎,周青峰,你大你妈生病的事情我能瞎编胡诌吗。”周青峰说:“我大早已病入膏盲,这个不用说:我打小他就是那样。我妈身体没问题,这个我有感觉。”

    “这么说来,你不打算回去了。”同桂云看着他说道。

    “是的,我暂时还不能回去,到时候你给她解释一下,就说我学业紧张,不能离开。”周青峰说完,给同桂云做了个鬼脸,笑了。

    周青峰叫上谷有福和杨冉老师一起陪同桂云出去吃饭,他们来到迪化城西头一个比较安静的小饭馆里,要了几道小菜,一盘子凉拌牛肉、一盘子醋溜白菜、一盘子酸菜洋芋丝、一盘子香酥排骨、一盘子辣子鸡丁,要了二两酒,又要了米饭和面。周青峰向杨冉老师介绍了同桂云,杨冉看着同桂云吃惊地说:“这就是你说的那位单枪匹马上山救你的女侠吗,佩服,佩服!”同桂云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周青峰斟了四碗酒,看着同桂云说:“桂云从东城赶来,一路辛苦了,今儿个就给她接风,来,喝一口。”杨冉老师、谷有福都都端起酒碗,同桂云迟疑了一下,看着周青峰,周青峰点点头,同桂云也慢慢端起酒碗,跟大家一一碰过,稍微抿了一小口,说:“太辣。”大家笑了起来。周青峰给同桂云搛了一块香酥排骨说:“桂云,多吃点,坐了几天的马车。”谷有福给同桂云搛了一块白菜说:“尝尝这白菜,味道不错。”同桂云说:“你们也别光顾着我,一起吃吧。”大家在一起吃着饭聊着天,一会儿功夫,周青峰和谷有福就把碗里的酒喝完了,谷有福还想要上二两,说要好好聊聊,同桂云连忙阻止,她把自己碗里的酒分给他们两个。

    谷有福跟同桂云也是好久不见了,嘘寒问暖一番,也有说不完的话。谷有福说:“桂云啊,要不你就留在迪化吧,回到东城也没啥好呆的,我们一起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杨冉老师也有此意。同桂云看了看周青峰说:“我还得回去一趟,毕竟我是受大太太委托而来,不能没有回信。”杨冉老师说:“言而有信,忠于信义,真侠女也。”众人点头称赞。

    用过饭之后,杨冉老师先行回家,周青峰和谷有福送同桂云回到旅馆歇息。第二天,二人陪着同桂云看了迪化通俗图书馆,之后又到了镇边楼,周青峰说:“这座镇边楼是西式的,这三层楼也是全新疆最高大的建筑。”同桂云第一次到迪化城,哪里见过这么多的楼,激动不已。以前她只见过古城子的几座大庙,在东城时她以为东城古城就够大了,关帝庙娘娘庙都很气派,周谷尤三家屯庄也够气派。到了古城子才觉得古城子比东城大好多,古城子的关帝庙文庙都比东城的庙大。现在见到镇边楼。嗬,这才叫真正的气派,周青峰说是宏伟建筑。以前也听周青峰说过,其实中国很大,西安、北京、南京都是古都,都有许多高大宏伟的建筑,她想象不出那些高大宏伟的建筑又是一番怎样的气派景观。

    后来他们来到同乐公园,参观了丹凤朝阳阁、晓春亭、醉霞亭,谷有福说:“这座公园最早是新疆第一任巡抚刘锦堂将军建的,叫镜湖,当地人叫西湖。后来杨增新请北京的西安的工匠花了四年时间对西湖进行改造,修了丹凤朝阳阁、晓春亭等楼台亭阁,杨增新把它叫同乐公园,寓意就是与民同乐。”同桂云点点头,“与民同乐倒是个亲切的名字。”周青峰说:“刘锦堂力荐新疆建省,对边疆稳定功不可没。”谷有福说:“其实杨督军任省长以来,收回伊犁、塔城、阿勒泰治权,对统一新疆也是功不可没的。”周青峰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他们一路走一路看,街上到处都是商号会馆,周青峰给同桂云做了一番解释。周青峰说:这些商人相当一部分是随左宗棠平阿古柏叛乱赶大营而来的,新疆建省以后,刘锦堂广招商贾在迪化城开店,逐步形成了北京、天津、山西、陕西、甘肃、四川、湖南、湖北、河南等八大商帮,各帮各家经营各有千秋,形成特色,京帮的绸缎百货,晋商的钱庄汇兑,甘陕的中药粮油,湖南的茶叶,河南的医药,四川的饮食,等等。同桂云听得既有趣又迷糊。

    谷有福提议一起去照相,大家表示赞同,他们找到一家塔塔尔人开的米子根照相馆,据说是迪化最早的照相馆之一。谷有福跟同桂云开玩笑说要跟她合影,同桂云摆手说不行,她看了一眼周青峰,周青峰原本就想跟同桂云照张合影,见桂云回绝了谷有福,他也就没说出口。他们照了一张合影,同桂云站在中间,周青峰和谷有福分站两边,照相的师傅说:“一朵鲜花,两瓣绿叶,青春靓丽,永久留念。”三人又各照一张单人照片,这是同桂云第一次照相。

    后来同桂云带着照片回到东城,只是将自己的单人照片给人看过,而那张他们三人的合影却始终没有出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