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反帝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0本章字数:13536字

    周末下午,周青峰来同桂云和刘兰尔的住处,她们俩租了一户人家的房子,条件还不错,里间有一面炕,外间有炉灶锅台可以做饭。周青峰敲门时,同桂云一个人坐在窗口看书,听到敲门声,也听到了周青峰的说话声,她非常高兴,急忙开了门。

    周青峰进了屋,同桂云见周青峰有些奇怪,他的头不一样了,发式变了,以前的东洋平头变成西洋背头。同桂云忍不住笑了起来,周青峰问她笑啥,同桂云却没直接说他头型发式问题,就说他今天非常精神。周青峰也没当意,笑了一声说:“理发匠理的,说是我的头型合适。”周青峰见同桂云手里拿着本书,就问学啥,同桂云说是刘兰尔的课本。这些日子,刘兰尔每天回来都给她讲课,把课堂上学到的都将给她,刘兰尔很开心,桂云也很受益,感觉又学了不少东西。周青峰满意地点点头,说:“不错。”

    周青峰又看屋里没有刘兰尔,问她怎么不见,同桂云说她学校有些事情。周青峰跟同桂云聊天,他说现在他已经加入了反帝会的事情。同桂云吃惊地问,“反帝会?反帝会是做啥的?”周青峰说:“九.一八事件以来,全国各地的有志之士积极宣传抗日救国,新疆也成立了新疆民众抗日救国联合会,宣传抗日救亡。现在,全疆各地都在积极建立分会。”同桂云看着周青峰一头黑黝黝的头发,每一丝都是精神抖擞地从前额直溜溜梳向脑后,非常有力度,她默默地点点头说:“百事从头起。”周青峰说:“对,如今日寇入侵,国耻难容。”

    同桂云明白了,她早已听说抗日救国宣传之事,义勇军进城时就在宣传,只是那时间马仲英围攻迪化,人们还在惊慌之中,根本顾不上。后来,她跟周青峰一起见过赵九州他们,听到了更多关于抗日救亡之事,他们是抗日将士,他们的话真实可信,只是她觉得那事有点远,没有机会去做。今日听周青峰这么一说:她非常激动,她问起赵九州的事情,好像有段日子没有听他提说了。

    盛世才打败马仲英后,提出了执政的“八大宣言”:实行民族平等;保障信仰自由;实施农村救济;整理财政;澄清吏治;扩充教育;推行自治;改良司法。这些政策对于当时的新疆民众,可以说耳目一新。他的口号是:“建设新疆,收复东北,解放中国。”这些口号很鼓舞人心,尤其是青年人,一个个热血沸腾。马仲英两次进疆,占南疆攻北疆围迪化,战火蔓延人心惶惶,现在可以说省城安全了,人心安定,百废俱兴,人们心中充满了希望。

    军校是年轻人的世界,这些热血青年思想活跃,也是一腔热血报效国家。盛世才还时常来学校,他喜欢年轻人,有时候还跟他们一起打篮球,跟大家一起唱抗日歌曲。盛世才留着中式平头,据说他初来新疆时留着东洋头,“九?一八”事变后就改成平头了。他为人随和,跟年轻人说笑也不在乎,骨子里还有点“热血青年”的味道:获得了年轻人的好感。周青峰觉得有时候还很喜欢他的,跟传说中阴狠毒辣的狰狞面孔判若两人。后来,周青峰越发感觉到了他的冷酷与血腥。

    盛世才一边实施他的执政纲领,一边整编军队握牢军权,巩固地位。东北义勇军一年来减员很多,整建制的团不过两三个,盛世才把义勇军全部打散与省军混编在一起,只保留青壮年,有文化有技术的官兵安排到政府各部门或事业单位、学校,伤残的体弱的全部退役去伊犁等地屯垦。赵九州他们全部留在陆军军官学校做教官,这原本是件好事,可是没多久,赵九州就没心思了。这件事的起因与盛世才不断清理义勇军中高级军官有关。赵九州说:“我们参战以来,战斗减员约三四千人,许多军官并非死于战场,而是被冤杀的。”

    去年年底,盛世才开始算旧账,许多中高级军官被关进监狱或被秘密杀害,他们的罪名是作战失利、与马匪串联谋反、私自联络煽动队伍出疆,等等,五花八门。这就叫“狡兔死,走狗烹。”许多人心中不满,迫于盛世才的淫威也是无能为力。赵九州是个很讲义气很重感情的人,他对郑润成旅长非常敬重,自达坂城之战,郑旅长被扣押后就没了音讯,四处打探消息,他担心郑旅长已经被杀了。

    赵九州曾经跟周青峰说起过,东北抗联原本成分就非常复杂,除了他们郑润成旅是东北军旧部属于正规军,还有一些是投诚过来的伪军或警察部队,更多的是农民自发武装起来的自卫队、游击队、山林队、红枪队、大刀队等等,各部山头林立,互不归属,也无法统一指挥,这也是他们与日军作战失利的原因之一。抗日战场上没有解决的问题,到新疆后情况更加复杂,首先是高级将领没有随队,义勇军没有了主心骨,依然各自为阵,盛世才恰好可以分而治之。进疆以后,队伍里主要有三种声音,大部分年轻人坚决要求回到抗日战场上去;一部分人经历了残酷的战争、伤残,有相应政府号召就地安置的想法;另一些人左右摇摆。赵九州气愤地说:“关键问题,是队伍里出了内奸。”

    “内奸?”周青峰不明白地看着赵九州,赵九州苦笑了一下说:“对,内奸,就是李溥霖、李英奇这帮没骨气的败类,他们是抗联的叛徒。”

    周青峰并没有见过此人却听说过,李溥霖是李杜将军的义子,李英奇是苏炳文将军的副官,他们在东北义勇军中也是中级军官,他们怎么成了叛徒。李杜将军可是鼎鼎大名的人物,是吉林自卫军总司令,是著名的抗日英雄。

    赵九州感慨地说:“可惜呀,李杜将军一世英名却被这个小人毁了。”赵九州说:“他们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对盛世才卑躬屈膝也就罢了,还恶毒地出卖中高级指挥员。我一直怀疑郑旅长他们被盛世才关押也跟李溥霖有关。”周青峰说:“不是说马仲英给他们密信让他们按兵不动吗?”赵九州气愤地说:“这是马仲英的离间计。”周青峰吃惊地说:“离间计?”赵九州说:“马仲英确实给郑旅长他们写过信,劝说义勇军也是的,他知道跟盛世才斗,除了战场上拼杀,更重要的是智谋。”周青峰说:“盛世才留学东洋军校,难道他没有看出来!”赵九州说:“他当然看出来了,他想借机整顿义勇军,把郑旅长这样有威望的指挥官全换掉。当时有相当一部分官兵一直闹着回东北抗日前线,郑旅长他们也在秘密合计此事,盛世才非常不快,动了杀机。”周青峰说:“这事当是军中机密,郑旅长他们应该很缜密,怎么会让盛世才知道。”赵九州说:“估计就是这个李溥霖捣的鬼,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周青峰说:“他为啥要这么做?”

    赵九州说:“李溥霖这个人看起来谨小慎微,却既有野心,深得盛世才信任。为了个人私心,他想在义勇军中树立权威,就要把与他观点不一的人全部清理掉。在进疆义勇军各部中,郑润成、杨耀钧、哈玉良、刘万奎等部都有两千多人,李溥霖部仅有五百人,甚至连陈忠岱部、张锡侯部也有六七百人,都不他的队伍大。他虽是李杜将军义子,也无力节制义勇军各部,他想依附盛世才升官发财,就想办法帮盛世才控制这支队伍。”

    周青峰明白了,盛世才是为了洗牌,所以他抓一批中高级指挥员再新换上一批年轻人,慢慢换血,变成自己的人,盛世才真是太残忍了,为了一己之死竟然用卑鄙的手段杀害抗日勇士,真是太无耻了。

    赵九州说:“知道这事的人都被盛世才关押了,只有他得到提升,成为心腹。曾经有几个正直的青年军官咽不下这口气,将李溥霖骗到城外想除掉这个败类,谁知这家伙太贼滑,居然派了替死鬼,后来他对这些军官们大肆报复。”

    周青峰终于理解了赵九州,他想回东北却又不能私自离开。后来他和他的同乡赵新亚跟随张鸣璠教官去安集海建炼油厂,说是实业救国,周青峰明白,他们也是为了躲避,现在的军队处处是危险,他们实在不想在这里受窝囊气,他们要去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他们出发的时候,周青峰还去为他们送行,这一去就断了联系。

    东北义勇军官兵的遭遇同桂云也有所耳闻,听周青峰说起赵九州的事,同桂云心中慨然,她想起去年马军围攻迪化时她跟着学生到军营请愿之事,不由得为牺牲的官兵们难过,也为被冤杀的军官们叫屈,她暗下决心,要跟着周青峰一起参加反帝会。想到这里,同桂云情绪激动起来,她看着周青峰,小声问道:“我也能参加吗?”

    “当然可以,这是广大民众的联合会,欢迎你来参加。”周青峰高兴地说。

    “呐,现在我该做些啥?”同桂云激动不已,也不知道说啥好了。周青峰看着同桂云,心潮澎拜,这一刻,他知道桂云已经跟上了形势,她的思想非常进步。他紧闭嘴唇,冲桂云努力点点头,一句一句地说:“积极向广大民众宣传抗日救国,支援前线。”同桂云像是得到了命令或者指示,也是紧闭嘴唇,微笑着,努力点点头,这时她对周青峰的回答,也或是接受命令。周青峰又说:“我现在配合杨冉老师他们编刊物。反帝会要出版一个刊物,将来它就可以引导新疆各族人民联合抗日。”“你不当军官了?”同桂云问道。“我现在学校做教官,也是军官。我的工作除了教学,就是协助办刊。”周青峰笑道。

    同桂云点点头。这时刘兰尔回来了,她见到周青峰激动不已,也被周青峰这一头新潮别致所振奋,她急急忙忙拿出自己的新衣服给周青峰比划,一边问这件红旗袍是不是很好看些,这件紫色呢绒裙装是不是很洋气些,还问她新剪的头发式样是不是也很新潮,等等,等等。周青峰看着同桂云一边笑,一边说:“好,”“还好,”“好,都好。”就跟哄小妹妹似的,刘兰尔快乐的不得了,钻进里屋就去换新衣了。同桂云看着周青峰,用嘴努了努里屋,轻声说:“她对你很上心。”周青峰笑了笑,轻声说:“她还小,就是个小丫头。”同桂云说:“你可别伤着她。”周青峰说:“你尽考虑别人,那我们呢?”

    同桂云的脸一下红了,她低头笑了笑没有吭声。刘兰尔从里屋钻出来,一身红旗袍,活脱脱一个仙子。同桂云赞叹道:“哦呀,兰儿就是漂亮。”刘兰尔咯咯咯笑起来,她笑盈盈地看着周青峰,说:“青峰哥,你看咋样,合身吧?”

    “咱古城子的小美人穿啥都好看!”

    周青峰说完,大家欢笑起来,刘兰尔兴奋不已,说:“青峰哥,你也不请我们吃饭去?”周青峰说:“我过来就是要看看你们,自然是要请你们一起吃饭的,不知二位想吃点啥?”同桂云说:“别出去乱花钱了,我在家里做就好了。”刘兰尔不乐意了,嘟囔着小嘴儿说:“哎呀姐姐,花他的钱不用你心疼,再说人家是东城周家屯庄的少爷,这点小钱算啥,是不是呀青峰哥哥?”

    周青峰看着同桂云笑了笑,对着刘兰尔做了个怪脸,故意拿腔拿调道:“就是,咱东城屯庄的公子哥儿,花几个小钱算个啥,走,跟哥吃饭去,我们也好一起聊聊。”同桂云见周青峰这副样子也没办法,只好一同出去。

    路上,周青峰问她们想吃什么,刘兰尔刚想开口,见周青峰跟她打眼色,示意她问同桂云,刘兰尔就对同桂云说:“姐姐想吃啥?陕西风味,山西风味,天津风味,还是四川风味,要不我们去鸿春园吧,那是迪化第一家川味饭店,糖醋鱼、麻婆豆腐味道好极了。”同桂云看了看周青峰说:“我也想不起要吃啥,你们想吃点啥,跟着你们吃就得了。”周青峰说:“那就去吃西街巷子里的酸汤揪片子,你们看看如何?”

    同桂云心里知道这是周青峰专门点给她的,她喜欢吃这家饭馆的酸汤揪片子,味道地道:有东城口味,她一直喜欢,她跟周青峰吃过多次,百吃不厌,慢慢的周青峰也喜欢上了酸汤揪片子。有一次她问他是不是因为照顾她才来吃的,周青峰笑了笑说:“最初是,现在完全喜欢上了,感觉好吃,吃上舒服。”他说的确实是真心话。其实同桂云也会做,她给谷有福和周青峰专门做过一顿,谷有福说比面馆里的好吃,周青峰也说好吃,不过少了一点啥味道。同桂云知道问题所在,家里没有红辣子和椒蒿,她只好用少许面辣子面,影响汤的味道。周青峰的真诚也让她更加相信和信任。

    同桂云看了看刘兰尔,刘兰尔没有吭声,她知道刘兰尔想去吃新潮的饭菜,对这些乡下小吃并不合意。刘兰尔说:“上次吃的就是酸汤揪片子,能不能换一家?”同桂云笑道:“那,你说吧。”刘兰尔笑逐颜开,忙不喋喋地说:“要不我们去吃北街新开的湘菜馆子如何?”周青峰一板一眼地说:“可以倒是可以,就是今天我的肚子有些不大舒服,想吃口家乡的酸揪片子暖暖肚安安心。”看着周青峰一本正经的样子,同桂云忍不住笑了,刘兰尔一听就没辙了,叹了口气,只好跟着他们一起去吃酸汤揪片子。到了面馆,同桂云看到街口不远处有一个维吾尔族人的烤羊肉炉子,就跟周青峰说要几串烤羊肉。周青峰知道她是给刘兰尔要的,算是补偿,他笑了笑对刘兰尔说:“看看,还是你姐姐了解你的心思。”刘兰尔嘿嘿嘿嘿笑起来,小白脸儿上露出两个好看的酒窝窝。

    这家饭馆的酸汤揪片子味道真的好,也难怪同桂云喜欢。同桂云后来专门请教了老板才知道奥妙,在羊肉过油会炒之前,先用少许红辣椒过油,就有一种非常特别香味,然后放进羊肉葱姜蒜洋芋丁煸炒。之后加水烧汤,开锅之后开始下面,下完面再放入少许椒蒿提味,调盐醋味道即可,味道独特。

    厨子正在冒着热气沸腾的锅台上下面,他双面轮换揪面,面片吧唧吧唧飞到沸腾的锅里,滚汤表面不断翻起香喷喷的油花,那面片像鱼儿一样钻入水中,在不断的翻腾水中迅速翻上来,浮在油水混合的水面上。

    同桂云和刘兰尔说这话,面还没端上来,十五串烤肉已经上来,肉面上还冒着烟气,一股浓浓的羊肉自然粉辣子面混合的味道:香喷喷地直冲鼻子。周青峰接过肉串,给刘兰尔和同桂云各一串,刘兰尔早已按耐不住,香喷喷地吃起来。同桂云看着刘兰尔吃得开心的样子,笑了笑说:“兰儿,慢点。”刘兰尔一边点头,一边不停嘴。同桂云吃了一串,刘兰尔早已吃了两串。周青峰又给同桂云拿了一串,同桂云笑道:“留给兰儿吃吧,”周青峰笑了笑说:“桂云吃吧,不够了我再去要几串。”刘兰尔不好意思起来,嘿嘿地笑着,“哎呀,讨厌,你们又看我笑话了。”同桂云和周青峰一起笑了。

    同桂云又吃了一串,这家烤肉味道确实不错,难怪刘兰尔嘴馋,是因为味道的缘故。不过刘兰尔就是爱吃,遇到好吃的绝不放过。她从古城子偷偷出来的时候带了自己的所有首饰,她都扔进了当铺。后来,她爹根据当铺老板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她。那次她把她妈给她的紫罗兰翡翠链子典给了当铺,那可是一串水头很足的紫罗兰翡翠,是她爹为了得到她娘的芳心送给她娘的,可是个昂贵东西。当铺老板一看是个漂亮姑娘,以为是妓女不懂货色,就说给个几十块钱得了。刘兰尔杏眉一纵大怒道:“睁大眼睛瞧瞧,你识不识货,懂不懂行规,竟敢坑蒙拐骗,小店不想开了是不是?”

    老板一听这话顿时吓坏了,知到遇上厉害角色,不敢欺瞒,紧忙道歉,“小姐恕罪,小姐恕罪,小店庙门小,没见过大世面的货色。”刘兰尔见老板服了软,心里一乐说:“不识货没关系,但不能欺蒙本小姐。”老板松了口气问道:“今儿个也不知道小姐要个什么价儿?”

    刘兰尔虽然知道她的翡翠是好东西,却并不知道到底值多少钱,犹豫了一下说:“先压着,给我三千块省票,一年之内不来赎回,你就自行处置吧。”

    老板是个精明人,他当然知道这货色一万块省票也买不来,欣然同意,当即画押给了刘兰尔三千块省票。

    刘兰尔私自出来的时候给了她娘一封信压在枕头下面,说到外地读书,三年后回来。她娘三天后才看到这封信,知道这丫头一定是出去玩了。这些年,刘兰尔经常一个人乱跑,古城子是她爹的地盘,她想去哪儿去哪儿。这一次她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刀疤刘差手下跑遍了周边一百里小城小镇,愣是没有找到她的影子。刀疤刘估计,这丫头八成是去了迪化城,他知道刘兰尔出门没带多少现钱,肯定少不了到当铺当首饰,就让手下到各当铺打听。

    这次他亲自来迪化城处理一批好货色,是土匪吴天贵在三个泉子一带路上劫的烟土,他要到迪化买个好价钱,顺便也打听一下刘兰尔的下落。他到当铺问有没有新近典当的好货色,珠宝首饰之类,当铺老板就拿出了这紫罗兰翡翠链子,刀疤刘一看,这不是我送给她娘的吗,一问便知,果然是兰儿这鬼丫头。刀疤刘二话没说:交代两个手下在街上盯了两日,果然发现了她。

    那天,刘兰尔正和同桂云一起在街上宣传抗日散发传单,两个手下冲过就抓住了她,说:“小姐别怕,是刘爷差我们来接你回去的。”刘兰尔知道不好,大喊“救命”想把两个手下吓跑,两个手下却死死抓住她不松手。同桂云见状,以为是当局保守分子前来抓人,冲过去就将其中一人打倒,另一个拔出刀来威胁同桂云。刘兰尔见状骂道:“你两个龟孙子敢伤害我姐姐,我死给你们看。”

    那两个手下不知道该怎么做了,那个被同桂云打倒的从地上爬起来,那个抓住刘兰尔的依然抓住刘兰尔不放手,刘兰尔一甩手他又松开了手,刘兰尔站到同桂云跟前,同桂云正欲带她离去,两个手下却拦着她们不让走,一个说:“小姐,刘爷就在北门旅店,要么你去见上一面,我们也好交差。”刘兰尔说:“回去告诉我爹我娘,我在这里读书,一切都好,要他们放心,要是强拉我回去,我必死而已。”然后又说:“以后我会回去找他们的,你们走吧。”

    两个家伙见刘兰尔死活不依,不敢乱来,只得回去。据说刀疤刘听了两个手下的汇报,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说:“有勇有谋,像我刀疤刘的闺女,她要在迪化就在迪化,爱读书就读书,由她去。”之后她爹再没有找她,只是把那紫罗兰翡翠赎了回去,交给了刘兰尔她娘。

    同桂云不明白,就问刘兰尔到底怎么回事,刘兰尔气呼呼地说:“还不是我爹我娘想把我拉回去嫁人,能有啥好事。”

    同桂云见刘兰尔如此生气,也就不再多问了,她想,刘兰尔家定是大财主,看她平常花钱那样子,手里的钱就花不完。她们住的房子是刘兰尔租的,三年租金刘兰尔一次付清,日常开销也是刘兰尔出的,还给她置办了几套新衣服,让她很过意不去,而刘兰尔似乎从来没在意过。她在师范学堂读书到底咋样,同桂云也不是很清楚,刘兰尔就是热心,就是爱玩,就是没长大,心里不放事。

    周青峰再次见到赵九州是一年以后。安集海炼油厂建成生产的事他已听说:当他问起那边的情况时,赵九州失望地摇了摇头,看上去情绪很低落。

    去年五月,赵九州跟着张鸣璠赵新亚到安集海,他们十八个人冒着酷暑修建厂房、宿舍、伙房、办公室,包括草棚马圈,他们到山下挖地沟采石油,一瓢一瓢舀进木桶再提上来倒进马车上的大铁桶里拉到炼油厂,伐木烧炭炼制,最终老天开眼,他们用晚清时期新疆省府从沙俄购买的一台小型炼油釜炼出了石油。他们建议政府投资扩建炼油厂,省政府不同意,甚至连他们的经费都无法满足,他们自己种庄稼收粮食解决吃饭问题,苦苦撑了一年,只好回来了。周青峰问道:“那炼油厂呢?”赵九州苦笑一下,“交给苏联人了。”周青峰不明白他是啥意思,赵九州说:“以前我不明白苏联为啥出兵帮盛世才打马仲英和张培元,现在总算明白了。”周青峰说:“为啥?”赵九州说:“金矿和油矿。”

    “啥?金矿油矿?”

    “对。以前我只听说盛世才与苏联签了秘密协议,却不知道是啥秘密内容,现在明白了,就是金矿和油矿,盛世才把阿山金矿和独山子油矿的开采权给了苏联,苏联人才答应帮他打仗的。”

    “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们在安集海时见过一个苏联石油考察团,我跟他们聊过天,他们说要在独山子开采石油,说是省政府已经给他们授权。这时候我才明白了为啥省政府不同意我们扩建安集海炼油厂,原来是与苏联有密谋。他们在独山子建了炼油厂,安集海炼油厂就停办了,设备全部搬到独山子。那个独山子炼油厂名誉上是新疆政府与苏联合作建的的,实际上是苏联人建苏联人管,任命了一个中国人当厂长,实际权力都在苏联工程师手里,中国工人的工钱少得可怜,不到苏联工人的三分之一……”周青峰半天没有回过味来,他虽然想象不出这对于新疆是不是一个很大的损失,但他明白,这是一种丧权辱国行为。他看着赵九州没有再说话,经人介绍他去了一所学校任教。

    周青峰参加反帝会后又结识了徐秀山先生,他是新疆反帝会的骨干,任省立第一中学校长。徐秀山是典型的南方人,个子不高,穿一身青布长衫,细长脸盘,戴一副黑边眼镜,看上去就像个白面书生,非常博学。杨冉老师说他学生时代就是思想活跃分子,曾是杭州五四运动的负责人之一。周青峰见他看似文弱,目光灼灼,一脸坚毅的神情,让人油然敬佩。周青峰后来才知道徐秀山是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是从延安派到新疆的二十多名共产党员之一,是一位坚定的革命者,那时候徐秀山已经牺牲了。那是民国二十六年,卢沟桥事变后不久,盛世才借苏联深入肃反之名把徐秀山当作托派分子关押起来,入冬以前被秘密杀害。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他才被追认为革命烈士,这是后话。

    徐秀山先生说:“盛世才想依靠苏联坐稳新疆永远称王,为达到此目的,他才提出亲苏联共口号的。最初是苏联的联共党员来新疆工作,现在又邀请延安的中共党员来协助工作。”

    “盛世才真的会跟共产党联合吗?”周青峰愕然道。

    对于盛世才,他也是一步步认识的,“四.一二”政变让金树仁下了台,老百姓拍手称快,其实那时候周青峰对盛世才还很有好感的。马仲英的部队步步紧逼,盛世才能在危急中保卫省城,有那么一点受命于危难之际的味道。在与马军连续作战中,盛世才亲临战场指挥,在前线督战,最终击退马军,收复北疆,大快人心。或许因为东北义勇军之事,让他对盛世才的认识逐步改变了。

    徐秀山先生摇了摇头,看着西边灰蒙蒙的天际,不无忧虑地说:“很难说得清啊,盛世才这个人跟三国里的司马懿似的,鹰眼犬视,阴险狡诈。”徐秀山回过头来,看着周青峰说:“这家伙见风使舵。现在苏联强势,他就要找靠山。明天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四.一二’事变以来,他杀了许多人,可见他的残忍。”周青峰忿忿地说。

    “是的,他毕竟是个军阀,依然做着土皇帝的梦。然而,封建帝王的时代已经结束。民主革命浩浩荡荡,势不可挡,他不过是个跳梁小丑,终究要失败。”徐秀山先生非常肯定地说:眉目之间洋溢着一种自信和豪情。

    周青峰看着徐秀山自信的神情,内心非常敬佩,感慨地说:“我以前受杜希铭老师影响,初步了解了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后来受杨冉老师和赵九州的影响了解了抗日救亡运动,现在受先生点拨,才真正了解中国革命运动。”

    徐秀山看着周青峰,满意地点头,心里说:“杨冉推荐的这位热血青年,不,他现在是陆军军官学校的教官,嗯,确实是好样的。”这位青年军人,长得英俊挺拔,目光炯炯有神,思想进步,内心坦荡,为人真诚,浑身充满了激情,心里非常喜欢。徐秀山先生握着周青峰的手说:“好样的,革命队伍就需要你这样满腔热血的青年。”周青峰非常激动,看着徐秀山恳切地说:“先生,现在我能加入你们的队伍吗?”徐秀山先生非常认真地说:“周青峰同志,现在还不行?”

    “为什么?”周青峰吃惊地问道:目光中充满急切和疑问。

    “因为形势需要。”徐秀山看着周青峰充满疑问的眼睛,非常郑重地说:“我们现在和盛世才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要执行共产国际的‘三不’原则:不宣传共产主义、不公开党员身份、不发展党组织,主要是为了稳定新疆,支援全国抗战……”

    周青峰似乎明白了,他看着徐秀山非常理解地点点头。徐秀山笑道:“其实,他也拦不住我们,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帮助盛世才制定和实行六大政策,改组反帝会,培养活动骨干。”周青峰说:“如何改组?”徐秀山说:“盛世才的六大政策,‘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总体上是好的,关键是实行。这就需要一班人马来执行,我们就是要借此机会改组,充实力量。”

    徐秀山看了看远处,蓝天白云映衬的雄伟壮丽的博格达雪山,巍峨挺拔,像一座巨大的屏障挡在这座城池的东方,他感慨地说:“千百年来,博格达山挡住了迪化的东进之路,我们可以绕过雪山,从东线新北道穿越古城子木垒河,翻越天山过巴里坤向东挺进!”

    徐秀山先生呵呵一笑,朗声说道:“盛世才就如这座雪山,他挡不住我们,他不让我们宣传马列主义,我们就用马列主义精神宣传六大政策。他不让我们发展组织,我们就用马列主义教育群众,为发展组织做好思想准备,要让广大民众坚定信念,心向团结,维护全国上下合力抗战的局面,我们就能打垮任何来犯之敌!”

    周青峰看着巍峨的博格达峰非常激动,心里说:徐秀山先生讲得真好!他从心底里佩服。周青峰看着徐秀山先生真诚而朴实,执着而坚定的目光,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他一把握住徐秀山先生的右手说:“徐先生,我真的想加入你们的组织。”

    徐秀山先生用左手轻轻拍了拍周青峰的手说:“加入组织就是一种形式,而最重要的是为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做出努力。”

    周青峰第一次这么明白地知道了马列主义的意义,也彻底懂得了共产党员的意义,其实现在他只是猜测徐秀山先生一定是位共产党员,他没有确认,而心里已经认定,他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周青峰深受鼓舞,也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周青峰突然想起南梁坡招待所的新军营,据说是共产党八路军隐秘的办事处,里面驻扎的那支队伍是中国工农红军的西路军,在河西走廊被马步芳打败,民国二十六年夏天退到新疆。这事最早是赵九州说的,他说他的战友到哈密去迎接他们,非常惨。有一批战士在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周青峰见过他们,他们一个个都是从炮火硝烟冲杀出来的战士,目光忧郁却是意志坚定,他们身上已经没有怕死二字,他们沉默不语,内心深处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火,令人振奋。周青峰跟一个叫钱熙贵的战士成了好朋友,他是江西瑞金人。他说因为他和哥哥参加了红军,父母被白狗子杀害,两个弟弟也参加了红军,哥哥弟弟都牺牲了,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了。

    钱熙贵说三十万红军被国民党百万大军围剿,前四次都打胜了,第五次却惨遭失败,都是执行了左倾主义错误路线,那些德国顾问苏联顾问根本都不懂中国的事情,都是胡咧咧乱指挥。只有毛委员最伟大,遵义会议后确定了他的领导地位,他率领队伍突破了敌人的围追堵截,四渡赤水甩掉敌人,翻雪山过草地,到达陕甘地区,把队伍带到了延安,那里有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的队伍。

    周青峰知道他说的毛委员就是毛泽东,他早在古城子的时候就听说过,他是赤匪的重要领导人之一,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要不然蒋介石怎么会没完没了地围剿。此时,他对毛委员也似乎亲切起来,好像他也是自己的委员。

    说到西路军被马步芳围剿之事钱熙贵就非常激动,他说西路军三个军两万多人血战高台伤亡过半,没有支援,没有补给,近万人因弹尽粮绝被俘,大部分人被马步芳杀害……说到此处,他眼里噙满泪水,声音也有些沙哑了……

    西路军覆灭之事流传着各种说法,有的说是指挥失误,有的说是行军路线错了,也有的说是装备太差没有后勤补给等等,周青峰不好再细问钱熙贵,而这件事却在他心里疑问着。

    西路军两万多人,到底是怎么被马步芳打败的?

    周青峰问起徐秀山先生。徐秀山先生叹了口气说:“他们是苏联人害的。”

    “什么,苏联人?”周青峰不明白地问道:他凭借知觉知道徐秀山先生是共产党在迪化的一个重要的联络人员,具体情况却不清楚。

    徐秀山先生说:“蒋介石一心要消灭红军,经历几次反围剿,中央红军被迫从西南向北转移。中央认真思考革命发展形势,审时度势,认为只有得到苏联的军事援助,才能抵抗国民党蒋介石,争取红军的发展。中共中央跟苏联协商,请求苏联援助两万枝步枪、八门加农炮、十门迫击炮和相应数量外国型号弹药。苏联政府同意将武器集中到蒙古南部边境,通过乌里茨基外国公司出售给中国工农红军,但是因为宁夏战役被迫取消。中共中央决定将左支队组建成西路军,从甘肃出发进打通国际大通道:通过新疆运输苏联的武器装备。苏联政府也已认可,西路军出发之后,苏联领导人斯大林表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中国红军进入新疆就脱离了中国主要地区,会产生其他方面的个问题。”

    周青峰有些吃惊地问道:“同样都是共产党,苏联为啥不同意了?”徐秀山先生说:“这事说来复杂。或许苏联是怕中国共产党会因此转移到新疆,从而影响苏联在新疆的利益。不管是什么原因,苏联反对西路军西进,造成西路军行军路程上的耽搁,被马步芳围剿,损失惨重。”

    周青峰顿时觉得有些失望,原来这苏联共产党也不是非常可信,他们的信仰也很局限,这种局限的信仰是不能指引世界的,只有博大的信仰才可以成为人类的精神之光,才能指引人类未来的光明之路,他想不起来这句话是谁说的,他总之觉得这句话应该出自一个伟人之口,却始终想不起来。他想起了孙中山先生,在他心里,中山先生的思想是博大的,他的精神是博大的,他的灵魂也是伟大的,此时他越发感觉得那种博大,也为那种博大而自信、自豪。

    徐秀山先生说:“西路军被围困后,中共中央几次向苏联政府发电报请求援助,解救西路军。后来,在苏联政府的支持下,盛世才派义勇军一部前去接应,四百余名红军战士几经磨难最终才来到新疆。苏联政府安排他们进行军事学习,有的学习飞机驾驶,有的学习通信,还有一些人到苏联去学习,他们后来都成了红军的军事骨干。”

    周青峰冲徐秀山先生点点头,他彻底明白了西路军之事。他跟西路军许多战士都很熟悉,也从心底敬佩他们。两年之后,这些可敬可爱的战士陆续返回了他们的延安,他们说他们的延安有一颗红太阳,他们敬仰她,热切盼望回到她的怀抱里。他们给周青峰心里留下的印象也像红太阳一样无法抹去。

    后来,周青峰心里也更加奇怪了,这些事情如此机密,徐秀山先生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他却不好多问,因为徐秀山先生再三交代过保密之事。可是他心里也越发认定,徐秀山先生绝非一般人,他对徐秀山先生更加敬佩。

    徐秀山先生还跟同桂云见过抗日救亡运动的重要意义。徐秀山先生说:当此民族存亡之际,我们要大力宣传抗日,全面推进抗日救亡运动。现在,内地一些省市开展抵制日货活动,我们新疆虽然在大后方,也要积极开展援绥抗战活动,支援全国抗战。同桂云觉得徐秀山先生讲的非常透彻,顿时茅塞顿开,几年前受周青峰和谷有福影响对新文化新思想有一些模糊印象,现在她明白了,仿佛一下子懂得了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了。

    徐秀山先生对周青峰说:“为了进一步指导新疆抗日救亡运动,组织上准备将原来的《反帝半月刊》和《检讨与批评》合并,创办新刊《反帝战线》,要把这个新刊物变成新疆各族青年积极参加反帝会宣传的精神食粮。”周青峰非常兴奋,似乎他已经进入了革命队伍。

    随后一段时间,周青峰协助徐秀山开展秘密创刊,他每天收集稿件,仔细阅读之后进行编排,交给徐秀山先生审阅,定稿后再进行刻版油印。几个月后,《反帝战线》第一期出刊,徐秀山先生激动地说:“青峰啊,我们这个刊物虽小,意义却非常重大。发刊词明确说:《反帝战线》是建设新新疆过程中思想和理论的唯一正确领导者。”周青峰非常开心,这部刊物的出版凝聚了他们无数心血。这部《反帝战线》也成为新疆抗日救亡运动的宣传书……

    新疆反帝会抗日救亡运动在全国产生深远的影响力跟一位著名报人的努力分不开,他就是大名鼎鼎的杜重远先生。

    杜重远先生出生在东北,家境贫寒,刻苦读书,早年在师范学堂读书时就参加反帝爱国运动,留学日本回国后开始经商,“九?一八”事变后到湘鄂川赣沪等地宣传抗日救国。这位传奇人物几次来新疆,周青峰读过他的许多文章,对他的文字非常佩服却没有见过面。

    初夏的一天,经徐秀山先生介绍,周青峰终于见到了真人,周青峰兴奋不已,握着杜重远先生的手不知道说什么好。杜重远先生穿一身灰色中山装,一张国字脸,相貌堂堂,始终微笑着,他看着周青峰和蔼地说:“年轻人就是要血气方刚,就是要为国家民族出力。现如今日寇犯境,民族存亡之时,更要以国家为念,舍我其谁,时不待我……”

    周青峰非常感动,向杜重远先生深深鞠了一躬,以示敬意。他很想问一个问题,他想知道他们去日本留学,现在日寇犯境,心里有何感想?话到嘴边却没来得及问,以后也没有机会再问。后来他想,其实这也不是什么问题,他们去日本留学跟日寇犯境本身就是两回事情。临别时,杜重远先生给周青峰送了一本亲笔签名的书,就是他几次来新疆写下的反映新疆反帝会的通讯报道合集《三渡天山》,这部书在国内影响很大,周青峰非常激动,他仔仔细细阅读了三遍,很受感染和启发。后来,他又把这本书推荐给谷有福同桂云同玉柱看。

    新疆的新文化运动吸引了国内一批文艺界人士,他们纷纷来新疆开展反帝宣传支援全国反帝运动,著名作家矛盾、电影演员赵丹等对《反帝战线》抱有极大的热情,用各种方式进行支持,矛盾先生亲自撰文在《中央日报》、《申报》、《新疆日报》等报纸上进行宣传。周青峰有幸见到了这位著名作家,他大胆向矛盾先生请教写作问题,得到了矛盾先生的鼓励,周青峰信心十足,协助徐秀山先生办刊的同时也积极写文章宣传新文化新思想,他的文章在《新疆日报》等发表后,还受到矛盾先生的赞许,让他很受鼓舞。

    此时,赵九州也在《新疆日报》工作,他利用工作间隙来找周青峰。赵九州参加了汉族文化促进会,先后到塔城、阿勒泰等地帮助组建分会,现在《新疆日报》做记者,整天采访写稿忙忙碌碌,周青峰觉得此时的赵九州才找到了状态,他在为自己的使命努力工作。

    还有一位让周青峰引以为豪的是赵丹。赵丹先生在新疆排演宣传节目时常引用《反帝战线》有关内容,周青峰感到莫大荣幸和鼓励,他很早就看过赵丹的电影《十字街头》、《马路天使》,毫无疑问,矛盾和赵丹等知名人士的鼓励就像一粒酵母,催化了他的全部热情。他已经成为一个意志坚强的反帝战士,一位勇敢的人。这一时期,新疆文艺界人士也纷纷参加抗日宣传,新疆著名舞蹈艺术家康巴尔汗、达瓦孜(高空走绳)艺人司迪克阿西木等文艺界爱国人士自发组织抗战义演募捐活动也引起反响,一些民间艺人也开展义演义捐活动。

    刘兰尔一段时间迷上了电影。自从周青峰那次带她和同桂云欣赏了十字街的夜市灯火之后看了场电影,刘兰尔就经常想去德元电影院看电影,这是迪化第一家电影院,周青峰和谷有福有时熬不过,就陪她去看。后来她和同桂云观看了抗战片《卢沟桥风云》非常激动。当她得知同桂云已经加入了反帝会,刘兰尔心潮澎湃,说也要加入,同桂云没有做声。恰好这天下午周青峰和谷有福邀请她们一起看《大战台儿庄》,刘兰尔激动不已,跟周青峰嚷嚷说:“我也要加入反帝会。”

    周青峰说:“你还在学校好好读书,暂不要参加这些活动。”刘兰尔不高兴了,说:“姐姐都参加了,我为啥不能参加,你们是不是要甩下我。”周青峰说:“怎么会呢,只是你还是个学生。”他还是不想让她参与。刘兰尔小嘴儿一撅,说:“好了,现在马上退学。”周青峰没有办法,只得同意她跟同桂云一起参加活动。刘兰尔高兴地说:“嘿嘿,这还差不多。”

    反帝会总部要组织人到各县宣传抗日救国,周青峰希望同桂云回木垒河宣传抗日,刘兰尔也要跟着去,周青峰笑想了想,她们两人一起去也是个伴儿,可以把木垒河古城子一带都跑一边。同桂云回到东城才知道父亲受伤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