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大后方的抗日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0本章字数:9603字

    同桂云看了家人,又到周家屯庄看了一眼,骑了一匹快马就去古城子找刘兰尔。她们一起到古城子初等学堂见到了周青峰介绍的李老师,同桂云向李老师介绍了刘兰尔,说明此次来古城子的目的和宣传抗日的意义,并将周青峰带给他的几本《反帝战线》刊物交给他,李老师拿到刊物非常激动。李老师是周青峰师范学堂的同学,也是一位思想进步的有志青年,他毕业以后就到古城子教学,教育是他的理想。李老师跟同桂云和刘兰尔认真分析了当前的形势,古城子当局的态度和民众的情况,他同意了同桂云提出的到街上宣讲抗日救国散发传单的活动。李老师带着她们来到县政府,说明了迪化那边宣传抗日的形势,古城子已经组建了反帝联合会分会,只是缺乏活动。同桂云讲了反帝联合会总会关于宣传抗日接收捐献钱款物资的相关要求,县里很快同意了,安排人员跟随他们开展此项活动。

    那天,李老师还亲自带了一些思想活跃的学生跟随同桂云和刘兰尔上街开展宣传活动,他们一起在街上向广大民众宣讲抗日救亡运动,散发抗日传单。突然有个小姑娘走上前来,她站在同桂云面前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笑着说道:“你就是桂云姐姐吧?”同桂云莫名其妙,这姑娘看上去约莫十五六岁样子,长得眉清目秀,杏眼含笑,灿若桃花,非常可人。她一头披肩秀发,一身新潮的黑色蝴蝶裙,不戴耳饰,不戴手镯,清清爽爽,很有现代女青年那种自然大方的雅致。同桂云看着她,那模样儿似曾相识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她笑了笑说:“你是?”那姑娘咯咯咯笑起来,“我是金巧巧的外甥女豆豆,我们许多年前见过面,你还教我东城童谣呢。”“哦,豆豆,原来是你呀,都长这么大了!”同桂云有些不敢相信,她仔细打量了姑娘一番,哦,那模样儿确实跟小时候有点像,现在更漂亮了,女大十八变,转眼就是个大美女了。

    这姑娘长得真俊俏,眉毛纤细,弯的跟画上去似的,鼻子细小且挺直,目若明泉,口若樱桃,明眸皓齿,窈窕可人,同桂云看了心里喜欢,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喜欢。她一直记得她给她的半块高梁糖,这半块高梁糖给了三妹五妹七妹尝过,她们吃得很开心。这孩子心地善良,是个好孩子。

    豆豆说:“小时候我就觉得你很特别,果然不凡。”同桂云笑了笑说:“你现在在做啥?”“我,我也要参加你们的活动,宣传抗日救亡。”豆豆激动地说。同桂云看着她真诚的脸儿,微微一笑点点头,“对,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说着,同桂云递给豆豆一把传单,豆豆欣然加入到宣传队伍中散发起了传单,一边散发一边学着同桂云的样子跟大家高喊“抗日救亡,人人有责”“团结一致,共同抗日”“不做亡国奴”之类的口号。

    刘兰尔口齿伶俐,拿着《反帝战线》向大家宣读,向大众宣讲当前中华民族遭遇的危机,讲述抗日形势,鼓励大家积极投入到抗日救亡运动中去,积极捐款捐物,支援前线。刘兰尔说:“父老乡亲们,大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支援抗日,也可以给前线写信,慰问前线战士,鼓舞士气。”有人说:“我们不识字怎么写信。”刘兰尔笑了笑说:“可以捐款捐物,每个人尽一份力量,四万万同胞的力量合在一起,就是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一定能够打败日本鬼子。”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刘兰尔受到鼓舞,嗓音更洪亮了,她身边围拢了许多人,不断有人询问前线的情况,刘兰尔甚至来不及一一解答。

    同桂云见刘兰尔演讲成功,激发了广大民众的热情,她非常高兴,过来跟刘兰尔一起解答,她们尽己所知回答民众的问题,有人前来捐款,同桂云说:“钱款粮食马匹一切都可以捐,要捐到政府统一接收处,私人不能随便接收。”民众非常高兴。活动结束后,李老师请同桂云和刘兰尔一起喝茶,同桂云叫上豆豆一起参加。同桂云跟李老师说了周青峰在迪化的情况,李老师非常感慨地说:“青峰真是好样的,他远见卓识,很有思想,他选择的路是对的。”同桂云向里老师推荐了豆豆,希望她能在中学学习,李老师有些为难,目前古城子还没有女子中学,男女混校校长不会同意,不过他答应可以努力一下。豆豆非常感谢,与同桂云依依不舍地分手了。

    告别了李老师,同桂云和刘兰尔在街上溜达。同桂云无意间看到迎面走来几个骑马的人中,有一个脸色铁黑的人非常眼熟,走经过的时候,她突然喊了一声,“吴大当家!”那几匹马唰一下全站着了,马背上的人都愣愣地看着这两个漂亮姑娘。同桂云走上前去,看着那个黑脸大汉,见他腰际挂着那把刀鞘上嵌有红铜丝花纹的黑牛角夹坝刀,她已经认定了是他。同桂云一抱拳说:“大当家,可否借一步说话?”那黑大汉并没有认出她来,也不明白怎么回事,见是两个姑娘也就没多想,跳下马背,跟他的弟兄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站在一边。

    那黑大汉跟着同桂云和刘兰尔进了傍边的小酒馆。同桂云点了三样小菜,要了一壶酒,伙计忙着去准备。同桂云看着黑大汉说:“想必吴大当家一定想不起我是谁了。不过我以为吴大当家是条汉子,所以今天才敢在街上冒认。”

    那黑大汉愣愣地看着同桂云,也感觉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大声说道:“敢问阁下是?”

    同桂云笑道:“关公爷的青龙刀法,吴爷难道忘了?”那黑大汉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哦,怎么,原来是你?”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把同桂云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摇了摇头,哈哈一笑说:“我当了那么多年阎王,竟然败在你个小鬼手下!”同桂云一拱手道:“哪里哪里,那是吴爷讲义气。”

    说着同桂云倒了三碗酒,给吴天贵端了一碗,给刘兰尔一碗,同桂云端起酒碗对吴天贵说:“那日多有冒犯,今日小女子给吴爷赔罪。”吴天贵呵呵一笑,他看着刘兰尔说:“这位姑娘是?”

    “我认的妹子,刘兰尔,古城子人。”同桂云说。

    “我瞅着就像,原来是刘爷的千金呀,比尕的时候更俊了。”吴天贵笑道。

    刘兰尔不敢多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跟吴天贵点点头算是问候。同桂云跟吴天贵碰了碗,吴天贵一仰头就喝干了。同桂云喝了一口说:“男女有别,酒量有限,还请吴爷海涵。”刘兰尔抿了一下也放下了,吴天贵呵呵一笑,说:“没关系。”同桂云说:“谢谢吴爷!”同桂云招呼吴天贵吃菜,一边给他斟酒。吴天贵也没有客气,他今天心情好啊,这是平生一次有两个正经姑娘陪他喝酒,他非常感慨,端起碗跟同桂云和刘兰尔碰过,咕噜一下又喝干了。吴天贵一边搛菜一边问同桂云,“那位周家少爷呢?”同桂云说:“他现在在迪化城,已经是陆军军官了,在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吴天贵说:“啥抗日救亡的我不懂,我想知道那刀谱的下落。”同桂云说:“也不瞒你,吴爷,我查遍了周家屯庄的角角落落,确实没找到。我问过周家几个老人,他们说同治之乱时,周家一百三十七口人逃难回了内地,一些家产和祖传之物分开保存。同治之乱平定后,最终回来了十三口人,大部分祖传之物都不见了……”

    吴天贵见同桂云说的认真,叹了口气说:“唉,看来也是与此无缘啊!”

    同桂云说:“现在木垒河的周氏族人我都问过了,后面我想办法找一找回内地的族人,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找到,那是我的心愿。”见同桂云说得恳切,吴天贵嗯了一声点点头,又端起碗一口喝干。同桂云说:“不知道吴爷以后有何打算?”

    “土匪么,除了拦路打劫,还能做啥。”吴天贵呵呵一笑。

    “总不能一辈子在上山呆下去吧?”

    吴天贵愣了一下,低下了头,他的脸色很不自在。“上了山就下不来了。下来也是死路一条。”同桂云说:“现在日本人已经占领了东北,国家危机,民族危亡,你吴爷也是条汉子,大丈夫当为国出力,猫在山上总不是长久之计啊。”吴天贵心里一惊,他看着同桂云,同桂云一脸的镇定,微微笑了笑。哦,这女子果然与众不同,却有一番女侠之气,怪不得当初敢孤身上山,果然胆气十足,见识非凡。其实他心里明白,当年杨督军在世时严打土匪,沙胡子惨遭灭绝,那些事情他都知道。金树仁盛世才忙着对付马仲英和南疆的乱子,还顾不上剿匪。要是局面稳定了,官兵又要行动了,那时候还不把他追得满山跑,哪有安宁地方。他一脸无奈地说:“当年我就是从东北转到苏联的,我知道那边的情况。妈的,要是日本人打到新疆了,我就带上队伍打他狗日的去。可惜现在离得远,我也打不着他们。”

    同桂云也想不出他们该干些啥,她端起酒碗又跟吴天贵敬了一碗酒说:“吴爷是义气之人,还希望你给自己找个好去处,尽早结束草莽日子为好。”

    吴天贵苦笑一下有些动情地说:“呵呵,没想到我吴天贵居然结识了一位义薄云天的妹子,痛快!”吴天贵叹了口气说:“谁不想过安稳日子,我何尝不想安生,可是,那几十条枪几十条性命都跟着我等着我,他们要吃饭要活命,我不能扔下不管啊。”吴天贵看了看同桂云,有端起酒碗喝下最后一碗酒说:“好了,妹子,告辞,后会有期!”说着,他打了酒嗝儿,跟同桂云和刘兰尔一抱拳就走了。

    吴天贵走后,刘兰尔奇怪地问同桂云是怎么认识这个黑胡子的,同桂云笑了笑说:“一次偶然的机会。”刘兰尔又问,“他说的周少爷是不是周青峰?”同桂云说:“是的。”

    “那又是怎么回事?”

    “就是偶然相遇。”

    “青龙刀谱又是怎么回事?”

    “就是一个刀谱。”

    刘兰尔实在听不明白,同桂云说:“以后有机会了慢慢给你细讲一遍。”刘兰尔疑疑惑惑地点点头。同桂云突然反应过来,问刘兰尔,“他跟你爹是啥关系?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刘兰尔支支吾吾,说:“他经常住我们家的旅店,就熟悉了。”同桂云见刘兰尔情绪低落,也就没多想。后来,她们商议了到木垒河开展抗日宣传的事情,同桂云说:“从迪化出来之前准备在东城也开展一些抗日宣传,遇到了些特殊情况感觉不合适,周青峰说得对,乡村还是封闭,人们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先从城市进行,逐步向乡村扩展,这也是反帝联合会总部的方略。”刘兰尔说:“那我们还是去木垒河县城?”

    “对,去木垒河。”同桂云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木垒河了,不知道现在的情况。”同桂云突然想起周太华先生讲过木垒河名字的来历,那个流传已久的故事,有关岳钟琪将军、有关准噶尔蒙古汗王神秘的宝藏、有关羊皮书……哦,她轻轻叹了口气,“神秘的羊皮书,祖传的青龙刀谱,究竟在哪里?”她再一次对自己说:无论如何,只要有一点线索一定要找到刀谱,这是关家祖传之物,它会给家族带来好的运势。

    刘兰尔见同桂云有些愣神,问她在想什么,同桂云清醒过来,笑了笑说:“是关于木垒河名字来历的故事,”刘兰尔说:“想听,”同桂云只给她讲了岳将军,并没有讲有关宝藏和羊皮书之事,刘兰尔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你们说的那个刀谱是不是跟岳将军有关,是不是跟木垒河有关?”同桂云睁大了眼睛,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刘兰尔说:“以前在旅店里听说的。”

    其实,那次刀疤刘和吴天贵在一起说宝藏之事,刘兰尔恰好听到了,只是她那时候并没在意,现在突然连在了一起。不过她没有说出来,她怕给同桂云和周青峰暴露了她爹刀疤刘,怕他们知道了对她有看法。同桂云见刘兰尔说的也没啥把柄也就不再问了。

    刘兰尔带着同桂云住到了旅店,说家里人多嘴杂不方便,同桂云也没说啥。晚饭后刘兰尔带着同桂云去逛街,她向同桂云介绍了当年她带着周青峰逛古城子的情形,她说他们一起把古城子里里外外街街巷巷都逛遍了,所有好吃的馆子都吃过,所有好玩的地方都玩过,还看过几家妓院里金发碧眼的俄罗斯小姐跳西洋舞,看过长眉毛大眼睛鼻子上带铜环的茨冈女人跳露肚皮舞……刘兰尔没遮没拦说了一世界,好不痛快,同桂云开始觉得新鲜,后面就听不下去了。同桂云惦记着那匹马,两个人逛了一会儿天也快黑了,一起回到旅店,同桂云跟店小二交代了喂马之事,随后两人进屋安歇。

    第二天一大早,同桂云骑马带着刘兰尔到木垒河县城,刘兰尔见同桂云骑马技术如此之高,非常羡慕,可惜她胆小不敢学。到了木垒河县城,她们立即找到县政府,将《反帝战线》刊物分发给相关人员,她们介绍了古城子反帝分会组建以及抗日宣传活动开展情况,政府官员表示积极支持,木垒河反帝联合分会立即开展工作。当日下午,同桂云和刘兰尔就到街上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她们介绍了前线的情况,同桂云说:“同胞们,当前,国家民族正面临着一场危机,新疆反帝联合会号召各族民众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抗日救国,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只要是为了抗日救亡,每个人都应该贡献一份力量……”刘兰尔一边散发传单,一边在耐心解释人们的疑问。

    正当她们宣传之时,人群里冒出一个肥墩墩大红脸的矮胖子,晃着大脑袋,活脱脱一头狗熊。那胖墩子咧着大嘴哈哈哈地笑着说:“哎,两个丫头片子,说啥抗日不抗日的,难道是没嫁人不成。”有人跟着起哄,也有人表示不满意,暗暗地骂他们没有人性。同桂云早已气得咬牙切齿,她努力克制了一下,刘兰尔气呼呼的想上去掴他的耳光也被同桂云拉着了。同桂云一拱手,说:“这位大哥说话好没礼貌,大敌当前,我们应该做些对国家对民族有益的事情,为何出言不逊。”

    那胖墩子一仰头,“吆喝,遇到先生了,还教训起老子来了,什么抗日救亡,你懂得个屁,看我不收拾你们两个小丫头片子。”同桂云轻轻一笑说:“要是你打不过我,该当如何?”那胖墩子一愣,嘿,这小丫头真他妈不知天高地厚,还想赢我,没门,狰狞一笑道:“要是你赢了我,我把我这匹好马捐给你抗日去。”同桂云点点头说:“好,一言为定。”那胖墩子眼珠子一转,奸笑一声,“要是你输了,咋办?”同桂云说:“你说咋办?”那胖墩子哈哈一笑,“要是输了,你姐妹俩都给我做婆姨。”同桂云大怒,“看拳,”说着就向胖墩子冲了过去。胖墩子膘肥肉厚真瓷实,同桂云一拳过去,他退了几步居然没倒。

    胖墩子是木垒河西梁马财主的少爷,打小不学无术,就喜欢拳脚,跟随几个拳脚师父学会了点三脚猫的功夫,平日里带着几个下人在木垒河横行,人们都怕他,喊他臭马熊。胖墩子见同桂云手脚麻利,也吃了一惊,“嘿,没想到这丫头片子还有两小子,”他大喝一声,向同桂云扑了过去。

    同桂云见他轮着拳头向自己打来,就势一个侧身躲过,飞起一脚揣在胖墩子后背上,胖墩子“噗”一个狗啃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人群里想起欢呼声,“打得好,打得好!”胖墩子爬将起来,这么多年他那里出过丑丢过人,气得脸都青了,他一招呼,下人给他撂过来一条钢鞭,他手持钢鞭,向同桂云再次冲过来。只见同桂云腾挪移步,一次次闪过他的重鞭,在移动躲闪过程中,同桂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随手甩了过去,恰好打在胖墩子握钢鞭的手指头上,胖墩子哎呀哦一声,一松手,那钢鞭喯一声掉在地上。同桂云一个跨步跃过去,在他胸脯上就是一脚,胖墩子像一面墙似的重重地倒地。

    胖墩子的几个下人见少爷被打一起冲上来,同桂云捡起钢鞭,对着胖墩子的脑袋说:“你们再敢乱来,我打碎他的狗头。”几个下人吓坏了,一起跪下求饶。胖墩子躺在地上唉声叹气。同桂云说:“怎么样,笨熊,认不认输?”

    “认输,甘愿认输。”胖墩子彻底吓懵了,他真怕同桂云一钢鞭打在自己脑袋上,那可就没命了,自己新娶的三个美娇娘不就白娶了。他对手下喊道:“妈的,还不快把马牵来给两位小姐。”一个手下急急忙忙牵了马过来,刘兰尔过去接过马缰绳,对着他“哼”了一声,那人赶忙退下。人群中又开始叫好了,胖墩子从地上爬起来,带着下人灰溜溜地跑了。

    有人说:“二位女侠,今日可叫我们开眼界了,也为我们出了口恶气,我们信你们,该怎么捐就怎么捐,捐款捐粮我们都愿意。”

    刘兰尔说:“大家不要着急,抗日救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无论是钱款还是粮食物资,全部捐到政府统一接收,然后交到省城统一运送到前线去……”

    同桂云和刘兰尔又跟大家介绍新疆各地青年积极行动宣传抗日支援前线的情况,讲了几个关于抗日将士勇猛杀敌的故事,人群中不断传来喝彩,群情激奋,兴致高昂,人们沉浸在这种无端的痛快里。

    一会儿,人群有些骚动,胖墩子带着他爹马财主和一群警察赶来,声称要抓同桂云。马财主骂骂咧咧,“哪来的野丫头敢到这里撒野!”同桂云对几个警察说:“各位警官,胖墩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我们姐妹,污蔑反帝联合会的主张,就是破坏抗日救国方略,罪大恶极,竟敢恶人先告状。”一个大高个儿警察有些蛮狠,居然说:“你们两个外地人来这里瞎嚷嚷啥,别拿抗日救国欺骗人。”同桂云怒斥道:“你们不惩治罪恶,反而来抓我们宣传抗日救国之人,你们这是在与政府为敌,你们就不怕政府治你们的罪吗?你们是政府的警察还是财主的走狗,你们就不怕遭国人唾骂吗?你们就不怕成为历史罪人吗?”

    同桂云也没想到自己怎么一下子说了这么多大道理,她的这一番话可把马财主和一群警察吓愣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吭声,一个警官模样的指着高财主的鼻子骂了一顿,高财主狼狈不堪,揪着胖墩子的耳朵转身要溜走,同桂云喊住了他。同桂云说:“刚才你儿子跟我打赌,他把这匹马输给了我,你把它牵走吧。叫他以后别再欺压善良,否则,我绝不轻饶。”高财主的脸红一阵紫一阵,羞愧难当,他腆着脸边点头边说:“抗日救国,人人有责,我这就给政府捐粮,我捐十石粮食,再捐两匹好马,支援前线将士勇猛杀敌,勇猛杀敌。”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有人喊,“高财主,这就对了。”高财主笑呵呵地说:“为国为民,积德行善。”同桂云和刘兰尔也笑起来,同桂云说:“刚才出手重了,伤了令公子,还请见谅。”高财主说:“那里那里,小儿鲁莽,小姐教训的对,我一定严加管教。”

    后来高财主果然捐了十石粮食两匹好马,加上同桂云赢得那匹,就是三匹马。据说那胖墩子遭了同桂云的打,从此收敛许多,再也不敢惹是生非了。而同桂云的名声在木垒河传的沸沸扬扬,都说是反帝联合会派来的一位女侠。

    木垒河县人口虽少,民众为抗战捐献的热情非常高,从县城到各村庄的抗日宣传轰轰烈烈。民国二十八年,木垒河县成立了鞋袜劳军捐献委员会,各各村庄也成立鞋袜劳军捐献小组,组织广大妇女赶制布鞋和袜子。同桂云非常高兴,她到东城进行宣传动员,她妈叶禾第一个支持桂云,带领四个丫头赶制鞋袜三十二双,成为东城捐献鞋袜最多的一家。同桂云跟乡亲们讲述抗日战场上的英雄故事,她说:“乡亲们,抗日救亡是每个中国人的事情,是神圣而又伟大的事情。”在同桂云的影响下,三大屯庄、各大户小户人家积极行动起来,有时妇女们一起坐在南墙根下纳鞋底,一边听杨大嘴说书,杨大嘴说一段杨家将,再说一段抗日战场。杨大嘴说杨家将朗朗上口不吭不阻,说起抗日战场就不那么顺溜。后来他就把那辽兵换成日本鬼子,把杨家将换成抗日将士,将士们一个个提着大刀冲杀日本鬼子,打得鬼子满地找牙,人们听了非常开心也非常过瘾,纳鞋底的劲头更足了。

    有人拿着抗日宣传画问杨大嘴说:“哎,大嘴和尚,那日本鬼子就是这魔鬼相?”杨大嘴没见过日本鬼子,自然也不知道长啥样,他愣怔了一下说:“杀人恶魔都是魔鬼,画成啥鬼样都成,反正他们都是阎罗兵。”大家非常解气,说:“日本鬼子丧尽天良,该千刀万剐,打入十八层地狱。”杨大嘴咧着大嘴笑呵呵地说:“我们多给前线送去一双布鞋,国军将士就跑得更快,就能多杀几个日本鬼子。”

    妇女们的热情得到了极大地提高,争先恐后赶制鞋袜,她们感觉自己手里的鞋袜已经冲上前线杀死了日本鬼子,心里非常激动也非常满足。

    同桂云看到东城妇女赶制鞋袜的积极性如此高涨,非常高兴,心里也非常感动。临走时她到周家屯庄去看过大太太,见殷素素也在做男布鞋,好生惊喜。殷素素从来没做过鞋,甚至连看也没注意看过。她是跟着香儿一步一步学的,先做鞋底,用洗干净的旧衣服布料打褙子,一张一张贴在案板上,晾干后剪出鞋底儿,两层合在一起用白布滚边,再两层叠在一起前后用针线定住,开始细针密线纳千层底,最后上鞋帮,用楦子固型,所有这些活儿都是她自己做的。殷素素第一次做鞋,心情特别激动,见同桂云来了,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鞋子藏了起来,同桂云说:“大太太,抗日救国支援前线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你能亲自动手已经非常难得了。”殷素素听了心里非常激动,有些难为情地说:“哦呀,桂云,我怕做不好,国军穿着不合适。”同桂云笑了笑,拿过殷素素藏在背后的正在上鞋帮的黑布鞋,仔细看了看说:“鞋面儿很好,底子纳得也很密实,是双好鞋,送上前线,肯定是被那个军官穿上了。”殷素素一听高兴起来,“桂云,你说可以吗?”

    “当然。不是可以,是很好。再多做几双,我娘做了十双。”同桂云说。

    殷素素心里非常痛快,笑道:“桂云,有时候我真佩服你娘,真有本事。”同桂云笑了笑没再说话。出门之前,同桂云对殷素素说:“大太太,我把你做鞋袜劳军的事情说给青峰,不知道他听了有多高兴。”殷素素兴奋极了,眼里流下了热泪,心里说:“青峰离开屯庄到迪化求学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来了。”她真的很想他。

    同桂云经过水红袖家的门口时,一抬头看见水红袖正在门廊底下看着她。同桂云见水红袖穿一身素色衣衫,脸儿蜡黄,没有擦脂掸粉,人看上去也有些疲倦,一副憔悴模样,显然没有了多年前的风光,看上去有些可怜。

    水红袖看着同桂云张了张嘴想说点啥,可终究没说出来,她已经没有那时候的自信了。那是桂云还小的时候,她会非常自豪又热情地拿一把高梁糖杏干之类的甜点吃头分给孩子们,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涌上来一边叫她姨一边讨要,看着孩子们高兴的样子她十分满足,比她把那些爬到她炕上的男人折腾的疲疲软软服服帖帖还要满足。或许她心里还有一点东西在召唤她,那就是母性,每个女人都有一颗这样的心思,她也一样。对于跟无数男人折腾了几十年的水红袖来说:早该有无数个生命在她肚腹里了,可是他们去了哪里,鬼知道。现在,她心里有些畏缩,有些失落,恐惧,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她想转身进屋,同桂云说话了。同桂云说:“你也该为抗日做些事情!”

    水红袖吃了一惊,她完全没有想到同桂云会跟她说这个。要是从前,谁说要她抗日她准会嬉笑谩骂一顿,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是老人还是小孩。现在,全村都在赶制鞋袜支援抗日前线的事情她当然知道。她也知道:虽然是普普通通的鞋袜与种庄稼的汉子干活的长工赶车放牛的粗人脚上穿的没啥两样,但是,这跟平常家里做鞋穿街上买鞋穿完全不一样,因为,这是全村的事情,是全县的事情,是全国的事情,是天大的责任。正如同桂云所说:这是伟大而又神圣的事情!她虽没有读过书,可是她听过书看过戏,戏上唱的《穆桂英挂帅》就是抗击外敌入侵的,杨大嘴说的《说岳》、《杨家将》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故事,是人们喜爱的民族英雄,世世代代受人敬仰……

    这一时刻,这样的事情,孰轻孰重她自然分得清。

    水红袖看着同桂云,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心里充满了感激。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开心地自信地笑过了。说真的,她现在才觉得自己也是村中之人,是国中一员,她内心的自卑陡然退去,恍惚她已经是一个重新的自己了,一个真正的人。她非常感激地冲同桂云点点头,“嗯,嗯,我会做的。”

    同桂云笑了笑,冲她点点头。水红袖高兴极了,说:“哦桂云,你看,我做几双合适?”同桂云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又说:“要是来不及,我就再买几双交上,不耽误支援前线的事情。”同桂云笑着说:“我们尽力就好,做多做少都是支援,当然能多做尽力多做一些,前线将士穿上新鞋多杀鬼子……”水红袖努力点点头,非常自信地说:“哦,桂云,我明白了,一定尽力做好。”说着,她的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流出了热泪,是激动的,也是自豪的,她怕同桂云看见,匆忙转身回了屋。水红袖回到自己的充满薰衣草香味的屋子里开心地笑了,仿佛人生的春天再次来临。水红袖抹泪进屋的那一刻同桂云已经看见了,心里感慨,其实这水红袖也是个可怜人,不像以前对她那么深的成见了……

    村里要求所有男布鞋按照中等个儿做五双,大个子一双,小个子一双这样的比例来做。中等个儿就是村里那些普通小伙子,大个子就依照同大个子的标准,小个子就按照比中等个子短一个指头来做。水红袖想做一双大个子鞋,几经犹豫却不好意思去同家要鞋样,后来她跟着邻居学着做了两双中等个子的布鞋,缝了十多双袜子,又从别人手里高价买了两双鞋交上了。

    这一次,刘兰尔跟随同桂云在古城子木垒河一带宣传抗日救国算是长了见识,她们每天风尘仆仆地走村串户,让村村落落的人们都认识了她们,她们的努力自然没有白费。据相关统计,至民国三十年,新疆反帝联合会共接收新疆各地捐款总计三百万元(法币),仅民国二十八年就捐款一百五十五万元(法币),购买了十架战斗机,命名“新疆号”,运送到抗日前线参加了武汉保卫战。木垒河县民众捐款捐物的积极性受到新疆反帝会的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