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逼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0本章字数:7812字

    民国三十三年,随着盛世才的离疆,新疆三王独裁统治的时代彻底结束,国民政府全面接管了新疆。为加强基层管理,国民政府按照内地乡村管理体制将盛世才推行了不到二年的区村制又改为乡保制。木垒河县设一镇二乡十四保,木垒镇设四保,西宁乡设六保,游牧乡设四保。西宁乡就是东城古镇,下设东城、菜籽沟、孙家沟、西吉尔、英格堡、水磨沟六保。现在的保长就相对于以前的乡约。

    秋收后,谷家老大的任期也到了,新保长的推举即将进行。周家和尤家,谁来当选这个保长?村里人没有定论。而周尤两家现在已经结下了疙瘩,尤其是尤家,怨气很大。这事情还得从周青峰说起。

    那一年,周家给小少爷周延贵配阴魂,周青峰原本是赶回来阻止这场闹剧的,他回来时,那个用两石麦子换来的病秧子小丫头穗穗已死,家里正在大操大办配阴魂仪式,他也没办法阻止。事情过后,他闲来无事就上了汤趟街,他穿一身别致的黑色学生装在东城街头巷道闲逛,村里人第一次看见这身新式服装,一个个大为好奇,围拢上来争相观看,走路的驻了足,卖杂货的忘了吆喝卖卖,就连饭馆里正吃着饭的人也跑出来观看。哦呀,周家二少爷这身打扮着实奇怪,令人耳目一新,新鲜,新奇,新潮,贵气,神气……一时间,周青峰的名气在城城子传的沸沸扬扬,都说他是文质彬彬的书生天生贵重的秀才,简直是文曲星下到凡间,将来定是个县官省官。

    周青峰一身的书生意气或许成了无数东城少女的美梦。而他那天确实征服了一个姑娘的芳心,她就是挤在人群里的红莲子。那时红莲子年方二八,豆蔻年华,含苞待放,小姑娘心潮澎湃,暗暗许下心愿,此生非周青峰不嫁。而周青峰并不知道这些,他也没有这番意思。

    周青峰走后,红莲子朝思暮想心忧少食,她妈以为她病了,再三询问,她羞羞答答地把心思吐给了她妈。她妈心想,周家二少爷,无论门户人品学问,都是最佳选择,她就和尤老大说:周家二少爷在外求学品行端正是合适人选,咱们家跟周家也是门户相当。尤老大也觉着不错,只是咱是嫁女子,总不能主动去找他们吧。她妈说:那有啥,差媒人李婆子前去牵线不就得了。

    李婆子是东城古镇上出了名的媒婆,一张薄唇扁嘴巧舌如簧,能够保媒拉纤绝非虚传。那日李婆子带上礼行到了周家屯庄,先是一个劲儿地夸赞周家屯庄的宏伟建筑百年气象,接着就夸周老爷聪明才智大太太理家有方,接下来又夸二少爷周青峰英俊睿智器宇轩昂,把殷素素听得心里非常舒坦。李婆子见殷素素心情极好,话锋一转又开始说尤家的财势和对周家的仰慕,又说尤家红莲子如何漂亮如何贤惠如何可人。一番夸辞之后,殷素素心里也就明白了,虽说她并不确信李婆子的每一句话,但她对媒人牵线给青峰提亲尤家红莲子之事还是很高兴,她心里一直想着让周青峰早些成亲,她真不想让他再到外面去了。那次他回来,娘儿两个为了配阴魂的事情争得厉害,她已经看出了端倪,这娃心大了,她再不把他收回来就可能管不着他了。这是她的一块心病,也是她最担心的事情。

    殷素素也不藏着掖着,照直跟李婆子说:她心里自然愿意两家结亲,不过这件事等跟孩子商量后最终确定。那李婆子却一时高兴没把住嘴,到了尤家就邀功请赏,说了一大堆自己如何如何努力说服周家大太太的事情,还说周家大太太已经明确表态,同意两家结亲。尤家非常高兴,重赏了李婆子。

    谁知,这周青峰既不答应也不回来,同桂云上迪化跑了一趟他就是不同意。殷素素原本想借着与尤家联姻进一步巩固周家势力的愿望也落空了,反而得罪了尤家。谁知红莲子那姑娘痴情得很,跟她大她妈说了绝话,“除了周青峰少爷我谁也不嫁。”

    周青峰一直不答应这门亲事,红莲子死活不依,跟她妈非要闹着去迪化见周青峰,要当面问问他的心。在民风古朴的东城古镇,别说大户人家,就是平常百姓家的丫头出嫁也是媒婆说和父母决定。她大对她妈说:“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岂能依得丫头的性子胡来。”她妈说:“总不能看着丫头一日日受罪吧。”

    这事有了一线转机。马仲英二进新疆,木垒河县城被一夜攻破,团长关德胜见奇台援军未到守城无望决定投降,二连连长尤得玉不愿降,带着一队人向古城子而去。他在古城子参与了守城之战,古城子城破之日,他又带着几个人跑到孚远城,在孚远城与县长刘应麟一起守城一天,最后不得已投降。马仲英败退吐鲁番后,盛世才到了孚远城,对刘应麟投降之事不予计较,任然任命他做县长。刘应麟向盛世才介绍了尤得玉从木垒河一路跑来,一路参与守城,也是不得已才和自己一起投降的。盛世才非常高兴,任命他做收容队长,尽力将散失的省军和物资收回来,跟刘县长一起守城安民。

    殷素素要大脬牛和憨娃赶着骡车到迪化,一方面是去看他,另一方面就是让他们想办法把周青峰带回来。谁知这一路上骡车被马军强征拉运物资,大脬牛和憨娃相继跑了回来,并没有到迪化。

    马仲英再次攻打孚远城时,尤得玉和刘应麟县长组织全城老少拼死抵抗,守城四个多月,马军硬是没攻下。马军退到南疆后,尤得玉提升为副团长,调到迪化城。尤得玉的晋升也让尤家在东城古镇气壮起来,现在的尤家家里有钱财又有军官,尤家老大想通过自家五叔尤得玉副团长给周家一点压力,让他们尽快定下这门亲事。尤得玉一听说是自家侄孙女死乞白赖非要嫁给周家二少爷,很是生气,把尤老大臭骂一顿,说他周家娃子上个师范学堂有啥了不起,改日我给娃相端个军官做女婿。尤老大嗨嗨一笑说:好倒是好,可死丫头就中意那个,再说周青峰现在也在陆军军官学校当军官了。尤得玉见尤老大如此说:觉得脸面上还算过得去,就说找机会给说和一下。

    尤得玉的事情,周青峰听同桂云说起过,毕竟是东城同乡,虽然年龄不同也没有见过面,总之是喝一河水长大的,见面自然没有问题。尤得玉邀请周青峰吃饭,周青峰叫上谷有福和同桂云一起跟尤得玉见了面,尤得玉突然见到三个东城后生,很是吃惊,他可是没有想到,不过他是见识过世面的人,摆出一副长者姿态招呼众人坐下吃菜,他提了一杯酒,说了一顿关切的话,无非是人家有啥需要就找他。闲聊了几句后,他直截了当地提起红莲子之事,问周青峰如何看待,周青峰直言道:“我是接受过新思想的人,不可能按照旧礼教去安排自己的人生,再说我跟红莲子没有任何婚约,甚至连照面都没有打过,还谈什么婚姻。”谷有福喝了几杯酒,在一旁反倒替红莲子说话,说什么,你们也算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之类的话,让周青峰下不来台。同桂云抱不平,教训谷有福说:“他从小在古城子念书,三年五载都没有回过屯庄,跟谁两小无猜去。我打小就跟红莲子一起玩,这个我清楚……”

    尤得玉在军中多年,自然明白周青峰所言,盛世才留过洋,最喜欢新思想,提倡新生活方式,这一点他再清楚不过了。尤得玉见周青峰果然仪表堂堂言谈不凡,心里有几分赞赏,果然是个人才啊,难怪侄孙女一眼定终身。他随即从周青峰看同桂云的眼神中发现周青峰对同桂云非常之好,而同桂云对周青峰回护得厉害,谷有福在同桂云面前却有些怯,这三个人的关系实在微妙,他心里好笑,渐渐也就明白了。

    尤得玉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这事强迫没用,再说周青峰在陆校当教官,说不定那天就被盛督办看上了,自己得罪他有什么好的。而他又不能给尤老大说没有说合成,失了面子,他就来了个拖,他想,一个丫头大了,等上一年半载人家不理识还不快快找人家,非要等成老丫头,再说尤家家大业大也不愁嫁不出去。他这一拖,尤老大也没折,只能那么撂着。

    一晃就是三年,周家始终不吐口,红莲子却因为长期精神压抑忧郁成疾,整日神情恍惚,勺勺颠颠的。有人说她得了羊癫疯,也有人说她得了相思病。尤家四处求医问药医治不好,红莲子的情况越来越差,原本东城第一美女,现在整天斜着眼睛流着哈喇子,嘴里胡话拌汤,只会喊,“青峰哥,你在哪里?”那副样子看上去着实可怜,让人心痛。

    尤家请红麻子来整治过。红麻子摇了摇头对尤家老大说:“哎,这样下去,没多少时日了。”尤老大心里难受,拉着红麻子的手说:“红道士,你神通广大,就给我娃想想办法吧!”红麻子叹了口气说:“有些事情,天命难违。”

    尤家大太太听到了,哭泣着从里屋出来,“哦呀,红道士,大慈大悲啊,救救我可怜的娃呀!”红麻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尤家大太太拉着哭腔再次哀求红麻子,悲痛欲绝几乎瘫倒,看上去又像是要给红麻子跪下了,尤家老大让使唤丫头将她扶起来。尤家大太太说:“红道士啊,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我可怜的娃呀。”

    红麻子想了想说:“难啊!这病生在心思上,草药都是土里长的,难起作用。除非……”尤家大太太急忙问,“除非怎样?”红麻子叹了口气说:“除非影响她心思的人出现,否则无药可治。”尤家老大一听就明白了。尤家大太太说:“她大,要么,我去一趟周家,给他们求个情,总不能看着娃这么着啊。”

    尤老大备上礼行亲自来迪化见过六叔尤得玉,讲了丫头痴情之事,求他一定再劝说一下周青峰,一定要见红莲子一面,救她一命。尤得玉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侄孙女竟然如此痴情,他觉得脸上挂不住,就答应大侄子再跟周青峰说道一番。尤得玉约见周青峰,周青峰正忙于《反帝周刊》之事,因为事关机密,他并不想见尤得玉这些一门心思跟着盛世才的军人。尤得玉说:“要是你没有时间,我就亲自去找你。”周青峰可不想让他老找自己,只好答应见面。

    这一次他是独自一人去的,同桂云正在忙自己的事情。他们在一家茶楼要了个单间,尤得玉点了两道菜,烫了自己提来的一壶酒,一个紫黑色小坛子,给周青峰斟了一杯,又给自己斟上。尤得玉端起酒杯说:“老弟,你我都是吃东城古镇粮食长大的,今天请你来,确实有些事情需要你出面才好。”周青峰不知道尤得玉要说什么,就说:“按说你也是长辈,我当敬你酒才是。”尤得玉笑道:“说实话,我也大不了你们多少,辈不辈份的也无所谓。再说你跟谷有福都是读了一肚子书的人,也不需要跟俗人一般见的。”周青峰也笑了,“那我就不客气,称你团座好了。”尤得玉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周青峰说:“从东城出来的几个人,数你职位最高,谷有福一直以你为榜样呢。”尤得玉更加得意,言语之间就有对周青峰指手画脚的意味,周青峰很不乐意,不过尽力克制着。尤得玉说:“青峰,我家红莲子对你那么痴情,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周青峰说:“尤团座,我跟红莲子没有一点关系,这事之前就跟你说过,再说我跟同桂云已定终身,我不可能娶红莲子,这事你不要再提了。”尤得玉气哼哼地说:“周尤两家是东城大户,门当户对,那个大脚片丫头傻颠颠的有啥好的你非要钟情于她。”

    周青峰见尤得玉出言不逊有辱桂云很是生气,没好气地说:“尤团座,说话要注意尊重别人,同桂云的好坏不需要你在此胡言乱语。”尤得玉自觉失言,又不愿意在周青峰面前低头认错,装腔作势道:“听说她妈一连生了九个丫头片片,在东城都传成笑话了。”周青峰正色道:“生男生女的事情自有一番学问,没有文化之人瞎咧咧也就罢了,你是不应该胡说一通的。”尤得玉一时意识到周青峰这话是说自己的,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使唤丫头被老太爷强占了才生的他,只觉得脸有些发红发烫,不再作声。周青峰见尤得玉不吭声,知道刺疼了他,为了打破僵局,主动起来斟了酒,跟他碰了一杯各自喝下。

    尤得玉说:“青峰啊,我知道你志向远大,你看看,能不能来个假的,你先答应红莲子,让她的病好起来,后面再说。”周青峰怒道:“这怎么能行,亏你想得出来,此事坚决不成。”尤得玉见周青峰态度坚决,有些难为情地说:“其实我对大侄子做的这事也不大赞成,可是,现在红莲子病怏怏的,他大大老远来求我,无非就是想救一救她的命,你看看,人命关天的事情,能不能跟她见上一面,或许也能使她的病情好转起来。”

    周青峰见尤得玉如此说:一时也为难起来,按说应该去见一面,不说别的没就算是帮人家一下也应该这么做。可是,这事非同一般,非常敏感,眼下正在跟桂云恋爱,怎么能轻易分心。他对尤得玉说:“这事比较复杂,我得仔细想一想。”尤得玉说:“那你就好好想想,我等你消息。”

    周青峰回来后就同桂云商量此事,没想到同桂云非常通情达理,她对周青峰说:“青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红莲子的病又是因你而起,你应该回去看看她,把话说清楚,或许她也就好了。”

    周青峰说:“桂云,我知道你心地善良,我又何尝不知红莲子治病的缘故。可是,我现在整日忙着那么多事情,一刻也不能停留,哪有时间去东城,这一来回就是十天半月的,我的工作怎么办。”

    周青峰说的都是事实,他确实做着很秘密很伟大的事情,这一点同桂云心里非常清楚。眼下他回不去,能不能让红莲子来一趟迪化城,毕竟她有亲戚在这里,周青峰也认为只有这样了。

    周青峰跟尤得玉说:“现在确实忙不开,要么等一段时间他看能不能回一趟东城,要么就是让红莲子来迪化一趟。”尤得玉一听觉得这样也可以,就跟周青峰大喝了一顿,喝得晕晕乎乎回去跟尤老大说是周青峰同意接红莲子来迪化城了。尤老大一听大喜,当日就赶着往回跑。尤老大回到东城就给红莲子说了周青峰答应之事,红莲子一听就高兴了,吩咐说抓紧置办嫁妆。尤老大着手准备丫头出嫁之时,叫媒婆李婆子到周家打探消息,看看他们家准备的如何。

    李婆子到了周家跟大太太殷素素说了尤家正在准备嫁妆嫁女,殷素素没有反应过来,问要嫁到哪里?李婆子说要嫁到省城去,殷素素心里说不上似惊似喜。李婆子把周家冷灰冷灶的事情一说:尤老大疑惑起来,要李婆子到周家说明清楚,是他家少爷周青峰亲自答应的。殷素素听李婆子这么一说:一时慌乱起来,紧忙叫家人到古城子给周青峰发电报询问此事。

    殷素素的电报是这样写的:青峰,你要娶红莲子到迪化?

    周青峰接到电报怕母亲误会,回电说:红莲子来迪化是看病,并无他事。

    殷素素见周青峰如此说:以为是否尤家擅做主张,到时候来个既成事实,她想来想去觉得不应该,也不便跟尤家去说。尤家见周家迟迟不动,尤家大太太只好亲自登门,殷素素只好把周青峰回电话跟尤家大太太说了,尤家大太太一听就蒙了,她有些不相信,殷素素就拿出了周青峰的电报,尤家大太太见了脸色大变,气哼哼地走了。

    尤老大听太太如此一说顿时大怒,“这不是儿戏么!”大太太要他小声点,免得红莲子听到再次犯病,谁知一个长嘴的使唤丫头就把这事跟红莲子讲了,红莲子一听就大闹起来,跳着喊着要去迪化城见青峰哥哥。尤老大不得已,亲自到古城子跟尤得玉打电报询问此事,才知道是传错了话。尤老大非常气恼,此时他不知道该跟谁发火,六叔因为醉酒传错了话,他也没有多想就匆匆忙忙赶回来操办,真是有些昏头。眼下怪谁也没有用,丫头疯病又犯了,为了丫头,他想就算是假戏也得真唱一下,给丫头争取一次活路,他就这么跟尤得玉说了。尤得玉没法,只得跟周青峰说了实情,周青峰一听就来了气,此事原本就没有边,现在反倒好,反而要假戏真做,这可怎么能行。周青峰死活不同意,尤得玉也没法。

    尤老大现在已经知道周青峰之所以不答应红莲子是因为同大个子的丫头同桂云,他差人给叶禾送去礼行,要叶禾劝说一下同桂云跟周青峰断了联系,并且承诺,只要同桂云答应了,尤家可以给同家百亩土地作为补偿。叶禾说:“丫头大了,她的事情由她自己做主,我不会干涉她,我也相信她会处理好这件事请。”尤家见叶禾态度含糊,又去周家跟大太太殷素素说和,尤家大太太说:“你我联姻原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那同大个子的傻丫头笨手笨脚的横插了一杠子,青峰少爷就昏了头了,原本他也是知书达理之人,怎么会不知道门当户对之说:若要娶了小户人家的大脚片丫头,岂不是笑话,有辱祖宗脸面。”殷素素知道她救女心切,此事啥话也敢说:她当然知道青峰与同桂云一直关心密切,自从那次被绑票回来,她就隐隐感觉到同桂云身上总有青峰的影子,难怪青峰会给她留一份信要家人善待同桂云。她原本想让同桂云劝周青峰回到东城来帮她打理屯庄家业,没想到这同桂云一去不回来了。这些年估计她始终跟青峰在一起,要想分开他们可怕比登天还难。奇怪的是,她心里对同桂云颇多好感,总觉得她身上一种无惧无畏的力量,有她在青峰身边就觉得放心,她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或许她心里已经接受了同桂云,之事嘴上没说出来。

    此时,殷素素对周青峰也有了一些想法,孩子毕竟长大了,她现在想强管硬压无济于事,反而会招来周青峰的反抗,这一点她非常清楚,从小少爷配阴魂那件事她就感觉到了。现在,她对尤家的势力并不是那么的害怕,就算他家老六坐上了团长又能如何。她反倒担心自己的事情。周家一下子死了两个人,匆匆忙忙不明不白,尤家能轻易放过吗,这是她最忧心的。

    尤家老大这两天派出所有下人四处打探,也听得一些消息,虽说是下人与少奶奶淫乱坏了纲常的私家之事,但毕竟是两条人命啊,他一直埋头思谋仔细琢磨潜心筹划,他想趁此机会狠狠整治周家一回好好出口恶气。尤家大太太咬牙切齿地说:“你不若报了官府,就说他们草菅人命,重重治周家满门的罪,把他们上上下下老老少少全部法办了最好。”尤老大说:“也没那么容易,我正准备差人去跟殷素素传个话,问问她对红莲子之事做何打算?要是不给个结果,我就把周家的丑事捅出去……”

    尤家管家到了周家屯庄见过周家大太太殷素素,将尤家庄主的意思一一说了,殷素素自然明白,这是来借机勒索打劫的,要是不答应他们,他们可能会立即到四处造谣,报到县里也很麻烦,尽管此事是由族长按照族规家法决定的。但是,殷素素心里清楚,事情捅的多了,传闻沸沸扬扬四散开去,她怎么见人,周青峰怎么见人,对自己对周家没有一点好处。哑巴的话已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还能承受多少打击。不行,现在她已经没有承受力了。

    殷素素跟尤家管家说:“回去告诉尤家庄主,虽然那逆子死活不肯回来,周尤两家至今未结成亲家,但周尤两家情义还在,也不至于因此结成仇敌,我立刻派人去迪化城,让那逆子回来一趟,做个最终了结。另外,我们周家完全支持尤家庄主做乡约。”尤家管家说:“周家大太太,是保长。”殷素素连忙说:“对,当保长。我们一定支持尤家庄主坐上保长。”尤家管家不冷不热地说:“现在最关键的亲事,保长之事自由我们六老爷照顾。”

    殷素素见尤家要真动手了,立即坐上马车赶到古城子,叫自家侄子上一趟迪化劝说周青峰,要他无论如何回来一趟。周青峰见到表哥,他们是打小一起读私塾的伙伴,寒暄了两句就明白了对方的来意,周青峰跟表哥说明了他不能回去的理由,他说:“这件事请从头到尾都是尤家一厢情愿,与我周青峰没有关系。”表哥说:“青峰,我知道你心气儿高,可是这事关周家屯庄祖业,你不能一点不管啊,你是周家未来的当家人,你责无旁贷。”周青峰笑了笑说:“他们尤家有什么理由为难周家,就因为我不娶她。现在是民国,不是谁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的。”周青峰心里想的远不是这些,他有更大的理想和抱负,他不会拘囿于一座屯庄,甚至东城,他的世界很大很广阔。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这些家业之事。表哥受姑姑委托还要再劝,周青峰跟表哥说了他跟同桂云已经结为夫妻,不可能有其他想法。更重要的是,表哥明白表弟周青峰的为人,他知道再劝无益只得回去。临别时,周青峰给母亲带去一份信,要母亲不要担心他,也不必为周家屯庄之事担心。他说:新生的太阳已经出来了,会照亮山村的角角落落。

    周家最后的回话让尤家大失所望。尤家老大狠狠地跺了一下脚,气哼哼地说:“哼,有他们够受的一天,走着瞧!”

    红莲子得知周青峰不会回来看她,失望至极,拒绝再吃红麻子开的药,没过多长时间就死了,尤家把周家恨到了骨头缝里。听说红莲子死了,殷素素用白布包了一份很厚礼金派人给尤家送去,以缓和两家矛盾,尤家却不领情,一家人怒气难消。尤家大太太将那份厚礼扔进炉子里烧了。

    尤老大发誓一定要给丫头报这个仇,给尤家屯庄出这口恶气,他已经思谋了很久了,一直在寻找机会。现在,机会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