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不可避免的核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3:50:10本章字数:2345字

    南海。各岛积极备战。岛上居民有序进入防核防生化避难所。军队着防核服装进入阵地,严阵以待。战争的气氛忙乱而又压抑,凝固而又焦灼。

    南部战区战时指挥部,设在福建省某深山深处。作战室内灯火通明。司令员赵挺中将凝视着大屏幕上的动态信息。一面是卫星传回的敌军进军画面,一面是我军各军兵种作战单元位置图,上有清晰的兵力配备说明。他陷入沉思。是的,现代化战争,信息越来越透明,过去时代的瞒天过海、浑水摸鱼战术好像已经使不出来了。敌我友都在无影灯下。那么打仗到底在打什么呢?是实力,是决心,还是......这时,参谋长钱豪少将进来:“报告,司令员,各作战单元已经按照统帅部的宏观部署,全部就位,分别制定了详细作战方案和应变预案,经过电脑上的兵棋推演,我方的胜算是——百分百。”“百分百?”赵挺抬起头,“从来就没有百分百能赢的战争。要防百密一疏呀。”“是。”参谋长回答得很干脆。赵挺也明白,就连他自已也不知道,这“疏”会出在哪。可是,就是心里不踏实。中美两国自朝鲜战争后,近百年来,再无大战,这一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但是,他对中国几十年来积淀起来的战斗力是有信心的,尤其是在高精尖武器上,有的已领先美国。可是,战争就是战争,胜败的决定因素可不只是武器一项呀。这些,他也早已明了。那么,还有什么不踏实呢?是什么呢?......对了,中美一战,已喊了几十年,但是为什么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又为何不宣而战,像是突袭,又没有任何技术含量?开战几个小时了,美国官方却始终缄默......蹊跷,是的,就是这里蹊跷......

    参谋长钱豪入:“司令员,终于开打了,我想呀,再不打,我就退休了。”

    赵挺:“媒体说你是鹰派,果然不假。”

    钱豪:“军人嘛,养兵习武一辈子,没在战场上和敌人真刀真枪干过,遗憾呀。”

    赵挺:“你向军队做动员,不会就是这样说的吧。”

    钱豪:“司令放心,这是私下情怀,向军队作的动员,还是讲大义的。现在,全军上下,士气高昂。”

    赵挺:“你不觉得美国动向有些奇怪吗?”

    钱豪:“全世界的媒体都在关注和议论。现在打仗,就像在舞台上演戏,全明摆着。但是,美国这一出,我怕是有诈呀。”

    赵挺:“兵不厌诈......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

    南海,曾母暗沙附近,美40余架战机抵达。中方特种部队飞机严阵以待,迅即开启激光和粒子武器,敌机如受到无形绳索绑缚,象一只只风筝被控制在空中。敌方欲开启核武器,发现武器控制系统失灵。

    南部战区司令部,赵挺向中南海最高统帅部报告:“报告总司令,冷冻核武器实战成功。”

    中南海作战室,华岳:“好,向你们祝贺。保持战斗士气,挫败敌人主力更大的攻击。”

    正在这时,画面上显示,一架敌机上的挂弹脱落。

    南海、南部战区、中南海,三地的目光都在凝聚在那个向下做自由落体运动的小点点上。

    飞机上一战士:“不好,那是个核弹!”

    南部战区司令部,赵挺:“海底机器人出动——”

    这时,作战区域海平面突然水花四溅,一个一人多高的鸟形物体升空,向核弹处极速飞去。在核弹几百米处,空然发出蓝色光束,并抛出机械飞索,抢在核弹下方悬停。只见那核弹竟停止下行,静立不动。说时迟,那时快,鸟形物已到,机械手将核弹控住,转身向远海飞去。

    南部战区司令部一片欢腾。

    中南海,华岳松了一口气。总参谋长夏威:“总司令,我们的核弹“冷冻”大法,完美初秀。”

    华岳:“此乃人类之福,地球之福。”

    南部战区,赵挺:“我命令,将被缚敌机,在永兴岛迫降,要善待俘虏,我要亲自见一见他们。”

    永兴岛。风平浪静。40架敌机规则排开,各机飞行员被带到关押场所。中方提供优质饮食。

    赵挺入。负责关押的军官:“报告司令,所有俘虏一言不发,举止略微有些,有些怪异。”赵挺从俘虏中走过,俘虏们漠无表情。赵挺:“对俘虏进行电子体检和心理测试,并请英语专家与之沟通。”

    赵挺与华岳通话:“总司令,捉到的这批俘虏,体内检测出纳米级机械,大脑中也有。好像是受到控制,而且,他们有中毒症状,有些器官开始变异。这种技术,我们没有,也没有情报说明美国有。难道他们在秘密发展这种新尖端机器?”

    华岳:“你是说,是这种机器在控制着人?”

    赵挺:“或者可以说,人加挂这些机器后,更强大了。”

    华岳:“有些道理,不过,这与第七舰队的当前行动还是行成不了一个完美的因果联系。”

    钱豪进入:“司令员,我军又先后捕获两批敌机,这应是敌机的全部了。”

    华岳:“这是个好消息。”

    钱豪:“是的,总司令。第七舰队失去制空权。不过,我们的特种战武器也用得差不多了,激光索和粒子锁用没了。我担心,敌人用导弹携带核弹。”

    华岳:“赵将军,你为什么一言不发,我知道,一这样,你就有奇谋良策了。”

    赵挺:“我是在观察,敌人失去制空权的情况下,为什么舰队还在前进。这是在给我们提供导弹教练耙子吗?

    钱豪:“我们的火箭军有把握在30分钟内解决它,是击碎,而不是简单击沉。”

    赵挺:“那简直是杀戮呀!”

    钱豪:“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和平是打出来的。”

    华岳:“如果美当局罢兵,我们可以放弃前嫌,坐下来谈。”

    赵挺:“我与驻金兰湾和马尼拉美军刚刚通话,他们和美国本土已失去联系。”

    华岳:“这是个严重情况。现在起,你们南部战区相机处理战场上一切事务,不必事事报告。记住,心小胆大,将军之质。”

    赵挺、钱豪:“是!”

    是夜,月朗海清。根本让人感受不到战争的氛围。永兴岛上的防空洞中,几个青年男女在谈话。

    甲男:真是的,一大早就说要打仗了,到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咱们可是计划今夜出海去乐一乐的。”

    甲女:“就是。月照碧海,飞舟破浪,多美呀。”

    乙男:“不好吧,现在全国进入战争状态,戒严啦。”

    甲女:“就你胆子小。”对乙女挤个眼:“小心妹子不要你哟。”

    甲男:“小点声。我的船就在码头上,设备和给养充足,可以在海上玩三四天啦。”

    乙女:“那,咱们走吧。”

    甲女:“走——”

    四人悄悄溜出防核防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