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病来如山倒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2120字

    大山里的晨曦总是姗姗来迟,天上的星星依然眨着睡意朦胧的眼睛不愿离去。

    在凤凰镇中学,当黎明还没有到来的时候,一天的日子就开始了。

    于是,仨儿一群俩儿一伙的学生从四面八方的村村落落汇集过来,他们肩上斜挎着书包,手里提着饭袋;有的男娃子嘴里还嚼着玉米饼子,大声打着饱嗝;有的女妮子一边走还一边梳头,用舌尖儿拼命的舔着干巴巴的嘴唇。

    忽然一群人停留在凤凰镇中学的大门外,他们使劲儿跺着脚回头张望,笑骂着最后跑来的一个睡懒觉的男娃子,然后就嘻嘻哈哈走进了大门。

    凤凰镇——坐落在燕岭山的响水河河湾,由周围十余个横亘在沟沟坎坎的自然村组成,单就凤凰镇本村来说,人家不足百余户,地儿不过千余亩,村民超不过五百口,或许你在中国的版图上根本找不到这个弹丸之地。

    八十年代初期,有好事的年轻后生查看【地方志】才发现这个地方,这里原来没有人家村落,只是在解放前‘闯关东的年代’从关内来一批逃荒要饭的人安营扎寨、休养生息,子生儿,儿生孙,孙又生子,就这样子子孙孙的繁衍下来,逐渐形成了遍布十里八乡的村村镇镇。

    凤凰镇管辖着燕岭山地区的十余个自然村,凤凰镇中学是这里唯一的一所学校。

    大清早,知了【蝉】就在白杨树上高声大叫,告诉人们又一个火热的日子开始了。

    这个偏僻的山村小学校是由一个破旧的祠堂改造的,高墙灰房,一副庄严肃穆的萧索样子,尤其到了黄昏,暮色四合,晚风乍起,眼前的校园又平添了一份萧瑟凄凉。

    葛老师是凤凰镇中学的唯一一个男老师,三十多岁的葛老师说话总是很轻柔,然而近两个月以来,葛老师的面容一天比一天憔悴了。

    班里的每一个同学都能看出,葛老师肯定是生了重病了,但是他是在每天坚持着给同学们上课。

    于是班里的那几个最调皮捣蛋的男娃子,也越来越变得听话起来了。

    葛老师站在黑板前望着同学们时,眼里往往充满了怜爱。

    炫目的阳光透过木格窗,将教室照耀得热乎乎的,葛老师的额头上已经不知不觉的冒汗了。

    葛老师并不住在凤凰镇,他的家在五里之外的葛家营,每天和他的学生们一样,早出晚归的徒步几里的山路往返于学校和家之间。

    葛老师的大名叫葛双全,真是人随其名,三十出头的葛双全已经是儿女双全,大女儿大凤八岁,小儿子大华五岁,孩子他娘葛双全的婆姨儿叫姚素芬,是葛家营出了名的美人,十里八乡的名声在外。

    故事就从葛老师一家开始吧!因为就是这样一个其乐融融的四口之家,在八十年代的某一天就差一点儿就遭遇了家破人亡的灭顶之灾。

    ……

    “起立~老师好!”

    葛老师示意站着的同学坐下,他开始在黑板上写课题,忽然他的手一抖,粉笔掉在地上,他蹲下去捡粉笔,然而他并没有马上站起来——他一手撑着地,一手扶着墙,蹲了一会儿才捡起粉笔,慢慢的吃力的站起来。

    因为讲台前有课桌挡着,没有同学发现葛老师这反常的举动。

    站起身来的葛老师一手撑着讲台,站在讲台上,开始领着大家读课文。

    “《自相矛盾》,古时候有一个人,一手拿着矛,一手拿着盾,在街上叫卖······”。

    同学们跟着葛老师郎读着。

    “这个人举起矛,向人夸口说:‘我的矛锐利得很,不论什么盾都戳得穿!’接着又举起盾,向人夸口说:‘我的盾坚固得很,不论什么矛都戳不穿它!’”

    葛老师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了。

    可是同学们并未觉查得异常,还是齐声的跟着葛老师读。

    “有人问他:‘用你的矛戳你的盾,会怎么样呢?’那个人哑口无言,不知怎样回答。”

    葛老师的领读声更微弱了,他举起了一下手臂无力地挥挥,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他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只不过有气无力的张了张嘴儿。

    这时候,葛老师双膝一弯,跪倒在讲台上——但是葛老师的一只手还使劲儿的扳着讲台的边缘。

    葛老师试图努力站起,却没成功······同学们一时都呆住了。

    葛老师抬起头望了同学们一眼,连那只扳着讲台边缘的手也无力地垂下了,最后他倒在讲台上。

    就在教室里肃静的那一瞬间——仿佛窗外的知了的嘶鸣也停止了。

    “葛老师~!”第一个叫起来的是葛二蛋,他叫得声音不大,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葛二蛋离开了座位,小心翼翼走到老师跟前,仿佛认为葛老师只不过是睡着了,怕惊醒了他的梦境一样。

    这时候,其他的同学们也发现了不对头儿,呼啦一下全都离开座位,拥向讲台,团团围住了葛二蛋和葛老师。

    葛二蛋发现葛老师脸脸上蜡黄,没有一点儿血色,发白的嘴唇微抿,额头和眼角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仿佛很安详的模样。

    “葛老师~!”

    “葛老师~!”

    “葛老师你怎么啦?”

    同学们呼唤着,几个女妮子甚至哭出了声。

    教室门开了,旁边教室的一个女老师柳红菱跑了进来,看见昏倒在地的葛老师,她开始慌了神儿,连忙叫葛二蛋和几个身强力壮的男娃子背起葛老师,离开了教室。

    葛二蛋一伙人七手八脚的把葛老师抬回了葛家营的家里,就这样葛双全莫名其妙的得了一种怪病,不吃不喝大睡不醒。

    俗话说:“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可是葛双全这病也太蹊跷了。

    凤凰镇的东边,有一条小街,哪里有一家中药铺,坐堂就诊的大夫人称老犟叔。

    这个老犟叔看病时从不多说话,仿佛永远镇定自若成竹在胸,看好了人家的病是这副模样,看不好也是这副模样,甚至看死了人仍然是这副模样,他给人的印象永远都是这个样子。

    因此上那些看好了病的,都觉得老犟叔的医术超群此病不在话下,那些看不好病或看死了人就是你不幸得下了绝症而不是老犟叔医术平庸,那副模样使人们坚信就是华佗转世也是莫可奈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