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辗转难眠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2055字

    002辗转难眠夜

    就在葛二蛋把葛老师送回家的同时,柳红菱老师也把老犟叔请到了葛家营。

    老犟叔看了葛老师的病状,心里就明白了八九成,他又抬眼看了看在炕边哭哭啼啼如花似玉美如天仙的姚素芬,他心里的把握更加十足。

    老犟叔不动声色,冷着脸搭了葛老师的脉又捏了捏肚腹,然后用双手掀开葛老师的嘴巴,轻轻“嗯”了一声就转过头对姚素芬说:“没啥大毛病!劳心过度,睡几天就好了!”

    众人大惑不解,老犟叔也不名言,只是把姚素芬叫道一边,小声说:“葛老师是痨疾过度,今后可不能任由性子来做夫妻之事,狂放不勒不当是要死人的!”

    老犟叔说完就扬长而去。

    姚素芬红着脸羞羞答答的送走了众人,守着昏迷不醒的葛双全不知所措。

    就这样一晃七天过去了,葛老师的婆姨儿姚素芬和一双儿女守着葛双全以泪洗面,夜深人静的时候,姚素芬啼啼哀怨的呼唤着葛双全,也不知是姚素芬的深情感动了那路神灵,还是葛双全顽强的生命力,这天清晨,葛双全突然的醒了过来。

    当葛双全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婆姨儿姚素芬正眼泪哗哗地瞅着他,他伸手抹去姚素芬的泪水说:“素芬~刚才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我一个人走在一条两边漆黑的小道上,走啊走怎么也走不到头,突然,对面来了一抬黑色轿子,抬轿子的人一个长着牛头,一个长着一副马面,样子十分凶恶狰狞,他俩逼着我上轿子,我非常害怕,死也不肯,他们就用鞭子抽我,用蹄子踢我,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在我想上轿子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了你呼喊我的名字,也不知从哪里来了力气,掀翻了轿子······。”

    “你个挨千刀的,知道么,你睡了七天七夜,吓死我们娘仨儿了!”姚素芬眼里噙着泪水说。

    “素芬~我饿啦!”葛双全吧咂着嘴说。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但是葛双全毕竟年盛体旺,尤其在姚素芬的悉心照料之下,不几日就恢复了精神体力,完好如初。

    葛家营的大半个村子都是葛姓人家,虽然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而且大都是老实本分土坷垃里刨食儿的主儿,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天儿过日子。每到夜晚来临,15瓦的小红灯泡一拉、房门一栓、窗帘一挂,被子一蹬,搂着婆姨儿翻云覆雨一番,然后睡得塌实,梦得香甜。

    在这个炎热的季节,葛家营的村民有睡在自己房顶的习惯,是夜,凉风徐来,特别凉爽,可以一觉睡天明。

    房顶上铺了一领大大的凉席,大凤和大华姐弟俩儿睡在中间,葛双全和姚素芬各睡一边。

    山村的夜晚来得很早,苍穹上繁星点点,葛双全躺在房顶辗转难眠,自从得病以来,他和婆姨儿还没有在一起做过夫妻的事儿,眼下他骨子里有了焦虑感,他禁不住用询问的眼神儿,凝视着自己的婆姨儿——姚素芬。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咋又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姚素芬自然明白葛双全的花花心思,他是想和她做夫妻那事儿了。

    虽然葛双全和姚素芬中间隔着一双儿女,姚素芬还是感觉到了那口子葛双全的需求渴望,她不禁将一只小脚儿伸到了葛双全的身上来回划拉起来。

    “想我了吧?”姚素芬主动的出击说。

    “嗯!这么长时间了,能不想吗?”葛双全老老实实地回答。

    “你先下去,回屋等我!”姚素芬小声的说道。

    “俩孩子都睡着了,咱俩儿一起下去。”葛双全有点儿迫不及待了。

    “你瞧隔壁葛三林家还亮着灯呢!让人家听到了多不好呀?”姚素芬指着邻居葛三林家犹豫的说。

    “那我先进屋等你,你快点儿。”葛双全掀开薄被子,下了屋顶,悄然无息地进了堂屋。

    姚素芬看那口子葛双全回屋后,故意用手轻轻拍了拍一双儿女,感觉他们确实是睡着了,于是坐起身望了望邻居葛三林家,那15瓦暗红的灯泡从葛三林家的窗户透出丝丝缕缕的微光。

    这时候,刚刚回到屋里的葛双全,在自家的窗户上接连敲了三下,催促姚素芬快点儿下来。

    葛双全在自家的窗户上接连敲了三下,催促屋顶的姚素芬快点儿下来。

    “知道啦!猴急啥子嘛?”姚素芬小声的骂道。

    姚素芬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比葛双全还着急呢!

    姚素芬不过才三十几岁,正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龄段儿,想这种事儿在正常不过啦!

    姚素芬只是想葛三林家还亮着灯,万一被听了窗根儿,岂不难为情死了!

    尤其是葛三林的婆姨儿马艳红,那可是一张破嘴儿,肚里存不住三泡屎,芝麻大点儿的小事也会被她弄得满村风言风语。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葛三林家的灯终于熄灭了,葛家营仿佛走进了梦香,四周的黑暗寂静得就像一潭水,没有一丝波澜,只有远处的一两只野猫儿声声叫欢,此起彼伏断断续续,哀怨而又迫切,听得人意乱烦心、无心入睡。

    姚素芬悄悄的下了房顶,她摆动腰肢,轻晃身段,兴冲冲的进了堂屋,她知道葛双全肯定已经等得火烧眉毛了,姚素芬很有自信:自己是葛双全百吃不厌的一道美味佳肴。

    不出姚素芬的预料,她刚一进屋,就葛双全掀翻在炕上,嘴里喘着粗气说:“臭婆姨儿~想死我了!”

    葛双全一边说着一边撩开姚素芬的短袖衫。

    “你咋没有反应~?蔫了吧唧的!”姚素芬狐疑的说着,狠狠的掐了葛双全一把。

    葛双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说:“臭婆姨儿~你要谋害亲夫啊!是不是在我养病的时候,大白菜被谁家的野猪拱过了?”

    “你彪啊~我是你婆姨儿?你急着想给自己戴绿帽子啊!”姚素芬喋喋不休地骂着,手里的活儿也没有停下来, 十分期许着葛双全能够快一点儿的威风振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