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2238字

    003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人们常说:瞎子点灯—白费蜡儿。

    姚素芬的努力一点儿起色都没有,葛双全还是无精打采,仿佛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耷拉了翅膀没有一丝的斗志。

    此时,葛双全和姚素芬仿佛坠入了十八层地狱,房屋里漆黑一片,然后就是一阵儿沉默,夜深人静,无声无息。

    午夜的月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一般,穿过窗户静静地泻在房间里,把葛双全和姚素芬的身影点缀得斑驳陆离。

    过了一段时间,月亮大概是玩累了,从云层后羞答答地若隐若现,仿佛隐藏着一丝忧愁的思绪,偶尔从云隙中投出几缕幽怨的光芒,仿佛爱被埋葬在无情的现实中,忽痛忽悲,欲歌欲涕。

    终于疲倦的月亮躲进了云层休息了,只留下几颗星星像是在放哨,它们偶尔眨巴眨巴眼睛,仿佛他们的表情告诉我们,他们都觉得很是索然无味。

    突然,村外的田间地头蛙声四起,就像某个怨妇的哀鸣,凄苦中等待风花和雪月的归来。

    ······

    姚素芬的娘家是姚家岭,在葛家营的北面,翻过一座叫石谷咀的山峰,再走5里的山路就到了。

    姚家岭在这一带除了凤凰镇以外算是比较大的村子了,每逢初一、十五都有集市,周围十里八乡的人们都会赶来置办日常所需物品。

    葛双全就是在一次赶集当中和姚素芬一见钟情的。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在姚家岭姚素芬就是一朵含苞绽放的花朵,出水芙蓉一般清丽夺目,葛双全第一次见到姚素芬就认定了她是自己要娶的女人,冥冥之中缘分就到了。

    当然,没有梧桐树,引不来金凤凰。葛双全也是葛家营能识文断字的年轻后生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姚素芬自然是一见倾心,芳心萌动。

    正所谓:分明初相识,却似非初见。如梦亦如痴,只把姻缘盼。

    有情者终成眷属,葛双全和姚素芬很快就住到了一个屋檐下,睡在了一个炕上,相继有了大凤和大华一双儿女,美满姻缘令人羡慕。

    后来,葛双全成了凤凰镇中学的民办老师,在当时是一件很有面子的差事,虽然辛苦,工资也不高,但在葛家营已经是很风光了。

    姚素芬自然是很知足,觉得自己能嫁给葛双全这样的汉子,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葛双全月月有工资进账,姚素芬也就不必和村民一起下地干农活了,没有阳光暴晒和风吹雨打,皮肤自然白白嫩嫩,无论脸蛋还是小手都像城里女人一样柔软纤细,让葛家营那些不怀好意的汉子们闲着没事都惦记着怎么能背着自己的婆姨和葛双全,找机会揩油吃豆腐。

    例如葛家营出了名的懒汉苟胜启儿就因为埋伏在响水河岸边的草丛里,偷看姚素芬洗澡,被村主任葛大棍发现了,结果被葛大棍五花大绑的游街示众,最后落了个臭名昭著的坏名声。

    有人说这是村主任葛大棍狭私泄愤,因为葛大棍对姚素芬也早有不轨之心,可是碍于葛双全是葛家营唯一的文化人,经常行走于县上镇里,交际颇广,何况又是本姓家族,平日里也只能瞅着锅里盼着碗里。

    但是葛大棍对姚素芬垂诞三尺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然而他始终没有找到乘心应手的好时机。

    葛二蛋是葛家营的邻村姚家岭的人,说起来葛二蛋和姚素芬是同村人。

    姚家岭的房舍院落毫无规则可言,家家户户各扫门前雪,低矮的土坯屋横亘在沟沟岭岭上,而且大抵是平顶或一面坡顶的模式;零零散散的仿佛围棋盘上随意散落的棋子一样。

    葛二蛋的家是村子最边缘的一幢三间土坯屋,不知为啥,它和大多数人家之间隔开了一段距离,似乎也更低矮,显得有些孤零零的。

    葛二蛋正向家里走来,忽然迎面鬼鬼祟祟走过来一个婆姨儿,她卷起衣襟兜着鼓鼓囊囊啥东西?

    由于正是夏天,人们穿得都很单薄,这婆姨儿的腰间露出了一段白白的肚皮,葛二蛋忍不住瞧了一眼。

    这个婆姨儿叫李桂花,葛二蛋该叫她“三婶儿”,她前年死了爷们儿,自己带着一个十岁的男娃过日子,生活得很艰辛,由于过得不富裕,所以净搞一些儿偷偷摸的龌龊事儿,因此她在姚家岭的名声就不咋地啦!

    李桂花也看见了葛二蛋,她抱紧了怀里的东西说:“二蛋~咋这么早就放学了?”

    “我们葛老师上课时昏过去了,三婶儿你衣襟里裹得是啥呀?”葛二蛋说。

    “唉~还能是啥呢?”李桂花伸着衣襟让葛二蛋看,又说:“二蛋~我刨了几个地瓜,给你几个吧。可别让你大伯啊知道啊?”

    “三婶儿~我不要,地瓜是大队里的财产,你这可是偷啊!”葛二蛋说。

    “二蛋~你可别这么说,大队的咋啦!总不能让我们孤儿寡母的饿死吧?”李桂花挤眉弄眼的说。

    “三婶儿~我啥也没看到行了吧?”葛二蛋说。

    “诶~!这就对了!给你几个,可甜了。”李桂花松了一口气说。

    “我不要~你赶紧走吧!省得一会儿叫别人看见!”葛二蛋说。

    “哎~三婶儿诚心给你,你就要呗!”李桂花说:“你这孩子这么听话,三婶儿也没给过你啥好吃的。”

    李桂花从衣襟里拿了几个地瓜塞进葛二蛋的书包里。

    葛二蛋拗不过李桂花也就不推辞了,他没说话转身就走。

    “这孩子~你着啥急啊?”李桂花冲葛二蛋的背影嘱咐:“这事儿~别告诉你大伯啊啊!”

    葛二蛋父母早亡,是个吃百家饭、穿千家衣长大的孤儿,李桂花说葛二蛋的大伯叫姚大壮,是凤凰镇乡政府的邮政投递员。

    农村邮政投递员是那个年代特殊的产物,属于好汉不愿干,赖汉干不了的苦差事儿。

    这个姚大壮年纪已奔四十了,他虽然早早的成了家娶了婆姨儿,可他的婆姨葛小玲却一直没有怀孕生孩子,而葛二蛋无家可归,于是姚大壮收留了葛二蛋。

    虽然,平时葛二蛋管姚大壮叫大伯,但是他们之间一点儿血缘关系也没有,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不着边际。

    姚大壮每个礼拜都要肩扛担挑,翻山越岭,长途跋涉,走遍了这一代的大大小小的村庄,有时候赶不回来,还要夜不归宿,也是十分的辛苦。

    姚大壮在家里是一个极为霸道的大男子主义者,在家专横跋扈、态度粗暴,让葛二蛋感受不到一丝一丝的家之人情味儿,最让葛二蛋看不过的是葛大棍对葛小玲开口就骂,扬手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