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4逆来顺受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1077字

    004逆来顺受

    其实,用现在的说法姚大壮的邮政投递员就是个临时工,没有啥只得炫耀显倍儿的。

    但是姚大壮一年到头总是把偏分发梳得油光锃亮,一身穿着廉价布料做的‘列宁装’,自我感觉良好,把自己当成城里人儿似的。

    葛二蛋随着姚大壮的辈分儿,叫姚大壮的婆姨儿葛小玲为大娘,葛小玲是葛家营的人,嫁到姚家岭十来年了,是个逆来顺受极为温顺的妇女,只有她对葛二蛋有母爱一样的温暖。

    姚大壮就不一样了,他不但对葛二蛋不待见,也对自己的婆姨儿葛小玲不待见,仿佛就是个神棍恶魔,因为葛二蛋常常在半夜里听到姚大壮毒打婆姨儿葛小玲的情况发生。

    ……

    有一次半夜里,姚大壮的骂声吸引了葛二蛋,他趴在土坯房窗沿儿边,眼光飘进屋里,紧接着,他听见葛小玲无精打采地说:“都后半夜了,还不睡啊!”

    “睡你个球啊!你她娘的憋着使坏,不想让我有儿子对吧!”姚大壮气急败坏的骂道。

    “你折腾了好几回都不行,这也怪我啊!”葛小玲怯生生的反驳说。

    “不你娘的怪你还怪谁,你这块破盐碱地连咋就不长庄稼啊?!”姚大壮怒气未消发狠的说。

    “是你散不成种子,还祈求出苗啊?!”葛小玲的声音很小。

    这时屋里传出来清脆的“啪啪”之声,那一定姚大壮扇葛小玲耳光的响声,葛二蛋这样想着,不由打个冷战。

    “你还犟嘴!”又是“啪啪”的两声。

    “我尿急!要去茅厕!”葛小玲满腹委屈有颇感无奈地说。

    姚大壮扇了葛小玲几个耳光之后,怒气也消了许多,身板更像是一只泄了的皮球一样,从葛小玲身上滑落到炕上,他夸下那只小鸟儿的翅膀仿佛受了伤一样,垂头丧气的耷拉了脑瓜儿!

    蜡烛熄灭了,房屋里漆黑一片,然后就是一阵沉默,夜深人静,无声无息。

    这样的情形,一次、二次、三次······无数次之后,葛二蛋终于明白姚大壮有病,他是个虐待狂儿。

    有时候,葛二蛋的骨子里有一股恣意的暴力冲动,他真想冲过去,杀它个干干净净!

    ……

    往往心事和现实都在无限的转换,思虑之间,葛二蛋就快走到家门口时,这时有个年轻的婆姨儿带着两个汉子从他家里出来,其中那个婆姨儿打量着葛二蛋问:“你是不是葛二蛋啊?”

    葛二蛋迟疑地点了一下头。

    这年轻的婆姨儿是凤凰镇乡政府的干部名叫许婷婷,听说是大城市来的知识青年,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来到山村,后来和凤凰镇的农民姚石磊结了婚,才在这穷乡僻壤扎了根儿,这两年仗着有些文化墨水进了乡政府。

    “今天姚大壮摔了脚,我们把他送回来了······。”许婷婷说。

    葛二蛋一听,不待许婷婷说完,就快步往家里走。

    许婷婷一把扯住了葛二蛋说:“别担心~没伤着筋骨,在家养几天就行了!我们买了一些鸡蛋,想着给他煮着吃!”

    葛二蛋点了点头,进了家门。

    一进屋,葛二蛋就看见姚大壮躺在炕上,葛小玲在一旁恭恭敬敬的侍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