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阳光下的罪恶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1680字

    007阳光下的罪恶

    话说葛老根死后不久,葛二蛋家里就多了另一个汉子经常走动,这个汉子就是祝三呆。

    这个祝三呆是祝伯儒的儿子,祝伯儒是梨树沟这一带有名的大户有钱人家。

    在梨树沟有这样一个传说:梨树沟有个得道成精的黄鼠狼大仙。

    黄大仙脾气刁钻古怪,而且喜怒无常,常常凭着变幻无穷的神通广大,率领成群结队的小黄鼠狼,随心所欲地把梨树沟的财富东倒腾西倒腾,使这家穷了,那家富了。

    在男人们还兴梳辫子的最后几年里,黄大仙精看上了祝家。

    于是祝家出了祝伯儒,考上清朝最后的一科举人老爷,后来大清吹灯拔蜡以后,祝伯儒凭着‘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肥差荣归故里,当上拴马车、养长工的土财主。

    这些年以来,梨树沟是穷人更穷了,富人也穷了,唯独祝家的家境越来越殷实富裕。

    葛二蛋的家在梨树沟的村边有三间土坯房,一道篱笆墙,围着一个杂草丛生的小院落。

    这一天,葛二蛋推开栅栏门,就听到房屋里有嘻嘻酥酥的说话声。

    “大白天的~你~咋~来~了?”葛大嫂的声音不是很高,但是依旧穿过破损不堪的木格子窗,真切的飘进了葛二蛋的耳朵里。

    “想你了呗!还管是啥时候?”祝三呆的声音葛二蛋已经很熟悉了,尽管他有意压低了嗓子。

    葛二蛋还是吃了一惊。

    葛二蛋踮起脚尖、伸头瞪眼的往木格子窗里瞧。

    土坯房房子里光线暗淡,葛二蛋定睛仔细观瞧,终于看清了祝三呆和他娘葛大嫂面对面的站着。

    “大妹子~,俺想死你了!”祝三呆伸出手抓住了葛大嫂的手送到他的嘴巴边,两个人亲拥在一起。

    葛二蛋一下子呆住了,这是啥个情况?

    “你个挨千刀的~咋猴急啊!还以为你该死屌朝上了呢?!”葛大嫂骂着嘴巴就迎了上去。

    葛二蛋看着祝三呆搂着他娘葛大嫂,土坯屋里空气中慢慢的开始弥漫了丝丝缕缕的怪异味道。

    葛大嫂更加用力地抱着祝三呆,什么也不再想,忘记了一切顾虑,双手紧紧抱住祝三呆的狗熊腰,仿佛十分害怕失去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祝三呆仿佛是在草原上奔走觅食的孤狼饥饿无比,又仿佛一条冬眠的毒蛇突然惊醒了,吐出毒信儿要吞噬葛大嫂。

    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就在葛二蛋的眼皮子底下,他的亲娘葛大嫂竟然和梨树沟里最最龌龊最最猥琐的祝三呆搞到了一起,这是葛二蛋无法接受的。

    葛二蛋难过的闭上了眼睛,也把所有的怨气一起关进了脑子里。

    阳光下的土坯房这竟是如此的丑陋,但是土坯房里无耻的蛊惑力,撩拨着葛二蛋青涩懵懂的心灵。

    葛二蛋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一切,可是……葛二蛋不能不承认,这种充满无限罪恶情景,就像天边的七彩虹一样美丽璀璨,已经在葛二蛋的心田里埋下了发芽的种子。

    葛二蛋家的土炕就在土坯房里的窗台下,葛大嫂的脸儿朝着木格子窗外,刺目的阳光从破烂的窗纸空洞间直射进来,照得她双眼发黑没有看见窗外的葛二蛋。

    葛二蛋趁机蹲下了身子,没有被发现。

    土坯房窗户外,偷窥听房的葛二蛋徘徊在凄迷难过的情绪中,那些蛰伏于潜意识里的原始梦欲就像冬眠的大蟒蛇突然惊醒了,猛然吞噬了葛二蛋的某种最脆弱无助的神经。

    木格子窗里飘荡出的汗臭味,混杂在嘲湿的空气中,郁结在葛二蛋的哽嗓咽喉,久久的挥之不去。

    迷茫夹杂愤懑让葛二蛋如鲠在喉,目光呆滞乞怜一般的探向天空,然而天空无语,太阳依旧热烈,老天爷儿咋就不开眼啊?

    阴测测含冰的眼睛留下凄凉的泪水,泪水让葛二蛋变得坚强,他紧握双拳、强压心头的怒火,此刻他只感到自己从今以后就将失去某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葛二蛋家的土坯房里祝三呆和葛大嫂还在有滋有味的偷吃野味,而土坯房外的葛二蛋,心尖上仿佛是被钢针刺了一样疼痛,没有眼泪只有血流。

    唉!有些东西一旦丢失,就永远也别想再找回来啊!一个重大的决抉即将改变葛二蛋的一生。

    葛二蛋四下寻找,篱笆门外一个栓驴的木桩硬生生的被他拔了起来。

    “他娘的~你这骚蹄子就是个吸人精血的狐狸精!老子情愿死在你身上!”祝三呆由衷的骂了一句。

    这时候,提棍在手的葛二蛋,已经血贯瞳仁,心中早已杀机四起,杀孽的火焰弥漫周身。

    常言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危险就像潜伏在野山谷里佌着獠牙张着血口的疯狗野狼一样,冒着绿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猎物,杀机无时不在,转瞬之间疯狗野狼就会扑过来把猎物撕成碎片,连害怕讨饶的时间都没有。

    “狗贼拿命来!”一声断和犹如晴天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