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2你胆儿也忒大啦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2053字

    012你胆儿也忒大啦

    葛玉花对于葛二蛋的情愫是一种情窦初开的表现,是一种第六感觉的天外来仙。情窦初开像一台戏,甚至比戏还诡秘。

    是有了情窦初开才有了发生在情窦初开里的故事,还是有了情窦初开里的故事才有了情窦初开?又有多少人能解释清楚?

    古人有词一阕写得正好,不妨拿来一用: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

    证候来时,正是何时?

    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

    转眼好多天过去了,又是一个崭新的清晨,一场大雾悄无声息的淹没了葛家营,天地一片迷茫。

    葛二蛋独自一个人扛着一根儿长竹竿,竹竿的另一端系着十多个用干苇子编成的篓子,篓子里散了一些黑豆饼,他的手里还提着一捆削尖了的短木棍,两只脚“吧哒吧哒”的踩在沿街的土道,在白茫茫的雾霭下向村外的响水河走去。

    昨天夜里,姚大壮连卷带骂的对葛二蛋训斥了多半宿,骂葛二蛋是个吃白食的寄生虫,全家就依靠他,真是白瞎了。

    突然,葛二蛋的身后面隐约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声:“二蛋~,二蛋~……”

    葛二蛋停了下来,他听出是大娘葛小玲的叫声,于是回转身朝雾中喊道:“大娘~我在这!”

    葛小玲沿着小路气踹吁吁跑到葛二蛋跟前说:“二蛋~,你别跟你姚大伯怄气了,他最近脾气不好,跟我回去,这大雾天儿别迷糊了!”

    “这咋能?你快回去吧,告诉姚大伯~我没事的。”葛二蛋说。

    “二蛋~,你可要小心呀!”葛小玲关怀地摩挲下葛二蛋的头说。

    “放心吧!捉鱼摸虾~对于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葛二蛋自豪的说。

    葛小玲迟疑地转身走了。

    葛二蛋见葛小玲消失在雾中了,他继续向村外走。

    路途虽然泥泞,葛二蛋只用了一顿饭的工夫就来到了响水河。

    葛家营这一带正处山谷,地势偏洼,每逢雨季,十年九涝,所以地里只能种高秸秆的农作物,比如高粱、玉米之类的粗粮,因为一旦发生洪涝,不至于没顶,洪水一退,培土扶正,还能多少有些收成。

    响水河边长满了芦苇,葛二蛋脱下衣服,团成一嘎达,堆在一棵小榆树的枝杈上,身上只留下缝着补丁的裤头向水里走去。

    这个清晨,河水还是很凉,葛二蛋不又得激灵灵打个冷战。

    然而葛二蛋没有犹豫,他拨开芦苇荡,一步一步的向河中走去。

    河水已淹没了葛二蛋的大蹆根,他回头望了忘河岸,河边的的树影已被浓雾吞噬了,白茫茫一片没了踪迹。

    葛二蛋将长竹竿斜插在河水水里,放下一个竹篓,用短木棍固定好,抓一小把黑豆饼放进篓子里中。

    在葛二蛋把最后一个竹篓放进水里,他突然隐隐听到不远处传来急切的呼救声:“救命~救命啊……。”

    葛二蛋略微迟疑了一下,机警地挺直了腰,一只手手拢住耳朵,仔细的辨别声音的来源。

    葛二蛋终于听真切了,呼救声是从上游传过来的,而且是一个姑娘的声音。

    葛二蛋急忙手持长竹竿,寻着喊叫声,趟着河水往上游蹒跚而去。

    “你在哪儿啊?别慌~我来救你了!”葛二蛋一边高声喊,一边给那姑娘打气。

    “我在这~救救我~~~。”从上游的浓雾中再次传来姑娘带着哭腔的呼救声。

    葛二蛋听到姑娘的叫喊声,又高喊道:“别乱动~我来了!”

    葛二蛋用长竹竿在河水里探着深浅,循着茫茫雾霭中断断续续地呼救声,小心翼翼地趟着河水前行。

    这时候,河水已经河葛二蛋齐腰深了,他有一点害怕了,怕自个儿也陷进烂草淤泥里。

    就在这时,葛二蛋隐隐约约地看到茫茫雾霭中有各模糊的人影,那姑娘正扬着双臂在那里挣扎,看见葛二蛋就仿佛看见了救命的稻草,她向葛二蛋哭喊道:“我不行了~我被水草缠住了!”

    葛二蛋急忙又向前趟了几步,然后把长竹竿向那姑娘伸过去,喊道:“别慌~快~抓住竹竿子!”

    那姑娘伸手来抓葛二蛋伸过来的竹竿子,慌忙之中没有够到。

    葛二蛋又不顾一切往那姑娘靠近了几步,那姑娘终于抓住了竹竿子,死命地攥住再也不放手了。

    “攥紧了~我把你拉出来!”葛二蛋喊道。

    葛二蛋用了吃奶的力气,那姑娘身体慢慢的向葛二蛋这边挪动,渐渐地,葛二蛋终于把那姑娘从水草的缠绕中解救出来。

    葛二蛋累得满头大汗,那姑娘也大口地呼哧喘气。

    “谢谢~!”那姑娘说。

    葛二蛋不敢怠慢,他拽住那姑娘的胳膊说:“快~咱们得赶紧回到岸上去。”

    这时那姑娘抬头一看葛二蛋,憔悴的脸上立刻显出极其吃惊的表情,不禁叫了声:“你~葛二蛋~~?!”

    葛二蛋也陡然的大吃一惊,不敢相信的说:“是你~~葛玉花!”

    葛玉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面前的的确确就是她的同学葛二蛋,再一次吃惊的说:“葛二蛋~真是你啊!”

    这时候,葛二蛋也回过神儿来,他半是责怪半是关心地说:“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这鬼天气跑到响水河干啥?小命不要啦!”

    “我以为太阳一出,雾就散了,哪知道大屋更加厉害了。”葛玉花看着葛二蛋惊魂未定地说。

    “你也来捉泥鳅掏河虾?”葛二蛋问葛玉花。

    “嗯哪~我小弟生病了不爱吃东西~嘴馋~他最爱吃炸小虾……。”葛玉花说。

    “你胆儿也忒大啦!”葛二蛋说。

    “雾太大了,我一进河里,就都看不清了,一下子就懵了~就~就~幸亏遇到了你,要不~小命没了。”葛玉花心有余悸地说。

    葛玉花的话提醒了葛二蛋,他往四面一看,全都是朦朦胧胧的一个摸样。

    “完犊子了~我也辨不清方向了?!”葛二蛋泄气的说。

    “葛二蛋~咱们还能回去吗?”葛玉花惊恐地问葛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