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6豆腐西施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1987字

    016豆腐西施

    就在葛家营的夜晚来临之前,却发生了一个极为蹊跷诡异的事情。

    葛家营的村民们都是靠天吃饭土里刨食的农民,但也有一家人偏偏是羊群里跑骆驼做起了小本生意,卖米豆腐。

    这家人的女主人就是人称‘豆腐西施’的王思雅,一个三十来岁的俏婆姨儿,来她摊子前站着坐着蹲着吃碗米豆腐成了很多汉子的一件美事儿。

    王思雅黑眉大眼,面如桃花,曲线婀娜,体态动情,让女人见了也不由得由衷赞美一下。

    当然‘豆腐西施’的称谓,自然有一种调笑的意思,说她是西施,有点儿过誉了,大多数人还是冲着她做的米豆腐而来。

    王思雅性情柔顺,待客热情,不分生脸熟面,不论穿着好坏,都是笑脸迎送,再加上米豆腐鲜嫩,作料独到,随意添汤,所以她的生意很是红火。

    据传王思雅的老娘早年间曾是十里洋场的一个风月女子,后来和一个小伙计私奔,逃到这大山里,隐姓埋名,以卖米豆腐为生。

    后来王思雅出嫁那一年,她的爹娘双双去世了,她跟着爷们儿耿晓峰过起了男耕女织的日子,卖米豆腐,还是近两年的事呢。

    这倒不是王思雅承袭了啥祖业,是饥肠辘辘的苦日子逼迫她要活下去渴望。

    “西施姐!一碗米豆腐多放辣椒啊!”

    “好咧~,只怕待会儿辣得你翻白眼儿!”

    “那好啊~正好西施姐给吹吹!”

    “有罪喷粪!?”

    “西施姐!再来二两老白干!”

    “老白干咱儿不卖,要喝你得去酒馆。”

    “西施姐,来碗豆浆泡豆腐,我就喜欢吃你‘白嫩的豆腐’。”

    “缺德鬼儿,要吃回家找你婆姨儿去,要不你下辈子没舌头!”

    于是,只要你肯花上一毛钱儿,就可以看到一张迷人的面孔和醉人的微笑。

    人有千心,性有万种,自然有高尚也有卑劣,这些或高尚或卑劣的梦欲也许会纠缠某些人的一生,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王思雅早已历练的如鱼得水,八面玲珑了,就是骂人,王思雅的眼睛里也是含着温柔的微笑,嗓音也和唱歌一样的好听。

    平日里王思雅的销售地儿是距葛家营5里地之外的凤凰镇,每逢姚家岭集日的时候她就赶集卖米豆腐。

    现在,王思雅做完一天的生意,正肩挑担子从凤凰镇往葛家营走。

    太阳就要落山了,余辉正撒在大山里一条弯曲的羊肠小道上。

    转眼间日落西山,远远紧紧的景物都逐渐模糊起来,天光也黯淡下来。

    王思雅快步来到一块杂草丛生的空地上,这里原本是清朝末年一个官宦人家的祖坟墓地,解放以后,随着新风气的运动,几乎都平掉了,但是还有些当地人仍然迷信这里的风水,胡乱埋些亡灵,久而久之便成了一处乱坟茔。

    本来大多数人忌讳在此地停留,而王思雅从凤凰镇一路走来,到这里已经走了大半儿的路途,到这里就累了,所以每过此处,总要放下担子歇息片刻。

    王思雅放下担子,坐在一块已经躺倒的石碑上面,看着西山的太阳是如何隐没于山的那边,看太阳的余辉是如何渐渐失却颜色。

    就在王思雅看得出神的时刻,一位白胡子老头忽然从乱坟茔里冒了出来,慢慢的朝她走过来。

    “女掌柜~罐儿里可还有吃食?”王思雅闻声望去,只见一位白胡子的老头,突兀地站在王思雅跟前拱手施礼说。

    王思雅对突现在眼前的白胡子老头有几分奇怪:他是从哪里来的?再看白胡子老头的衣着也不似常人,显得整洁飘逸,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下的头皮油光锃亮,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明目炯炯有神。

    王思雅不敢怠慢,她懂得生意经—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于是便没有再多想啥,迅速起身说:“还有一些底儿,这就给您盛一碗!”

    王思雅边说边从扁担的一头儿抽出一条板凳请白胡子老头坐下,盛上一碗米豆腐,放些作料端给白胡子老头。

    白胡子老头接过米豆腐的碗,用勺子搅着碗说:“怎闻不见一点儿油香?”

    王思雅这才想起,她忘了在米豆腐碗里滴香油,于是便连忙拿起香油瓶,从瓶中提出一段麦秸秆儿。

    在那个物质及其贫乏的年代,葛家营的人吃香油,都是用细细的麦秸秆蘸一蘸滴在米豆腐上,星星点点的为了节省。

    可是当王思雅给白胡子老头麦秸秆滴香油时,却见香油瓶儿已经见底儿了。

    无奈王思雅只得把香油瓶儿倒过来亮给白胡子老头说:“不瞒您说,真的没有香油了!”

    白胡子老头看看王思雅手里的空香油瓶儿,知道王思雅没骗他,也就不计较了,开始才安心吃起了米豆腐。

    不一会儿,这位白胡子老头把一整碗米豆腐吃完,开始不住的打量眼前的王思雅。

    “敢问这位女掌柜是哪村人?”白胡子老头说。

    王思雅听胡子老头说话,分明是位识文断字的老学究似的,说话文绉绉的让她心里有一点儿好笑。

    王思雅正想回答白胡子老头的问话时,忽然又有几个人突然出现在眼前,而且都闹哄哄的要吃王思雅的米豆腐。

    王思雅来不及琢磨着这些人的来路源头,忙呼呼的逐一为他们盛米豆腐,她在豆腐锅里左刮右刮,作料用尽,总算为众人再凑成几碗米豆腐。

    那一干人等捧起碗吃起来,也顾不得米豆腐缺油少盐有无滋味了。

    “乡亲们儿~有买有卖,别忘了给女掌柜银两啊!”

    这时白胡子老头方站起来说完此话,率先从衣兜儿里摸出几个大钱,咣啷啷扔进王思雅的钱箱,向王思雅拱拱手,旋即消失在暮色中。

    王思雅莫名其妙的心发慌起来,头发根儿发麻,汗毛孔发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