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7太阳晒屁股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1423字

    017太阳晒屁股了

    那一干人等果然也效仿白胡子老头将一个个大钱小钱扔进王思雅的钱箱,接着便追随白胡子老头纷纷遁世不见了??????夜幕下,王思雅赶忙收拾好了家伙器具赶路回家。

    王思雅一边走一边想,快要进村时才觉出刚才的事有几分的蹊跷—这些人哪村的?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呢?

    王思雅回到家里的时候,耿晓峰已经做好了晚饭。

    王思雅刚赶了5里的山路,肚子早就‘咕咕’叫唤了,她把钱箱递给耿晓峰自顾自的吃饭了。

    耿晓峰打开钱箱开始清点一天的收入,突然他惊愕的大叫起来。

    “思雅~你看这是啥?”耿晓峰的声音已经变了调。

    王思雅朝钱箱里望去,看见了钱箱里除了零零散散的钢蹦之外,多了几枚古老铜钱,还有一摞纸钱。【活人祭奠往人时烧的纸钱。】

    王思雅看见纸钱就明白了在乱坟茔发生的一切,她的疑惑也解开了,便对耿晓峰讲起了刚才的经历。

    耿晓峰对王思雅说—他小的时候听老一辈人说,老年间村里就有个做生小贩意的就乱坟茔前遇到过这样的事。据说那个买卖人回到家盘点钱箱时,发现钱箱里的纸钱后吓得摔了一跤,从此一病不起,人们说他遇见了鬼。

    耿晓峰说完,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王思雅。

    王思雅却淡淡一笑说:“咋~?你是怕我摔倒吧?没事儿~我不怕!邪不压正,这是我的造化。对了~原来鬼也没有啥稀奇的,知道饥饿,知道碗里少了香油,作而且人家还给了钱。”

    耿晓峰说:“那是纸钱!”

    王思雅说:“他们哪有钢蹦呀。”

    后来,耿晓峰背着王思雅把那些纸钱烧了,整天疑神疑鬼的犯嘀咕病,用现在的话说得了抑郁症。

    王思雅的这次经历虽然她自己满不在乎,但是在凤凰镇这一带的几个村子都引起了纷纷恐慌,纷纷传说乱坟茔闹鬼,而且越传越邪乎,就是大白天再也无人敢去哪里了。

    ......

    盛夏的夜晚,葛二蛋只穿了一条小裤衩,四脚八叉的躺在土炕上。

    也不知道时间到了几点,葛二蛋迷迷糊糊的听见葛小玲的声音。

    “二蛋~太阳晒屁股了!”

    葛小玲的纤纤玉手轻轻地摸索着葛二蛋的头发,紧接着她轻轻的划过葛二蛋的脸颊,既而又在葛二蛋强壮的肩膀停留了好一阵子,然后再抚过葛二蛋平坦的小肚腩。

    葛二蛋感觉得有点儿痒痒的,他不过还是忍住了。

    葛二蛋感觉很遐意,他从心底里很是喜欢这个感觉,所以他宁愿假装睡得像个死猪一样。

    葛小玲的手在葛二蛋小肚上停了许久,葛二蛋以为她会就此收手了,可是葛二蛋错了,葛小玲的手还是继续慢悠悠的探了过去。

    “噗噗噗~噗!”一个高亢婉转的屁声来得正是时候。

    葛二蛋的这个响屁把葛小玲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不但把她的手吓了回去,整个人也一闪身溜出了葛二蛋的小屋。

    葛二蛋从心里十分感谢他这个响屁儿,因为这个响屁解放了他自己,避免了他和葛小玲之间的尴尬。

    如果要说心里话,葛二蛋更讨厌这个响屁,因为葛小玲令得他很是舒坦享受。

    临近晌午的时候,太阳还躲在云彩里,今天是个假阴天,不算太热。

    石咀峪的玉米坡远远看去,灰蒙蒙的,像一片轻烟,又给人一种悠然朦胧的感觉。

    葛二蛋和葛小玲在玉米坡地里干活,从早上一直干到太阳当头。

    周围附近劳作的农人们陆续收工了,说说笑笑地从玉米坡边经过。

    “大姐~,咋不见你家的姚大壮下地干活呢?”李桂花故意含着阴笑问葛小玲。

    “他是有一点儿杂事儿,来不了。”葛小玲支吾地答应着。

    “杂事嘛?是不是留着体力到晚上~你好用他梨你哪块咸碱地儿吧!”李桂花装做一本正经地说着荤话。

    葛小玲是个规矩少言的人,多年来严守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为妇之道,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李桂花,只能不言语以示抗议。

    葛小玲埋着脑壳不开腔,这可气坏了一旁的葛二蛋,他抬起头冲着李桂花发起了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