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我们会下地狱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1346字

    019我们会下地狱的

    “你不会忘记的!”林宏泉双手捧着柳老师的下巴深情的说:“你的眼睛就像不停扇动翅翼的黑蝴蝶一样美丽。”

    柳老师哭了,两行清泪默默流淌,顺着她的脸颊滴在了林宏泉的手上,她说:“事到如今,还说什么疯话?我们不能一错再错了!”

    柳老师开始只是哽咽抽噎,随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嚎啕大哭起来,葛二蛋第一次看见柳老师如此大放悲声。

    林宏泉轻轻地伸出手,抚模着柳老师的瘦削的双肩,然后轻轻的搂过她身体。

    柳老师摊倒在林宏泉的怀里,不停地抽泣着,她的泪水打湿了林宏泉的衬衣。

    “好妹子,不哭了!”林宏泉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深情地说:“你不爱我了吗?”

    “啊~~!”柳老师声泪俱下,倒在了炕上。

    “那年在红河谷,我们去凫水逮鱼鳅,咱俩在水中~~!”林宏泉的娓娓道来。

    “不不不~你不要说了。”柳老师说。

    林宏泉趁势抱紧了柳老师,柳老师并没有反抗,脸色绯红飘浮着迷惘,思绪早已经纷飞到了如烟的往事里。

    柳老师的手向上扬着,不经意地摆放在林宏泉的脖子上,仿佛款款而舞的水草,在风中轻歌曼舞。

    “我们会下地狱的~!”柳老师低声的忏悔。

    蛰伏于葛二蛋心底深处的一条大毒蛇慢慢地从冬眠中苏醒,然而每一步都是茫茫然,不知所措,他无助的眼光求援似的探向天空。

    葛二蛋感到很是无助,惊慌失措的逃离了。

    葛二蛋漫无目的地在凤凰镇中学周围转悠着,突然他发现了葛玉花的身影,不由得站住了脚。

    葛二蛋迟疑地向前走去,轻声道:“葛玉花。”

    “二蛋哥~你来找我吗?”葛玉花慌乱地说。

    “你还好吗?那天在在响水河,没吓着你吧!”葛二蛋憨笑着说。

    “你还笑~?那么大的雾霭,简直把我吓死了,两只脚被水草缠住,烂泥一个劲儿地往下吸~~。”葛玉花低垂着头说。

    “幸亏你没走得太深。”葛二蛋说。

    “谁知道那天的雾霭一下子变得那么大那么严重,呛喘不过气来~我以为我完了……。”葛玉花抬起头来说。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妈?”葛二蛋笑着说。

    “那时候我真的感觉自己不行了,一下子听到你的声音,仿佛突然之间菩萨显灵了!” 葛玉花深情的说。

    “你咋没上课?”葛二蛋问。

    “我弟弟在卫生院瞧病,我去看他了。”葛玉花又低下头,用手指头儿缠绕着垂落在胸前的辫梢儿说。

    “咋样?不见好吗?”葛二蛋问。

    葛玉花半天不语。

    “你就直说呗~跟我啥不能说的。”葛二蛋说。

    葛玉花看着葛二蛋,欲说又止。

    “你咋不说话了呢?”葛二蛋问。

    “他发高烧~烧抽风了~恐怕要落下了病根儿。”葛玉花断断续续的说。

    葛二蛋吃惊地看着葛玉花。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三病五灾的~你别着急。”葛二蛋说。

    “我就这么一个弟弟。”葛玉花一下抬起头,两眼闪出泪花儿说。

    葛玉花掩面而泣,两肩一耸一耸的。

    “你别哭~你哭啥呀?你不是想认我~做哥哥吗?一切都有我啦!”葛二蛋信誓旦旦的说。

    “好~!你就是我亲哥哥!”葛玉花不由嘴角掠过一丝笑意的说。

    “咱俩儿别跟电线杆子一样傻站着了。”葛二蛋笑着说。

    “那咱们就找地方坐坐。”葛玉花说。

    两个人边走边继续谈话。

    “有个哥哥真好!”葛玉花说。

    “我比你大一岁~我就是你哥。”葛二蛋笑着说。

    葛玉花笑而不语。

    “咋啦?我给你当哥不够格?”葛二蛋说。

    “我没说不够格,可是……。”葛玉花说。

    “你是怕我对你不好?”葛二蛋说。

    “我是说我……。”葛玉花吞吞吐吐说了半句话。

    “你不喜欢我?”葛二蛋不解地问。

    “不是~你就别问了。”葛玉花低下头,轻声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