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2得饶人处且饶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1203字

    022得饶人处且饶人

    葛二蛋居高临下地看着胖大海,知道他虽然看起来一幅硬骨头的架势,但其实心里已经非常害怕,如果不害怕,额头上又怎么可能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汗水?

    胖大海一直死死地盯着葛二蛋手里的白酒瓶,此时一看吓得魂飞魄散,看这白酒瓶抡下来力道十足的样子,肯定是玩真的,他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搁在桌面上的手先是一阵痉挛,眼看着白酒瓶就要砸到手上,胖大海猛地用力一缩手,离开了桌面。

    “砰~!”

    白酒瓶狠狠地砸在桌面上,玻璃渣子四初飞溅。

    “啊~!”

    围观的人十几秒之后才一齐发出一声惊叫,看着已经瘫坐在藤条凳上面无人色的胖大海,其实葛二蛋并没有真的砸胖大海的手指,白酒瓶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绕开了胖大海的手指,直接砸在桌面上,也算是葛二蛋放了胖大海一马。

    葛二蛋撇了撇嘴,不屑地说:“爷们儿~~这才叫耍光棍!”

    葛二蛋说完,看也不看胖大海,拉着葛玉花说:“玉花~,咱们走。”

    胖大海一伙心有余悸的看着葛二蛋领着葛玉花慢慢远去,没在讨要说法。

    葛玉花紧紧地依偎着葛二蛋,整个身体贴在葛二蛋怀里,双手也紧紧箍住葛二蛋的身体。

    葛二蛋反而不知所措起来,双手不知往哪里放是好。

    葛二蛋没有说话,眼睛凝视着葛玉花。

    葛玉花见葛二蛋一直盯瞅着自己,就娇嗔的说:“你今儿个咋老这么盯着我,小心看到眼里出不来了!”

    “我就是瞅不够你!”葛二蛋说。

    “那你把我当成画贴在你家墙上吧。”葛玉花‘噗哧’笑出了声。

    “怪不得书上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葛二蛋说。

    “切~我可不是东施西施的,我就是我~葛玉花!”葛玉花说。

    “你在我心中就是西施。”葛二蛋含情脉脉的说。

    “二蛋哥~还有一句话叫—书中自有颜如玉!你咋就辍学了呢?咱俩儿可以一起考到山外边的城县里去多好呀!”葛玉花不无惆怅地说。

    一提到上学的事儿,葛二蛋沉默了。

    葛二蛋心有不甘,心里也有许多恨。

    葛二蛋恨姚大壮,可是姚大壮毕竟不他亲爹,而且养育他这么多年,又有什么好埋怨的?至于他的亲爹,葛二蛋也恨不起来,虽然有时他想—“你个老东西就图舒坦一会儿,造出个我来,却让我在世界上受这份折磨!”可亲爹也是个冤死鬼啊!他的亲娘他也恨不起来了,虽然说善恶有报,她也死得很是凄惨了,纵然她死有余辜。

    迷茫夹杂愤懑让葛二蛋如鲠在喉,目光呆滞乞怜一般的探向天空,然而天空无语,太阳依旧热烈,老天爷儿咋就不开眼啊?

    现在在葛二蛋心中只有葛小玲和葛玉花是他至亲至爱的人啦!

    葛二蛋想心事,葛玉花也不说话了,两个人默默无语的走出了凤凰镇,穿过乡间小道,两边是一望无际青纱帐一般的玉米地,玉米秆儿直立着笔直的腰板,探出尖尖的脑袋,好奇的观望着整个世界。

    突然,葛二蛋抬头看看天,见西边有阴云飘来,渐渐地越来越浓重了,就对葛玉花说:“天要见雨了,我送你回葛家营吧。”

    “好的。” 葛玉花答道。

    葛二蛋和葛玉花一前一后快步朝葛家营走去。

    雨很快就下了起来,葛二蛋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看园人的草棚子,忙对葛玉花说:“快~咱们儿到瓜棚里避雨。”

    两个人一溜儿小跑,进了草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