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3你是男子汉,可你不是大丈夫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910字

    023你是男子汉,可你不是大丈夫

    外面的雨哗哗下着,而且越来越大。

    葛二蛋和葛玉花坐在草棚子里的玉米秸堆上。

    “幸亏有个草棚子,要不咱俩都得淋成落汤鸡了。”葛二蛋说。

    “这是黏糊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葛玉花担心地说。

    “这雨来得正好,人不留人,天留人,就咱俩~一堆儿坐在这疙瘩看雨天情景。”葛二蛋却兴奋地说。

    “下这个么大雨,我不在家,他们会担心的。”葛玉花说。

    “你是不是穿得少了,冷不冷?”葛二蛋向葛玉花这边靠拢了一点儿,体贴地说。

    “刚才一路小跑,现在还有点儿热呢。”葛玉花说。

    “你要是冷~就说话,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穿。”葛二蛋说。

    “我才不穿你的脏衣服呢。”葛玉花娇嗔的说。

    葛二蛋快速脱下衣服,大大咧咧地说:“能暖身子就中行~你管脏不脏呢。”

    说话之间,葛二蛋就强行给葛玉花披在身上。

    “我不穿~还是你穿吧,别凉着。”葛玉花心疼地说。

    “我是男子汉大男人,凉一点儿没关系!”葛二蛋说。

    “你是男子汉,可你不是大男人。”葛玉花咯咯笑着说。

    这时,葛二蛋一下子将葛玉花搂在怀里说:“我想成为你的大男人了,你愿意吗?!”

    “你想啥呢?谁认识你这个大男人啦?”葛玉花说。

    “你不认~我认就足够了!”葛二蛋使劲地箍紧葛玉花说。

    “你的身体真棒~真暖和!”葛玉花惬意地仰靠在葛二蛋的怀里,羞怯而高兴地说。

    “要是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葛二蛋梦呓般的轻轻耳语的说。

    “这样真好!”葛玉花也沉醉在幸福之中说。

    葛二蛋轻柔地用手把葛玉花的头抬起来,看着葛玉花说:“我今生今世只对你一个人好!”

    葛玉花眼睛里闪出晶莹的泪花,更显得粉面桃花。

    葛二蛋也眼神朦胧地说:“葛玉花~我咋跟做梦一样啊?”

    “咋是做梦呢?”葛玉花停了一下说:“我就在你身边,这不是梦!”

    “葛玉花~~我~~我想亲你一下~~.” 葛二蛋结结巴巴的说。

    葛玉花羞得一下闭上了眼睛,没有拒绝,更没有躲避。

    葛二蛋笨拙地亲她的额头,又亲她的脸面~~。

    忽然,在雨声中隐隐传来马艳红的喊叫声。

    葛玉花一下睁开眼睛说:“呀~俺娘在找我,她是怕我会被雨淋着凉。”

    葛二蛋站了起来,憨笑着:“我咋能让雨淋着你呢?”

    葛玉花说:“可俺娘不知道我跟你在一起。”

    葛二蛋把自己的外衣给葛玉花蒙披在头上说:“你两手抓住衣服角儿。”

    葛玉花听从葛二蛋的话衣衣照做。

    葛二蛋随手举起一捆玉米秸,举在葛玉花头顶说:“走~雨点儿淋不着你了。”

    葛二蛋和葛玉花俩个人冲进了雨雾中。

    葛二蛋举着的一捆玉米秸是最好的大雨伞,在葛玉花头顶遮挡着雨水,他自个儿却淋在雨水中。

    葛玉花感动地说:“葛二蛋~我对我真好!”

    葛玉花被保护得一点儿也没有遭雨淋,而葛二蛋却是一身雨水,她俩儿急急忙忙向葛家营走去。

    ……

    第二天,雨过天晴,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新一天。

    姚家岭的村东有一井台,村里的妇女们洗衣服都到这儿来。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井台边从来就没有清静过。

    葛小玲端着一大盆脏衣服来到井台边,招呼先来的李桂花和另一个绰号‘小广播’的中年妇女说:“两位大姐~,你们来得早啊!”

    “小玲妹子~你咋洗这一堆衣服?”‘小广播’问葛小玲。

    “这些日子,田里的农活忙,存了好多天啦!”葛小玲说。

    “你可真行~就把姚大壮当爷儿供着?”‘小广播’说。

    “可不是咋滴!这就叫‘养汉’!” 李桂花在一旁煽风点火似的说。

    葛小玲没有回嘴,她也是有口难辩。

    “哎~你家葛二蛋下大雾那天,在响水河救了葛玉花一命,算是踩了狗屎运啦!”‘小广播’说。

    “嗯哪~那姑娘长得水灵可人,趁人心!”葛小玲喜滋滋的说。

    “葛玉花~哪家的闺女?”李桂花插嘴问。

    “葛家营马艳红的闺女!”‘小广播’说。

    “你和她很熟?”李桂花问‘小广播’。

    “咋不熟~我娘家就是葛家营的,她马艳红是啥货色我能不知道?可惜葛玉花这么一个好姑娘!”‘小广播’咂咂嘴说。

    “马艳红~是啥货色?”李桂花继续追问。

    对于马艳红的底细,葛小玲也有一些耳闻,她娘家也是葛家营的。

    葛小玲停下手中搓洗的衣服,瞥了一眼‘小广播’。

    “我多嘴了~我可啥也没说!”‘小广播’急忙改口说道。

    “‘小广播’~你这话不能说一半儿留一半儿,往下说呀!”李桂花急切地问。

    “说啥?人家葛玉花多好的闺女,听说还能考大学,到山外面去哩,葛二蛋可真是~~!”‘小广播’恭维地说。

    “真是啥?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朵鲜花插牛粪上了!”李桂花恨不解气的说。

    葛小玲实在听不下去了,她麻利的收拾起水桶木盆,脏衣服也不洗了,掉头走了,身后传来李桂花和‘小广播’的闲言碎语。

    “她走了~你到说啊~马艳红啥货色?”李桂花急切的问。

    “马艳红~裤腰带松得很!”‘小广播’神秘地说。

    “啥意思?”李桂花问。

    “裤腰带松~汉子们容易下手呗!”‘小广播’得意洋洋的说。

    “哈哈哈哈~~~~!”

    一阵儿叽叽嘎嘎的嘲笑声钻入葛小玲的耳朵里,她心想:一定要阻止葛二蛋和葛玉花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