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5关于马艳红的韵事1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700字

    025关于马艳红的韵事1

    关于马艳红的韵事儿,是她和葛三林结婚的当天传开来的。

    葛三林是葛大棍的当家子的堂弟,小伙子仪表堂堂上门提亲的踢破了门槛,但是都被堂哥葛大棍搅黄了,因为葛大棍心怀鬼事。

    那时候,葛大棍刚当上葛家营的村长,一没根基,二没势力,急需网罗势力,扩充威望。

    邻村马家庙村委会的马主任,在一次偶然的机会,相中了葛三林,想把闺女马艳红嫁给他葛三林。

    再一次乡政府召集各村村主任开会的当口,马主任向葛大棍提了这事儿,葛大棍自然是满口答应,巴不得结上这门亲戚。

    葛大棍打定了主意,要用这件事儿,在葛家营造成最大的声势,一方面为了示威,另一方面为了他自己能在村长的位置上站得更稳当些儿。

    于是,葛大棍对这门亲事报以极大的热情,他拿出最大的气魄,最大的力量,给葛三林张罗婚事,带着葛三林到马家庙相亲。

    说实话,葛三林真没有看上长着一对磨盘般圆大肥腚的马艳红,尤其她走路一转一转的,转得葛三林反胃,而且葛三林觉得马艳红的笑声,特别古怪,冷不丁一听,吓人一跳不说,还要弄得人激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葛三林想到马艳红的笑声,就觉得是钝刀杀鸡时,只割了鸡的一半儿的咽喉时,发出的那种怪异的叫声,或者说是踩了鸡脖子一样。

    然而,马艳红对葛三林倒是一眼就相中了,上赶着要嫁给葛三林。

    开始的时候,葛三林不太情愿这门婚事,但是无奈于葛大棍的威逼哄劝,只得答应先处一阵子再说。

    这些日子以来,葛大棍没少给葛三林做思想工作,逼着他去马家庙给马艳红家干活,还教他‘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找机会把马艳红收拾了,把生米煮成熟饭。

    说来可笑,葛三林没把马艳红收拾了,倒被马艳红给先下手为强了。

    那一天,葛三林又被葛大棍逼着去给马艳红家干农活,一起到苞米地里掰玉米砍玉米秸。

    劳作一直持续到傍晚时分,马艳红的父母看看天色已晚,就先行回家准备晚饭。

    时值盛夏,天气闷热,葛三林脱光了上衣,只穿了一条大裤衩,马艳红也因为天热而穿得异常简单,再加上天热人燥的缘故,马艳红俗火燃烧,动了凡心,不由得冲动起来。

    马艳红趁葛三林正仰面朝天躺在玉米秸堆上小憩的机会,就扑了上去,一把扯下葛三林的大裤衩,然后两个人就倒在了那堆玉米杆上了,男女之间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异常紧张地就把‘男女间的青果’给偷吃了,尽管事情的具体过程有些短暂,但难能可贵的是,基本上可以算是获得了成功。

    完事以后,马艳红仿佛突然醒悟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呜呜地哭诉说:“葛三林,你坏,你欺负我!”

    葛三林的感觉一头雾水,分明是马艳红她自己主动的,咋就成了受害者。

    “葛三林,你要对我负责,你要娶我!”马艳红继续哭诉。

    葛三林想:他可能做下了一件后果不堪设想的愚蠢事情。

    葛三林想:该哭的应该是我。

    但是这种事儿对于青年人来说就像吸毒一般,一旦做过就上瘾了,有了第一次就不差第二次,仿佛到了一定时间就跟猫抓心一样难缠难捱。

    这不才过了两天,葛三林的心就像着了火,夜里总是睡不着,眼前老是浮现出和马艳红那心颤胆惊的一幕。

    好在第三天,葛三林又来给马艳红家干活,今天马艳红的爹要去乡里开会,马艳红她娘说马艳红的姥姥有点儿头疼她得回娘家去看看。

    “嘿,,你俩都不在家啊?”马艳红这话一出口,就捂住了嘴,她觉得自己冒失了。

    这也就是说,今天家里只有葛三林和马艳红两个人,这是她爹娘故意给这对年轻人留下了单独相处的机会嘛?

    葛三林的心开始狂跳,马艳红也在不停地做着深呼吸。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两人做得得心应手,只是当马艳红的情绪高涨的时候,葛三林才领教了马艳红的另类风采,她的床榻声音,仿佛鬼哭狼嚎一般。

    把葛三林吓得目瞪口呆,甚至差点儿把马艳红家猪圈里的老母猪惊得破圈落荒而逃,到是鸡舍里的一群小母鸡和着马艳红的叫声一起哼唱得此起彼伏。

    葛三林越是小心翼翼,马艳红叫得越欢,愈演愈烈,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葛三林没接触过别的女人,以为所有的女人都一样,慢慢的似乎懂了点什么,也想通了,自己终究是要娶马艳红为妻的,不管咋说比母鸡‘咯咯’叫强多了,况且今后他家的香火还得靠马艳红去延续。

    葛三林这么想着,心理也踏实了些,放开胆子大干了,这时候马艳红的叫声反而增加了一种神奇奥妙的感觉,没想到,这事儿竟越整越有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