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7关于马艳红的韵事3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659字

    027关于马艳红的韵事3

    俗话说: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葛三林和马艳红一致对外说是七个月小产。

    好在老犟叔接生的水平还是蛮高的,从他二十几岁出道以来,还从来没有流传说,他把哪村哪家的婆姨儿娃儿给接生整出了事故死人的。

    据老犟叔喝醉了酒,自己白呼说:虽然没有娶过婆姨儿,但是自从出道以来,到底看过和模过多少婆姨儿的秘隧,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甚至连那家婆姨儿隐秘处有啥特点记号都统统了如指掌。

    总之,在国家没有提倡计划生育以前,老犟叔一年从年头忙到年尾,没有年节时令,生娃儿的几乎是排着队的生,三胎四胎的比比皆是,老犟叔随叫随到,乐此不疲。

    这一带数十个村的人口中,几乎都是老犟叔接的生,其中不乏这种接生了上一代又接生这一代,葛三林的娘就说—葛三林就是老犟叔给接生的。

    俗话说:熟能生巧。因为接生多了,老犟叔的接生技术突飞猛进,尽管老犟叔没有读过啥书,不认得几个大字,但是实践出真知,在实战中模索。

    老犟叔走进马艳红的屋,她正高一声低一声地喊叫着。

    老犟叔让葛三林和他爹娘都回避一下,需要的时候会叫他们进来。

    老犟叔可不喜欢他接生的时候,有人虎视眈眈的看着。

    葛三林极不情愿地出了屋,他之所以不情愿,不是担心,而是因为他长了这么大就从来没有见过女人是啥样生孩子,出于好奇而已。

    众人出屋以后,老犟叔三下五除二的把马艳红扒了个赤条不挂。

    马艳红哇哇大喊想阻止老犟叔的行为。

    但是,老犟叔根本不理马艳红这一套,自顾自的忙乎着,不把马艳红当回事儿。

    老犟叔清洗双手,然后用右手的食、中二葛指头,伸进马艳红的产道里一探究竟。

    “还早着哩,骨缝儿没开齐,娃儿出来还早着哩!”老犟叔地对仰面躺在炕上的马艳红说。

    这时候,马艳红只有大声呻唤的份儿。

    老犟叔也不需要马艳红的回答,他是自言自语。

    马艳红的产痛越来越厉害,喊叫之声更高了。

    这时候,老犟叔从牛皮药箱里拿出一包东西,打开是一种黑糊糊的药沫,他用完开水调开,然后给马艳红灌了下去。

    “吃点催生药,让娃儿早一点儿来到人世吧。”

    老犟叔的药果然好使,不到半小时,马艳红下面就开始流血水了。

    老犟叔开始使用独特的手法,很快一个娃儿的脑袋儿露了出来。

    老犟叔总是第一个知道是男娃还是女娃,对于他来说,总是希望接生的是带把儿的,那样他的收费就会比生女娃高出一倍,虽说贵了点,但主家照样高兴,好酒好菜的老犟叔吃得也舒坦;若是接生了女娃,老犟叔不高收费,主家也不高兴,有不加掩饰的,甚至如丧考妣般悲痛,好酒好菜的老犟叔也吃不出香甜来。

    不过今天老犟叔失望了,不过他还是对屋外大喊:“恭喜老葛家喜添千金,赶快进来抱,看看大小姐。”

    葛三林自是迫不及待的冲进屋去,顾不得满屋的血腥味儿,缩手缩脚的看着。

    这时,老犟叔才不慌不忙地剪断娃儿的脐带,然后进行包扎。

    老犟叔包扎好娃儿以后,朝着娃儿的屁股拍了一巴掌,女娃儿‘哇’得一声啼哭起来。

    “三个月之内不要行房事!”老犟叔似是叮嘱似是打趣儿的对葛三林说。

    听到女娃儿的哭声,在炕上痛得死去活来的马艳红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更无精打彩了,

    她恨不得把女娃儿再塞进她的肚子里,换个男孩出来。

    和马艳红同样泄气的还有院子里葛三林的爹娘,老俩口同时发出了一声长长地叹息。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葛三林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糊涂的爹娘不懂啊!

    尤其是葛三林的爹,当即就骂骂咧咧地嘟囔说:“妈个巴子的,我早就觉得有问题,在炕上叫得震天响,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生不出‘带把儿的‘来,可怜我葛家的香火咋整啊。”

    葛三林把手里自制的卷烟儿狠命的扔在地上,然后又踏上一只脚,拼命的踩上去用力地转了几个圈儿,那烟屁儿便很快粉身碎骨了。

    “甭说了,都怪我,接着生,我就不信咱葛家生不出男丁来!”葛三林咬牙切齿地说。

    葛三林的爹见儿子都说这话了,还能咋地!

    葛三林坚信生孩子就像种地一样,有播种就会有收获,于是继续播种,不论多少年,要生个带把的出来,这是他一生中干的最为执着的事情。

    就这样,葛三林和马艳红既快活又拼死拼活地忙了一年,终于生了一个‘带把儿的’,取名—葛玉龙。

    葛玉龙虽然是男娃儿,可从小就体弱多病,不比前面的那个女娃健康又漂亮,这女娃就是葛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