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4‘野’等于不安分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551字

    034‘野’等于不安分

    如今有人说姚家岭村的人心都野了,这个“野”字,往往和“不安分”紧紧相连,带着浓厚的贬义的成分,特别是未成家的女妮子,一旦沾上了这个“野”字,通常就很难找嫁出去了。

    可是,“野”火袭来,哪一个又是真金不怕火炼呢?

    其实,早在十五年前,李桂花的心就“野”了起来,也难怪“寡妇门前是非多”嘛!

    ‘话说一阵,花开一季。’这是李桂花从父母那里得来的“家传”。

    据说李桂花的母亲解放初期,曾在某个繁华城市哩当过花容月貌的风尘女子,因为不堪被折磨凌辱,就和一个饭庄的小跑堂私奔了,两个人一路颠沛流离的来到这天高皇帝远的穷山沟,隐姓埋名躲起来。

    民风淳朴的姚家岭人容留了这两个外乡人,他们两口子也能吃苦,汗珠子摔八瓣的开垦了几分薄田,得意勉强地维持生计。

    这两口子年过四十,才生下一个独女,取名—李桂花。

    “李桂花,李桂花!”,这名字乍听起来,咋就有些风尘女子的韵味,大概是她娘的杰作。

    在城市出生的两口子,身板天生就很孱弱,高强度的农活劳作,使得老两口在李桂花十六岁那年,撇下孤苦伶仃的李桂花双双离世了。

    李桂花继承了她母亲漂亮的外貌,同时也承袭了她母亲弱不禁风的孱弱身体,哪怕在那个物质极大匮乏的年代,没有漂亮的衣服和化妆品,她依旧亭亭玉立,仿佛一朵出水芙蓉飘飘于世。

    但是没有了依靠的李桂花,眼下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语,最后饥肠寡肚被‘姚瘸子’家胁迫,嫁给他做婆姨。

    新婚之夜,李桂花一宿没合眼,她泪眼朦胧地望着窗外,直到东方天色发白。

    李桂花心中始终被一个颜面冷峻、棱角分明的脸庞占据着,她在梦里多次梦见的男人就是这个样子。

    如今李桂花撇头看了看身边的男人,这男人比她整整大了二十多岁,满脸疤痕,两只眼甚至变了形,一高一低的,看了令人作呕。

    李桂花悄悄的往炕里面挪了挪子,不想跟这男人有任何的肢体接近。

    在拜天地看见‘姚瘸子’的那一刻,李桂花有了想逃走这个念头。

    幸好酒席散了的时候,‘姚瘸子’已经和得烂醉,呼呼的闷睡了一宿,没有对李桂花行驶夫妻之事。

    这时节,姚家岭已是春暖花开时,满山满村的晨香露气弥漫在清晨的空气中,合衣而卧的李桂花坐直了身体。

    窗外,天色蒙蒙犯青,可以看清山路了。

    李桂花的心跳得厉害,她用手试探着推了推身边的姚瘸子,姚瘸子‘嗯’了一声,翻个身又睡如死猪。

    李桂花下了炕,蹑手蹑脚的推开屋门。

    屋门‘吱忸’发出一声响,把李桂花吓了一跳。

    这个响动没有惊醒姚瘸子,却惊动了另外一个屋里的婆 婆—马金兰。

    “桂花,头一宿,甭早起,多睡睡,多睡睡。”

    马金兰披了件衣服出来,十分留心地看着李桂花。

    “娘,我想去茅子,可能着凉了,肚子有点儿疼。”李桂花捂着肚子说。

    “不打紧,我陪你去,回来烧点热水喝。”马金兰说。

    马金兰牵着李桂花的手朝院落犄角的茅子走去。

    姚瘸子的茅子离正屋不远,用玉米秸围成很是简陋,多多少少能起到遮蔽的功能。

    李桂花刚把裤子褪下一半儿,又马上提起来,因为第六感觉使她发觉附近有一双偷窥的眼睛盯着她。

    “咋啦?桂花。”马金兰问。

    “有一只山耗子哩!”

    李桂花说着仔细看了看四下,没有一点儿动静。

    李桂花想:这么早的天,谁会来这里呢?不会是自己眼花耳晕了。

    茅坑里堆满了臭气熏天的肥料,李桂花觉得很不舒服。

    马金兰就一直站在茅子里盯着李桂花,看着李桂花蹲下去,一点儿都不觉得难为情。

    李桂花知道逃跑是不可能了。

    李桂花撒完尿,她没有急于起来,因为不愿回屋跟姚瘸子躺在一个炕上,宁可在茅子里闻臭味儿。

    “撒完了吗?”马金兰问。

    “就好,我,我忘了拿纸了。”李桂花说。

    “噢,。”

    马金兰应了一声,回屋去拿毛草纸。

    李桂花看到马金兰进屋去,她刚平静下来的心又跳了起来。

    李桂花连忙起身,准备绕过屋后的灌木丛跑下山去。

    这时候,李桂花听到围茅子的玉米秸外有细细碎碎的响动,她回头一看,正碰上玉米秸的缝隙里一双贼目鼠眼。

    “谁,,!”李桂花吓得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