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远逝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567字

    037远逝的爱情

    时间又过去了两年,李桂花的第二个男娃也出生了,马金兰和姚瘸子对李桂花也渐渐放心了,没有戒备了,可是李桂花心里的那个男人并没有出现过。

    响水河流过了姚家岭、葛家营等几个邻近的村落,姚家岭地处上游。

    这一天,李桂花在响水河洗完了一篮筐脏衣服,正俯着脸盘看水面上倒映出来面颊,这时一个穿军装的高大男人,经过这里,看到那张倒映在河水里的秀丽的脸蛋儿,,他心里迷惑了一下。

    这男人不觉地靠近过去,继续打量着镜子一般明净的河水里倒映出的这张迷人的脸盘。

    这样一来,平静的水面上就倒映出了两葛人的脸。

    李桂花吓了一大跳,急忙地一伸手先把水面上的影子搅乱了。

    接着李桂花站起身子,懊恼地朝身后男人斜了一眼儿。

    可是,两个人都立时惊讶、羞怯得和触了电一样,张开嘴巴呆住了。

    “桂花,!你这么成熟了?”

    “大春哥,,你回来了,,。”

    李桂花和姚大春虽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也是很早就认识了。

    姚大春是响水河上摆渡老倌姚老转的儿子,就是李桂花那个朝思梦想的人。

    李桂花比姚大春小了五岁,那时候,李桂花的娘经常带着她坐姚老转的渡船过河,两个娃儿玩的很是投机,后来,两个人一年年长大了,姚大春参了军,五年当中没有回来探过亲,就和李桂花断了音信。

    再后来,李桂花父母双亡,她本人嫁给了姚瘸子当婆姨儿,这一切姚大春都不知道。

    “李桂花,你,,”姚大春终于鼓起了勇气,眼睛睁得好大,一眨不眨地盯着体态已现肥硕略带沧桑的李桂花,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李桂花后退了一步,眼睛里立即涌出了两泡泪水,像个受了欺侮的小妮子。

    这时候,河边又走过来一个穿军装的女人,她声音洪亮的说:“大春,这是谁啊?介绍一下吧!”

    姚大春这才回过神儿来,连忙给两个人作了引见。

    “这是李桂花,她娘总坐我爹的船过河!”姚大春对女军人介绍李桂花。

    “她是我爱人,赵琳咏同志!”姚大春想李桂花介绍说。

    “爱人,是啥东西?”李桂花不明就理的问。

    “这,这,就是我的婆姨儿!”姚大春挠着后脑勺儿说。

    “婆姨儿,你的婆姨儿!?”李桂花算是听的很清楚了。

    “桂花,,改天我看看你的爹娘!”

    对岸的渡船已经划过来了,姚大春和他的爱人匆匆上了渡船。

    李桂花也提着篮筐一步步沿着响水河变往姚家岭走,只是一步三回头的心神不定。

    李桂花回到家里,蒙着被子倒在炕上呜呜咽咽的哭了一场,心里好恨。

    后来就再也没有后来啦!

    姚大春并没有来看看李桂花的爹娘,或许他已经知道了她的爹娘早就过世了;或许他知道了她已经嫁给姚瘸子做婆姨儿了;或许他已经知道了她已经成为了两个娃儿的娘了。

    总之姚大春在李桂花的视野里再也没有出现过。

    时间流逝,什么也没有改变,李桂花依旧每晚忍受着姚瘸子的欺辱,依旧每天忍受着马金兰的恶语相加,依旧时时刻刻养育着两个不懂事的娃儿。

    然而,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一天晚上,姚瘸子家遭遇了火灾,李桂花和姚瘸子一人抱着一个娃儿逃出了火海。

    刚定下心神的姚瘸子发现他娘马金兰没有逃出来,他返身回去就他娘,这时,破房子倒塌了,把姚瘸子娘俩儿压在了里面。

    等到村民们扒开废墟,只找到了两具烧焦的尸体。

    这次灾难对于李桂花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她不仅失去了男人和婆婆的依靠,身边还多了两个喝尿吃屎累赘娃儿。

    这时候,姚家岭的村会计姚德宝就窜了出来,极其热心的安排李桂花娘仨儿住进了村委会的破库房里。

    李桂花当然知道姚德宝打得是啥鬼算盘,无奈她举目无亲,为了两个娃儿能够活命,只能是委屈求全了。

    女人的顿悟来自心痛时刻,遥远的云朵朦胧虚幻地寄托了多少想象和美好,但是拉到眼前,原来就是一只风筝。

    风筝就是风筝,不容你承认不承认。

    李桂花饿得发绿的眼睛从混沌的状态变得黑白分明,继而恍然大悟,继而目光灼灼。

    李桂花挣扎着爬了起来,坚定不移迫不及待地说:“我要吃饭!”

    李桂花也头脑开了窍,明白了做女人的优势,原来温饱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的的得到,她的生活不再严谨,开始不大严肃了,甚至可以说是放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