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8克夫之相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660字

    038克夫之相

    自打李桂花委身于村会计姚德宝之后,她的日子不再那么艰难,因为姚德宝利用他当村会计的便利,偷偷模模的多给李桂花记工分,多发给她口粮,甚至偷仓库里的黑豆饼填补李桂花娘仨儿的饥肠寡肚!

    一个女人的变化和她经历的生活有很大关系,但是更离不开她的最初本质,她骨子里就是这样的人。

    打那以后,李桂花睡过的男人就像狗熊掰苞米,掰一个丢一个,只要有利可图,高矮胖瘦、善恶丑俊,都是她的菜儿,她的干货儿。

    村里的男人们儿为啥这么没命地往李桂花的怀里钻呢?李桂花想:哼,你们男人都一样,没一个好东西。

    有时候,李桂花感觉自己的心就像在滴血一般,就仿佛被人当着全村人的面剥光了衣裳游街一样难堪。

    现在的女人不是从前的女人,不是吗?女人的泪水是女人的伤心之水,它就是要顽强地表达女人的伤心,然而李桂花已经哭干了泪水,她已经成为了一个比较成熟的女人。

    李桂花的穿着打扮也十分开放了,每每招摇过市,街上男人们不免就多打量她几眼。

    尤其天热的时候,李桂花只穿一件浅花无领无袖衫,裸露出一对圆圆滚滚、雪雪白白的胳膊,光亮的脖子下边也现出来那么一片半遮不掩的坟凸,容易使男人们产生奇妙的联想神思,尤其薄衫里面一左一右凸着两粒对称的小钮扣似的谷粒。 就连上了年纪呆板死闷的老男人也不免要打望一下白胖的胳膊根儿,还要盯两眼她脖子下面,于是嘴角也要透出丝丝缕缕的不易被人察觉的笑意。

    李桂花算是活明白了,女人必须懂得利用女人的资源,闲着也是闲着,何不开放利用。

    李桂花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现实生活。

    最近李桂花又琢磨上了姚大壮,因为姚大壮虽然也是一个农民,但是他有一份邮递员的公事,口袋里有实打实的钞票,不像以前李桂花经历的男人们,都是以物换取她的身体,或者是心甘情愿的给她下田地干农活儿。

    姚大壮就不可同日而语了,李桂花看上的是姚大壮口袋里的钞票,这才是最实际的哩!

    李桂花开始处心积虑的盘算如何跟姚大壮发生一点儿故事。

    日子分分秒秒都在消磨中流逝,人儿也终究要老去,尤其女人老得更快。

    人们常说:女人是一种水做的物质,需要滋润,需要光鲜,需要饱满,更需要雨露和充足的阳光。

    李桂花需要的金钱,而且大多数男人的准则也是金钱。

    所以李桂花就想跟男人玩玩游戏,尽管有时候她感觉心里像在滴血一般,就仿佛被人当着全村人的面剥光了衣裳游街一样。

    自从李桂花的男人姚瘸子和婆婆马金兰死了以后,她觉得自己的日子越来越滋润了。

    人们首先感觉的是李桂花的眼睛,那里面仿佛总是畜着一汪水,眼角略微上挑,眼底眉梢都带着一股子风情,她看着男人的时候总会给人家一种错觉,觉得她相中你了,在向你眉目传情。

    姚家岭的男人,甚至周围邻村的男人为啥这么没命地往她怀里钻呢?嘿嘿,,试过的男人都知道,除了李桂花那得天独厚的资本外,她还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会叫:那种媚媚的、软软的,满带着一股磁性的穿透力,能传到很远,很远,。

    于是,心甘情愿的送物送粮,拼了命给她下田地干农活儿的男人有的是。

    但是李桂花瞧不上他们,因为她相中了姚大壮。

    虽然姚大壮也是一个农民,但是他有一份邮递员的公事,口袋里有实打实的钞票,李桂花看上的是姚大壮口袋里的钞票,这才是最实际的哩!

    李桂花开始留意姚大壮的日常规律,这一天傍晚,她琢磨着姚大壮该回村了。

    李桂花走出自家的院子,眼睛向村口望过去,果然姚大壮的身影出现了。

    姚大壮送完最后一件邮包,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开始往姚家岭赶路。

    姚家岭村里炊烟袅袅,残阳从西山上斜射过来,一切都罩在一片模糊的暮霭之中。

    这个时候,婆姨儿们都忙着做饭,男人们抓时间休憩一下,姚家岭的大街上没有人烟。

    姚大壮一口气从马家庙走回姚家岭,抬头望望远处笼罩在暮霭中的藏青色的群峰,终于进了村子。

    村里家家户户的屋顶冒着饮烟,一片祥和宁静的气氛中,姚大壮低着信步往家走。

    正闷头走路的姚大壮,突然看见眼前出现一只特别秀溜的脚,脚形瘦小,白嫩如玉。

    这是双婆姨儿的脚丫儿,都说女人脚小,走起路来收阴提臀,久而久之,女性的器官收紧有力,而且更加富有弹性,享用这样的婆姨儿自然是男人的快事。

    只是这双脚二脚指特别长,乃有‘克夫’说法,姚大壮料定是李桂花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