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0根红苗正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625字

    040根红苗正

    说起姚德宝,他的确算得上姚家岭村的一个人物。

    在那个还以出身成分论贵贱的时代,姚德宝可谓是彻底的无产阶级,他的爹娘都是讨饭的叫花子,不知哪年哪月为躲避战事流落到边远凤凰镇来的乞丐孤儿。

    姚德宝出生的时候,战乱也波及到这里,她娘是在响水河后面的一个山峒里生下了他,不久之后的一天,他爹平白无故的被流弹打中死了。

    解放后,姚德宝的娘勉强拉扯他到了十九岁也撒手闭眼的西去了。

    从此,姚德宝在这世上就成了孤单一个人。

    至于姚德宝的爹、爹的爹,以及他的娘、娘的娘更不无从考究,所以说姚德宝就是一个吃饱全家不饿,六亲没有,关系清白。

    那时候,姚德宝没有自己屋舍,就住在凤凰镇小学后面的祠堂里,闲着没事儿他也跟娃儿们一起学学文化,他头脑不笨,于是认得了几个字,认清了1、2、3、4、5,懂得了加减乘除的法则。

    后来,姚德宝仗着几分口才在忆苦思甜的控诉大会上讲他凄苦的故事,和野狗抢食,喝猪槽子里的泔水汤,脑壳被皮鞭抽,肩背给人家作驴马骑,穷得二十来岁还露出屁股蛋儿,想上吊都找不到一根破麻绳。

    于是,姚德宝被认定为是‘根红苗正’的典型。这在以后的几次‘运动’中让他占得了先机。

    但是刚从“二杆子”翻身做成“革命小将”的姚德宝,没有经受住考验,在生活作风上狠狠地跌了一跤。

    那是姚德宝二十岁时的事儿,他被组织到外县一户逃亡的土财主家蹲守,他却五迷三道的一头一头栽进了红罗帐绣花枕,和那个被遗弃的地主小老婆儿搞得雨露均沾、鸡鸭上炕了。

    姚德宝这种行为,组织上是绝对不能容忍的,那小老婆儿因施“美人计”腐化无产者,受到了应得的惩罚。

    姚德宝也断送了他‘根红苗正’的大好前程。

    要不然说不定姚德宝今天就可能是穿着‘列宁装’,上衣口袋插支钢笔,又吉普车坐的大干部了。

    但是,姚德宝裤裆里的玩意儿毁了这一切,他在组织面掌嘴捶脑、痛哭流涕,组织念及他苦大仇深、坦白从宽了他,下放到姚家岭来了。

    自此以后,姚德宝的头脑灵光多了,紧接着全国上下就到了‘武斗’那个时期,姚德宝又开始活跃起来,他十分热衷于这种可以乱中得实惠的时机。

    姚德宝积极踊跃地参加了外县上的一派武斗队,在和本县的另一派的一仗打下来,姚德宝就被活捉了,他立马投靠变节成了本县这派的骨干。

    反正对于姚德宝来说,这派那派都无所谓,有事儿干,有饭吃,管他天王老子是谁呢?

    再后来,姚德宝凭着积极的表现,和会算计1、2、3、4、5的算计,他混上了姚家岭的村会计。

    这可乐坏了姚德宝,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因为他这种‘二杆子’,根本受不了农人背朝天头朝地的辛苦劳作。

    俗话说:犁得深,耙得匀,土地能长金和银。

    姚德宝没有好体格犁田、耕地,种庄稼,不下苦力,不流大汗,自然是人不哄地皮,地不哄肚皮。

    可是姚德宝受不了这份苦、脏、累。根本成不了正经八板的老农民。

    有了村会计这个差事儿,这才生逢其时,适得其位,有了用武之地,姚德宝再一次感到了组织的温暖,真是祖坟上冒烟儿了。

    姚德宝和组织接触多了起来,他开始妄想或许过不了几年,就跨入共产社会了,那时候吃喝拉撒睡都不用愁,何乐而不为?

    然而几年日子混下来,姚德宝媳妇都没讨上一个,就连吃喝拉撒睡也是吊吊的破败相。

    事儿经历多了,姚德宝的头脑也很会应景儿,他经常在村子中走动帮忙。

    村里人家,无论哪家讨亲嫁女、老人西去之类的红白喜事,他总是不请自到,张罗着主家置办一应事宜。

    姚德宝尽心尽力的,没黑没白的,张罗这些事儿他也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是随喜就喜、虽悲就悲,无非是混上几口酒喝。

    因而姚德宝无形中有了一个特殊身分—人们称之为“大了”。

    姚德宝除了在村里有些“人缘”外,他还很有“心机”,就是每逢县里、乡里有工作队来‘蹲点’,他就请到自己家里来歇宿,掏心窝子的热情招待,这一来姚德宝就结识下了一些县里、乡里的同志,当招待费对于他这个村会计不算难事儿。

    也不知是哪一天,姚德宝心血来潮的突然想到他要娶个婆姨儿。

    姚德宝脑子里转了又转,总觉得自己四十来岁的光棍儿,要是去个黄花闺女会被人指脊梁背的,想来想去他把目光聚集到寡妇李桂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