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4急中生智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727字

    044急中生智

    “姚大夫,我的病,你有办法帮我治的!我的病好了,你家的口粮也就有保障了,否则我叫你家断顿儿!”葛大棍继续威逼利诱的说。

    这个肮脏婬碎的声音,让姚巧萍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吓得身体直往后退。

    “我在这挣工分,凭啥没有口粮!”姚巧萍小声争辩。

    “你不会看病,凭啥挣工分?”葛大棍冷冷的说。

    姚巧萍已经吓得身体哆嗦起来。

    “葛书记,对不起!”

    姚巧萍不敢看葛大棍那充满邪气的眼神。

    葛大棍以为姚巧萍示弱了,趁机抓住她的手揉搓。

    “葛书记,你,你!”

    姚巧萍用劲甩开葛大棍充满罪恶的大手,脸色通红地说:“明天,我下田劳动,你放过我吧!” “我咋着你啦?我凭啥放过你?现在姚家岭我说了算!姚德宝那死鬼儿的事儿,一去不复返了啦!”葛大棍嚣张地说。

    诊所外的葛二蛋见到这一幕,恨不得杀进去,把葛大棍暴揍一顿才解气,可是他转一想,不能太冒失了,葛大棍的势力不可小视,当面锣对面鼓的硬来,未必有好的结果,甚至会招来他更无耻的报复。

    葛二蛋想:今天要不出手,看来姚巧萍在劫难逃啊!

    葛二蛋又想:对付葛大棍不要硬来,要用心计,既要解除姚巧萍的困局,也不得罪葛大棍,还不要露出破绽。

    葛二蛋打定了主意,就闪身从隐藏的地方出来,假装气喘吁吁的一头闯进了诊室。

    葛大棍和姚巧萍都吓了一跳,当他俩都看清楚来人是葛二蛋的时候又吓了一跳。

    因为葛二蛋满脸鲜血,手捂着脑袋,身体摇晃,仿佛站不稳,摇摇欲坠了。

    “救命,救命啊!”葛二蛋有气无力叫着。

    姚巧萍急忙扶住了葛二蛋,把他引领到一把木椅上坐住,急切的问:“咋啦?你这是咋啦?”

    “天上掉下来一块砖头,把我脑袋开瓢了!”葛二蛋描述着。

    一旁的葛大棍心里骂道:他娘的这是哪跟哪儿啊?不过,他转念一想,心里泛起一阵儿窃喜。

    葛大棍琢磨着,葛二蛋这是被人下了黑手,打了闷棍哩!

    这时,姚巧萍拿出医用剪刀,让葛二蛋挪开捂着脑袋的手,剪他的头发。

    葛二蛋的不肯挪开,他偷眼瞟了一下葛大棍,说:“呦,葛书记也来看病,您行行好,让先看吧!救人一命胜造九级浮屠啊!”

    “你先来,我没病,不过我给你讲明白,开你的脑壳的那块砖头,不是天上掉下来,是你遭了暗算哩!嘿嘿嘿,,,!”

    葛大棍说着就往诊室外走,到了门口时,他回头对姚巧萍狠狠地说:“明天,你跟着二小队到山上锄地去!”

    葛大棍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伤着哪啦?”姚巧萍急切的问葛二蛋。

    “你可得看仔细了,流了这么多血,伤口一定不小哩!”葛二蛋挪开捂着脑袋的手说。

    姚巧萍在葛二蛋的脑袋上左看右看的,就是没找到伤口在哪!

    “咦,,!你到底伤在哪啦?”姚巧萍疑惑的问。

    “就在脑壳上。”葛二蛋十分定的说。

    “没啊!”姚巧萍又仔细的看了一遍葛二蛋脑袋:“真的没有啊!”

    “是啊?那可是神啦!刚才我的脑壳儿还哗哗的流血,咋就一下子好了!”葛二蛋站直了身说。

    “不可能啊?你真稀奇!”姚巧萍奇怪的说。

    “有啥稀奇?还不是你妙手回春,我的脑壳儿你一摸就痊愈哩!”葛二蛋笑嘻嘻的说。

    姚巧萍还在发愣,葛二蛋已经走到诊室的水池子旁,用清水洗干净了血迹。

    这时候,姚巧萍发现葛二蛋的眉宇间还有一丝血污,就掏出自己的白手帕,轻轻地帮葛二蛋擦干净。

    结果洁白的手帕染上了血污,很是扎眼。

    “别怕,明天我也上山锄地,我帮你!”葛二蛋停了一下,拿过姚巧萍的手帕又说:“这个我那走吧!回头赔你个新的!”

    葛二蛋说完,大踏步的走了。

    这时候,姚巧萍终于明白了,葛二蛋根本没有受伤,她是用这种方式,来解救她的危局。

    姚巧萍的脸上红润了,心里充满了对葛二蛋的感激。

    原来,葛二蛋情急之下用拳头捣破了自己的鼻子,把血涂了满脸,搅黄了葛大棍的美梦,解救了姚巧萍一时的危难。

    姚巧萍回家以后,把这件事都跟李桂花学舌了。

    李桂花得知是葛二蛋解救了她大妮子,也不在十分计较葛二蛋对她的恶作剧的侮辱,觉得他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但是,李桂花却对姚巧萍有了深深的忧虑,她想:俺大妮子清清白白的,可不能像她一样毁了名声。

    然而李桂花真的没有办法解决着尴尬的窘迫。

    李桂花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人,就是姚家岭村主任姚振明。

    李桂花想死鬼儿姚德宝生前和姚振明交情不错,或许能帮上忙,和葛大棍说得上话,兴许会有个好结局。

    李桂花实在是想不到其他的法子,也只好‘有病乱投医,死马当活马医了’。

    既然想好了,李桂花就拖着病歪歪的身体朝姚振明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