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浑身不舒服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1本章字数:1475字

    046浑身不舒服

    对于葛家营的老祖宗的由来,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不过还是有几个传闻—大概是一个讨饭拾荒的汉子,带着妻儿老小来这儿安了家;或者是一个流窜犯,拐了一个良家女子在这儿落草为寇;最有可能的是:一个冒犯了朝廷的官员,被发配到这里,苦役遥遥无期,就讨了一个叫花子的做老婆,留下来苦熬岁月。

    如此这般,都是推测传说,谁也说不准,头一个到这块地盘上成家立业的那个姓‘葛’的人,绝对是‘善类’还是‘非善类’。

    但是,不管这‘葛’姓老祖属于哪一种哪一类,在那个遥远而又荒凉的年代,他决心要在这儿站住脚跟、扎下根、生存下去,就必须得甩开膀子开垦荒毛之地,要不然就得饿死;他必须踩石头、砍木头,搭建可以遮风避雨、御寒防晒的屋子;就这样肚子有了食物,也有了容身的地方,‘两口子’才会有精气神儿在炕上被窝里亲热—于是乎,就生儿育女延续香火。

    一棵大树枝枝蔓蔓的的生长开来,枝杈叶茂连成片,一代一代地增加着姓‘葛’的人家,修了那座药王庙,栽了那棵生命旺盛的槐树,挖了那口石沿儿水井。

    再后来这地方,很自然的就被‘葛’姓人家和四周围乡村的百姓称之为“葛家营”,即“老葛家的营盘”的意思。

    葛大棍这几年在葛家营是浮云之上,借着堂弟葛三林的婚事和附近个村的头面人物结交称兄道弟,还巴结上了乡领导。

    但是在葛家营百姓的脑子里都一种莫名模糊—葛大棍是好?是孬?是不好不孬?

    人们很难准确判断。

    要说葛大棍好吧,为啥他俩口子关系闹得那样的僵?他媳妇姚素芳是姚素芬的妹妹,虽然比不上姚素芬漂亮,但也算得上是个百里挑一的贤淑女人呀!【姚素芬有三个姐妹,大姐姚素花嫁给了姚家岭当村的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三妹姚素芳和她一样嫁到了葛家营。】

    要说葛大棍孬吧:可葛大棍入了党、当上了葛家营的村长!还从几十里外的县城弄回来一个姘头鬼混,随之开始了对姚素芳家暴,闹着要换老婆,和姚素芳离婚了。

    葛大棍和葛双全是一担一挑的连襟儿,自从葛大棍和姚素芳离婚后就很少来往了。

    这些日子,葛双全的毛病刚好,姚素芬怕葛双全在学校吃不好饭,所以一直去凤凰镇中学给葛双全送午饭,让葛双全吃得顺口,也为了加强营养。

    这天午后,姚素芬从凤凰镇中学回来,她快步走着,穿过一片小树林,沿着响水河河边,顺着玉米地走,不一会儿就到了石拱桥。

    晌午刚过,一路上姚素芬没有碰见一个人。

    当姚素芬踏上石拱桥以后,却猛然看见几步开外的石墩边倚着一个男人含着阴郁的笑容瞄着姚素芬,那游移不定的眼神,让姚素芬的心紧缩了一下。

    “二姐,,你好啊!”男人的声音有点嘶哑。

    姚素芬碰见的这个男人,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因为这人并不见外,恰恰就是几年前她还称呼这个人‘三妹夫’的葛大棍。

    “我看你过来,就一路走嘛,给二姐夫送饭去了。”葛大棍和蔼地说。

    “我家里有小娃儿等吃饭,先走一步……。”姚素芬说。

    姚素芬感到十分局促,她快步要下石拱桥。

    “忙啥子嘛?”葛大棍用一只脚尖在石墩上有意无意的踢着,仿佛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接着又问道:“二姐夫的病很难治是么?”

    “你咋知道难治?”姚素芬心里一惊,赶忙过了石拱桥。

    “我咋不晓得,婆姨们儿都传开了!”葛大棍在姚素芬身后笑道:“好事不出门、丑事传千里,嘿嘿嘿,,,!”

    姚素芬大步往葛家营的大街上走着,她仿佛听得见自己心里怦怦跳动的声音。

    姚素芬平常最怕同葛大棍单独待在一块,她说不出是啥原因,就是感觉到葛大棍那眼神里有一种刺人的东西,叫她浑身不舒服。

    自从葛大棍和妹妹姚素芳离婚以后,有好长一个时候,葛大棍不和姚素芬说话,走个脸碰脸也不打招呼。

    姚素芬觉得不打招呼就不打招呼,谁希罕和他说话呀!

    可是今天,葛大棍改变了态度,主动招呼姚素芬,她反而倒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