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7装啥神儿弄啥鬼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1本章字数:1525字

    047装啥神儿弄啥鬼儿

    姚素芬知道妹妹姚素芳的苦衷,惋惜她是个苦命人儿。姚素芳嫁给葛大棍以后,有一次葛大棍对姚素芳大打出手之后,她才向姐姐哭诉了自己悲惨的经历。

    原来十年前的一天,还未出阁的姚素芳从姚家岭到葛家营看望姐姐,葛大棍是怎样在一个秋日的黄昏,趁着姚素芳独自一个人走路的时候,将她拖进了山脚下的小树林里,无情的玷污了她。

    软弱的姚素芳只能饮泣吞声,不敢向爹娘、向姐姐上透露半点儿声息……只好认头嫁给了葛大棍,那时候葛大棍还是个无所事事的混混儿。

    姚素芳和葛大棍结婚一年之后 就做了母亲,原本被毁灭了的美好的幻想,被新的希望鼓舞着,姚素芳渴望着拥有美满的家庭。

    后来葛大棍在葛家营开始呼风唤雨起来,身边的狐朋狗友也多了起来,经常在家里设酒摆宴,他们一伙儿,谋划坑蒙拐骗偷,怎样的暗地里偷盗村里的公物盗卖私分,又怎样挖空心思钻营巴结乡领导。

    后来,葛大棍掌了葛家营的大权,他本性恶略就暴露无遗,开始从县城里带不三不四的女人回家睡觉。

    再后来,葛大棍和姚素芳四岁的女儿,因为发高烧被葛大棍耽误了治疗,不幸夭折了,姚素芳仅有的一点希望也破灭了。

    这时候,葛大棍提出了离婚,他要换老婆。

    和葛大棍离婚,对姚素芳来说,是一次解放,是逃离苦海火坑。

    姚素芳独自回到了姚家岭,父母都不在了,但是老屋还在,她独个儿住在那孤零零的小屋里,沉默得像个影子似的。

    葛家营的事情真叫姚素芳想不透?那个葛大棍,还是那么神气活现的都说他这个人能力强,是个人才,可他那些见不得人的肮脏勾当却没人提起。

    自打午后碰上葛大棍以后,姚素芬就觉得心慌不踏实。

    傍晚时分,葛双全放学回家,姚素芬赶忙把这个意外的事情说给葛双全听。

    “刚才葛大棍在街上碰到我,也对我说话了,看样子,,。”葛双全不明事理的说。

    原来就在刚刚大街上,葛双全进了村正要回家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儿发生了。

    葛双全看见葛大棍正向他径直的走来。

    这阵儿,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葛双全过去的一担挑儿的连襟儿,好像是故意等在这里,假装不经意的和葛双全邂逅在大街上,因为葛大棍要是回家的话,他怎么也不会路过葛双全的家门口。

    葛大棍看见葛双全放学回来,快走几步来到葛双全的面前,油腻的的脸蛋子上完全没有了平常那种目中无人的骄矜,眼里流露着一种负荆请罪的神情,堵住了葛双全去路。

    葛双全完全没有想到和葛大棍不期而遇,不由得心里有一点儿失措了,但是他还是能够从容的面对。

    葛双全垂手而立,一言不发的看着葛大棍,等着葛大棍先说话。

    葛大棍笑嘻嘻的开口说:“二姐夫,,下班啦!”

    葛大棍当面这样恭顺地叫葛双全“二姐夫”,在葛双全的记忆里已经是好几年以前的事了。

    那是葛大棍同姚素芳新婚前后的事情了。

    这一声‘二姐夫’不能不使葛双全更为吃惊,但他依然不说话,静静的看着葛大棍。

    葛大棍故意躲开葛双全的目光,收起嘴角的笑容,用略为沙哑的嗓子说道:“二姐夫,哪天你有空儿我去你家坐坐,你知道我肚子里没有墨水,学个文件、写个年终的很吃力,我想跟你学学,你是咱儿村里的大文化人!”

    葛双全心头涌起一种满足的喜悦,但他还是不开腔。

    “哎,,二姐夫,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啦,想想过去的事情,我想吃后悔药,可是哪里买得到啊!二姐夫,都怪我年轻无知,没有深浅!”葛大棍十分陈恳的说。

    葛双全还是不言语,但他还想听葛大棍继续说下去。

    但是,葛大棍说到这儿却打住了。

    然后,葛大棍只是告诉葛双全—今晚他有重要的约会,没时间,过两天再到葛双全家来。

    葛大棍说完,又用一种莫名的深邃眼光望了葛双全一刻,便转身离开了。

    葛双全有一点儿‘丈二的和尚模不着头脑’了,他一边思虑一边慢慢往家走,及至于走入院子门以后,葛双全还有点儿心神不定。

    姚素芬听葛双全说完以后,张嘴骂道:“他倒有闲心!谁有工夫赔他?装啥神儿弄啥鬼儿,啥混帐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