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8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619字

    048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在姚素芬的记忆里,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隔三差五的趁着月光到响水河了洗澡,这是做姑娘的时候就养成了的爱清洁的习惯。

    每一次姚素芬偷偷模模的在响水河洗漱完毕,她匆匆忙忙地跑回了家,关上门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此刻,当她梳着乌黑的长发时,镜子里映出了她俊美的容颜。

    姚素芬的两只手迅速地在他的后脑勺上麻利的收拾着,不一会儿,她那乌黑的长发就盘成了一个桃型的发髻。

    虽然葛双全是民办老师也有工资收入,可姚素芬还是整天忙里忙亲爱地干活,不论田里还是屋里,不论糙活还是细活,她总有头有尾地干着,从不丢三落四有始无终的。

    人们说姚素芬是一条潺潺流水的小河,心里头容得下许多沟沟坎坎的不平,什么爱啊和啊恨,悲哀和希望什么都深深地藏在心底,表面看去,不起波澜。

    比如姚素芬可以容忍葛双全的一切,包括葛双全那个雄器不举的隐晦,而且从不挖苦埋怨葛双全,虽然她没有啥文化,但这并不妨碍她成长为一个贤良、敦厚、含蓄深沉的婆姨儿。

    姚素芬就像是开放在深谷里的幽兰,纵然开在这穷乡僻壤,也都一样的名贵,一样的崇高!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这一晚,苟胜启寂寞难耐的喝了一点小酒,突然就来了兴致,仗着酒意朦胧,借着星光点点,晃晃荡荡地迈着醉步,朝响水河走去。

    有些事情的发生就像天意思的,该发生的时候总要发生,在葛家营东面的响水河也发生了一幕恼人的事件。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响水河的水面上,虽然不是满月,天上有一层淡淡的云彩,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合适的旋律,把水面照得闪闪发光。

    苟胜启持着鱼勾龟叉,拎着网袋,沿着响水河寻寻觅觅地走来,他时快时慢,偶尔驻足停留,发现了猎物,举叉瞄准—叉着一条不大不小的草鱼收于囊中。

    忽然苟胜启又驻足呆立,他有了新的发现—不过那显然不是他所取得猎物。

    苟胜启蹲下了,屏住呼吸,闭上了眼睛。

    然而苟胜启经受不住诱惑,他又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不远处,有一个人在河水中洗澡—上半截身子正背对着他,长发瀑散,搭在了两肩上—分明是个婆姨儿。

    苟胜启看得屏息敛气,心血奔腾。

    那个婆姨儿优美的双臂不时伸展开,用毛巾吸满了水往身上浇。

    苟胜启看呆了,鱼叉‘咚’的一声掉进了水里。

    那婆姨儿已经一惊,立刻缩身潜入水中,只露出头和肩—转动着头四望。

    苟胜启看清楚了,那婆姨儿是姚素芬。

    姚素芬也发现了苟胜启,由于意外,而一时愣愣地望着苟胜启。

    苟胜启赶紧说:“我,我没看见,你!我啥也没看见!”

    苟胜启自欺欺人地闭上眼睛。

    哗,,一条湿毛巾打在苟胜启的脸上,他猝不及防倒在河里。

    当落汤鸡一样的苟胜启站起来的时候,他一动也不敢动,仍紧闭着眼睛。

    等终于有勇气睁开眼睛—河中已没了姚素芬的影子。

    苟胜启爬上河岸,拼命的逃跑,仿佛后面有条吃人的大灰狼在追他。

    苟胜启回到家里,没敢和她的婆姨儿许杏芳说这件事儿,自此他躺在被窝里辗转反侧。

    “你咋了?闹起失眠啊?”许杏芳问。

    “没咋地,!”苟胜启心烦地说。

    苟胜启哪里知道,他这次是无意撞见姚素芬洗澡,而不久之后的一次有意为之差点要了他的小命,并且彻彻底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其实苟胜启也本不是个善男信女,就是个色大胆小的小汉子。

    苟胜启不止一次地偷窥过姚素芬独自在响水河边洗衣服的风景,潺潺流水,清澈见底,只见姚素芬挽袖子,卷裤脚,露出白白嫩嫩的一截肩膀和小蹆,蹲在石板上,一边搓,一边捶,有时,她还会情不自禁地对着如镜的河水,用手指拢一拢散乱的头发,或掬一捧水洗一把脸,仿佛是将污秽洗去了?????。

    这情景让苟胜启流连忘返,丢了魂儿似的看傻了。

    终于有一次,苟胜启埋伏在响水河岸边的草丛里,偷看姚素芬洗澡,被村主任葛大棍发现了,结果被葛大棍五花大绑的游街示众,最后落了个臭名昭著的坏名声。

    有人说这是村主任葛大棍狭私泄愤,因为葛大棍对姚素芬也早有不轨之心,可是碍于葛双全是一担挑儿连襟儿,又是葛家营唯一的文化人,经常行走于县上镇里,交际颇广,何况又是本姓家族,平日里也只能瞅着锅里盼着碗里,这可真是娶了人家妹妹,又惦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