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云端与谷底

    更新时间:2018-08-09 14:26:23本章字数:2247字

    第一章 云端与谷底

    “赵医师呢手术三点就开始,其他药物都准备好了就差罗氏芬了,等会要进消毒室啦。”

    “刚还在,估计去洗手间了。小李等下我去给你拿!”

    片刻后只见赵勋手里攥着一样东西望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面如死灰。

    “希望不要有事,希望不要有事。。。以前也不是没用过这次肯定不会有问题!”赵勋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镇定的离开了。

    无影灯下正进行着颅内肿瘤切除手术,主刀医生是叶卿。在全市的三甲医院中,能在不到三十岁就有资格做主刀怕是也翻不出三五个人来。是以叶卿一直是院长的骄傲,本该做这台手术的陈主任因为骨折也就理所当然的换了他来。

    今天这手术比寻常的要复杂很多,除了病情复杂外患者更是不一般。通常进成山医院的病人非富即贵,谁让这是以老干部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医院呢!可今天这位就很不一样了!

    手术前一周厉副院长在会上那一通稀松平常的讲话,实则字字句句都是极大的压力

    “患者王平13岁,颅内肿瘤压迫神经,已经出现间歇性失明迹象。这孩子家里本来就挺穷,父母砸锅卖铁从山东老家赶到北京给他治病,现在媒体报道了这个事儿,社会各界人士也非常关注。这次落在咱们医院来,一来因为这是咱们的强项,对于这个孩子的救治上肯定是最有保障的。二来咱们新引进的开颅设备在国内是首例,这个也可以为咱们院间接宣传宣传。。。”

    顺着铣下的骨瓣处望去,病变的肿瘤赫然显现,按照目前的大小看再晚一段时间患者生命都会有危险。

    叶卿看准肿瘤位置便高度集中精力进行摘除,肿瘤因压着视神经,从切除到缝合硬脑膜足足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常规抗生素注射”看着颅骨被钛夹固定好后,叶卿对护士说道。

    “叶医生,我小孩咋样啊”

    “手术很成功,过两个小时他醒了你们观察下有没有发烧。病人需要多休息才能回复的更快”

    “叶医生,谢谢,太谢谢你了,以后小平长大出息了一辈子也不叫他忘了你的恩德啊”

    “你们先去休息下吧等会孩子醒了还要你们多留心观察!”叶卿看着喜极而泣的王平父母淡淡的说道。

    刚来医院那会看到患者家属痛哭流涕求医生时,叶卿也时时被打动,一腔热血沸腾恨不能自己是机器人时时分分的看顾着病人。但久了见多了结果不如意时家属翻脸无情,打护士骂医生穷凶极恶的嘴脸,叶卿也便淡然了。难怪读书时导师常说合格的医生练就的不只是医术,还要有颗波澜不惊的心,仁心怜悯心都要放在心底才能拿得稳手术刀。

    叶卿回到办公室拿了病患记录便往住院部常规查房去,一路上走过映在小护士们眼里,倒像是武侠小说里描写少年郎出场一般,分花拂柳而来踏着一地芳心。确实,将近一八五的身高,刚毅的五官组合到一起竟也不显十分冰冷,浅浅一笑倒会露出一颗小虎牙。即便家境一般,但不到三十就在业内备受好评,又是医学院博士生,大好的前程只差时间罢了,由不得小姑娘们不“心怀鬼胎”想扑倒。

    寻常查房下来陪房家属的秋波也是大批大批,院里年纪相仿的医生们常常哀怨的说:叶卿一出桃花尽收,连点绿叶都不给留!

    叶卿对此倒是极平淡,从小他就是众多女孩仰望追逐的对象。毛头小子那会倒还没事也瞎琢磨过,但因父亲早逝母亲一向要强,背负着厚望。成绩稍有浮动,面对母亲苛责的眼神什么心思也都收了。挨过了青春期反倒淡然了,只是偶尔夜班时会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网上找找过去的学妹聊聊天也就没什么了。

    一圈查房下来,收获无数恭维和数朵桃花让叶卿心情大好。

    “时间差不多了,看看王平没什么异常就下班喽!”叶卿看了看时间就奔王平病房方向去了。

    “叶医生你来啦小平醒了,就说看东西有点模糊。”

    “我来检查下”

    叶卿仔细检查后又问了王平详细情况,没发现什么异常,也松了口气。

    “这算是正常现象,患者要恢复也是需要时间,你们先让他好好休息,明早我早来看看。”

    “成成,医生您慢走啊。。。”

    带着一堆感恩戴德的尾音叶卿离开了病房,这些家属好的时候把你捧上天,一旦结果不好什么原因都不顾,哭嚎打骂全都来,医院里每天都有被打伤的医务人员,好话坏话也都是听听就散了。

    日子每天过的都像是在复制,无波澜无惊喜。第二天叶卿比平时提早了半小时到医院,昨天手术的小孩媒体一直很关注,早上估计也会有采访,早点去准备下避免有意外。

    去住院部时叶卿特地带了本书,算是做个礼物吧

    “叶医生,你可来了。娃今早醒了说啥也看不见了,你给瞅瞅是咋啦是不是瘤子没摘干净啊”

    王平的父亲满脸紧张的把刚到病房门口的叶卿直接扯了进来,门口等着采访的记者赶紧让摄像准备起来。

    这类手术叶卿做过上百例从未出过意外,但此刻王平确确实实失明了,凭借叶卿的医学知识几乎可以断定是永久性失明!

    “叶医生,娃到底咋样,你说话啊”

    叶卿努力的平复了下勉强控制声音说:目前检查下来,确实是已经失明了,具体什么原因造成的我们还要在仔细查看下,还能不能有机会恢复也要检查后才。。。

    “啊我的孩,你咋这么命苦才这么小眼睛就瞎了,以后咋办啊”叶卿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凄厉的哭声噎了回去,王平的母亲哭嚎的时候媒体也跟着把镜头凑上去,对着这近乎崩溃的母亲近距离特写着。

    “你这庸医,当初你们拍着胸脯说一定能把孩子治好,结果就这么给治的?眼睛瞎了这辈子都被你们给毁了,我们家就这一个男娃,你毁了我全家。。。”

    王大山这老实巴交的男人此刻双眼猩红,挥着拳头就奔叶卿打过去,哪还是平常恭恭敬敬的喊着叶医生的样子。

    “等会我们会再给王平做个全套的检查,看下还有没有机会补救,你先在我办公室待着,哪都别去等结果出来了再作打算!”

    叶卿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厉副院长看了看肿了的半边脸,叹了口气说到:找个冰袋敷敷吧也别对患者家属太怨念,毕竟这事换到谁身上都不可能太冷静,当然打人肯定是不对的,哎见多了就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