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不是冤家不聚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4本章字数:2319字

    夜幕降临,月光缓缓升起。

    痛,裴雨晴觉得一双脚,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她停下脚步喘着粗气,一想到她费了老大劲才找到的唯一的单车被摧毁了,心里别提有多恨。

    车坏了不说,最关键的,手机也没电了。

    人倒霉的时候真叫喝凉水都会塞牙缝!

    所以,别让她在遇到这个男人,否则她真会撕碎这个人!

    裴雨晴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整,裴家小洋别灯火通明,焦急的管家一直在门口等候,直到看见她的影子,凝重的表情才有所松动。

    “小姐,我马上帮你准备晚餐。”

    她连连摆手,有气无力的边走便脱鞋,直至重重的倒在沙发上。

    “谢谢,不用了。”

    “好的,我让佣人马上给您放水。”管家点了点,趁着上楼前,便从口袋里掏出信封递给她,“小姐,还有一份董事长让我转交的信。”

    裴雨晴伸手接过,微微睁开一条眼缝,轻声阅读起来。

    倏然间,沙发大浮动的晃动,她从沙发跳了起来,一双眼珠子瞪的老大,仿若刚才的累意全无。

    “你等一下!”裴雨晴撒开脚丫子,冲到管家面前,拦住他的去路,“你们骗我千里迢迢回来,敢情就是为了让我相亲?!”

    管家抿唇一笑,态度亲和恭敬。

    “小姐,您词用的不对,这不叫骗,而是设身处地的为您着想,您年纪也不小了,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挥霍了,正好也有合适的人选,所以董事长不想让您错过。”

    呵呵...设身处地为她着想?还真没看出来!况且她还狠年轻!为什么要把她说成嫁不出去的老剩女那种!

    她长相很着急么?并没有!

    什么年头了还相亲,真是忒俗气了!

    说好火烧眉毛的急事呢!说好是天塌下来的大事呢!可是呢!!居然让她一个大美女去相亲,为家族的利益牺牲自己的婚姻!

    过分了啊!

    “你们......”

    裴雨晴准备义正言辞的拒绝,就见管家笑容很诚恳。

    “晚饭还是要吃些好,我去厨房看看,稍后会让佣人给您送上楼。”

    “你!”

    气不打一处来,裴雨晴只能眼睁睁,看着管家从她视线消失。

    隔天。

    裴雨晴做梦都没想到,她堂堂一个大美女,追求者的长队可以排到转弯的人,居然被抓去相亲,然后还要她穿着超nice的裙子,站在咖啡厅门口,仰天长叹一声,心情说不上的凌乱。

    八桌?还是三桌?

    低头展开管家给的纸条,被她揉的皱巴巴,一时间完全分不清具体是哪个桌号。

    尼玛,选的位置也是好样的,三八桌,看样子和她相亲的男人不是娘炮就是三八!

    算了,就三桌吧!

    哪知道,这一落座便开启了漫长的等待。

    半小时,一小时...

    简直绝了有木有啊!

    电视剧的情节,不都是男等女么?怎么到她这里,就变成她等人了!然后这场景,一阵冷风吹过,桌面空荡荡,她如活脱脱像嫁不出去的老剩女,正眼巴巴的等着来人挑选,着实凄凉啊。

    郁闷如她。

    就在这时,过道迎面走来一道欣长的身影,慢慢的向她靠近,直到最后,裴雨晴一双眼珠子瞪着老大,吃惊的大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指着来人半天,便看到某人拉开对面椅子,神态超自然的坐下。

    轰——

    桌子被拍的闷声一响,她惊讶的声音顺势蔓延开来。

    “怎么是你!!”

    特么的...老天爷是看她有多不爽啊!

    她的相亲对象居然是他!

    如果要和他结婚,倒不如让她一死了之!

    抢她身份证,撞坏她单车,一大男人还不学无术,专业碰瓷二十年!这一桩桩得罪,啊...苍!天!啊!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她发誓过,再见此人,新仇旧账一起算干净!

    相对她的不淡定,林亦泽表现很从容,勾唇一笑,悠悠道:“裴小姐,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哼。”裴雨晴冷哼一声,凶巴巴的说道:“好?哪里好?看见你,我全身都不好!”

    林亦泽翘起二郎腿,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目光一直注视着她不曾离开。

    “不好是对的,毕竟赔偿被你刮花的车,不是一笔小数目,你说呢?”

    “哎哟...大爷,你是不是老眼昏花了?我什么时候刮花你的车?分明就是你撞坏我的车!别阴魂不散好不好!姐姐我都还没找你要赔偿,你倒有脸倒打一耙!这究竟是有多瞎啊,居然选了你!抱歉啊...我想,我们不合适!”

    “哦?”林亦泽挑起剑眉,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向她,然后又忍不住毒舌她一句:“确实不适合,毕竟走到相亲这一步的女人,不就是歪瓜就是裂枣,哎...还自我感觉良好呢,所以说啊,群众的眼光都是雪亮的,我就说你是散光五百度还不虚心接受!”

    说她歪瓜裂枣?

    尼玛啊...要她说,能走到相亲这一步的男人,才是百拙千丑!

    有那么一刻,她是想脱下高跟鞋,砸死对面这个嘴贱的,刺完她一刀,还要在她伤口狂妄的撒盐!

    裴雨晴,忍住啊!要!淑!女!

    否则打了相亲对象,她也在劫难逃!

    气一直悬在胸口,裴雨晴闭上眼舒缓顺气,随后抓起一边的包,起身离开。

    林亦泽心情愉悦的很,睨着脑袋故意看着她问道:“这就走了?不多坐会儿?”

    “哼。”裴雨晴停下脚步,站在他的身边,伶牙俐齿的回了一句:“自己慢慢坐吧,我怕自己坐久了,就要去医院洗眼!”

    刚踩着高跟鞋走两步路,身后又传到欠扁的声音:“嗯...看来身份证是不打算要了!”

    蓦然,裴雨晴粉拳紧紧捏住,然后大步流星的回到他身边,伸出手就说:“混蛋!身份证拿来!”

    林亦泽脑袋一歪,笑盈盈的抬起头看向她:“赔偿金给我。”

    “你有病么!”这是故意找她歪呢,裴雨晴终于忍不住了,小宇宙爆发,低吼了一声。

    “你有药么?”林亦泽也不生气,但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生气,自己心情就莫名的好,并且忍不住想逗她。

    “药已经治不好你,但我可以带你去医院,挂精神科,检查下你脑子!”

    “不对,螃蟹妹,你要这样想,如果我脑子有问题,那你和我争论,岂不是一样脑子也有问题么!”

    靠!

    说不赢,又不能打,真特么的憋屈!

    裴雨晴气结,鼓着腮帮子,肉肉感十足,随后一抬脚踹在了他的椅子上。

    咔哒——

    椅子也是给力,细脚蹬子当场折断,林亦泽一回头,某女人的身影就消失不见,咖啡厅内一众探究的目光纷纷投来,林亦泽不自觉得咳了一声,假装看菜单。

    裴雨晴一出来,眼尖的管家就替她拉开车门,忙不迭地问了一句:“小姐,您感觉如何?”

    感觉?

    嗯...不错,特别是临走前的一脚,相当的好!

    她勾唇一笑,“走,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