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踏上一条不归的贼船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4本章字数:2241字

    呼....

    晨间山里的冷风扑来,裴雨晴吸努着鼻子,吃力的拖着行李箱,艰难的走着上坡路,想她堂堂裴家大小姐,居然也会沦落成为当女仆的一天。

    为了两百万,一把辛酸泪!仿佛前几日衣食无忧的生活,都像是假的一样!

    叭叭,骤然响起,刺耳的喇叭声,吓得裴雨晴刚躲到一边,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旁疾驰而过,顺带将坭坑里的水,溅在她的裙子上。

    “喂!!”

    裴雨晴朝远方怒的一声吼,哪里知道,黑色轿车充耳不闻,飞快的驶入一家大别门中。

    靠,什么烂技术,居然还敢开车!

    天悠8号。

    按照给的地址,裴雨晴准确的找到位置,大门缓缓的打开,不远处停着黑色轿车,也就是刚才溅她一身泥水的轿车,里面走下来一个人。

    “迟到半小时!”

    清冷响亮的声音,徐徐飘入她的耳朵里,裴雨晴定眼一看,车门旁倚靠的人,正在某位恶魔大少爷!

    “喂,你怎么不说刚才开车弄脏我衣服的事情!”裴雨晴顾不得行李,上前准备理论一番。

    哪里知道,一位年迈的管家,抱着一大竹筐的菜,放在到了她的面前,裴雨晴楞了一下,目光不解。

    “这是明天需要做的菜,赶紧处理一下吧。”

    裴雨晴一脸震惊,不自觉嘀咕:“这么多啊?你吃得完么?”

    “你迟到了,作为惩罚。”

    “堵车啊,关我什么事情。”裴雨晴加不思索的回答,话语中带着一丝理直气壮。

    林亦泽挑眉,“很好,犟嘴,延一天!”

    What?!

    她有没有听错,迟到合约就要往后延迟一天,尼玛照他这么算,她岂不是亏死了啊!

    “延你妹啊!”裴雨晴翻了个白眼,忍不住破口喷了一句。

    林亦泽视线瞟向她,勾唇一笑:“那就一周。”

    什么?!

    喂,要不要这么小气,故意打击报复吗!

    好,裴雨晴在也无法淡定了,因为她迟到半小时,辩解了一句话,就延长了一天,再然后她气不过,喷了一句,就又要延长一周,这个渣渣怎么不上天!怎么不和太阳肩并肩!

    “凭什么啊!!”

    林亦泽俯下身子,故意凑近说道:“凭爷高兴啊,继续犟嘴,合同第五条规定,女佣无故犯错加顶嘴,主人有权向后延长契约截止期限,具体延长期限,凭主人心情而定啦!”

    去屎!这是什么狗屁霸王条约!

    她都感觉自己上了一条不归的贼船,然后再也不能回头!完全是欺负她涉世未深!

    好汉不吃眼前亏,裴雨晴又差点骂出声,还好咬着唇忍了下来,只敢眼睛盯着他,双眼冒着可以烧死人的火光,咬牙切齿的说了三个字:“算你狠!”

    林亦泽笑的一脸无公害,表示无辜的耸了耸肩,“继续犟嘴啊,就问你,服吗?”

    哼,服毛线!

    裴雨晴瞪着他,抿唇不吭声。

    他伸脚踢了踢菜篮子,“赶紧弄菜,别墨迹!”

    “哼。”裴雨晴哼了一声,一副气呼呼的样子,“菜这么多,至少派个佣人和我一起啊,这样才能快。”

    林亦泽挑眉,勾唇一笑,悠悠道:“你我契约期间,全程大小事务都是你来负责,洗衣做饭清洁等等,反正贴身24小时,所以别的佣人,我当然是解散回家啦。”

    啥?

    所以,也就是说,整个别墅,只有她一个佣人吗!!

    尼玛啊...这人心肝都是黑的吧!

    “你故意的吗!”裴雨晴气的浑身发抖,怒视着他。

    只见,林亦泽连连摇手,“不不不,我是付过费的,所以你要给的照顾,当然无微不至的!这样才能对得起我给你的钱!”

    现在的她,只想干一件事,那就是撩起袖子,修理这个人!

    什么叫付费?她分明就是被强迫的!被骗来的!

    见她越是生气,林亦泽越是开心,临走前,还悠悠然扔下句:“麻利的做完,不然别想睡觉!”

    所以,周扒皮在她看来也不过如此吧,相比这位恶魔少爷,那是分分钟能够让你体验升级版!

    都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不不不...应该改成唯小人与少爷难养也。

    嘭!!

    一声类似炸弹爆炸的巨响声,从别墅宅子的上方传来,正在书房晨读的林亦泽,放下手中的书籍,条件反射的从座位站起来,大步流星的离开书房。

    “啊...这是什么鬼啊!”

    老远就从厨房传来,某人害怕的喊声,林亦泽蹙眉,随后看到一阵阵的浓烟往外窜,下意识间,他的脚步加快。

    “咳咳......”

    被突如其来的浓烟给呛到,腾云迷雾间,裴雨晴一个劲的往后退,试图离开厨房,随后就撞到了后方的人墙。

    林亦泽连忙捂着嘴,精准的抓着她的衣领,将裴雨晴从厨房拎了出来。

    “裴雨晴,你干了什么好事!”

    被浓烟熏得眼泪巴巴掉的裴雨晴,听到斥责声后,双唇一扁,弱弱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就...就不知道为什么会炸了,不是你让我做早饭的嘛。”

    敢情,这还成他的错了?让她做饭,是炸了他厨房的理由吗!!

    听到这话,林亦泽怎么想就怎么来火,这完全不找了个佣人,是找个麻烦回家。

    “你是白痴吗!连早饭都不会做!”

    她白痴?

    上一秒还理亏,这一秒裴雨晴也生气了,想到昨天事情,立马又变成霜打的茄子,随后不满的嘀咕一句:“说的像是,你不白痴,你自己会做饭一样,有本事自己做啊,光说不练假把式!”

    声音虽小,可林亦泽听觉却不错,他阴沉着一张脸,将声音拔高拉长:“你说什么?!”

    裴雨晴不禁打个寒颤,咽了咽口水,“我说你长得很帅!是我见过最帅的人!”

    “哼。”他冷哼一声,转头就走,“这是不公的事实。”

    自恋!!

    裴雨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冲着他离去的背影,抬起脚准备狠狠踹上去,哪里知道,刚抬起脚,林亦泽就回头了,考究的目光一直盯着她。

    然后...气氛瞬间尴!尬!了!

    反应灵敏的裴雨晴,连忙抻了抻腿,摆出一副平日里锻炼的样子,试图蒙混过关,然后目光四周乱看,就是不对上他的视线。

    “嚯嚯嚯,晨间的瑜伽最好,你看我柔韧性不错吧!”

    林亦泽嘴角狠狠一抽,声音有些清冷:“愣着做什么!我饿了!”

    哼,饿了找她做什么!不是骂她白痴么!本事这么大自己做啊!

    当然了,这是只能在心里反抗的话,她肯定不会傻到说出来,要不然又会惹某位少爷不开心,然后趁机报复她,随即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一头再次扎进厨房,艰难的完成生平第一顿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