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我家狗吃的都比你做得好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4本章字数:2027字

    黑漆漆的几盘胡东西,完全分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它就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了林亦泽餐桌上。

    一惯吃东西挑剔的林大少爷,当看到这几盘影响食欲的早餐后,眉头紧蹙,嘴巴又开始毒舌。

    “裴雨晴,这是人吃的东西么?”

    裴雨晴解开围裙,放在桌子的一边坐下来,很淡然回答:“当然,我做的这么辛苦,总不可能给狗吃的吧!”

    林亦泽目光转向她,皮笑肉不笑的嘲讽道:“我家狗吃的东西都比你做的好。”

    裴雨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气呼呼的回击:“你一天补我几刀是会怎样?我第一次做好吗!就是卖相不看好,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差吧!”

    “呵呵...”林亦泽皮笑肉不笑说道:“不补你几刀,我心情一整天都不好,裴雨晴,你是猪吗?做饭都这么差!”

    “如果我是猪,那么你叫一个猪给你当佣人,那么你又是什么?”

    “......”

    如果要是,这个世界上谁是她见过说话最刻薄的人,那么她会毫不犹豫选他,因为真的是嘴巴毒没没朋友的那种!

    怎么说她也是个妹子,作为男人应该应该有的绅士风度呢!

    完!全!没!有!看!到!

    林亦泽起身走到客厅,拿起电话,嘀咕了一阵子后,又回到了餐厅。

    “你,去把花园的花草修剪一下。”

    “哦。”裴雨晴应了一声,然后说道:“可是我到现在没有吃早餐,饿了。”

    林亦泽睨了她一眼,淡淡说道:“早餐做成这样,好意思跟我谈吃饭?本来已经很胖了,减肥咯。”

    胖他妹!

    特么的,她体重一百斤以内好么,明明就是美女标准的身材!眼睛要不要这么瞎,要不要!

    辛辛苦苦一早上,忙到现在她滴水未进,然后又被打发去做苦力,裴雨晴炸毛了。

    “你姓周吧,名叫扒皮!”

    “你说什么?”

    裴雨晴咽了咽口水,哼了哼:“说你帅炸天!”

    “哼,需要反复强调这个问题么?我知道!”

    随后,裴雨晴换了一套园丁服,拿着一把大剪刀,冲进了花园,一顿狂剪发泄,嘴里更是不停的咒骂:“死渣渣,混蛋王八羔子,居然连饭也不给我吃,也不怕五行缺德!非要我祝你喝水塞牙缝,出门车爆胎!”

    终于,一通乱剪,园子内原本茂盛的花草,有些不仅被剪秃了,更加剪出了千奇百怪的造型,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惨不忍睹!

    气是消了不少,裴雨晴看到满园子的杰作后,惊呼的捂嘴。

    完了,这下她死惨了,一会要是让毒舌男看到,她报废了他的花园,肯定就不是被饿一顿饭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于是,裴雨晴撒开脚丫子,逃离了现场。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日餐厅一别,裴雨晴一连好几天,都没有看到某位毒舌男,仿佛这个人凭空消失了一般,所以这些天的日子,她都过得格外的安逸舒心,毕竟不用被奴役。

    叮叮——

    原本安静的房间,被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

    裴雨晴敷着面膜,急匆匆从浴室跑出来,接起电话。

    “喂。”

    “雨晴,你在哪?”

    裴雨晴先是一愣,听着声音总觉得有些熟悉,随后放下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提示上的人名,笑了笑:“蓓蓓,你怎么记起给我打电话啦。”

    “正好在德川办事,要不然你出来,我们见一面呗。”

    “好,地址你发我,一个小时后见。”

    裴雨晴麻利的收拾好自己后,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

    一家酒店。

    咚咚,裴雨晴抬手敲门,没一会儿门就缓缓打开了,她随手带上门,看到多年没见的好友,正笑着站在她身后,裴雨晴高兴的一把扑向她。

    “蓓蓓!”

    许是,扑的太用力了些,卓蓓没忍住,重重的咳了两声,随后脸色惨白。

    裴雨晴大惊失色,连忙放开她的脖子,扶着她的手肘,紧张的询问:“怎么了?蓓蓓,哪里不舒服?”

    卓蓓摇了摇头,嘴里依旧忍不住的轻咳,“没事,帮我倒杯水就好。”

    “好,你稍等。”

    裴雨晴二话不说,扔下手中的包,跑到桌前,倒了杯温开水,递给了她。

    “谢谢。”卓蓓靠在沙发上,从桌上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倒出黑色药丸,一同和水服下。

    裴雨晴神经依旧紧绷,眉头紧锁,目光直勾勾盯着她。

    “怎么回事?”

    卓蓓摇了摇头,面色有些虚弱,靠在沙发上,淡淡回道:“真没事,就是好些年没看到你,正好我人也在德川,所以想见见你。”

    听着她的解说,裴雨晴满脸写着不信二字,随后目光一路向下瞟,直到停在她腹部间,白色的浴袍带着上渗出鲜红的血水。

    她迅速蹲下来,凑到卓蓓的跟前,紧紧的抓住她的浴袍,准备解开腰间绳子,一探究竟。

    卓蓓眼疾手快,将她的手紧紧的握住,微微蹙眉说道:“别,真的没事。”

    “你少唬我了!”

    裴雨晴格外的倔,执意解开腰间的绳子,扒开浴袍,果然就看到她的腹部帮着绷带,而原本白色的绷带上,染红了鲜血。

    裴雨晴迅速的捂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然后目光看向卓蓓,语气中带着一丝心痛的训斥:“卓蓓,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懂!你为什么就是不能爱自己!墨岚枫真的有那么好吗!值得为他玩你自己的命吗!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

    卓蓓咬唇低头,如同犯错的小孩那般,说话的声音格外小。

    “这次是我自己不小心,而且他有送药来。”

    对于卓蓓,裴雨晴永远是恨铁不成钢的那种,因为她爱一个人,爱的可以连自己命都不要的这种大代价的付出,最关键还得不到对方的任何回应!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是这种永远不觉得累的单方面付出,所以有时候,真的对卓蓓这女人很服气,打她们五年前在酒吧认识起,就听说,卓蓓爱墨岚枫已经很多年,说的更准确点,应该是从小爱到大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