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有钱人家的少爷就是不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4本章字数:2016字

    什么都是自己不小心,但凡见到她卓蓓,必都会有这么一句话。

    “看医生了吗?”

    卓蓓摇头,淡淡的回了一句:“不碍事,上点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疯子!”裴雨晴回了两个字,于是走到桌边,随手拿起一瓶不知名的药,看了很久,语气带着一丝无奈再次说道:“我不是不相信墨岚枫送来的药,而是不相信你,蓓蓓,你的伤口处理不及时,感染危及生命怎么办!”

    语音刚落,卓蓓的目光瞟向她,语气很坚定,“已经处理好了,如果我现在上医院会暴露,也将意味着,任务失败。”

    咚,裴雨晴将手中的药瓶子,重重的搁在桌子上,明显感觉有些生气。

    “卓蓓,我看你疯的不轻!”

    “是。”

    每次说道这个问题,两人之间就会闹出一些不愉快,而且气氛会很尴尬,所以卓蓓叹了一声,立马将话语岔开。

    “雨晴,不说这个了,今天我就想跟你聚聚,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

    气坏了的裴雨晴,半天也没有回话,就站在桌前,卓蓓连忙起身走过去,撒娇般的拉起她的手示弱。

    “我错了,大小姐。”

    裴雨晴挑眉,饶有兴趣的问着她,“哦?哪里错了?”

    卓蓓撇了撇嘴,一脸诚恳的说道:“我保证,明早就回东中,然后去看医生,再然后跟你报告。”

    裴雨晴伸手敲了敲她脑门,却又不忍的责备:“知道吗,我真的很担心!”

    “知道。”

    卓蓓点了点头,她能够明白裴雨晴的用心,毕竟是她最好的朋友,虽然认识只有五年的时间,但却仿若十几年老友那般惺惺相惜。

    相见恨晚,这是她和裴雨晴的写照。

    安顿好了卓蓓,裴雨晴就赶回了别墅,因为是偷溜出来,生怕一回家,会让某个毒舌男抓了正着,到时候又免不了被奴役一番。

    夜晚如约而至,星空又挂上一轮皎洁的月色。

    翻转许久的裴雨晴,伸手打开床头的灯,缓缓的坐起来,随后下床,拿起沙发的外套披在肩头,直径走向门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餐厅倒水。

    一杯水喝下,还未解决她口中的渴意,于是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以后,她坚决不要吃自己做的菜,太咸了!

    裴雨晴前脚刚走出餐厅,后脚还没着地,耳边就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当下她的心猛的一紧,又猫着身子,折回了餐厅内,紧张兮兮的趴在门口继续听声音来源。

    难道,遭了小偷?!

    可,如果对方是个男人,那她岂不是......

    完了,手机也没带!

    杀天的!!

    她浑身打了个寒颤,拍了拍脑袋,不敢继续想下去,围着餐厅转了一圈,终于在角落里面找了废弃的扫把,紧紧的握在手里,嘴里更是不停的咽口水。

    扫把啊扫把,可要给她争点气!

    裴雨晴把拖鞋都脱了,弯着身体,一步一步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然后抬手,狠狠的挥下去。

    啪啪啪!

    对方也是始料未及,被打了半天后,终于忍不出吼了一声:“该死的!!”

    “该死?”裴雨晴听到这句话后,下手更加狠了,招招致命,丝毫不留情,“有本事再说一遍谁该死?你才该死!小兔崽子,好的不学尽学这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把东西都给我交出来,否则我把你打成神经病送医院!”

    “裴雨晴!!!”依旧是一声怒吼。

    嗯?居然还知道她的名字!

    小样儿,功课做得还挺足!

    她似乎也没刚才那么胆小了,握着她的小扫把,啪啪的打在某小偷的脑袋上,节奏还特别欢脱。

    “裴你妹!姐姐的名字,也是可以乱叫的吗?我看你是皮痒吧!”

    刚落音,裴雨晴就感觉到,衣服被人狠狠的扯住,一阵天旋地转后,她整个人就重重的摔了下来,随即整个大厅的灯火通明。

    眼帘倒映一张盛怒而英俊的脸庞,裴雨晴瞬间傻掉了,脑子当下一片空白,尴尬的笑了半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她整个人是躺在某人的两腿间的。

    “老...老板...”

    林亦泽半天没有吭声,目光一直紧盯着她,仿若下一秒,准备将她生吞了的那般模样。

    裴雨晴双手合拢,放在脑门前,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错了...”

    “说我皮痒?嗯?”林亦泽的声音很轻,样子更是平静的出奇,并没有设想中的那种雷霆大怒。

    她怎么知道是这个鬼!如果有后眼睛,借她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干!

    况且,有谁回自己家,需要大晚上偷偷摸摸的!

    果然,有钱人家的少爷,就是和别人与众不同,嗜好不一般!

    暴风雨前的宁静,裴雨晴后背都开始冒着冷汗,她完全不敢想象,这个祖宗会用何种手段整她!

    “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少爷,你就原谅我吧!”

    “嘶...”林亦泽蹙眉,倒吸了一口凉气。

    立马,裴雨晴反应过来了,连忙从他的腿上爬起来,站在旁边尴尬不已。

    林亦泽看了一眼,腰间绑好的绷带,又再度渗出了血,不由得出声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帮忙!”

    “哦哦哦。”裴雨晴很乖巧的蹲在他跟前,小心翼翼的替他解开腰间的绷带,然后处理好血水后,又替他绑好腰带。

    伤口虽不深,但是毕竟伤到了皮肉。

    随即,裴雨晴抬头,多嘴问了一句:“少爷,看医生了吗?”

    “没有!”林亦泽回答的很坦诚。

    裴雨晴走到茶几前,拿起电话,准备打,林亦泽眼疾手快将电话从她手中抢了下来,厉声说道:“你做什么!!”

    莫名其妙被吼,裴雨晴倍感委屈,撇了撇嘴,不乐意的嘟囔了一句:“还不是看你受伤,怕你感染,想帮你叫医生而已,凶什么!”

    林亦泽捂着腰间,将电话扔到了一边,冷淡的撂下一句后,直径离开大厅。

    “多管闲事!”

    显然,身后的裴雨晴气坏了。

    好心帮忙,结果......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说的就是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