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那就以身相许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4本章字数:2032字

    林亦泽蹙眉,样子似乎很生气,不由自主伸手去捏,她那婴儿肥的脸,耐着火又一次问着她:“别岔开话题!说!自己哪里做错了?!”

    错你妹!

    此刻,裴雨晴满脸无奈,只想回他这三个字,看到他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总觉得有地方不对劲,趁着他没留神,一只芊细的手探上他的脑门,果然是滚烫的。

    “你发烧了!”

    林亦泽将她的手推开,紧抿的薄唇轻启:“你管不着!”

    靠!要不是看在他生病的份上,才不会管这个傲娇的货!哼,好心没好报!

    裴雨晴扔给他一个白眼后,语气依旧关心的说道:“少爷,你别闹!发烧不及时处理,脑子会烧坏的!趁江季川没走远,我得打电话叫他回来!”

    又是江季川!

    林亦泽一听到这个字眼,心里莫名的就有火,而且还是火冒三丈的那种!

    “本少爷好得很,不需要任何人看!”这似乎是一句带着赌气成分的话。

    明明是个成年人,可此刻却像个幼稚鬼一般!

    裴雨晴气结。

    两人僵持不下,倏然间,林亦泽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意识,轰隆一声倒地,跟带着裴雨晴,很狼狈的摔在他身上。

    痛啊!

    裴雨晴爬起来的那一刻,看到林亦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随后拍打着他的脸。

    “喂,少爷,少爷...”

    当下,她整个人都慌了,从包里翻出手机,直接给江季川拨了电话。

    终于等待相当久后,对方才接起电话。

    “小雨,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让此时的裴雨晴感到一丝心安,她着急的开口:“季川,少爷他发烧晕倒了,你赶紧过来一趟吧。”

    “好,你先把他扶到房间,找到药箱给他物理降温,我马上就过来!”

    江季川挂掉了电话,直接掉转车头,坐在副驾驶的唐宗,眼疾手快抓住方向盘。

    “等等,你想干嘛?”

    江季川看了一眼,身边的唐宗,样子似乎很着急。

    “我不能送你回家了,要马上赶紧亦泽的别墅,他发烧了,小雨一个人家里照顾,我实在不放心。”

    “哦?”唐宗挑眉,带着一丝玩味的口吻,“那岂不是让小两口升温的好机会,你就别瞎参合了,当什么电灯泡,跟着我喝酒去,学会给人家独处的机会。”

    江季川有些不情愿,却又不太甘心,于是断然拒绝:“不行,亦泽枪伤没好,如果不及时退烧,会出大问题的。”

    唐宗大掌拍在他的肩上,语气斩钉截铁,“放心,死不了,小川川,跟着哥哥走,有酒有肉,要听话知道不!”

    不给他任何拒绝的机会,唐宗直接将方向盘转了一圈,车又回到对面的车道上继续行驶,仿佛刚才的事情不曾发生一样。

    别看平日的林亦泽骨瘦如柴,可裴雨晴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拖回房间,找来退烧贴,小心翼翼的贴在他的额头。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距离她给江季川打电话的时间,已经过去半小时,裴雨晴安顿好了一切,准备到外面去等江季川,哪里知道,她刚站起来,手腕就被人抓住,掰扯半天,裴雨晴也没能挣脱,最终只能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地上,好在是舒软的毛毯。

    发烧的林亦泽,睡的很安稳,裴雨晴动作很轻,打开手机又给江季川打了一通电话,这次就没有上回那么幸运了。

    十通电话下来,永远传来的都是——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怎么回事?”裴雨晴很小声的嘟囔一句,随后又给江季川发了一通短信,然后才不舍的将手机,放到了一边,自己则无聊的趴在床边。

    又是美好的一夜,林亦泽醒来的时候,发现床边多了一个人,回想半天才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他轻手轻脚的从床上坐起,瞟了一眼床头柜上,未喝完的水,以及一盒退烧药,下一秒嘴角不自觉上扬,于是乎拿掉额头上的退热贴,轻手轻脚的走下床,将裴雨晴慢慢的抱到床上盖好被子。

    裴雨晴再次醒来的时候,不知是多久过后的事了,她睁眼开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睡在一张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

    明明昨晚,她坐在地上,怎么一醒来就...

    “你醒了?”她准备逃离案发现场,怎料耳边传来,一道慵懒的男声。

    裴雨晴打了个激灵,背脊很坚硬的绷直,浑身都冒着冷汗,脑袋很迟缓的看向枕边的人,惊恐的大叫一声。

    “啊...这个,我们...”

    “嗯。”意料之外的语气,林亦泽勾唇一笑,忽然间将脑子撑了起来,目光一直盯着她。

    裴雨晴身子很灵活,咻的一下,滑进了被子里面,颤抖拈着被子盖在自己的脸上。

    “对不起,少爷,我不是故意的...”

    林亦泽笑了笑,故意清了清嗓门,吓唬她,“嗯,那你打算怎么办?”

    裴雨晴从被子里,伸出三个指头,弱弱的说道:“我会负责的!”

    “你想怎么负责?”也不怎么的,此刻的林亦泽,心情特别好,嘴角全是笑意。

    “我都听少爷你的!”

    林亦泽点了点头,很满意她的表现,准备伸手拍被子的时候,随后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肉团子,华丽丽的从他旁边滚下床。

    轰!

    林亦泽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服,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那就以身相许吧!”

    “啊...”

    裴雨晴抱着被子,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语气中带着惊讶。

    “嗯哼。”林亦泽点了点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床,在指了指她,意思很明显,就是你昨晚把我睡了,所以负责是必须的!

    可在裴雨晴看来,完全是这位少爷,想出来新的整人花招,目的就是为了打击报复她。

    所以,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宁可得罪小人,也不得罪女人,不不不,应该改成,宁可得罪小人,也绝对不要得罪少爷般的男人!

    “我们,我们昨天晚上,真的...”

    其实,她是想问,昨晚她真的发禽兽了么?毕竟对方还是个病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