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大少爷,生命诚可贵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5本章字数:2936字

    远方,忽然传来一道清亮的喊声——

    “小雨...”

    正在神游的裴雨晴,思绪渐渐被拉回现实中,她抬头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走廊的尽头,一道挺拔的身影,脚步匆忙的朝着她们走来。

    是...江季川!

    他先是瞟了一眼地上的人儿,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随后视线转向裴雨晴,言语间皆是满满的担心:“等了你半天没回,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来找你,出什么事了么?”

    对于这样的情况,她只能用‘一脸懵逼’来形容,所以当他的话落音,裴雨晴几乎是下意识的摇头否认。

    “我们走吧。”

    “好。”

    江季川跟在身后,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王敏佳,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正在外面谈笑风生的唐宗,发条了短信。

    默默的跟随一路,江季川终于没忍住的开口询问——

    “小雨,刚刚...”

    走在前面的裴雨晴,忽然停住脚步,缓缓的转过身,回应道:“季川,抱歉,我有些不舒服,可能当不了你的舞伴,想提前回家休息。”

    江季川笑了笑,唇齿轻启那一贯的温和之音:“没关系,我送你回家吧,小雨。”

    “可舞会...”

    他的舞伴都不在了,何来的心思参加舞会!

    “没事,送你回家休息才最重要。”

    裴雨晴愣了愣,始终如一的客气着,“季川,谢谢你。”

    江季川勾唇一笑,便没再说什么,而是走向地库取车。

    别墅。

    经上次一摔后,她发现大少爷只要一生气,家里就会漆黑一片。

    裴雨晴是有夜盲症的,黑灯瞎火的晚上,她完全是靠着一双手摸进家门。

    “呼...”

    她站在楼梯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再度拔脚回房的时候,看到楼梯口的房门微掩,透过缝隙传来丝丝灯光。

    大少爷没睡?

    哐当...

    就在这时,房内传来铁具掉在瓷砖地上,发出来的清脆响声。

    当下,裴雨晴的心猛地一沉。

    难道,大少爷在为情自杀?

    尼玛啊...

    不由得多想,裴雨晴推开门,也顾及不了前方的路,是否存在障碍,摸爬滚打的跑了过去。

    “大少爷,生命诚可贵啊...”

    人还没到浴室,声音先传来了,林亦泽都还没反应过来,后背就让人死死的抱住,然后用的是一股吃奶的力,把他整个人往外拖。

    因为是刚洗完澡,林亦泽还未来得及换上睡衣,赤着的上半身还挂着残留的水珠,腰部围了一条浴巾,将重点部位遮住,他双手死死地撑在门框上,防止被人再往后拖行。

    “你干什么呢!”

    裴雨晴完全不放弃,用力的拔着他的腰,嘴里还嚷道:“大少爷,生命只有一条,您要学会珍惜啊,请想想这个世上,剩余还爱着你的人啊...”

    啥?要珍惜生命?

    等等...让他捋一下,什么叫生命只有一条?谁能给他解释一下!

    林亦泽眼看着,自己的腰间的浴巾,一点点在往下滑,他慌忙空出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浴巾。

    “裴雨晴,快给本少爷松手!!”

    此刻的裴雨晴,完全是演技爆发,紧紧的搂住他的腰,脸部靠在他的身后,声情并茂的演绎:“少爷,我知道自己错了,现在我深刻的反省自己,不应该躲在门外偷听,你和你老情人的对话,你要怎么惩罚,都可以的,只求你不要死,你要是死了,我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表演实在精彩!不拿影后很可惜...

    林亦泽嘴角狠狠一个抽搐,心里如同百万只草泥马奔腾过。

    尼玛,敢情这个笨蛋以为他想不开要自杀么?

    什么生命诚可贵!什么珍爱生命!什么老情人!

    想他堂堂德川林大少,是那种会想不开,闹自杀的人么!还是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闹自杀!

    这笨蛋脑子里究竟装的什么......

    “裴雨晴,你要再不松开,本大少爷就把你从窗户扔下去,信吗!”

    他威胁的声音,让她不寒而栗,裴雨晴不觉得打了个寒颤,语气弱弱的回应:“那我松开,你不可以自杀哦!”

    林亦泽怒,因为单手他快支撑不住了。

    “你是猪么?谁说本少爷要自杀!”

    没有要自杀?

    那刚刚,她听到的声音...

    “难道不是么?可我刚才听到有刀片落地声...”

    什么刀片声,那分明就是他的剃胡刀,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从会场回家,本打算洗澡放松下,刚准备修整多日未打理的胡须,哪里知道,手一滑就掉在了地上,还没等他捡起来,某个二货就出现了...

    “裴雨晴,先给本少爷松手!”

    裴雨晴撇了撇嘴,似乎不太想放手,但是又怕某人真的发飙,折中之下,她选择放松了一点力道。

    林亦泽长舒一口气,低头看了一眼,腰间还没完全松开的手,明明他内心是生气的,却也不知怎么的,嘴角就上扬了。

    “裴雨晴,对于你偷听的这件事,本少爷非常的生气,所以...”

    他的话还没说完,裴雨晴整个身体又再一次,贴住了他的身后,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没有之前的蛮力,相反是一种很温柔的举动。

    “对不起,我错了。”

    低眉顺眼的语态,身后柔软的身躯,一时间吹散了内心聚集的火,竟让林亦泽不忍再责备下去。

    “笨猪,帮本少爷把浴室地上的剃胡刀捡起来。”

    “哦,马上去。”

    裴雨晴很自然的应了一声,都没有像从前一样去反驳他的话。

    吱——

    脚底突然传来一声响,裴雨晴低头一看,后脚跟踩住了某人的浴巾,她还没来得及抬脚,整个脚就被掀了起来,紧接着,就是惊慌失措的喊叫声在浴室上方升起...

    痛...

    裴雨晴觉得她的小身板,要被摔成两半一样,然后身上还压着一大重物,只差让她断气。

    “少爷,你是故意的吗!”

    林亦泽蹙眉,立马爬到了一边,很显然相当的不爽。

    “裴雨晴你这个笨猪,走路都不看地吗?踩到本少爷的浴巾了知道吗!”

    裴雨晴从旁撑坐起来,作势要理论,眼角的余光就瞄到,某大少爷正坦诚相见坐在她对面,满院春光一览无遗。

    两秒过后...

    “啊...”裴雨晴脸不争气的红了,像杀猪般尖叫起来,紧紧的捂着眼睛,嘴里嚷道:“你,你这个流氓居然不穿衣服!!”

    随后,林亦泽反应过来了,英俊的脸颊上袭来一股热意,他火速的抓起散落在地的浴巾,慌张的将自己下半身裹严实。

    “你...喂...裴雨晴,你个猪,别喊了!”

    裴雨晴气急败坏的就喊:“你居然当着一个女生的面,脱裤子耍流氓!还要不要脸啊你!”

    他耍流氓?

    尼玛...分明就是她踩掉了浴巾!

    林亦泽冷哼一声,嘴毒的喷了一句:“就你这样,也值得我耍流氓?哼...该翘的不翘,该凸的不凸,切...哪怕就算你脱光站在我面前,本少爷都提不起任何兴趣!”

    她不凸?她不翘?

    特么...谁说的!!

    裴雨晴气的松开手,下意识的偷瞄了一眼自己领口里面,鼓着腮帮子特别生气的回应:“呵...本小姐身材一惯好!堪称黄金级别的前凸后翘!别没吃到葡萄就说酸!提不起任何兴趣,不能怪身材,那只能说明你功能有障碍!”

    哎呀...他功能障碍?

    靠!!

    他就这么被一个女人,活生生的羞辱了!还是第一个敢这么说他的女人!

    林亦泽那叫一个怒火烧心。

    “裴雨晴,你长本事了啊!行啊...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么!”

    裴雨晴昂首挺胸,一点也不怕,活脱脱的向他示威。

    “说就说,谁怕谁啊,唐宗说的果然没错,你就是一个功能有障碍的男人,要不然怎么会守身如玉多年,大少爷,要知道你可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啊,这么能忍,就算不是功能障碍,肯定也是取向有问题!啧啧啧...”

    什么叫朋友?

    那就是,关键时候用来出卖的!

    嗯...这锅必须由唐宗来背!要不然对不起他们之间深厚的交情!

    怒火一路蹿上林亦泽的脑门。

    唐宗这个老混蛋!!!

    他如同狩猎的老虎,扑向了早已瞄准的猎物,然后低吼道:“裴雨晴,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子是不是真男人!”

    这么一扑来,吓得裴雨晴六神无主,她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小心肝颤不停,因为林亦泽死死的将她摁在地上,两人仅咫尺距离。

    她其实就是赌那么一口气,所以脑子一发热就说出了言不由衷的话。

    “少爷,我错了...”

    “错了?”林亦泽玩味的重复这两字,然后对她轻吐微风,声音微沉:“如果本少爷没有记错,你刚才可不是这样的呢,嗯?裴雨晴,刚不是很嚣张么?怎么现在不敢叫唤了,难道你怕了?长的本事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