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今晚,不成功,便成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5本章字数:1978字

    两百万,对于他而言,真不算多,哪怕只是普通朋友,遇上了困难,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帮忙,更何况对方还是裴雨晴。

    很多东西,如果是可以用钱买来的,那么他真的愿意...

    裴雨晴笑了笑,表示很感激,开口却是淡淡的婉拒:“季川,有你这个朋友,我很开心,这件事我会处理,你的钱我不能拿。”

    江季川是聪明的,听到她的婉拒后,就也没过多的强求。

    反正,只要她要,只要他有,百依百顺又何妨。

    自早上餐厅一别,林亦泽一整天没在踏出房门半步,似乎有种用绝食来表达,本少爷生气后果很严重的感觉。

    幼稚鬼!

    这是裴雨晴对于此行为,给出的一个很中肯的评价。

    晚饭过后,裴雨晴回房,几经辗转也没能入睡,翻下床走到书桌前,拿起日历大概翻了一下,好像距离回校,时间也所剩无多了。

    每天这种水深火热的日子,说句实在话的,她也是过够了。

    来回在房间走了几次后,她终于下了很了不起的决定,那就是...

    夜!偷!身!份!证!

    熬到半夜十二点,估摸此刻的大少爷,应该呼呼大睡了,裴雨晴离开房间,蹑手蹑脚的走到林亦泽的房门口蹲下身子。

    今晚,不成功,便成仁!

    咔哒——

    房门缓缓的打开,真如同她猜测那般,房间内是漆黑一片的,空气中还浮动淡淡的幽香,闻上去让人身心舒服,她知道这味道,是某位臭美的大少爷,专属私人订制的香水,世上仅此一人,绝无第二人。

    裴雨晴蹲着走进了房间,慢慢的将门合上,为了防止夜盲症碍事,她专门找来迷你版的小电筒,光度不太强,但却足以照的清楚路线。

    她先是摸进了最里面的房间,大大小小的抽屉,好生一顿翻,都没找到她的身份证。

    看样子,大少爷奴役她的心,是很坚决的啊!

    有句话叫,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裴雨晴直奔床边,小三层的床头柜。

    呼吸声很沉稳,趁着他转过身的那一刻,裴雨晴身手矫健的滚到了床边沿。

    这真是老天都要助她一把的节奏!

    身份证,身份证,你在哪里...

    裴雨晴把小电筒,含在嘴里,一双手在柜子里找的好仔细。

    一层没有,二层没有,直到第三层...

    她的手刚触碰到柜门,腕上突然多了一道往后拽的重力,当即裴雨晴脚步没蹲稳,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然后吃痛的大喊一声。

    “哎哟...摔死姐姐了!”

    “找了这么久,可找到你要的东西了?”

    耳边突然传来,如魔音一般的男声,完全让她听不出任何情绪。

    裴雨晴整个身体不自觉得抖了一下,双手撑在地上,下意识就往外跑。

    原本撑在床头的林亦泽,看到她的这个举动,大臂一伸勾住裴雨晴的腰,直接把她从地上捞了起来。

    “想跑?”

    不是连门没有,是连缝都没有!

    轰——

    裴雨晴怎么都没想到,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半夜十二点,她会被一个男人,四肢控制住狠压在床上。

    那滋味,说不上来的酸爽!那气氛,着实让她尴尬一把!

    要知道,他们男未婚,女未嫁的,这种姿势下...

    林亦泽拿起小电筒,照在她脸上,语气略显轻浮,似带一种调侃:“怎么..裴雨晴,半夜闯进本少爷的房间,你是想发生点什么吗?”

    呃...他们之间需要发生点什么吗?

    “少爷,我其实...其实...”裴雨晴咽了咽口水,半天没想出,一个可以搪塞他的理由。

    他本就睡眠浅,经过晚上这么一闹腾,瞌睡也醒的七七八八,索性躺在她旁边,撑着脑袋,一脸饶有兴趣的盯着她。

    仿佛就是,没有满意的答复,今晚就别想离开!

    所以,想清楚好好说!

    突然间,画风变了,裴雨晴一乐呵,笑容泛着傻气的那种,反正这是她的强项。

    “少爷,好巧哦,我们真是太有缘了,这么晚都可以遇到,哦呵呵...你看看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适合赏月吃月饼,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月饼!”

    “......”林亦泽嘴角狠狠一抽。

    随后,他就看到,某人奋力的踢开,一条白嫩嫩的大长腿,作势准备逃跑。

    林亦泽再度将她抓了回来,这一次并不是,用自己的腿压住她,而是单手死死的扣住她的腰。

    “说!大晚上,你想干嘛!”

    “赏月吃月饼!”

    她是绝对不会承认,大晚上跑进来偷身份证的!

    要不然,依照大少爷的性格,那很可能就不是奴役她两个月,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林亦泽有种,一大波陈年老血,正在从胸腔涌上来的感觉。

    尼玛,谁大半夜的不睡觉,要吃月饼赏月,应该正常人都干不出来这种事吧!

    最关键,又不是中秋节...

    所以,这女人的脑子装的是什么?他真的很想知道!

    这绝对不是装傻,他更加愿意相信,这是真傻!

    裴二傻!

    林亦泽才那种没耐心,听她继续胡扯,索性下狠手,捏住她的小胖脸。

    “你要是再不老实点,我就把你捏成大饼脸,本少爷说到做到!”

    大!饼!脸!

    欧买噶!!

    她双手使出吃奶劲,掰着脸颊上的咸猪手,然后模糊不清的嚷道:“啊...快给我放开,姐姐脸好痛!”

    有时候他会觉得,用任何方式去惩罚裴雨晴,倒不如捏一捏她的小胖脸,会更加让他解气。

    一想到,早上她和江季川两人卿卿我我,林亦泽气就不打一处来。

    其实,从她进房间的那一刻起,她所有的举动,他都一清二楚,可能是因为身处在恐怖党那种环境下所养成的习惯,身体不允许他熟睡,否则他可能会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所以这么多年,哪怕是在家里,这种安保性能很强的地方,任何的风吹草动,他都能够很快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