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少爷,来,吃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5本章字数:1994字

    “裴雨晴,本少爷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为,大晚上你来我的房间,是觊觎本少爷的美色,所以意图不轨呢。”

    他悠然自得的语态,无疑透着一种天生的自恋感,顺带还夹杂着丝丝无耻,完全属于那种丝毫不会脸红心跳的人。

    觊觎他美色?意图不轨?

    呸!!

    这位大少爷哪里来的自信,跟迷一样的!会不会有点想太多了?她需要觊觎?她需要意图不轨?

    尼玛,她可是见过世面的大美女好吗!

    切,什么样高富帅的男人,是她裴雨晴没有见过的?开什么玩笑!

    裴雨晴翻了个大白眼,一脸很不屑的反驳道:“少爷,我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有节操的呢!”

    他算是彻底没了睡意,聊天的兴致也被勾了起来,转而勾唇一笑,嘴里一如既往的毒舌。

    “嗯,你是一个有节操的人,可是今晚却碎了一地,其实呢,本少爷也不是一个思想迂腐的人,我和年轻人一样都放得很开,有什么想法呢,明说就可以了,少爷我是会考虑的,也说不定会牺牲下自己,成全你的梦想,真的,不必要晚上这么费劲。”

    纳尼?

    什么叫牺牲自己,成全她的梦想!

    特么的,搞得像是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想把他睡了一样!

    呸!不要脸!

    “少爷,你脑洞这么大,不去当个编剧,真是可惜了你这个人才!”

    林亦泽挑着剑眉,嘴角下意识勾起一抹笑容,悠悠然的回击:“看来是说中你的心思,让你恼羞成怒了!”

    “......”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本少爷牺牲下。”

    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让裴雨晴吓到了,原本林亦泽只是用手扣住她的腰,现在变成,整个人跪在了她的上方。

    “干...干什么啊?”

    如此亲密的姿态,在当下的那一瞬间,原本黑灯瞎火的房间,隐隐约约浮升起,一种道不明的暧昧,似乎他们之间的每一次呼吸,都将这里的氛围一点点的推向那至高点。

    “你说呢?”

    轻柔的声音,扑向她的脸颊,似有一种勾人的魔力,裴雨晴的心不免颤抖了下,随后就看到林亦泽的上半身,正慢慢的靠近她。

    难道,她今晚注定贞洁不保?

    裴雨晴吞了吞口水,双腿下意识的并拢,薄唇紧闭着,脑袋几乎是闪躲的挪向一边。

    林亦泽凑到她脸颊处,行动就渐渐停止了,一双藏着笑意的眸子,始终打量着她。

    为什么每一次,他都会捉弄她的想法?

    不为别的,就真的是想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他极力忍着笑,嘴下依旧戏弄她,“笨猪,别紧张,身体放轻松,我会尽量小心,不会弄疼你的!”

    放你妹!!

    裴雨晴此刻,气的只想吼出这三个字,因为她已经做好,就当自己被猪拱了的准备,奈何他迟迟还不肯动手,心里很是窝火。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你能不能快点!”她已经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最后仅存的耐心,被一点点的消耗殆尽。

    “不要着急...”

    她一怒,脚一抬,耳边先是听到某人吃痛的喊叫声,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闷响,跟着身下的大床猛地一抖动。

    轰——

    谁也想不到,原本咫尺距离的黑影,光速般的扑向她,于是乎....

    他两吻在一起了!!!

    然,三秒过后...

    林亦泽火速爬了起来,裴雨晴躺在床上,双手不停的擦着嘴。

    “老娘的初吻!!!”

    原本安静的房间,上空缓缓升起一声怒吼。

    初吻?

    正在用纸擦嘴的林亦泽,听到这句话后,脑袋微微的向后,瞟了一眼床上哭丧着脸的裴雨晴,然后嘴角也不知怎么的,缓缓地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裴雨晴气呼呼的从床上坐起来,加不思索的伸出脚丫子,狠狠踹了一下,身边的林亦泽,嘴里愤怒骂道:“混蛋,你居然非礼我!”

    “嘶...”林亦泽先是拧着眉心,随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是秋夜微凉,而此刻的他额头却冒出了热汗,不出两秒,便重重的倒在了床上。

    裴雨晴心跟着颤了下,看到他身体微微蜷缩,然后她又出脚丫子,晃了晃他。

    “喂,本小姐可告诉你,装死在我这里不管用!哼,敢非礼我,就要...”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林亦泽就伸出手,一巴掌打了过去,裴雨晴吃痛的收回脚,奋力的揉了揉痛处。

    “别动我!”声音略显低沉,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一般。

    裴雨晴狗爬式般,爬到床头摁开房间的灯,然后就看到林亦泽脸色有些泛白,脸颊边同时淌下两行热汗。

    “不舒服?”

    “嗯。”林亦泽闭着眼,轻应了一声。

    原本她是很生气的,可在看到他难受的模样后,什么都抛之脑后了,连忙爬下床。

    “你等着,我去找退烧药!”

    当一个人没病的时候,还被强迫吃药,这是一种什么概念?

    嗯...就是那句:药不能停!

    于是乎林亦泽看到,某个笨猪非常热心,替他拿来退烧药和水杯,他其实是想装死到底的。

    “少爷,来,吃药了!”

    尼玛啊...

    林亦泽此刻的心情,跟日了狗一样的复杂。

    “我没病。”

    裴雨晴摇头,一脸义正言辞的教育他,“少爷,别闹,乖一点,我们把药吃了,你的病明天就会好起来,相信我!”

    在照顾病人这件事上,她可是很有经验的呢,瞧瞧上次,她不就是一个人单打独斗,照顾少爷一晚的么!

    林亦泽是拒绝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不论裴雨晴怎么说。

    “少爷...”

    “别喊,老子要睡觉了!”

    “少爷...”

    “你滚不滚?”

    “少爷...”

    “再不滚,就上来陪老子睡!”

    “少爷...”

    终于,林亦泽忍无可忍,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瞪了她一秒后,粗暴的将裴雨晴扛起来,扔到了床上,这才满意的继续躺下。

    “少爷,你的药...”裴雨晴弱弱的喊了一声。

    “老子没病!这是最后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