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本少爷不喜欢被人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5本章字数:2024字

    “可...”

    林亦泽眉心一拧,伸出手扣住她的腰,将她拉进自己的怀中。

    裴雨晴没想到,最后的结局会变成这样,之后打了个寒颤,身体变得硬邦邦的。

    “只有这样,你才会老实。”

    哼,她只是出于关心而已!

    林亦泽偷偷睁开一只眼,再看到她撇嘴的表情后,不由得勾唇笑起,继续满意的闭眼养神。

    身下又是一轮隐约的痛意,他不得不再一次倒吸凉气。

    “嘶...”

    那一脚真狠!

    真是要让他分分钟断掉的节奏!

    听到他发出的声音,裴雨晴一脸疑惑,抬头看向他就说:“少爷...”

    “嗯?”林亦泽慵懒的应了一声。

    “请问你嘶什么?”

    林亦泽缓缓的睁开眼,发现某人靠在他的怀中,一副特别好学的模样。

    他倒是想告知,刚才被她的无影脚,踹到差点报废自己的命根子,然...等他说完这件事,很可能这个猪,又会鬼哭狼嚎说他说流氓!

    其实,他真的是个正人君子,毕竟这么多年,想爬上他床的女人也不少,但他依旧可以很淡定从容,把那些对他有非分之想的女人全部扔出去。

    所以,裴雨晴还真的是,第一个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并且完全不排斥的女人!

    “腰痛。”林亦泽淡淡的扔给她两个字。

    腰痛?

    裴雨晴脑子一下子短路了,细细的品味半天,这才恍然大悟,装作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不急不慢的叙述。

    “少爷,房事需节制,肾亏你得要补啊!这样啊...之后每天的菜色,我们得换换,什么猪腰啊,牛肾啊,你要吃多!嗯...放心吧,以后你的肾,就交给我来补了!”

    噗!!

    听她一席话,林亦泽差点喷血,眼皮子狠狠一抖。

    “裴雨晴你猪脑里面,整天想得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她很淡然,两只手戳着脸颊的酒窝,故作可爱状。

    “看来是说中你的心思,让你恼羞成怒了!”

    什么叫现学现卖,她就是!

    林亦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毕竟这句话刚才是用来毒舌她的,现在只不过又还回来了。

    所以啊,他以后说话一定会,谨言慎行!!

    裴雨晴笑眯眯的,从他怀里滑了出来,准备逃离现场。

    “裴雨晴!”某人如魔般的声音,在她身后悠扬的响起,她转身尴尬的一笑,随后就听到这样一句:“本少爷今晚腰痛,你就在旁伺候吧!”

    一种苦逼感油然而生。

    裴雨晴可怜兮兮的两腿交叉盘坐在地,脑袋搁在床边,样子别提有多郁闷。

    清早,一抹暖阳升起,透过窗照进房内。

    生物钟准时准点,裴雨晴缓缓的睁开眼,一张睡颜英俊的脸,赫然出现在她视线中,当即吓得不轻,猛地往后一退,结果整个人直接后空翻了下去。

    “哎哟喂...”

    睡梦中的林亦泽轻叹一声,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将脑子从枕头撑了起来,瞟了一眼地上的人儿,确认无碍后,继续眯眼睡。

    “我...我...”我了半天,裴雨晴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是坐在地上,哭丧着一张脸。

    昨晚,她记得自己坐在床边啊,怎么又...

    那边,慵懒的男声,很及时的响起:“裴雨晴,对本少爷有意思,你可以说出来,但我睡觉的时候,请你不要生扑,本少爷非常不喜欢,这种被人强的感觉!”

    他完全不想吐槽,昨天某个猪的睡姿,是有多么的差了,磨牙一晚让他没睡安稳,不仅如此,更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猪睡觉有乱抓的习惯,所以他就惨遭毒手!

    “我没有!”裴雨晴脸一红,急声反驳道。

    “没有?”林亦泽语气带着一丝玩味,将睡睛睁开后,迅速的坐起身,直接扒开身上的睡袍,露出精壮的胸肌,动作一气呵成,不带半点犹豫。

    裴雨晴慌张的捂着眼,低着头就喊:“大白天你又想耍流氓,小心我告你非礼!”

    “非礼?切...”林亦泽很不屑的一笑,伸手指了指胸口,“裴雨晴,这里是你昨晚,生扑我的证据!”

    于是,她缓慢的抬起头,一点点的打开手指,通过指缝,确实看到某人胸口,全是一条条的抓痕。

    看来昨晚场面,那是相当的激烈啊!

    嗯,她是绝对不会承认,昨晚她生猛的一面!

    裴雨晴吞了吞口水,站起来就百米冲刺,跑出了房。

    “嗷...”

    她怎么都没想到,赤脚跑下楼,脚底一急,整个人在楼梯连着往下滑了两层台阶,最后没站稳,直接摔在了楼梯上。

    好痛...

    裴雨晴看向隐隐作痛的脚踝,刚上手触碰,头顶就传来很欠扁的声音——

    “笨死了,跟个猪一样的!”

    随后,稳健的脚步声,一点点的在向她靠近,最后林亦泽直接坐在了她的旁边,修长的手指,勾起她崴了的脚放在自己膝盖上。

    “你才猪!”裴雨晴不满的嘟囔一句。

    声量虽然小,但却让人听得很清晰,林亦泽眸光一凛,冷声骤然扬起:“你在说一遍!”

    裴雨晴的气势瞬间弱了,缩着小脑袋,弱弱的解释道:“其实我刚表达的是,少爷你很帅!”

    “哼。”

    林亦泽冷哼一声,收回视线,故意在她肿胀的脚踝,用指尖轻轻的一摁,表示对她的惩罚。

    “嗷...痛!”裴雨晴疼到眼泪,差点掉出来。

    林亦泽看着她,用一副‘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顶嘴’的神情。

    “我错了。”

    裴雨晴作势要站起来,一边的林亦泽将她公主式抱住,她惊呼双手下意识,搂住他的脖子,莫名间心脏跳动加速,仿若下一秒就会跳嗓门眼。

    轻放她在客厅沙发,林亦泽转身折回房间,没过多久就拎着医药箱下来。

    他一脸很认真的找药,轻声说道:“先涂些药,早饭过后我送你去医院检查。”

    显然,此举让裴雨晴愣住了。

    印象中,大少爷脾气很差,对她没有丝毫绅士风度可言,除了奴役就是奴役,时不时还会以捉弄她为乐。

    难道,大少爷今天吃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