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治不服找唐宗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5本章字数:1997字

    脚踝扭伤。

    裴雨晴坐在病床台上,护士正小心翼翼的帮她上药。

    这时,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人,她本能的抬头看去,正是穿着白大褂的江季川,只见他手里拿着CT片,慢慢朝她走来。

    “江医生。”护士上好药,看到江季川后,礼貌性的喊了一声。

    江季川微微点头回应,随后护士就离开了房间,之后他便走到裴雨晴的身边,相当自然的坐了下来,声音很轻柔的说道:“你的片子我看过了,没有发生骨折情况,休养几天就会好起来,没多大事,别担心了。”

    “嗯,谢谢。”

    虽然,到目前为止,她的脚裸仍旧肿着硕大的包,可听到他宽慰的话,这无疑让她很是心安。

    江季川很宠溺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容更加的如沐春风,随后一副关心的口吻说道:“以后走路一定要小心点噢。”

    提起这个,她就郁闷。

    哪里是走路崴的脚,根本就是被大少爷吓得,让她慌不择路,从楼梯滑了,最后还让大少爷那厮给嘲笑了。

    “说多了都是泪。”她用这样一句话,完美诠释现在的心情。

    语气中,那一丝丝的委屈感,一字不落的传进江季川的耳朵里,他停顿了片刻,目光有些不解,试探的询问道:“小雨,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么?”

    裴雨晴思前想后,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说起这个事才好,纠结半天最后一脸郁闷的样子。

    “其实,就是我的身份证,让大少爷扣押了,现在买不了机票回学校,所以昨晚就打算偷回来,总之这个过程十分心酸,最后呢,我就变成你看到的这个样子。”说完,她还指了指自己扭伤的脚踝。

    事情的过程不用太详细,江季川听完之后,心里大概也有数了,所以他便没过多评价什么,但依旧用温柔的笑容,试图去缓解她的情绪。

    “小雨,那天的事,我是认真的,所以你可以考虑看看,或者这两百万,也可以是我借给你的,等你有钱了,再还给我都行的。”

    话锋转的有些快,裴雨晴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看着他愣了半天,心里却是酝酿着该如何回答他的话。

    说来也巧,抽烟返来的林亦泽,刚落脚在房间外,正好就一字不落的听到江季川说的话,紧接着他脸部表情,渐渐冷却住,神情微沉,一双薄唇紧抿着。

    好像,抽烟这段时间,他错过了不少东西...

    随后,林亦泽伸手解开衣领的纽扣,悠然自得的走进去,听到有脚步声,房间内的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投去目光。

    林亦泽相当淡定,从容的拿来一把椅子,优雅的翘着二郎腿,坐在了江季川的对面,似画里走出来的神一般,气场强大到,让人有种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感觉。

    裴雨晴余光偷瞟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林亦泽,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都检查完了?”林亦泽低沉的男声,率先打破了房间的沉闷的局面。

    由于摸不清情绪,裴雨晴反应很快的回应他。

    “嗯,药都擦完了。”

    林亦泽放下二郎腿,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双休插进裤子口袋,作势就往外走。

    “我们回家吧。”

    裴雨晴神速的穿好鞋,抬着那只受伤的脚,走一步跳一跟在身后。

    江季川见状,上前扶住她,“小心,小心。”

    门口,林亦泽停下脚步,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随即又折返到她身边,捏住裴雨晴的手臂。

    “还是我来吧,毕竟我们同路。”

    看似一句平常的话,语气中却透着挑衅的火药味,仿佛在向天下人宣告自己的领主权一般。

    裴雨晴一惯是,脑子不会深层次思考的人,所以压根没有听出话中的意思,只是觉得林亦泽下手很重,捏在她的胳膊上,生疼生疼的,然后她也不敢发作,只能逼自己忍着。

    她看了一眼,身边带着尴尬样的江季川,脱口就说:“季川,今天谢谢你,那我就和少爷回家了,你去忙吧。”

    本是一句无意的话,让江季川听了之后,更加的尴尬不已,扶在她胳膊上的手,渐渐也就放了下来。

    林亦泽眉心舒展,眼色闪过一丝得意,随后捏着她的胳膊就往外拽,完全不给他们任何道别的机会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走,本少爷可忙着呢,没有美国时间陪你在医院耗!”

    被拽着的裴雨晴,走路一颠一跛,根本就追不上他的步伐。

    “痛...”

    听她这么小声一喊,林亦泽瞥了一眼她,二话没说就把她拎起来,夹在自己腰间,并表现出一脸嫌弃的样子,嘴里不忘酷酷的说了一句:“笨死了...”

    不懂怜香惜玉。

    这才是大少爷的本性,所以大少爷是个基佬,没有女朋友,这便是其根本单身多年的原因。

    嗯...看来,唐宗并不是诽谤,说的很对!

    小泽泽是一个嘴又贱,人比嘴更贱,注定一辈子只有吃狗粮的命...

    别墅。

    林亦泽推开车门,自己一个人洋洋洒洒的走了,完全不顾伤患裴雨晴,她扶着车门,吃力的站起来,单脚跟在后面跳。

    门口,裴雨晴跳累了,额头挂着汗水,丝毫没形象,翘腿坐在了台阶上,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准备找唐宗吐槽这种不人道的行为。

    飞快手速,打下了一行这样的话:唐大傻,你家的小泽泽,一个月总有那么二十七八天,大姨爹来了,对此我很惆怅。

    正在公司开会的唐宗,手机一声响,打破了会议室原本的安静,他打开手机一看,原本沉着的一张脸,便慢慢地舒展开来。

    然后,脑子一转,嘴角挂起让人意味深长的笑容,回给了裴雨晴这样一段话:裴二妹,哪里有欺压,哪里就有反抗,对小泽泽这种人心慈手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千万不要怕,我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治不服找唐宗,果然没错的,专业老中医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