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生日愿望还加一条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5本章字数:3664字

    “林叔...”

    嘹亮而又欢脱的呼喊声,顺着风从老远外的校门口迎面吹来。

    站在林荫道上,一身西装革的林亦泽,双手插在西裤口袋,之后就看到两道矫健的身影,朝他火速飞奔而来,嘴角随之狠狠的一个抽搐。

    紧接着,他整个人就被死死的箍住,身体完全动弹不得,耳边传来的尽是,某人颇为兴奋的声音:“我好想你,几乎昨夜一整晚,都无法入眠。”

    现在才七点,两混世小魔王,就出现在他眼前,这作风果然很唐宗!

    还想他呢...

    应该是想着怎么来整他,才会兴奋的睡不着吧!

    所以,这小子的话,不能当真,只能听听就好...

    一旁偶尔路过几个零散的学生,大家在看到这一幕后,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当下林亦泽表情露出尴尬,随即很不自然的咳了下。

    “咳...”

    许是意识到不妥之处,宋律希连忙放开了他,脸上却挂出玩世不恭的笑容,姿态悠哉的看了四周一眼,不由赞叹道:“果然是百年名校啊,这环境真心不错。”

    “赞同,我觉得甩德川贵族学校几条街呢,所以来到这里,完全都不想回家了。”一旁的唐炎烈应声而起,对于向来挑刺的他,难得给出了好评,丝毫不吝啬,表达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林亦泽看着两人,虽然只是十来岁的孩子,可个头却是有赶超他的趋势,更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之感,转而淡淡的说了一句:“行李就让管家安排吧,你们跟我去高中部报道。”

    “好勒。”唐炎烈率先回应,语气间全是高兴感。

    然宋律希却楞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大步流星的走到林亦泽的身边,试探的问了一句:“林叔,这不对吧,我应该去大学部报道吧!”

    林亦泽睨着他,又将事实重复了遍,“没错,你去高中,小烈去初中,你两年纪悬殊大必须要分开,所以我先送你过去,在送小烈。”

    刚还在普天同庆,自己终于不用去,降低他读书水平的初中,可当他听到这个消息后,犹如五雷轰顶,唐炎烈顿觉得自己脑子,瞬间被劈成了两半。

    完全不是吹牛一说,在他小学的时候,就已经掌握了初中的知识点,虽然年纪是符合初中,但他现在一直都学的是高中课本。

    “我们不同意!!”默契感是从他们穿开裆裤,那个时候培养的,所以两人的反对声,几乎是同时间扬起,而且语气特别决绝。

    作为一个程度早就到大学的人来说,读高中是侮辱他宋律希的智商!他是个天才,从来都是跳级读书,这是公认的事实!

    “我拒绝。”林亦泽其实很清楚,两小子的能力的水平,但就是不想他们太狂。

    “为什么?”神一般的默契,又再度重现。

    林亦泽停下脚步,扫了两人一眼,双手一摊,得瑟的回答:“因为我是校长!”

    “.....”

    “.....”

    准时八点,林亦泽的身影,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外,他提脚走进,目光如鹰快速扫了一眼全场,几乎满场无空位,全员到齐。

    裴雨晴看到他后,条件反射的整个人缩了起来,拿起笔记本,将自己挡住。

    林亦泽缓缓的走向自己的位置,沉声道:“大家好,我是代理校长,可以叫我林先生,从今起的半年内,将暂代尼贝尔先生所有的工作,希望我们会有一段愉快的合作,谢谢。”

    随后,震耳欲聋的巴掌声,顺势而起,裴雨晴揉了揉耳,也跟着敷衍的拍了拍。

    掌声落,坐在最前方的教导主任,将一叠厚厚的文件,递到了林亦泽面前。

    “林先生,这些是上学期,各系部老师的工作总结,您请过目。”

    “嗯。”林亦泽轻应了一声,拿起文件放到了另外一边,淡淡的开口:“总结抽空看,先来谈一谈,上学期各系部的工作情况。”

    投影仪亮起,一张巨大的统计表,赫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了上去。

    林亦泽将椅子滑到了一边,姿态慵懒的靠着,拿着红外线,指了指统计表。

    “从这张统计表看来,小学,初中,高中三大系部,各年级间的成绩,与往年相比都是有所提升的,这和系部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但...”

    林亦泽顿了顿,视线又撇了一眼全场,将报表往下滑了滑,继续说道:“大学部一年级,从这张统计表上的数据反映来看,相比去年而言,整体成绩是有所下降的,且幅度较大,我不知道作为大学部一年级的辅导员,看到这数据后,有何感想。”

    一时间,全场的焦点,立马集中在了大学部座位这块,裴雨晴连忙垂下头,尽量表现自己不是这里面的人一样。

    会议室的气氛,几乎降到了冰点,完全无人敢应话,林亦泽指尖轻敲了下桌子,说了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听说,大学部有位美术老师,一手山水画惊艳四方。”

    上一秒,裴雨晴还在催眠自己,不在这个会议室,下一秒,全场所有的人视线,再度集中在了裴雨晴身上,之后她在众人,灼热的目光下,迫不得已放下了挡在脸上的笔记本,笑容满满透着尴尬。

    “呃...”

    裴雨晴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回答,就看到教导主任,从位置上站起来,笑容谄媚的指向她。

    “林先生,就是她,裴老师的山水画,那可是我们学院闻名的。”

    这样的赞美,若是换做往常,她肯定是欣然接受,只是现在,她内心非常的抵制,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哦?”林亦泽挑眉,目光打量正低头的裴雨晴,嘴角不自觉勾起,一副玩味的语气说道:“真的有传闻中那么厉害吗?”

    教导主任连连点头,眉间扬起一抹得意之色,侃侃而谈,“当然,林先生,您可别小看裴老师,T市今年举行的中外艺术交流会,咱们裴老师可是冠军,这不明年全球外博都会展出裴老师的山水画。”

    “这么一说,确实不错。”林亦泽很配合的说了一句,转头笑着继续聊道:“校长办公室的那副画,我不太喜欢,不知道裴老师,可否替我画一幅。”

    纳尼?!

    居然让她帮忙画画!!

    似乎,这给她不是一个很好的感觉,于是裴雨晴准备拒绝,哪里知道教导主任抢先了一步。

    “当然可以了,林先生,这是我们裴老师的荣幸,今天晚上我就让裴老师到美术室帮您画一幅中意的。”

    噗....

    荣你妹的幸!

    明显找她的毛病,还要她感恩戴德!

    裴雨晴整个人都要被气吐血了,完全都不问她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就这样替她做了决定,有种拈板上鱼肉,任人宰割的感觉。

    林亦泽欣然的点头,沉声道:“那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

    “好的,林先生。”教导主任微笑着答应,然后看向裴雨晴,扬声吩咐道:“裴老师下午正好你没课,那就准备一下,早一点去美术室,争取尽快完成任务。”

    直接上级发令,裴雨晴根本不敢拒绝,随后就没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哦,知道了。”

    转头,她就闷闷不乐撑在桌子上,拿笔不停在本子上乱画发泄。

    林亦泽眼中闪过得意之色,收回视线,淡淡的说了这样一句:“鉴于大学部一年级,上学期成绩滑落快,我打算更换大学部一年级辅导员,人选嘛...”他执起笔,直接指向正在乱画一通的裴雨晴,“她来接手,担任大学部一年级新一任辅导员。”

    倏然,全场轩然大波,不禁窃窃私语的指点。

    裴雨晴完全还没有,理清楚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所有人的目光,透着一丝复杂感朝她扑啸而来。

    尼玛的....这是要让她一个早上的时间,惊艳整个学院的节奏!

    一旁的杨箐箐扯了扯她的袖子,笑似非笑的恭维了一句,“裴小晴,恭喜你,成功的踩着别人升职了!”

    于是使了一个眼色,让她看向不远处被降职的秦娟,果然是愤恨交杂的眼神,一副要生吞裴雨晴的样子。

    裴雨晴打了个寒颤,有些心虚的收回视线。

    特么的,至于么?不就是喂他吃了个辣椒,就这么往死里整她!

    居然让她一个美术老师,跑去当什么辅导员!

    尼玛,还是把他们学院出名善妒的主降职,让她成功上位,这是让她每天都活在,被整死的日子里么!

    当下,裴雨晴觉得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过,如果说眼神可以杀死人,此刻她的已经杀死这货一万次!

    林亦泽笑了,笑容中还有一丝挑衅,“希望裴老师接下来的工作,能够和自己笔下山水画一样厉害,我且拭目以待着,别让大家失望了,散会!”说完,他拿起桌上的文件,迈着稳健的步伐,离开会议室。

    厉害你二大爷的!

    裴雨晴气的双手叉腰,愤怒的在空中踹了一脚,然后嘴里咒了一句:“我今年的生日愿望,除了祝你肾亏,还要加一条,痔疮天天发!”

    “走吧。”

    杨箐箐挽着她,刚走门口,就被一堵人墙拦住去路,裴雨晴定眼一看,正是刚才被罢免的秦娟,那架势,来者不善。

    “哟,裴雨晴,耍这招挺下贱啊,平常倒是挺会装白莲花的。”

    杨箐箐怒了,脸一沉,反驳道:“下贱?秦娟,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这关裴雨晴什么事?分明就是你工作无能!怪不得别人!”

    “我工作无能?”秦娟仿佛听到一个大笑话一样,扬天笑了笑,讥讽道:“我秦娟当了大学部一年级辅导员,这么多年,工作能力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新生入学,成绩起伏是件很正常的事情,怎么今年换了校长,跟带着你裴雨晴,就上位了呢!嘿,你倒是说说看啊!不过就是一个画画的老师,业务能力会有多出色呢?我看八成啊,你裴雨晴是傍上某位金主了吧!”

    “秦娟!!”

    猛然,一声怒吼,杨箐箐作势扬手而下,怎料,远方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阻止声——

    “都给我住手!!”

    三的人视线,同时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正是疾步走来的教导主任。

    裴雨晴迅速将杨箐箐的手,给摁了下来,低声说了句:“别冲动,箐箐。”

    “这里是学院,我不管你们有什么私人恩怨,都不应该在这里解决!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自己的身份!”教导主任走过来后,看了三人一眼后,搬出领导的架势,严肃的训斥了一番。

    吃瘪的秦娟,气的扭过头,一声也不吭。

    随后,教导主任看着杨箐箐说道:“杨箐箐,你们班的学生,上体育课受了伤,赶紧去趟医务室吧。”

    “主任,我马上和裴老师,一起去医务室看看。”

    听到这个消息,杨箐箐露出一脸担忧之色,拉着裴雨晴脚底生风,离开了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