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特聘校医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5本章字数:2010字

    校长办公室

    推开门那一瞬间,林亦泽目光对上了,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的人,表情透出一丝不自然微愣几秒,很快便恢复了正常,直径走到桌前,放下手中的文件,声音淡淡的扬起:“你怎么来了?”

    江季川扬唇一笑,声音似三月暖阳,温温的回应:“嗯,今早刚到,可你在开会,就一直等着你回来办理任职一事。”

    任职?

    林亦泽转过身,眼中透着不解,随后就看到江季川,从他的包中拿出文件袋,将一张薄纸,放在了桌上。

    “这是我的任职书。”

    林亦泽迈脚走上前,醒目的红体‘任命书’三个大字,赫然出现在他视线中,随后伸手拿起,快速的浏览一遍文件,落款处签着尼贝尔,似乎时间还是他没接管学院的时候。

    居然是特聘校医!

    却也不知怎么的,看到这个任命书,林亦泽心里就攒着一团火,似生生有种被人挑衅的感觉,这让他相当不爽!

    特么的,这套路比他还深,呵...之前找这小子看病,就谎称自己忙,一点空都没有,现在他刚来T市,于是尾随而至,根本就是意图不轨,无耻的很...

    敢情是和他杠上了是吧?!非裴雨晴这货不可是吧!

    哼!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谁是校长!整个学院都是他的!他的!都特么的别想跟他抢!

    从明儿起,不,从此刻起,谁敢在学院,搞什么同事恋情,他林亦泽分分钟弄死谁!

    靠!

    江季川嘴角微扬,拿着包从沙发上站起来,准备离开。

    “那你忙吧,我回医务室了。”

    冷不丁的一声,在江季川拉开门那一刻,缓缓响起——

    “等一下。”

    江季川微转着身体,就看到林亦泽朝他走来,将手里的文件递上前,神情带着冷漠,语气显得疏远:“这个拿回去。”

    江季川伸手接过,便就看到文件边角,被人捏的皱皱巴巴的,他失笑的摇头,拉开门便走出了办公室。

    裴雨晴和杨箐箐赶到医务室的时候,无一个医务人员,只见受伤的学生,躺在病床上哼哼唧唧不停。

    “箐箐,我出去找人。”

    “好。”杨箐箐点头。

    她当机立断折身往外走,刚落脚在门口,直接撞到走进来的人,裴雨晴本能的喊出了声:“哎哟...”

    “没事吧?”一道很温柔的男声,透着担心感,在她头顶缓缓响起,裴雨晴轻轻的摸了摸被撞到的额头,似乎没有预想中的浮肿。

    “没事没事,还好没...”她边摇头说着边抬起头,眼神汇集的那一刻,裴雨晴脸带惊讶:“季川,你怎么来了?!”

    感觉到她语气中的兴奋后,江季川很自然的温柔一笑,下意识的伸手,搭在她的手背上,动作很轻柔的揉着额头

    “嗯,我暂代校医一职,小雨,不好意思,没看到你走出来。”

    裴雨晴回以温柔的笑容,语气轻松的说道:“没关系的,季川。”

    听到门口的动静声,杨箐箐心一沉,连走带跑的过去,站在裴雨晴的身边,一脸担心的询问:“裴小晴,你怎么了?”

    裴雨晴笑着摇头,“没事,撞到了额头。”

    虚惊一场,杨箐箐拍了拍胸口,没好气的白了裴雨晴一眼。

    “吓死我了,待会儿让校医检查看看。”

    裴雨晴冲着她一笑,便没再吭声。

    “这位是?”杨箐箐视线很自然,瞟见了门口的江季川,身姿略为挺拔,一袭休闲装,嘴角挂着的暖笑,让她的心,不禁微微有些悸动。

    她脸色一热,慌张的躲开视线,耳边就传来裴雨晴的介绍,“箐箐,他是我们的学校的校医。”

    “嗯。”杨箐箐应了声,脑袋稍低了些。

    “季川,有学生受伤,你快进去看看吧。”裴雨晴丝毫没注意到身边人的变化,跟着江季川的步伐,一同走向病床。

    江季川熟练处理完伤口,放下手中的镊子,笑着看向一旁担心的裴雨晴。

    “只是擦伤,不会感染,放心吧,小雨。”

    裴雨晴点头,看到病床上不在呻吟的学生,这才放下心,转而抓着杨箐箐的手。

    “行,那我和箐箐就先走了,有什么问题,就让人去大学部找我。”

    江季川犹豫了几秒,阔步上前抓住裴雨晴的手腕,语气显急:“小雨...”

    裴雨晴愣了下,瞟了一眼腕上的手,又看向他,“怎么了?”

    “不如晚上一起吃餐饭?”江季川先是带着试探的语气征求,随后又觉得不妥,于是补加了一句:“我今天刚到,就当是给我接风洗尘行吗?”

    不是不行,而是今晚...她要给大少爷画画呐!要知道,大少爷那古怪的性格,若是没能按时完成画画,指不定她又要挨整了。

    得了...大少爷那般人物,她还真得罪不起!

    裴雨晴顿了片刻,露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季川,对不起,今晚我有事。”

    果然,江季川表现出很失落的样子,让她看了很是不忍,心里却很挣扎。

    似乎他没有一次成功过,次次都是被拒绝,以失败而告终,难道在她心里,真的一点位置都没有么?

    他有...有这么差劲么?!

    杨箐箐看了一眼,情绪低落的江季川,心里又不舍错过,这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扯了扯裴雨晴的衣服。

    “裴小晴,你画画也不差,那么个把小时,再说吃饭要多久呢?完全都不会耽误你画画的时间,大可吃完饭再回去画画嘛,反正你今天也画不完的。”

    江季川没吭声,样子似乎不太开心,反正就默默的看着她,杨箐箐拉着她的袖子,又是一个劲的撒娇,最终还是妥协了。

    好吧,反正山水画,她还真一天画不完。

    裴雨晴点头一笑,表示答应,这里面最开心的莫过于杨箐箐了,激动的跳起来欢呼,然后捂嘴眉开眼笑,江季川也一扫阴霾,给予杨箐箐一记很感谢的眼神。

    “十点的门禁,咱们争取七点半吃完饭,留两小时我画画。”

    “好。”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