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像个垃圾一样滚下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6:26本章字数:2048字

    噗!!

    这种熟悉的套路,她仿佛看到了唐大傻和大少爷的合体,一副得了便宜卖乖的样子,应该记录进她教书生涯,最有历史性意义的一节课,被一个找茬的浑小子怼的无话可说。

    这节美术课,她过的相当煎熬,比如总会提一堆稀奇古怪的问题,最终在挑刺的扰乱下,她苦逼的撑到只剩最后五分钟。

    “阿切..”

    所剩无几的自由复习时间,裴雨晴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揉了揉轻微堵塞的鼻子,最后从旁边找来椅子,坐等着下课。

    叮叮叮——

    久违的下课铃响起,裴雨晴收起课本,就离开教室,不知是为何缘故,她就觉得晕沉沉的不在状态,抱着课本摇摇晃晃到楼梯口,正好撞见一副巡查的姿态上楼的林亦泽,她慌忙的躲开视线,装作没看的样子,更是贴着墙边走。

    干什么?这是躲他?

    难道,他很可怕?!

    林亦泽不禁有些怒,微眯着眸子,语气也不太好的开口:“裴雨晴!”

    许是这么一喊,吓得裴雨晴脚一崴,两眼一抹黑,顺势往下倒,好在林亦泽眼疾手快,一把将她紧紧抱住,这才避免重度摔伤。

    “喂,裴雨晴...”

    倒在他怀里的人儿,一双眼紧闭,他以为这又是某人的装死把戏,于是很不爽的喊着她,并且还用手嫌弃的推了推,发现半天都没动静,小肉脸扑红扑红的,他微蹙眉,伸手探了下脸蛋,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烫意。

    该死的!居然发烧了!

    当新校长抱着一位女老师,一路疾驰在校园的路上,凡是每个看到这场景的人,都感觉无比的诧异,更似浮起一刻八卦的心。

    林亦泽一脚踢开办公室的门,将她放到了沙发上,急冲冲的找来自备的退烧药喂下,又拿来毛毯盖在她的身上,反复的摸额头,直到有消退的迹象,这才放心回到办公桌前处理文件。

    叮叮,房间原本很安静,呼吸声也很均匀,刺耳的铃声一响,沙发上的裴雨晴立马翻了个身,这时林亦泽起身走过去,找了半天才从口袋里,翻出她的手机,正好短信息跳出画面,而人名却是‘江季川’三个大字。

    小雨,别忘了今晚我们的约定,我在宿舍楼下等你。

    约定?

    哼,等你妹!

    江季川喜欢等是吧,那本少爷就让你等个够!

    林亦泽瞥了一眼沙发上熟睡的人儿,淡定的将这条信息删除,仿佛就未曾收到过一样,镇定自若的放下手机,又回到座位继续处理文件。

    傍晚,裴雨晴醒来的时候,惯性的伸手懒腰,嘴里还不忘舒坦的呻吟,然后坐起了身,完全没想到是个陌生的环境,她一脸茫然,视线渐渐扫向桌前,恰好对上同样注视她的林亦泽,裴雨晴条件反射的颤抖了下,抓起毛毯挡住大半边的脸,手指向他,语气这种皆是散不去的震惊。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林亦泽表情甚是冷漠,瞟了她一眼后,继续埋头处理文件,声音清冷:“这是我的办公室,不然你觉得我应该在哪里?”

    大少爷的办公室?

    她...她怎么会睡在大少爷的办公室?

    千躲万躲还在落入他的手,裴雨晴不禁低下头,心里暗叹一声失策二字,便将自己的脸给捂住。

    “我...”

    林亦泽笑容越发冷了,嘴下完全不留情面的打击:“本少爷看你像个垃圾一样滚下楼,秉承人道主义就将你拖了回来,毕竟是上班时间,我是不可能给你一个告学院工伤的机会,所以裴老师,人不舒服就请假,别抱着想讹学院心态上班。”

    呸,居然说她像个垃圾一样滚下楼!还说她想讹学院!所以,他的言下之意,就是自己是个大公无私的雷锋咯?!

    论不要脸,她只服大少爷!厚颜无耻简直了!

    句句带刺似尖刀,裴雨晴直接被捅成了内伤,看到茶几上,放着几个退烧药,但一想他刚说的话,心里别扭的很。

    “我走了,谢谢您!”裴雨晴带着咬牙切齿的情绪,愤恨的说完这句话。

    “嗯。”林亦泽随意的应了声,余光瞟到她走到门口,便又不紧不慢的开口:“别忘了,三天内交上你的山水画,你的时间只剩明天。”

    什么?!三天!!

    时间这么短,请问让她怎么完成?而且她今天还约了江季川,所以故意整她的是不是!

    看来,她又要准备找唐宗吐槽了,小泽泽老毛病又犯了!

    半天没听到裴雨晴的回应,林亦泽抬起头,眸光凛冽扫向她,冷声道:“怎么,完不成么?”

    “没有!”

    秒怂,裴雨晴吓得抓开门,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天空已黑,裴雨晴离开办公室,看了一眼时间,惊的立马的往宿舍楼跑,果不其然,小路入口处树下站在欣长的身影,她连忙走上前。

    “季川?”

    听到喊声,江季川回过头,正看到裴雨晴站在她身后,随即勾唇一笑,“小雨,你来了。”

    裴雨晴连连抱歉,“不好意思,季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

    他丝毫不在意,自己等了一个下午,毕竟这是他心甘情愿做的事情,最后还不是等来了么,所以不算白费。

    越是这样客气,裴雨晴心里越是内疚,她本来只有早上的课,但怎么也没料想到她会发烧昏迷睡了一整天。

    “季川,今早上完课,我发烧昏迷睡了一整天,所以抱歉。”

    一听到发烧,江季川不由分说,将她拉进怀中,摸了摸她的额头,确认正常体温,表情这才舒展,担心的询问:“怎么会突然发烧?”

    裴雨晴努了努嘴,她总不可能说,昨晚被关在宿舍外,所以发烧了,于是小小的扯个了慌:“昨天踢被子了。”

    “嗯,那今天早点休息。”

    裴雨晴看了一眼时间,笑着回了句:“这个点食堂还有饭,我们去看看吧。”

    江季川很温柔的帮她整理了外套,便推着她的肩膀,往寝室的入口走,声音很轻柔的说道:“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先回去休息吧,照顾好自己。”

    “季川。”

    “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