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江湖小贼,西南盗圣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3350字

    大胤前朝,祥瑞元年,随着征西大将军刘志平定西戎,元帅高烈在南疆北方筑起长城,北方蒙古人也不再动侵略之心,朝野上下政治清明,一派祥和气息。属于春秋六国兼并后,唐宋过后难得的又一空前盛世。

    大胤崇尚武德却不尚武,主张文武兼治,所以对于江湖诸事也不太干涉。所以难得的江湖也逐渐开始生着万般气象。

    然而平和的景象下,存着多少的危险紧急状况,不为人知。

    “北方玄武垂象,气冲斗牛两星,牵女、箕星流于紫微垣,北方有大动静,而且紫微垣有异星坠落,八年了,如果婆婆预言是真的话,北方有异象,皇宫也要出事,两件事情肯定有什么联系,怕是应婆婆谶语。”

    一个身穿白裙、神色清冷,面容精致的女人不再仰头看那奇怪的穹顶般的澜阔星辰大海,挥袖后闪烁的星辰下又出现了贴面的通透隔面,而且隔面颜色渐深转棕黑不再透明。

    “下来吧,念泷,连续两日不间歇的观星肯定把你累坏了吧。”苍老的声音在铜质大门口传出,透着一股关切。

    金碧辉煌的神坛中心的女子似乎不为所动,仍然有些倔犟地站在原地,过来许久,才说道:“我再看看他。”

    通道尽头的老人没有说话,连叹息声都没有。

    只见女子向四圈灵动水中轻轻抛下一块晶莹般通透宝石,渐渐水面开始泛起略显诡异的涟漪,涟漪荡成画面,画面中是个十一二岁、衣衫破旧的邋遢少年,他头发乱蓬蓬的不知多久没有好好洗过了。

    裙裾摇摆的素颜女子面无表情,目不转睛,专注到老人走到自己身旁都仿佛都未知觉。

    水幕中的少年正躲在一堆砖块土坡后面,眼睛炯炯有神,望向远处,仿佛是盯着什么东西或者是什么人,水幕中并不能看得很清楚。只能看到少年身旁走过形形色色的人,而所有人都不曾止步关切一下这个食不果腹的孩子,行色匆匆。

    “他必须经历。”老人的声音显得并不苍老,反而有股韧劲,甚至不该叫他老人,因为虽生华发,但是身姿十分挺拔,有种莫名的威严和气场。

    念泷没有接老人的话,只是静静地专注地看着,就如那个水幕中的孩子在同样专注地盯着远处。

    终于,他开始行动了,本来就显得瘦小的他猫着腰,看着就似乎是匍匐前行了,但是好像毫无声息地渐渐靠近着他的目标。

    水幕显得清晰起来,那是块玉,配系在某个可能是达官贵族的腰间,不会价值连城,但是对于一个乞丐小贩来说也绝对不菲了。

    小乞丐已经离他的目标咫尺之遥了,黑漆漆脏兮兮的脸蛋上眼神却散发一种炙热,他看到目标转过头去,他身边的扈从也似乎并没有在意自己。他在擦身而过的瞬间直起腰来,身体突然摔倒下去,那个“贵人”似乎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拍了拍身上被扬到的灰尘,就嗤之以鼻地径直走了过去。他身旁的扈从倒是想扶一把小乞丐,但是“贵人”转头瞥了一眼,却看到那个小乞丐竟闪电般站起来疯一般地向远处跑去,留下几人在那面面相觑。

    水幕跟随着小乞丐疯狂奔跑的背影,来到一个破旧院子里,他靠着残垣墙壁气喘如牛,一只小脏手静静扣着剧烈起伏的胸口,另一只漆黑小手还死命攥着,玉佩的温润被攥出了暖意般,他又有些怕被自己弄碎了,立马从怀里拿出一方稍显干净的布帕,将玉佩轻手轻脚地放了上去,又小心翼翼地折叠好,四处张望确定那些人没追赶而来后才平稳了自己的呼吸。

    念泷转头向老人莞尔一笑,老人也是笑道:“这孩子,鬼机灵,不过啊,他担的太多了,我……”

    念泷没有接话,却也不再笑了,也没有继续低头看那水幕,仿佛是陷入了沉思和追忆中了。

    “嘿!林舜!”

    突如其来的招呼将念泷和小乞丐都吓了一跳,不过念泷只是因为这个名字再次低头,而小乞丐的反应可就大了,差点把自己刚藏好的玉佩给抖出来。

    立马名叫“林舜”的小乞丐,向那吓唬自己的差不多年纪的孩子怒目圆睁,摆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张子朔!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欠揍了吧!”林舜咬牙切齿,又从墙壁后探出头四处张望,再次确认没什么人后才慢慢走到茅屋内,期间还一直嘟哝着数落另个看着际遇就差不多的少年。

    念泷看着他们嬉戏打闹,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难受,她看向老人,轻轻说道:“走吧,多年前神乐婆婆说终有一日,中原陆沉,金戈铁马哀鸿遍野,武林江湖将乱套,国土分裂异族入侵……仅有稍许几人能扭转乾坤,只是最初是很难观测的,直到今晚天象异变,但是林舜仍然没有什么变化……”

    “变化还是有点的!”一声爽朗又带着赖皮的声音从神坛顶部传来,“念泷啊,你有没有发现这孩子现在讹诈扒手的功夫日渐纯熟了啊?我看啊,别让李前辈带他了,跟着我学吧,你说怎么样?老林”

    老人干笑两声,“下来吧,从小就喜欢这样,咳咳。”

    “得了。”说着一男子便从神坛浮雕游龙的立柱上飘然而下,很有种侠士风采。不过要说他是侠道之士,也只能把道改为“盗。”

    “每次到了都无声无息,窝在上面有的吃?”念泷白了那男子一眼。“还跟你学?到时候有两只壁虎到处爬?”

    相貌并不出众的男子一脸委屈样,转头对着老人说道:“老林,你说个理,这样惯着念泷还得了?”

    “多大了还跟小孩似的!咳咳。”老人有些无奈,接着说道“拿到了么?算了,你这样欢脱想必还是得手了。”

    那灰色素装男子笑嘻嘻地说道:“所以我说让林舜跟我吧,做个江湖小贼嘿嘿嘿。”

    念泷看徐慕枫四处晃荡,东看看西瞅瞅,又一挥袖水幕便又平静,都没看他一眼便独自走过联通神坛和铜门的通透窄路,步步生莲。

    “唉唉,怎么好好地就不理我了呢?”徐慕枫紧追不舍。

    念泷放慢了脚步,回头说道:“那哪能啊,你可是西南盗圣啊,被江湖称为盗圣呢!林舜要跟你哪能只做个小贼。”

    徐慕枫听出端倪却仍笑说:“别酸了,不跟了不跟了,让李师父带,不过很快我相信我得去先去带林舜走一趟,然后我再把他给李修鱼。”

    “到时把剑给我吧,图还是你保管吧,必要时候再给一个人,我还想多撑一段时间,不想太早给你和林舜那么大的负担。”老人跟上念泷的脚步,跟前面跳脱的徐慕枫语重心长的缓缓说道。

    “林老,这可不像你啊?服老?”徐慕枫回头看了老头一眼。

    老人干笑一声,说道:“这倒不是,念泷刚才观星时发现神乐婆婆的预言可能要应验,时间紧迫,所以你也要抓紧去取剑。”

    突然走在前面的念泷一踉跄,差点要跌倒,徐慕枫马上走上前去,搭了她一下。念泷有些目眩,也努力搭住缓了一会。

    老人急忙走上前来把脉,面色略有担忧地说道:“你的确有些累了,该休息了,我们接下来不呆这肃杀的幽州了,三月下扬州,四月去姑苏,得到消息说连锋曾出现在江南,那里也值得去走走。”

    “随意了,我还好。”声音也是很清冷随意,刚才被神坛上的蜡烛萤火照耀地灿烂如仙子的女子现在少了一份仙气,却多了份更恬静的气质,脸色却显得苍白,没有刚才灿烂的活力。她看了一眼徐慕枫,示意自己也没事了,徐慕枫才慢慢放开,但是也始终靠近着她,眼神担忧。

    老人看着眼前两人,咳嗽一声,慢慢说道:“咳咳!当年和楼近遥一战,被遭了阴手,楼小子不知道我的情况,明明很笨的他偏偏那时破境,其实有些伤的。咳”

    “那就别去接啊,真的是,你还是很感兴趣吧对那九重山……”念泷埋怨老人道。“我知道你担心我们和以后的林舜会撑不住,你呢对此或愧疚或勉强,但是这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

    老人抬头看着整个穹顶,除了神坛中心顶部的圆形隔面挡住了星辰大海,穹顶四周的外面还是闪烁着颗颗明亮的不知名星宿,老人没接着说话,仍是不动声色,面容安详。

    “他苦命,是我这个爷爷没尽职,他爹娘弃他而去,玉儿我管不了,连锋也这样不懂事么?为了个什么连骨肉都抛弃了,总有一天我得捉着他问问明白。”老人缓顿了一会,好似是沉思另一事情。

    这样瞬间湮灭光华的星辰为何还在努力绽放着自己华彩呢?

    “林舜,不跟连锋姓,跟我。不知他将来是否会埋怨我。”老人语气突然有些迟疑,说到连锋这个名字时却又带着些许不屑,他看着水幕中努力生存的孩子,脸色很温柔。

    “我就算折命也要找到他,也要看看他如何辜负玉儿,还是把他托付给修鱼,念泷,你觉得如何?”老人不再抬头观星,慢慢打开铜门,缓缓挺直脊背,昂首慢步走出。

    念泷紧随其后,仿佛思虑片刻后轻吐一字。

    “好。”

    徐慕枫也点头,望向远处,那边有他即将去往的名剑山庄。

    那里有把绝世的神剑——历经勾践、阖闾、楚昭王三代帝王,颠沛流离上千年的利剑。

    根据神乐婆婆的预言,很有可能它还有个天大秘密。

    这些当然不得而知,三人面前,铜门敞然打开,迎来的却不是刺眼的光芒,而是几乎能吞没铜门内神坛处散发出光明的黑暗。

    三人稍稍站立缓和眼神后便走出铜门,眼前是条幽暗深邃的道,与刚才的金碧辉煌鲜明对比,三人还是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而前面仍然一片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