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小兔崽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3558字

    时光荏苒,三年转瞬而逝,江湖庙堂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庙堂上倒是没有什么大的波动,新帝李牧仍然贯彻先帝的治理智慧,将一切打理的还算可以,出现的诸多磨难也在大官人刘能和先帝留下的众人能人帮助下一一度过,当然李牧也有他自己的一班子人,能人善任,权衡利弊仿佛是李牧天生的阴谋韬略,或者说是天赋。

    江湖上发生的事却多了,作恶多端的青龙盟又死灰复燃,甚至有愈发蓬勃之势态。

    祥瑞初年冬,被林虚渊林老前辈、南岳山剑宗南笛、刀客李阿飞率领武林各门派围剿的青龙盟,死伤无数,盟主龙且战死……没成想没到三年,竟又活跃了起来。如今又反响起讨伐青龙盟的声音,不过这次青龙盟好似更加强大,而由于林老一直在仙游,剑宗南笛深居南岳山不出,刀客李阿飞更是不知所踪,甚至传闻他在当年那战中已经死去。五大派一时间群龙无首,看着日益强大的青龙盟也不敢有所动作,渐渐令人谈虎色变的青龙盟又回来了。

    发生那么多事的江湖便也不会在意,祥瑞四年冬,一个已经不是孩子的少年被带到了剑州名剑山庄,而带他的人正是林虚渊的得意弟子——剑痴李修鱼!而那个少年便是那在冀州街道努力存活的林舜。

    在剑州这片古老的土地上随地一抓都是一个个佩剑的家伙,不管他是江湖中人还是市井小儿都会有着或好或坏的佩剑。而他们常是自诩剑客,或许这本就应了剑州这个地名。

    以前剑州不叫剑州而是叫剑阁,其间以剑阁县为主体,极盛时期涵盖梓潼,江油等地。剑阁县有个名剑山庄,但凡天下喜剑之士无论文武都是向往着去那名剑山庄拜访一通的,甚至只是去沾下名气也是好的。至于这名剑山庄有什么引人之处江湖中人自是知晓,且不说那三位尊师级的剑宗大师,就以名剑山庄祭出湛卢这把天下名剑作为震庄古剑就没人敢不尊重的。

    名剑山庄之所以叫名剑山庄是因为在此山庄的剑辈大多数纯粹的热爱剑道剑术的疯子,也不能说是疯子,比较痴于剑术罢了,在外人看来如此。最出名的就是剑痴李修鱼,虽然行走江湖不多,但就仅仅离城那剑仙一剑让整个江湖服服帖帖的。

    山庄里的人到处搜集名剑消息以及剑谱等然后花重金或者其他条件交换到自己手中,然后交由山庄保管,当然他们也可能有着自己的私心但是毕竟在自己身边没有在山庄里安全。

    譬如那把湛卢,传说为欧冶子为越王勾践所铸“越五剑”之一,湛卢剑在吴越争霸时,越王勾践战败,将湛卢剑作为贡品敬献给吴王阖闾,吴王视为国宝,终日佩带在身,后又落到楚国被楚昭王所得,春秋大乱楚国被灭后不知去向。没想到这把五大盖世名剑之首的古剑在剑州竟然重见天日,就这件事引得天下无数豪侠如过江之鲤争相来此,只为目睹名剑之风采,那日真可谓是万人空巷。那时还传出“湛卢见世,江山易主”抑或“武林大乱,江湖不得安宁”等的流言蜚语,当然这是后话了。

    不止是湛卢剑,江湖上很多名剑都会被收集至山庄内,仿佛这就是名剑山庄的使命。不过那湛卢剑重见天日那天,山庄也真的是熙熙攘攘,人山人海。

    ‘记得这是第一次来山庄时,老贾很自豪的对我这样说,呵呵呵。’

    ‘但可惜的是那时我没到这山庄来,不知道那万人空巷的场景是怎样的。不然肯定能大饱眼福,看到很多高手。’林舜迷迷糊糊中这样想着。

    ‘不过现在,嘿嘿,外面之人肯定羡慕我这剑痴李修鱼弟子的身份。唉,孰不知啊,苦中作乐,忙里偷闲啊。’

    林舜一侧身差点给翻下去,这才清醒了些,想起来自己是练剑偷懒跑到屋脊上休息来着,有些迷糊地差点睡着了。

    ‘那些苦日子都怎么过来,才遇到的师父啊。’暖煦的阳光照晒下使得林舜不由得想起那些个烈日和落日下,三个人的嬉闹和离别。

    “喂,小子,躺那干嘛呢,不怕你师父过来拎你啊。”

    底下传来小声地呼喊。林舜虽然在迷糊中,但是一听声音他就知道是爱管闲事的酒鬼老贾。

    林舜偷笑两声,静静装睡。

    “我可是看见二庄主在四处找你啊,林舜,你确定你不理我?”老贾在下面佝偻着背有些气呼呼地说道。

    林舜心里明知自己刚看到师父出庄去了,一时半会不回来就继续不理老贾。

    午后的阳光还真是令人怠惰啊,林舜伸了一个懒腰偷瞄了一下屋下,却没见着熟悉的大黄牙老贾。

    ‘咦??’林舜正疑惑着

    “臭小子!又偷懒!”

    林舜冷不防吃了一个栗子,抬头一看果然是糟老头老贾。林舜白了他一眼,转了个身不理他。

    但是心里却想着老贾是自己来这名剑山庄除了师父第二个对自己莫名很熟稔的人,虽然是个糟老头,还是个酒鬼,还很色,还……

    “起来,起来。小子,有酒么?”老贾直接一屁股坐在旁边,有些颤晃,“你神经啊,不选个庭院非要到屋檐屋脊上,我这老头还受你累。”

    林舜暗自偷笑,往后一瞥,果然,老贾还是爬着那破梯子上来的。

    被老头挤着烦了,林舜大吼一声,“干嘛,别挤我,没酒没酒。”

    说完老贾真的安静下来了,过了一会林舜担心这老头会真的掉下去了又去眯眼偷看他,却看到他安静坐着。

    “唉,你才来山庄半年,虽说你之前一直跟着二庄主在外面闭关修炼,不过也应该在外面见识见识。怎么像个乡巴佬一样啥都不知道啊。”

    “你扯啥呢?!有啥好玩的快说来听听!”林舜换了威严脸恐吓老贾。

    没想到老贾软硬不吃,依然不说话。

    林舜没法,从身后掏出一壶酒,又好似变魔术般变出一个碗。“好老贾,你就说吧,我是乡巴佬,我是乡巴佬还不成吗?”

    老贾瞥见他拿出了酒便松了口,但是在争夺时就拿到了碗。林舜嚷嚷道:“你说个好玩的,我给你倒一碗,不好玩就不给倒。”

    两人僵持了一会,见林舜毫无退步之色,叹了口气,伸伸手就默允了。

    “要说这江湖最近最有趣的啊,还是那吴越两州间剑士的争锋,起因呢是……”

    老贾吖了一口酒。神思恍惚,前言不搭后语的,林舜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了……说什么吴州张家剑士领头羊张一水带领着三十剑士因什么恩怨和越州的几个游侠剑士过不去了……

    好似在争夺着什么,林舜躺下后抬头望天看着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阳光,想到:肯定是什么秘籍啊心法啊引起武林纷争了,真的是……

    不知道有不有趣,不过啊,我想总比我在这个名剑山庄里有意思吧,想我之前和师父出去游历了一次江湖,都没遇到什么有意思的人,那些有名的门派什么武当崆峒一个人都没见着……然后就回来了,就像准备去闯荡的侠士去菜市场买了酱油回了家,想想就是来气,本来以为师父总想着要锻炼一下自己呢,没成想他出去扔自己在客栈两柱香时间就打道回府了。

    但我林舜是什么人,哪能就会乖乖呆着,果断出去晃荡,到底憋了三年,难得出行能不走走。不过也没碰到什么厉害的人就被火急火燎的师父给拎回来了。

    老贾已经沉沉的眯起眼睛睡着了,林舜看了一眼后便也闭眼休憩了,翘着二郎腿,将身形摆摆正,毕竟屋脊并不是那么宽的。要不然老贾也不会接二连三地曾从这个地方摔落下去,然后被自己无情嘲笑。想到这儿林舜不免微微笑起来,又睁眼偷看一眼坐着仍摇摇晃晃却努力稳定身形的老贾,那样搞笑的样子。

    老贾突然一个踉跄,就要摔下去。林舜左手瞬间出剑用未完全出鞘的剑背为其挡了一下,老贾一颤,转头向躺着出剑的林舜咧嘴一笑,露出少了一颗门牙的憨笑。

    林舜白了他一眼。

    老贾继续坐坐好,向林舜使了个眼色,林舜愈发白眼,帮老贾满上了酒。

    林舜缠着老贾继续讲上次未讲完的湛卢神剑的事情。

    老贾这次不是小口抿酒,而是仰头一饮而尽,然后露出十分狡诈阴险的表情,大笑道:“小子,哈哈,这可是极要机密,不是这区区一碗黄酒就能打发的,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对于酒可是很有要求的啊。”

    林舜听到这句话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不管他怎么软磨硬泡,反正老贾喝完了。他就是不松口,只扯着一句这乃是名剑山庄的极要机密,就算你是首席大弟子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况且你还打不过你师兄,甭想知道了。

    “不知道就不知道,就喜欢吊人胃口,还拿我和师哥比较,他剑术那么高超,你这不是成心埋忒我么。”林舜撇撇嘴表示不屑。虽然不想就这样被老贾糊弄过去,但是好像对这死鬼没啥办法。

    “哎,话也不能这么说,你们两各有各风格,不过说到底你剑术还是比不过你师兄,啊哈哈。”老贾自己呆想了会回头就来怼林舜一句。

    林舜被他搞得有些无语,但自己还是想知道那把名剑后来怎么样了,过了一会还是腆着脸去问。

    “老贾,那名剑后来到底怎么样了。你要知道我就我就……去那豪客酒肆,嘿嘿嘿”林舜本想激一下老贾,但一瞬间没想到要拿什么筹码,只得搬出豪客酒肆来压这个酒鬼,谁都知道老贾心仪那个丰乳肥臀的豪客酒肆的老板娘不是一天两天了。

    林舜抽手晃了下自己的酒壶发现已经见底了,不免心生疼惜。

    老贾吖了一口自己的葫芦酒,晃了下葫芦感叹道“臭小子,威胁我?你去豪客酒肆怎么着?你说,我就不说你能拿我怎地。”说着把葫芦别在腰间破破烂烂的衣衿上,迷迷糊糊的迷上眼不再搭理林舜。

    林舜看着这软硬都不济的臭石头,顿生怒气。

    “切,不就要喝酒么,要喝酒就直说你个老酒鬼,欺我入世未深就捞我便宜你个老鬼小心睡着了摔下去一命呜呼。到时候我会在你坟前给你倒杯酒敬你两杯。”林舜毒舌完几句就从飞檐上跳开了。

    老贾眯着眼睛嘴角笑笑靠着檐角伸了伸懒腰,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躺着骂了一句

    “小兔崽子”